論事業前景,我們阿野是頂流,圈裡多少女明星想和他炒cp?論自身條件,阿野是什麼家庭出來的你們也不是不知道,他就算不當愛豆了也是回家繼承家業,想要什麼優秀的女朋友沒有?非得去pua一個女學生?!”

公關總監尷尬地咳了一聲:“按常理說是這樣沒有錯,但這個女生又是曝聊天記錄,又是割.腕自.殺,這也太……”太像真有其事了吧。

汪川也有些動氣:“說不定真的就是精神病!”

秦牧野沉默地拿着手機刷新熱搜評論。

幾分鐘前又有所謂的“新錘”錄音曝光出來。

錄音中,疑似秦牧野本人的聲音:“什麼?你居然沒吃藥?當然是打掉啊,你還想給我生孩子?怕是在想屁吃!”

一時間,秦牧野在大衆心目中的形象成了一個玩弄年輕女生的pua大渣男。

網友羣情激奮,罵聲一片——

【這秦牧野還是人嗎?毫無人性,人渣!】

【就這?就這還當愛豆?先回孃胎學學怎麼做人吧!】

【qmy不配當偶像!球球老天爺讓他早點涼吧!有關部門不發聲的嗎?現在不是有污點藝人不能再露臉的規矩麼,qmy不封殺留着過年?】

【嘖,早就看他不是什麼好東西,還是什麼首富家二公子,正經有錢人家的孩子誰出來當唱跳藝人啊。】

【樓上,越是有錢人私生活越亂口味越重不知道嗎?我看他那個爹秦崇禮也不像是啥好東西。】

鍵盤俠向來是不需要爲自己的辱罵負責任的,罵的多難聽的都有。

秦牧野出道三年,經歷的風波不少,罵得難聽的評論他見多了,可是像現在這樣連同家人都被牽連的,還是第一次。

他壓抑了許久,就在公關部準備編撰新的澄清聲明時,他突然站起來,語氣嚴肅:“我要開記者會。”

大老闆:“……現在開?”

公關總監:“倒也不是不行,只是都沒有準備啊……”

秦牧野:“公司樓下不都是記者嗎,直接請上來。”

公關總監:“……那澄清稿呢?我現在讓人寫?”

秦牧野面無表情:“我說的每個字都是事實,不需要寫稿。”

……

秦牧野在公司直接召開了臨時記者會,親口澄清謠言,並且宣佈會報警處理。

上次只有團隊發了澄清函,秦牧野沒有在公開場合親口迴應過此事,所以這次記者會的效果還算不錯。

秦牧野的粉絲大部分都鬆了口氣,紛紛跑到自家愛豆的微博下發言。

【我就知道哥哥是無辜的,那個女的是瘋的吧?】

【造謠是要付出法律代價的!哥哥不怕,我們永遠是你的後盾!】

【哥哥親自站出來澄清我放心多了,但這件事細思極恐啊,哥哥明明不認識徐安好,爲什麼她演得跟真的一樣,不會是表演人格吧?】

【呵呵,這背後一定有人搞事,某些藝人看不慣我們野哥比他火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耍陰招遲早遭報應。】

……

緊接着,一場激烈的粉絲口水戰拉開了序幕。

許多反應激烈的粉絲把矛頭指向了秦牧野的對家陸柯丞。

說起這個對家,要追溯到兩年前。

當時秦牧野參加一個比賽,比的是原創歌曲,作爲節目導師的陸柯丞毫不委婉地抨擊了秦牧野創作的歌曲,點評詞八個字:“淺薄粗鄙,毫無內涵。”

這自然引發了秦牧野粉絲的激烈反應,到陸柯丞的微博下大撕了一場。

陸柯丞是歌手出身,比秦牧野只早一年出道,他是某歌手比賽第一季的冠軍,被奉爲靈魂歌手,出道當年就成了歌壇最閃亮的一顆星,而秦牧野參賽的第二季,陸柯丞已經是導師了。

實際上兩人幾乎是同期,出身背景還很相似,火的程度相差無幾,自此就成了對家,雙方粉絲隔三差五就要撕一場。

……

此時,陸柯丞的微博被秦牧野粉絲攻陷。

丞粉正準備回擊。

陸柯丞卻突然發佈新微博,分享了一首老歌,歌名《衆口鑠金》。

而微博文字內容是:“人云亦云非明智之舉,希望大家都能冷靜。”

*

天越來越黑,臨近下班時間。

清潔大叔正趕着完成下班前最後的掃尾工作,把這層樓每間屋的垃圾都清理好,他就可以收工了。

清理到最大的這間休息室,大叔知道這間屋是屬於誰的,聯想今日的新聞,不由得自言自語:“唉,現在的年輕偶像,真是人品堪憂哦,害得人家小姑娘割.腕,人家父母得多傷心,嘖,這小秦怕是要完蛋咯。”

棉棉已經在沙發上坐了兩個多小時,周圍漆黑一片。

汪川離開之前,落地窗外還豔陽高照,他根本沒想到開燈的事。

現在天黑了,三歲半的小糰子也夠不着牆壁上燈的開關,只能像只安靜的小蘑菇乖乖坐着。

直到清潔大叔開了燈,她才重見光明。

大叔的話讓糰子似懂非懂,但她聽得出對方口中的小秦應該是臭弟弟。

棉棉跳下沙發,奶聲奶氣地問:“叔叔,秦牧野出什麼事了?”

“…………”清潔大叔瞬間瞪大了眼睛,被突然冒出來的小朋友嚇得垃圾袋都掉地下了,“你……小朋友你從哪裡冒出來的?!”

窗外天已經黑了,這休息室又特別大,安靜冷清,大叔從外面推門進來的時候也沒見開燈,理所當然地認爲屋裡是沒人的,他清理垃圾桶的時候壓根沒注意過沙發,突然竄出個小孩,差點被嚇死。

棉棉很着急:“叔叔,他到底怎麼了?”

清潔大叔問:“孩子,你怎麼在這裡啊?你跟秦牧野是什麼關係?”

棉棉謹慎地盯着他,剛剛纔聽過這大叔吐槽秦牧野,似乎是在說臭弟弟的壞話。她剛下凡,對人類社會的很多規則都不懂,一時不敢回答。

清潔大叔想了想,秦牧野才二十,這孩子看上去至少三四歲了,他就算私生活再混亂,也不至於生個私生女吧,而且誰會把私生女帶到公司裡?

這樣一想,他就認定這孩子是亂跑進來的,連忙把孩子送出去,生怕休息室丟了什麼東西他要負責任。

清潔大叔趕着下班,把糰子送去了保安室,處理不明來客是保安的工作,不關他事。

保安問了好多問題。

“小朋友,你爸爸媽媽在哪啊?”

“你是怎麼跑來的?”

“你有爸爸媽媽的電話嗎?”

糰子一問三不知。

天越來越黑,不知道過了多久,棉棉看着保安室外面完全陌生的環境,想起秦牧野離開的時候臉色特別難看,還說她是“小毒奶”。

她突然悲從中來,小鼻子一酸,眼淚汪汪。

臭弟弟一定是出了事,覺得被她說中了,很生氣。

一氣之下就把她扔掉了,不要她了。

嗚……

*

秦牧野結束記者招待會,又陸續處理許多代言商合作方發來的質疑,等忙完一堆破事,他焦頭爛額,連水都沒顧上喝。

汪川挺心疼自家藝人:“唉,你累了吧,咱先吃飯去吧,樓下記者應該都走了。”

秦牧野又煩又累,快成木乃伊了。

他腦子嗡嗡的,上車後本想眯一陣,卻毫無睡意,又看起了微博,關注最新的情況。

他的粉絲不知怎麼跑到陸柯丞的微博下謾罵,引發兩方對罵。

這種情況不是頭一回了,秦牧野並不意外。

但足夠令他意外的是,陸柯丞竟然發了一條微博,用《衆口鑠金》這首歌來表態。

當了兩年對家,雙方粉絲的關係非常緊張,撕逼大戰也不是第一次了,但這是陸柯丞頭一回做出迴應。

汪川也吃驚極了:“我靠,陸柯丞發聲了?這是啥意思啊?是指你被衆口鑠金污衊,還是澄清他自己沒背後搞事啊?”

秦牧野和陸柯丞關係確實不好,但也沒到結怨的份上。

兩年前被陸柯丞批判創作沒內涵,當時生氣,現在早就沒感覺了,只是這麼久以來,老是被拉出來和陸柯丞比較,比演技,比人氣,比顏值,比資源,是個人都會煩,自然越看陸柯丞越不順眼。

但是這會兒他完全沒心情探究陸柯丞發這微博是什麼意思。

他特別煩躁,好像心裡堵着一股火,越燃越旺,整個人躁的不行。

秦牧野灌了幾口冰水也沒緩解,有點受不了了,皺着眉問汪川:“我怎麼這麼躁?好像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沒處理似的,感覺特不舒服。”

汪川說:“嗐,攤上被個瘋子造謠的破事,難免的。”

秦牧野搖頭:“不是,不是這件事。”

兩人都安靜噤聲,車裡突然靜默下來。

幾秒後……

秦牧野臉色大變:“小孩呢?”

汪川愣了一下,恍恍惚惚:“小孩……啊,還在休息室!我把小寶貝給忘了!臥槽臥槽,趕緊的,司機掉頭!!!!” 「大家瞧見沒有?」常大姨拍打着手嚎起來,「秦建英就是仗着娘家男人多,隨時欺到我妹子頭上,隨便就打人,沒天理了啊!」

外面的街坊鄰居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蘇瀅聽着不對,忙拉開秦鋥,道:「這位大媽,我姑姑秦建英剛去了醫院,醫生說她有妊娠高血壓不能受刺激,否則大人孩子都有危險,喏這是病曆本,你不信可以看。」

「我哥不認識你,看你擋着我姑姑不讓她進自家門,開口就罵人,所以才回罵你的,並沒有打你。你能不能說清楚,你為什麼要擋着不讓我姑姑回家?」

蘇瀅說的句句在理,人人心裏有桿秤,外面看熱鬧立即轉而指責常大姨:「是啊幹嘛要攔著人家不準進自家門?這肯定要招罵嘛。」

「建英怎麼去看病了?妊娠高血壓這可不是小事,出事大人孩子都有危險,家裏人當然要護著。這常大姨也太不講理了,八成就是她給氣的。」

常大姨一看形勢對自己不利,就喊起來:「二妹你快出來,秦建英又領着她娘家人來了!」

常老太沙紙一樣的聲音傳來:「秦建英你還敢來?我跟你拼了!」

隨着聲音,常老太梗著脖子衝出來,張牙舞爪的要來扑打秦建英,秦鋥手一伸就提住老太婆的后衣領,將她像小雞一樣拎得雙腳離地,再大的潑也撒不出來。

「殺人了!秦建英娘家人要殺人!」常老太扯著嗓子喊,「要出人命了,快報警抓流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