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一個月後,他們新能源產業要遭到重創!

到時候,恐怕內門那邊會不高興!

「哦,原來是這樣。」陳浮雲目光一掃,然後很快就落在了嚴經緯身上,不由得笑道:「祭祖是大事啊,但是……一些不屬於歐陽家的人,是不是不該出現在祭祖儀式上?」

陳浮雲這句話,讓歐陽極心中一凜!

果然,陳浮雲今天突然到訪,是有針對性的!

陳浮雲這番話,也讓在場眾人目光齊刷刷的看向嚴經緯,誰都知道陳浮雲指的是什麼。看來,陳浮雲真的是生氣了,生氣他們歐陽家為何要留下嚴經緯來祭祖,畢竟現在陳向明和歐陽安琪還未離婚,嚴經緯屬於男小三,姦夫,這樣的身份留下來祭祖,不就是等於歐陽家承認了嚴經緯么?

這是在打陳家的臉,陳浮雲怎麼能忍?

於是就出現了斷供八號金屬和九號金屬一事!

而陳浮雲這句話,等於是在問歐陽家的態度,一旦他們允許嚴經緯參加祭祖,那斷供會繼續,如果他們表態,不允許嚴經緯參加祭祖,那……關於八號金屬和九號金屬斷供一事,還有得解決!

這一刻,歐陽家的眾人真是有苦說不出!

他們已經知道了歐陽極的計劃,是等著內門高手來,帶安琪去內門!

如果不留下嚴經緯祭祖,那安琪自然是留不住的,等安琪去了昆州,嚴經緯在昆州又有一名絕世高手,到時候要想帶安琪去內門,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於是,陳浮雲問出這句話之後,歐陽極陷入了沉默。

歐陽家其餘眾人,也都不知道如何開口。

「怎麼?」陳浮雲輕笑道:「歐陽兄,看來……你們是要允許外人參加祭祖儀式了?那我就太失望了!」

「經緯哥,安琪嫂子是你的女人,這麼說,你應該是歐陽家的女婿才對,他怎麼說你是外人?」姬從良掰着手指算了一番,一臉認真的說道。

「他在放屁,不用管他!」嚴經緯說道。

「哦,可是放屁不是用屁股么?怎麼用嘴巴?」姬從良又傻傻的問。

姬從良這番話,直接讓歐陽家眾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這傢伙,腦子有坑是吧?

果然,陳浮雲臉色瞬間就黑了下來,他知道姬從良身手強大,是中天位的高手,自然不敢把這些怒氣撒在姬從良身上,但是看到歐陽家這邊沒有表態,他臉色一沉,看向歐陽極:「歐陽兄,你們家太讓我失望了,看來,八號金屬和九號金屬斷供……恐怕會繼續持續下去!」

威脅!

赤裸裸的威脅!

歐陽家上上下下,包括歐陽德明那一輩的老頭子,此時臉色都難看無比。

被卡脖子的滋味,太難受了!

而歐陽安琪,看到家裏人因為自己被威脅,卻無能為力,她的身子忍不住顫抖起來,她為了愛,無所顧忌,但是……看到眼前家族被威脅這一幕,她心裏難受無比。

嚴經緯就在歐陽安琪身邊,他感受到歐陽安琪顫抖的身子,不禁抓住她柔軟的小手,輕輕拍打了她肩膀一下,安慰道:「放心,有我呢!既然他們陳家不願意供貨,那咱們就把礦洞拿過來,自己干!」

嚴經緯這句話,清晰的傳入陳浮雲的耳中。

他彷彿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般,有些像看傻子一樣的看着嚴經緯:「我沒聽錯吧?你想從我們陳家手中拿走八號金屬和九號金屬的開採權?」

「你沒聽錯!」

嚴經緯目光掃向陳浮雲,冷淡道:「你回去交接一下,八號金屬和九號金屬的開採權,馬上就不屬於你們陳家!」

「呵呵!」

陳浮雲用看傻子一眼的眼神看着嚴經緯:「嚴經緯,我承認……在高手方面,我們陳家確實不如你,但是 「霍雨浩已經轉入魂導系,只是掛靠一班聽課,是否退學,武魂系無權決定。」

白菜瞥了一下門外,「理由正當,尚未報道頂多是記過,不可能直接退學。」

「真可惜。」

王冬前傾身體,趴在一塵不染的桌面上,打了個哈欠,粉藍色齊肩短髮不小心蹭上白菜的手臂。

教室前門的爭論愈演愈烈,教導處、魂導系依次加入,保下了霍雨浩,木槿含恨離去。

心情平復,周漪返回講台,一一列舉升學考核的注意事項,隨後,王言耐心講解強攻系和控制系的評分要點。

對於天賦不足,尚未突破大魂師的學員,周漪、王言的臨時補課,代表划重點,必須一字不落的牢記。

對於天賦異稟,已經突破大魂師、甚至抵達魂尊的學員,大致清楚升學考核的規則以後,課堂時光百無聊賴。

柔和氣息均勻噴洒,女孩側了一下,毫無防備的甜美睡顏彷彿春日清晨的溫暖陽光。

……

午間,照例是三人同桌。

白菜深居簡出,低調修行。

蕭蕭心無旁騖,先天魂力比不上王冬,修行效率比不上白菜,她需要花費相當的精力,追上兩位朋友的進步速度。

王冬的朋友比較多,卻是前女友。

大快朵頤以後,蕭蕭倏然憂心忡忡。

「隊長,我應當挑戰幾百年的魂獸?」

入學之際,她的魂力是二十一級的巔峰,刻苦修行一年,她的魂力是二十七級的巔峰,接近二十八級。

一年六級,幾乎兩個月一級,換做唐三時代,蕭蕭的修行速度已經堪比先天滿魂力,甚至猶有過之。

萬年以來,冥想法門的改進,天材地寶的研究,武魂理論的變革,以及豐沛的修鍊資源,現在的史萊克,學員的修鍊速度得到巨幅提升。

十二歲的魂尊比比皆是,每隔幾年肯定出現幾位。二十歲的魂王屢見不鮮,內院學員的平均水平。二十歲的魂帝,甚至是魂聖,同樣出現許多次。

蕭蕭的進步速度雖然耀眼,面對白菜、蕭蕭,卻黯然失色。

剛滿十一歲的魂尊,十二歲出頭的魂尊,再過兩年,指不定升入內院了,她根本追不上白菜和王冬的進步速度。

雙生武魂並非代表修鍊天賦,武魂品質掛鉤先天魂力,先天魂力代表修鍊天賦。

鎮魂鼎屬於中等偏上的武魂,即使變異成為三生鎮魂鼎,比較頂級武魂,仍然存在一段不小的距離。

除非實戰優秀,否則,升入內院肯定落後一兩年。

「三生鎮魂鼎並非擅長持續控制,選擇低年份的百年魂獸,分數絕對比不上選擇高年份百年魂獸。」

持續控制需要犧牲控制強度。

遲緩魂技的持續時間比較長,控制強度比較低。束縛魂技的持續時間比較短,控制強度比較高。眩暈魂技的持續時間非常短,控制強度非常高。

蕭蕭的三生鎮魂鼎,第一魂技鼎之震,鎮魂鼎迸發震波,擊中以後造成眩暈,第二魂技鼎之盪,鎮魂鼎提升防禦力,附帶反震。

嚴格意義上,蕭蕭的控制技能僅僅是第一魂技鼎之震,以及第一魂技融合第二魂技形成的鼎之震蕩。

與其說蕭蕭是控制系魂師,不如說是附帶控制效果的防禦系魂師。

參照控制系魂師的評分標準,面對低年份的百年魂獸,蕭蕭的分數絕對不高。

倘若遲緩魂技持續十息、二十息,束縛魂技持續時間是五息、十息,那麼,眩暈魂技的持續時間僅僅是一息、兩息。

除非面對高年份的百年魂獸,甚至千年魂獸。遲緩魂技作用不大,束縛魂技瞬間失效,凸顯眩暈魂技的打斷效果。

但是,選擇高年份百年魂獸,甚至千年魂獸,蕭蕭面臨的危險,絕對大於選擇低年份百年魂獸。

「五百年修為的魂獸,弱了些。」

蕭蕭猶豫了一下,「八百年修為的魂獸,怎麼樣?」

八百年,甚至比第二魂環年份多了兩三百年,自己能夠應付嗎?

但是,隊長突破了魂尊,王冬突破了魂尊,選擇千年魂獸,理所應當。隊長、王冬,我們的距離,似乎越來越遠了。

「魂獸種類是隨機選擇的,八百年修為的獅類魂獸、虎類魂獸、熊類魂獸,非常的危險。」

王冬放下碗筷,勸說道:「五百年的魂獸,已經能夠獲取相當優秀的分數了。」

蕭蕭抿唇,「可是……」

「八百年修為,大部分血脈較弱,不一定遭遇獅類、虎類、熊類。」

白菜疊上餐盤,端去後勤回收,鼓勵道:「蕭蕭,相信自己。」

玄冥置換,交換自己和目標的位置,防禦系神技之一。即使裁判疏於救援,自己仍然能夠保證蕭蕭的安全。

白菜表明態度,支持蕭蕭。王冬嘆了口氣,揉亂了蕭蕭的順滑黑髮,「升學考核而已。」

她的年齡比蕭蕭大了一些,身材高挑,雙腿修長。此時此刻,倏然產生一種姐姐訓斥妹妹的詭異錯覺。

「煩耶!」

蕭蕭護住自己的頭髮,「亂了啦!」

……

下午,斗獸區。

斗獸區是史萊克學員佔地面積最多的建築群體,幾乎等於武魂系教學樓、宿舍樓以及史萊克廣場,三塊區域的佔地面積。

斗羅大陸歷史上,圈養魂獸的獵魂森林不在少數,大多位於偏遠地帶的城市附近,比如諾丁城、薩托城、約克城。

這些偏遠城市由於獵魂森林興起,由於獵魂森林衰敗,時至今日,除了三大帝國的皇室、貴族聯合體、一流魂師宗門以外,正常運轉的獵魂森林已經寥寥無幾。

究其原因,獵魂森林需要高額的前期投入,不菲的維持費用,幾乎入不敷出。而且,缺少武魂殿的監督管理,濫捕濫殺之下,大多數獵魂森林已經毀於一旦。

獵魂森林廢棄以後,三大帝國的皇室興建了皇家園林,圈養珍惜魂獸。貴族聯合體開闢了魂獸森林的邊緣地帶,建造獵魂小鎮。一流魂師宗門圈出珍惜魂獸的棲息地,作為保護區。

史萊克學院呢?

他們派遣強者,從星斗大森林、落日大森林,抓捕不計其數的魂獸,圈養於學院,圈養於囚籠、圈舍。 躺了好一會兒,左藍翻身起來,在地上擺放石頭子。

這是我們,那是他們,這是什麼單位,那是什麼單位,這裡應該多少塊石子,那裡應該多少塊。

擺著擺著,他手裡捏著的石子丟在一邊,重新躺回去。

這有什麼意思?還不如躺著睡覺舒服。

心想我就這麼睡吧。

睡又睡不著,翻身更是做不到,腦子裡一團亂麻,眼睛直勾勾對著排水口。

也不知多長時間,外面又是一陣越來越近的奔跑,一雙看上去做工就極致的鞋子出現在排水口上面。

好像還是那個小女孩。

「請問,您睡下了嗎?」外面是稚嫩的聲音。

左藍沒回話,甚至覺得煩躁,看著貴族的孩子打心裡那麼來氣。

又想了想,憤怒有什麼意義?我又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