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夏眨眨眼,沒有任何錶示。

「好不好?」顧筠夜低頭,在黎夏眉心處吻了一下。

黎夏沒動。

顧筠夜又側頭,在黎夏嘴角吻了一下。

然後看著黎夏認真地開口。

「這個是只有戀人才會做的事,早在一周前,夏夏便也吻過我了。」

「我當真了。」

「當,我和夏夏是真的戀人了。」

「所以,是真的嗎?」

「算真的戀人了嗎?」

顧筠夜一手攬著黎夏的腰,一手在她的臉上輕輕撫了撫。

黎夏眉睫輕輕顫了顫。

顧筠夜就靜靜地看著黎夏,等著她的回答。

好半晌,黎夏彎了彎唇,輕輕踮起腳尖,伸手環住顧筠夜的脖子,然後貼上顧筠夜的唇。

顧筠夜見此,身子僵硬了大概有三秒那麼久。

然後,試探地回吻了一下。

見黎夏沒有躲開的意思,落在黎夏臉龐上的手,移到黎夏腦後,扣住了黎夏的後腦勺,加深了吻。

黎夏沒有躲,只是動作,有些生澀地回著吻。

怕嚇到黎夏,顧筠夜動作很溫柔,一下一下地攫取著屬於黎夏的氣息。

待黎夏有些招架不住,顧筠夜才有些不舍地剛來黎夏。

將黎夏抱進懷裡,坐到沙發上,低頭看著靠在自己懷裡的黎夏。

「這般,我就當夏夏同意了。」

黎夏眼尾帶著一絲嫣紅,聽到顧筠夜的話,微微抬眸看著顧筠夜一眼。

沒有反駁的意思。

顧筠夜嘴角微微往上揚了揚,伸手,在黎夏發頂輕輕揉了揉。

「既然是戀人了,那,同床共枕,不過分吧?」

黎夏「……」

默了默,最後還是輕輕搖了搖頭。

顧筠夜聞言,眼底劃過一絲遺憾。

黎夏自然看清了顧筠夜眼底的失落遺憾,微微抬著眸,動了動唇,磕磕絆絆地開口,「和衣,睡。」

顧筠夜聽到聲音,猛然低頭,看著黎夏,「夏夏,你……可以說話了?」

黎夏微微低下頭,沒再理顧筠夜。

幾天前,她就可以勉強發音了。

只是,有些磕巴。

所以,她一點都不想在顧筠夜面前說話。

「再說一句好不好?」顧筠夜看著黎夏低聲誘哄道。

黎夏沒理他,伸手推了推顧筠夜,從他懷裡掙扎著起身。

顧筠夜見此,有些遺憾。

也跟著站起身。

「你坐著,我來收拾就好。」

見黎夏要收拾東西,顧筠夜上前,把黎夏按坐下。

然後,顧筠夜就開始收拾東西。

黎夏也閑不住,站起身,和顧筠夜一起收拾。

將黎夏的東西都放進衣櫃,才噙著笑,看著黎夏,「和衣,同床睡?」

黎夏輕輕點了點頭。

。《通天神婿》第344章鋒利的軟刀子 『鬼抓人』規則

範圍:靶場及地下堡壘範圍,不得離開鐵絲電網範圍

人數:4人

角色:『鬼』1位,『人』3位

規則:遊戲開始后,30分鐘內躲避『鬼』的抓捕。30分鐘內完成相應任務,則有一線生機,任務無法完成則在30分鐘后直接判定失敗,『人』角色將直接失去行動能力,任由『鬼』對其進行殺戮。(提示:不要試圖與『鬼』交流,他是個瘋子,而且他從一開始就想殺了你們。)

任務:1、第一階段任務,規定時間內收集四枚地下堡壘鑰匙碎片並進入地下堡壘。

2、第二階段任務,……未完成第一階段任務,第二階段任務不予公布。

其他:為保證遊戲平衡,遊戲範圍內將會平衡雙方能力。

『鬼』:壓制魔力水平至『魔力五階』,禁用遠程、束縛、大範圍及殺傷性魔法,只可使用輔助魔法強化自身,遊戲時限內只可使用肉身能力對目標進行抓捕。

『人』:湯姆·里德爾先生及伊蓮娜·魯法恩小姐遊戲時間內獲得速度、力量、體力方面強化。維傑·秦先生,禁用束縛類、遠程類及殺傷性『玄法』,其餘能力保持不變。

看完羊皮紙上的信息,秦維傑不滿的撇撇嘴:「我去!為什麼你們兩個強化,我卻要削弱啊!?」

雖然嘴上說的好像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遊戲』,秦維傑毫無所謂,甚至還能沒心沒肺的開玩笑。

但實際上秦維傑此時也十分的震撼,他震撼於帕德里克的手段,秦維傑堅信,這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魔法了,這一切已經逾越了魔法的兩條鐵律,甚至能隨意的更改世界規則。

此等手段秦偉傑從未見識過,此時他再一次開始疑惑起這個帕德里克的身份了。

如果他是『達納特斯之眼』的人,那有如此強大的手段,那達納特斯之眼還怕個屁啊,關鍵時刻把帕德里克當核彈一樣的祭出來,圈定一個範圍直接削弱所有敵人,然後尼瑪隨意突突一通,以後達納特斯之眼無敵於天下。

如果他是法國魔法部的人也一樣,有這手段你丫還能混成這樣,任由別人調遣?法國魔法部還不得把你供成寶啊。

「他真的可以隨意的強化或削弱我們的能力嗎?這是『靈法傳承』嗎?」湯姆此時也忍不住問道。

伊蓮娜搖搖頭:「不可能!『靈法傳承』是屬於血脈傳承的一種能力,可以看做一種血脈的契約,雖然很強但能力也是受限制的,多數都只能作用於自身,或者強化某一領域的才能,絕不會出現如此恐怖的能力!我甚至覺得,我們眼下遇到的情況都已經超越了魔法的解釋範圍了!」

秦維傑總結道:「嗯,是的!不僅不科學,甚至不魔法!」

…………

秦維傑三人的事情我們暫且按下不表,且看附近叢林中奔襲而來的小丑祭祀。

小丑祭祀真不是一般的慘啊,今天在臨近中午的時候他就順著秦維傑等人在林間留下的線索開始追逐,一路上可以說是使盡了渾身解數,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的極限。

因為害怕與秦維傑等人錯過,小丑祭祀並未使用類似於『幻影移形』的高速穿梭類的魔法,只是一再用魔法提升自身速度,一邊追逐一邊在林間搜索著三人離去時留下的線索。

然而,一路行來小丑祭祀卻再也沒有發現任何線索,甚至使用了他已知的所有追蹤魔法,卻依舊沒能在樹林中找到秦維傑幾人的蹤跡,就彷彿他們從未出現在樹林中一般。

然而就在尋覓無果天都黑了的時候,小丑祭祀也有了一絲放棄的想法,

『可能真如夢魘說的,他們又在擺障眼法?可是也不對啊,我今天就是從東邊過來的啊!他們要是向東走的話我會遇到他們啊……』

小丑祭祀心中思索,最終還是決定暫時放棄,先回去跟夢魘祭祀會合,沒準那傢伙會有新的線索。

至於冥火大祭司的怒火,小丑祭祀毫不在意,作為唯一能窺探主神神示的人,在組織中的地位小丑自己心裡有數,冥火大祭司就算再生氣,大不了等他回去訓斥他一番,再嚴重點也不過是『幽閉』數日而已。

小丑祭祀心裡都明白,其實冥火大祭司還是向著自己的,不然就他這次貿然離去,冥火大祭司完全可以上報腐化主教與血色主教,到時他面對的就不是所謂的『急招回聖壇』了,而是『死神密令』的格殺。

下定決心返回廢棄靶場找夢魘祭祀后,小丑便簡單的辨別了一下方向,吹著口哨,悠閑的施展了『幻影移形』。

然而,下一秒並未傳來『幻影移形』的音爆聲音,小丑祭祀的口哨聲依舊歡快,不過不多時,小丑祭祀的口哨聲突然戛然而止,林間傳來了小丑祭祀疑惑的聲音。

「怎麼回事?幻影移形失效了!?」小丑祭祀瞬間警惕了起來,異色的雙瞳流轉起一陣幽光,突然小丑臉色大變:「隱秘!?囚神者!?這是『二層界域』!?怎麼可能,我什麼時候進來的?究竟是哪一方組織?光明會還是圓桌騎士會!!」

小丑驚懼萬分,在林間狂奔,手中的魔杖極力揮舞,幾乎施展出了自己學過的所有魔法,試圖離開這片空間,然而此時無論小丑怎麼做,都無法突破眼前的空間。

兜兜轉轉,小丑祭祀在林間試圖找到出路,然而毫無作用,半個小時的時間,小丑祭祀遇到了和秦維傑他們一樣的情況——鬼打牆。

這已經是小丑祭祀第7次回到原地了,小丑祭祀此時都快瘋了,他驚懼的對著整個空間大喊:「究竟是誰!?你們究竟是誰?要殺就殺,何必如此囚禁我!?」

「我也不想囚禁你,但遊戲場地還沒有布置好呢,你的目標也還沒有進入指定地點呢。」

突然小丑祭祀的身後傳來了熟悉的陰沉聲音。

「夢魘!?是你!你就是混入聖壇的那個瀆神者!?」 黃玉欻懵了。

臉龐傳來火辣辣的感覺,身子踉蹌了一下,倒在了地上,急忙又站了起來,捂著自己的臉龐,神色發獃地看着黃江鴻。

他不知道,黃江鴻為什麼突然間給他這一巴掌。

他可是黃家的長子嫡孫,就是給宋家小子一個教訓,那也不該成為被打的理由。

站在一旁的黃陽此刻眼眸睜大著,欲言又止,半晌,還是沒有說出聲音來。

不肖子孫!

此時此刻,黃江鴻的腦海中浮現起這四個字,怒氣沖沖地盯着黃玉欻。

他的病,楚塵本可以治好。

楚塵甚至沒有要求黃家給任何回報,就以奪青盛典冠軍的身份,提出讓黃江鴻連續喝酒七天的要求。

只是為了黃江鴻的病。

然而,七日的量,卻被黃玉欻倒了一大半。

倒掉的酒,還是倒在了宋秋的臉上。

羞辱宋家小子。

黃江鴻已經完全明白了。

為何楚塵會一怒之下,大鬧黃家。

為何楚塵會有持無恐,絕不低頭。

為何莫閑會說,恩將仇報。

楚塵本便是對黃家有着大恩之人,卻遭到黃家這般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