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項勝男,站在那裏,雖然看不到面孔,但可以確定她比較平靜,心性過人。

「既然如此,那便多謝項小姐了。」

項勝男深深看了秦雲一眼,禮貌道:「秦先生,分內之事。」

說到這裏,二人也沒有更多可以談的,準備抬腳一起走。

突然。

一陣陰風刮來。

有利芒刺破了長空,發出咻咻咻的聲音!

錦衣衛的反應遠遠要比項家的人快,大吼一聲:「保護老爺!!」

「有刺客!」

可就在那短暫一剎那,秦雲臉色驟變。

箭矢,不是沖自己的,而是沖這位項家小姐的!

他果斷伸手一抓,抓住仍舊愣神的項勝男,用力一帶,使她身體傾斜。

錚!

弓箭發出顫鳴,從項勝男的面紗上擦肩而過,所幸,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項勝男的美麗瞳孔浮現驚慌失措,伸手去抓已經掉落的面紗,彷彿漫天箭矢都沒她的臉頰重要。

秦雲抓住她手腕:「回來,危險!」

看到她臉的剎那,他的雙眼突然睜大,浮現驚恐。

項勝男的瞳孔美麗,皮膚雪白。

但她的整張右臉,竟被火灼燒過,呈現詭異的燒傷疤痕,在夜色中宛如厲鬼一般,相當恐怖。

將她原本擁有的挺拔五官,是破壞的一乾二淨。

在漫天箭矢之下,秦雲愣住了,驚魂未定。

而項勝男的眼神慌亂閃躲,更是夾雜着一絲濃烈的自卑,慌忙抓起地上的面紗,遮住了自己的臉。

作為一個女人,沒誰不在乎外貌的。

二人被保護,相互沉默,一陣尷尬。

秦雲後悔自己剛才露出那樣的神情,緩緩開口:「項小姐,抱歉,我沒有其他意思……」

「嗯。」項勝男輕輕頷首,看向交戰的地方,不願多說什麼。

秦雲也看不到她臉上的悲喜。

砰!

一聲轟鳴發出。

童薇這小蘿莉,竟然從黑夜中衝出,抓起一個黑衣人就扔了過來,摔的不輕。

那樣子,十分違和!

「這是刺殺者頭目,老爺,我厲害吧?」童薇挑眉,舉起粉嫩拳頭,俏皮的緊。

彷彿在說,你剛才還不讓我跟着,現在知道我厲害了吧!

秦雲對她一笑,而後簡短下令:「陶陽,追出去,全部鎮壓,膽敢抵抗著格殺勿論!」

短短几字,殺伐氣極重。

讓項勝男都忍不住一顫,深深看了一眼他的側臉輪廓,這是一個詩仙該有的殺氣?

「是,老爺!」

喬裝的禁軍,足一百人沖了出去。

而那些隱藏在暗處的黑衣人如驚弓之鳥逃竄。

刺殺不成,連頭目都莫名其妙被一個小丫頭給擒獲了,他們根本沒有靠近作戰的慾望。

這時候,項勝男平復了一下心情。

先對秦雲道謝,然後讓人解開了黑衣人頭目的面罩。

這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身材修長,長相一般,因為被童薇摔斷了骨頭,所以額頭冷汗直冒。

項勝男柳眉微蹙,竟然認識他。

道:「是你?」

青年臉色鐵青,扭頭卻狠狠瞪向秦云:「敢壞老子好事,遲早報復你!」 一天後,田疇病癒來歸,被田齊委以重任,提為千戶,負責組建後勤護衛府軍。田疇心中既十分歡喜,又有些發愁。後勤府衛完全屬於新建,沒有任何根基,甚至連一個士兵都沒有,僅他光桿一個。好在他此次歸來,從家鄉帶了百餘鄉鄰青壯,都是良家子出身,略通文墨,也有些武功底子。

公孫贊與劉虞不合,無終等郡縣良家子分別接到兩份徵召入伍的軍令,一時不知如何選擇,既不敢得罪公孫贊,也不敢違背劉虞的徵令。許多鄉鄰向歸鄉養病的田疇問計。田疇病體已愈,正準備返回田齊軍中,乾脆以田齊族弟和橫海將軍府從事的名義,遞書劉虞,將這些鄉鄰都徵辟到了自己的麾下。

田疇被提為千戶,立刻請求田齊將這些鄉鄰留於自己軍府當中,依軍中規矩,評定軍銜,作為後勤府軍基層軍官和自己親衛。

田齊欣然同意,詢問田疇準備從何處徵集府衛士兵。田疇知道各軍出征在即,不便抽調軍士,便請求田齊允許他從流民出身的黃巾降兵當中選擇軍士,並讓軍士家屬於遼東建府。

田齊也一一照準,命沮授和蘇雙協調各部、各司派人協助田疇組建後勤府衛。同時限令田疇在一天內完成軍士選調,以免延誤全軍北上廣陽的行程和計劃。

時間緊迫,田疇來不及仔細挑選軍士,便想了一個極簡單的主意。

他跑到降兵營,找到魏風,請他陪自己向流民出身且有家室隨軍的降兵發布召集令。他也不提挑選府衛軍士,只說大軍出征,後勤部門需要一千餘丁壯隨軍運送糧草。每名被選中的軍士,可以在遼東分得十畝土地,供家人開荒耕種。

流民大多是普通農民,聞聽賣些力氣就能白得十畝土地,立刻踴躍應徵。

田疇令報名的三千降兵圍營地跑操,無令不得停止,跟不上隊伍者,淘汰。降兵一直跑了近一個時辰,終於淘汰掉了兩千人,僅剩下一千一百餘人。

田疇對挑選結果十分滿意,這才宣布,剩下一千一百餘人全部被徵辟從軍,家人統一至遼東,建立軍府,劃分土地,耕种放牧。

田疇還利用負責守衛後勤物資的機會,近水樓台先得月,從呂承手中得到了部分軍用物資的生產供應許可。有了這些生意作保證,足以讓新成為府民的降兵家屬三餐無憂,手有餘錢,不比其他軍府府民差得太多。

新加入田疇府軍的降兵聞聽家人有此福利,軍心大振,歡呼雀躍。田疇又從呂承那裡討要兵器、鎧甲和戰馬,讓降兵裝備煥然一新。

得知田齊令田疇挑選降兵,新建一營,專門負責守護後勤物資,其他各府千戶均派人送錢、送物,以作賀禮。

劉備兄弟也得知了消息。他們從軍中挑選了十匹上好戰馬送至田疇營中。田疇卻猶豫再三,不肯收劉備厚禮。田齊各軍府之間多有生意往來,相互隨禮也有帳目可查,早晚要有所回報。劉備卻是客軍,與各府軍沒有交際,難以做到禮上往來,田疇當然不肯白占劉備便宜。

劉備推讓再三,田疇堅決不受。無奈之下,劉備兄弟三人將戰馬帶回了自己營中。

回到自己營帳,劉備暗覺氣悶,默默不語。田疇不肯收他的禮物,明顯是沒有把他們當作自己人。

拒收別人禮物在漢代是很失禮的行為。關羽、張飛也暗覺羞惱。關羽本就面紅,此時更是臉赤。他向劉備報怨道:「田疇小兒,不過是靠著將軍族兄的關係,當上了一營校尉,竟然敢如此輕視我等,真真可惱。」

張飛面色也氣得更黑暗了一些。他也向劉備報怨道:「觀他營中降兵,皆著鋼甲,配精鋼橫刀和鋼臂神弩,又一人雙馬,真是讓人眼饞。他們寸功未立,卻裝備精良;我等死戰殺敵,軍士們卻身無片甲。這豈算公平?」

劉備安慰關羽、張飛兩人說道:「橫海將軍麾下與普通軍士不同。他們的裝備和薪餉都是由將軍府自行擔負的,我等又非將軍麾下,自然不會白給我們械甲。」

關羽、張飛也知道這一因由,但心中依然感覺不忿。他們認為自己這一營為田齊立下諸多戰功,但田齊的獎賞卻過於小氣了一些。

簡雍卻在一旁暗自皺眉,出聲詢問劉備:「主公可得橫海將軍軍令?」

劉備稍微一愣,搖頭說道:「將軍不曾有軍令傳達。憲和為何有此問?」

簡雍輕聲一嘆,對劉備說道:「主公沒有發覺其他各營有何異常嗎?今天他們沒有於晨時出操,也沒有於午時操演軍陣,似乎都在暗中準備出征。」

劉備心中一驚,暗皺眉頭。田齊麾下各營,軍紀森嚴。每天早中晚三操,風雨不誤。此時各營突然中斷出操,確實可疑。

關羽和張飛也感覺有些不妥,急忙詢問簡雍道:「主公不是曾經說過,將軍已上書天子,請州牧劉虞南下合攻廣陽嗎?還說要先破張寶,再攻廣陽。現在張寶尚在三百里之外,此時出征,要攻哪裡?為何不通知我們?」

簡雍冷哼一聲,對劉備說道:「那田疇是田齊族弟,剛剛病癒而歸,就被委以重職。他不肯收主公賀禮,只怕是因田齊對主公的態度有變啊。」

劉備心中大驚,皺眉沉思,自言自語道:「吾等聽令行事,從無違背,又多立戰功,將軍為何突然冷落我等?」

簡雍輕輕搖頭,也不知原因。關羽、張飛卻心中憂急,建議劉備當面去向田齊求證,詢問大軍有何新的動向。

劉備卻輕輕搖頭,對關羽等人說道:「將軍另有渠道,消息總是快其他人一步,只怕是戰局形勢有變。看來將軍不想再與我等同行。我等再留此地,已經無益。而且我等奉命接應田將軍,卻違背盧帥軍令,私自北上,此時也應該回廣宗交令,向盧帥請罪了。」

簡雍疑惑的問道:「我們不攻張寶,也不去攻廣陽了嗎?」

劉備輕聲一哼,嘆息說道:「只怕形勢有變,田將軍已生退意,不會再攻廣陽了。」

劉備出身貧苦,幼懷大志,屢經蹉跎,洞悉人心。他總是會在關鍵時刻有極為準確和敏銳的直覺。走到床頭,伸出一隻手:「你好,我是傅景韓,陳馨的朋友。」最後五個字他特意咬重了聲音。

宋雪似笑非笑的看着傅景韓,握了一下他的手就鬆開了。

等視線轉到許時謙的時候,宋雪的態度就沒有那麼好了,只是乾巴巴的說了一句:「謝謝。」

許時謙也十分傲嬌的回了個「嗯」字,就站到一旁不說話了。

傅景韓知道宋雪醒了,陳馨肯定想單獨跟她說說話,可又擔心陳馨半夜回家不安全。

「陳馨,你跟我出來一下。」宋雪輕輕推了一下陳馨,讓她趕緊……

《馬甲大佬A爆了》第414章不說話 「怎麼樣?敢不敢搞?」我將狼妖皮遞給他沉聲問道。

「怕個卵,有什麼不敢的。」王老黑大大咧咧的接過狼妖皮,隨後眉頭就皺了起來說道:「嗯?這是狼妖皮。」

王老黑一眼看出這是一塊狼妖皮,我並沒有太多驚訝,畢竟他是巡山人的傳承,要是連一塊狼妖皮都看不出來,那這些年的修行都算是修到狗肚子里了。

王老黑用手輕輕地摩挲著那塊狼妖皮,口中還不忘念叨著:「好東西,確實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東西啊。」

我沒好氣的踹了他一腳:「你他娘的幹嘛呢,要是弄壞了,就算把我們倆剁吧剁吧摻筋帶骨頭賣了都不夠賠的。」

我說的可並不是假話,這狼妖皮我們是親眼看到長孫驚鴻花了一個億買下來的。

王老黑鄙夷的看著我開口說道:「虧你小子還算是術士,你當這是啥?俺告訴你這可是千年的狼妖皮,你以為是他娘的衛生紙一擦就破呢?」

一邊說王老黑順手就從口袋裡拿出一把小刀當著我的面刺向狼妖皮,我剛想伸手阻攔,但為時已晚,王老黑的刀已經刺中了狼妖皮。

「瞧你那小家子氣,俺說不會有事就不會有事。」王老黑一邊說一邊將狼妖皮展開給我看,果然狼妖皮毫髮無損。

見我驚訝的眼神,王老黑滿意的點點頭繼續說道:「別說是刀劍,就是水火都傷不了這塊狼妖皮。」

我砸吧嘴打量這張並不大的狼妖皮惋惜的說道:「可惜了,要是再大一點就好了,我就能做個狼皮大氅,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王老黑看傻子一樣的看著我半天才說道:「你知道這狼妖皮最可怕的用處是什麼嗎?」

我想了想說道:「難道不是充當防彈衣?」

王老黑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屁的防彈衣啊,這狼妖皮最可怕的用處是能夠預知危險。」

我啞然,愣了一會兒說道:「你不是騙我吧?狼妖皮還能有這用處?」

行走江湖,最可怕的不是明面上的敵人,而是那些隱藏在黑暗與迷霧中的毒牙。如果狼妖皮真的能夠預知危險,那還真的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寶貝。

見我不相信,王老黑想了想說道:「狼這東西你不懂,老林子里老虎是凶,熊瞎子是狠,狐狸是狡猾,只有狼,」

王老黑說到這裡停了下來看了一眼狼妖皮才繼續說道:「只有狼是詭異的很,在山裡哪怕遇到熊瞎子也比遇到狼要好,因為狼這東西天生對危險有預知能力,你還沒打它,但它早就知道你要打它,它非但不躲開還會提起埋伏好對付你,你說嚇人不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