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我還有幾個問題想要問您,您看…」

「我要休息了!」

愛德華端著兩個盆,回了別墅。

其他沒吃到蛋炒飯的人,露出滿臉的遺憾,但吃了蛋炒飯的人,都選擇將自己的票投給了愛德華。

「真遺憾,還想問一問這個美食叫什麼?」

「蛋炒飯!」人群里傳來一道甜甜的聲音。

艾倫回頭看時,人已經不見了。

桌子上,只留下愛德華的一個紙箱,上面寫著價格,又打了一串問號。

「太可惜了,只是吃了一點。」

「一點都不可惜!」皮特從人群中擠了進來,原本他想給愛德華先投一張票,結果被一群人擋住了路,別說投票了,連拍照都拍不到。

「你是?」艾倫一臉奇怪地看著臉上紅腫,好像過敏似的皮特。

「我也是名記者,你想知道愛德華探長的事情是吧!我想我們可以合作!」皮特神秘一笑。

艾倫捕捉到了關鍵詞:「探…探長?」 自從董雙歸國以來,就調動了神武軍全部的主力三十萬大軍,和韓世忠,岳飛的宋軍主力四十萬匯合后,雙方在東京城一帶與守城金軍爆發了劇烈的戰爭,抗金義軍在路新宇的帶領下也和兩大主力互相配合,完顏金彈子留在城內的部隊頓時十分吃力,可謂越發艱難。

要知道,經過這三個月以來的休整,金國雖然重新擴充到了八十萬人的規模,但如今其中的四十萬人已經被高俅所控制,而完顏金彈子所能掌控的剩下一半軍隊中,半數已經跟著他去了林州城準備迎擊高俅,也就是說,如今這座城池裡還在負責死守都城,保衛這個大金國都的,僅僅只有四分之一的人馬而已。

而他們,卻要面對漢人所有的精銳主力,這實在是難如登天,而現在城還沒有破全靠著東京強大的城防力量和鐵壁般城牆,完顏宗望站在城樓上看向下邊黑壓壓的大群軍馬,也只覺得心中壓力倍增,不管怎麼樣,這可是七十萬大軍啊!

完顏金彈子居然要去先和高俅死拼,什麼攘外必先安內,難道還有比眼前的虎狼更迫在眉睫的不成,完顏宗望心裡把跟他意見相反的人十八代祖宗給罵了個遍,但也毫無對策,他只能選擇繼續死守,無論如何,在攝政王他跟高俅分出勝負之前,也必須不惜一切代價死守住這個城池!

當夜,鶴壁城外,董雙大軍的軍營中,張清抬頭看著月色嘆息不已,自在階上坐了半天,只得回去歇息。

到得帳中,瓊英見了張清歸來,便道:「夫君,你此次跟隨盧員外北伐征討金賊,當真不讓我去戰場么?」

張清嘆氣道:「娘子,你已有身孕,且之前舊傷未愈,如何行得這般險事,我早已說了讓你不要隨軍前來,你便在這裡安心養傷,待我打完了這仗回來,我們便去東京好好生活,再也不來參與這些紛爭了。」

瓊英道:「我不來軍中如何放心得下你,你又如何要去東京?夫君,你不願助董雙哥哥的大業了么?」

張清嘆氣道:「世事無常,此等世道中,我只願與娘子和兄弟居一世外之地,待打完這一仗,我們屆時在東京城外做一山野農夫,也未嘗不可了。」

瓊英心中感動不已,只道:「夫君,你務必小心,待打完了這一仗,我們便去歸隱世間,不再受這紅塵所擾。」

言畢,二人滅了燭火,便早早睡去了。

第二日正午時分,董雙看全軍酒足飯飽,精力充足,再休整片刻,這時聞煥章在西邊配合韓世忠已經攻破宛城,親自率先鋒到了董雙大營外,也令全軍後續人馬向此處進發為董雙增援。

進得城內,聞煥章和韓世忠大步走入帳中,韓世忠哈哈大笑,率先走上來拍了拍董雙的肩膀笑道:「董雙兄,這一次我們這仗可是打的痛快,宛城,南陽,信州,亳州,許州都被老韓一舉攻克,那金人的漢奸頭子田虎大敗逃命,大將宋清,楊雄,秦檜,劉豫都僅以身免,我看他們這偽齊國之國土淪喪大半,早已經名存實亡了,這一戰打得可真是暢快淋漓。」

「這卻要多謝韓兄和軍師神武與足智多謀了。」董雙只是笑著錘了韓世忠肩膀一拳笑道。

聞煥章卻是手搖羽扇微笑道:「除了馬陵軍配合我們以外,這卻要多虧那個吳用了,據說是他出的所謂攘外必先安內,如今金人本來就已經內部生亂,還處處分兵,非是小生誇口,此次前來,東京這二十萬金兵,吾必定助齊王一舉蕩平。」

董雙聞宛城大捷,大喜道:「軍師真乃天下奇才,一戰便大破金軍,揚我軍威,不知我軍當下應如何進兵?」

聞煥章笑道:「齊王過譽,此戰大勝多虧眾兄弟英勇,然我等不可輕敵,河南,安徽南部金軍雖已覆滅,安徽,河南北部尚有精兵數萬駐守,且敵主帥完顏宗望智勇兼備,我料他如果守不住東京,未免戰死此處,定會退往後方兩州與我軍決戰,故我這路軍馬需兵分三路,盧員外和李俊仍以原先之計動兵,我看可以繞小路先打鶴壁,斷了完顏宗望過江的後路!」

董雙大喜,看了下方眾將,便道:」林教頭,此戰你做先鋒,帶九紋龍史進、行者武松、摩雲金翅歐鵬、金鱗龍王定四位兄弟為第一隊,率輕裝步兵從山間小道繞往長江,佔住江心,務必拿下鶴壁!「

林沖正待說話,聞煥章笑道:」林教頭,小可這裡有三個錦囊,你且拿著,若需要時按黑白紫繩依次打開便是,此去務必謹慎為上。」

林沖接過了錦囊,雙手抱拳道:「軍師放心,在下定然不負眾望,為大軍打開道路!「

聞煥章湊近上去,附耳低聲說了幾句,林沖渾身一震,眼中神色一變,旋即笑了笑,便轉身去了。

董雙道:」風逸兄,你方才對林教頭說了甚麼?「

聞煥章笑道:「這一番話下去,林教頭定能馬到成功便是了。」

董雙笑了笑,也不再多言,便調小李廣花榮、花和尚魯智深、青面獸楊志同神行太保戴宗、立地太歲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閻羅阮小七、鎮三山黃信、跳澗虎陳達、混世魔王樊瑞、八臂哪吒項充、飛天大聖李袞、險道神郁保四為中軍,率兵兩萬沿途追襲丟了河南,安徽南部的田虎一軍而去,又令病尉遲孫立帶兵五千為後合,率剩餘將領押運糧草輜重緩緩前行做為支援。

聞煥章又選金軍降兵一千,梁山兵四千駐守淮南一帶,令撲天雕李應統率拔山力士唐斌,鬼王斧卞祥,大刀聞達,天王李成四員大將守住淮南剩餘城池,另派神醫安道全和雙鞭呼延灼在楚州駐守並救治在這幾次戰爭中重傷的金槍手徐寧,以及為火炮所傷,性命垂危的馬陵大將「泰山」庄浩。

聞煥章這一番安排下去,岳家軍那邊牛皋聽聞鎮守後方,頓時操起兩條銅鐧大叫道:「哥哥好不爽快,如何不用我去廝殺,莫不是看不起我!」

聞煥章手搖羽扇笑道:「這後方留守乃是重地,萬一高俅或是金人遣人來襲,牛兄你可有的廝殺,作何要鬧?」

牛皋道:「那也好,便讓我去城裡吃酒,隨意出城走動,我便留這鳥地方。」

張憲喝道:「你這廝,聞軍師智通古今,我等如何敢不聽軍師軍令,再不消停,便砍了你這黑頭。「

牛皋笑道:「那便不划算了,我不去便是,砍了這黑頭今後要上何處吃酒去?」

眾人皆哄堂大笑,於是林沖和岳飛商議,自己先率步兵出發,董雙聞煥章和岳飛兵分兩路隨後就進發,董雙牽制東京城完顏宗望的主力,岳飛則去幫助盧俊義,李俊攻略河南北部剩餘城池。

而韓世忠由於趙構的命令,便帶著大軍主力又回洛陽閑著去了,董雙也沒有多說什麼,他也知道韓世忠在趙構這個只會偏安一隅的廢物手下有多不爽,所以只是設下酒宴款待了他三日,最後趙構的第十道金牌都到了,他才不得不告辭。

兄弟,這些年委屈你忍辱負重了,董雙站在一處高地,看著下方已經徹底消失在視野盡頭的韓世忠一行兵馬,他只是眼神沉重,如今,必須還得依靠韓世忠潛伏在趙構那裡,才能獲取更多的機密和情報,暴露身份,是無論如何也不行的。

「怎麼,董大俠又來這荒山野嶺練功嗎?」

董雙正在沉思,一道空靈的聲音卻嚇得他一個跳起來,差點沒掉下懸崖。

「我說,用得著這麼嚇人嗎,程小俠女?」董雙只是站穩了身子,轉過身看向那少女似笑非笑道:「你是不是盼著我英年早逝呢?」

程凌軒卻是笑道:「你覺得可能嗎,不過我來找你是有大事的。」

「能有什麼事啊。」董雙無可奈何道,他卻一步步往山下走去,這些天確實太累了,離天亮還有幾個時辰,先回去睡睡好了。

「啊,我的機密研究室怎麼了?!」董雙看著那山下一處隱蔽的帳篷徹底已經火光衝天了,頓時嚇得差點沒暈過去。

「笨蛋,我不是早說了有大事要你去看嘛。」程凌軒看著董雙那失魂落魄的好笑模樣,也只是掩嘴輕笑道:「快去吧,小明月和梁霜嫌你不陪她們玩整天在你那什麼機密室里瞎鬧騰,再回去晚了說不定你的心血可就全沒了。」

「姐姐,你為什麼不早說啊!」

董雙也顧不得任何事了,他瘋狂就沖向了山下。

只是他那心疼不已的慘叫還回蕩在山崗上。

「兩位小祖宗,給我留點東西吧……」

程凌軒只是微笑著,靠在一處石壁上看向下方董雙月光下的身影,皎潔的月光籠罩在她的身上,更是宛如仙女一般淡雅清麗。

然而,這時候,她卻突然只覺得心口一陣疼,突然一種奇異的感覺從全身經脈泛起。

「我這是……噗——」

捂著嘴咳出了大口鮮血,程凌軒看著自己滿手的血跡,一剎那間也完全愣住了。

腦海中,幾乎是混亂不已,程凌軒只覺得意識微微模糊了起來,她努力想儘可能思索這些天的異樣情況,卻發現完全是白費功夫。

「怎麼了……到底是……」

與此同時,林沖那邊,卻是另一副模樣。

卻說林沖帶了一萬人馬,分成四隊從山間小路出發,北上攻打東郡和鶴壁,那小沿途路崎嶇難行,又坑坑窪窪,荊棘眾多,士卒叫苦連天,林沖便把戰馬讓與傷員,並安慰眾人,於是眾將士再無多言。

行了一天,鶴壁將至,武松道:」師兄,聞軍師方才的錦囊不知為何物,何不看看?「

林沖道:「兄弟,這錦囊還是按軍師吩咐為好,只是這鶴壁城,卻是定要在三天內拿下了。「

武松又道:「師兄,聽說那鶴壁太守是個姓高的,莫非?「

林沖道:「正是,據軍師所言,那高團便是高俅遠房堂兄,在高俅失勢之時曾經屢次欺辱高俅,前些日子卻拋棄尊嚴低三下四苦苦哀求投靠了高俅,以圖在亂世里保命!」

武松笑道:」我說那聞煥章捨得拿大軍給師兄做先鋒了,不想是利用高賊給大軍開路!」

林沖低喝道:」兄弟,這話從何而來。我神武軍兄弟一向團結一心,聞軍師雖然曾經和我等為敵廝殺,如今卻是董兄他冊封的大軍總軍師,況且那高團本為我仇人,我正當殺了他給我前妻子和丈人償命!」

武松嘆氣道:「師兄之言也有理,兄弟也只是胡亂猜測一番,依師兄之言便是。」

於是眾人繼續行軍,未及一個時辰,離鶴壁城牆已不足五里。又過片刻,四路人馬彙集,林沖令歐鵬王定二將前去探路,未及半個時辰,二人回報道:「城中軍旗看似未有新進城人馬,且根據城外村民所言,無有任何可疑現,想必田虎還沒有敗退至此,主力尚在半路。」

林沖道:「田虎將至,我等需儘快攻下鶴壁,以擋住田虎退路,將這伙金軍滅於江北,不可稍拖延。」

於是林沖安排下去,令史進帶歐鵬去攻江心縣,自己帶了五千人馬攻西門,讓武松攻東門,王定帶三千軍馬為後應。

這邊高俅卻早佔據了鶴壁城,其手下先鋒大將紀安邦和許貫忠三弟許貫義正商討軍機,忽聞神武軍先鋒林沖前來攻城,紀安邦大怒道:「賊人如此猖狂,一部偏師也敢來攻我鶴壁,欺我紀某人無能乎?」

言畢,紀安邦火氣未減,點了副將八員,便要帶兵出城。許貫義卻只是大笑道:「樞密大人,俗話說「殺雞焉用牛刀」,待許某前去斬了那林沖首級,你於城樓觀戰便是。」

太守高團顫顫巍巍地發著抖,勉強笑道:「下官無有二話,隨二位大人便是。」

此時卻有高團親妹高穎出來勸許貫義道:「兄長,軍師他曾說過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如今我等連對方一切情況不知,如何能貿然出戰?」

許貫義還不曾開口,高團破口大罵道:「你這婦人懂甚軍機大事,再胡攪亂纏我定饒不了你!」

高穎嘆了口氣,也不敢再多嘴。

紀安邦大喜,當即令馬寶郭,宵斬二將率兵五千同許貫義出城應戰,自提大軍兩萬五千守城。

卻說紀安邦上了城門,看那許貫義時,身高八尺五六,手持丈二點鋼槍,頭戴紫金琉鳳盔,身披黃金鎖子甲,內配幽影海獸軟甲,騎一匹千里好馬紫影駒,威風稟稟,賽若天神。

金軍眾人和城門上高團看許貫義身手高強,俱是暗喜,當下士氣高漲,只待大破漢軍。

許貫義大罵道:「林沖賊子,一介武夫,敢與大將許貫義一戰么?」

林沖聞言,策馬至陣前笑道:「我等前來只為剿滅害民高俅以及金人,不願與河北英雄為敵,若是將軍願與我等一同替天行道,豈不好過廝殺一場,讓手下弟兄平白折了性命?」 聶雲霄會長聽了陳閑說的話之後,把面具拿了下來。

頭髮灰白,眼角帶著明顯的皺紋,就和比賽時的樣子差不多。

接著,聶雲霄的眉頭微皺,坦白的說道:

「我們的麻煩,就是陳閑你啊。」

陳閑看了一眼對面坐著的聶雲霄,笑了一下說道:

「沒想到,還沒開始比,你們就覺得會輸給我。」

「呵呵,當然會輸,別的集團我不知道,但我們的集團新人裡面,很少有你這麼厲害的。」聶雲霄坦然的說道。

「沒想到,你們這麼大的集團,人才這麼少?」陳閑好奇的問道。

「哈哈,不是集團人才少,而是專攻小吃品類的人就不多。」聶雲霄笑了笑,接著嘆了口氣說道:

「陳閑小兄弟肯定也知道,小吃類在餐飲界里,只能算個小品類。所以很少有人專門去提升它,最多升到高級,也是夠用了。

可我們沒想到,小兄弟你,居然都升到『特級』了。」

「現在小吃的市場,應該很大吧?」陳閑問道,畢竟他對餐飲界並不太懂。

「的確,小吃可以說是市場需求很大,但是,這只是就數量上來說。

如果從技術上來說,小吃的技術壁壘並不高,達到高級就已經是頂尖小吃了。

更別說,現在幾乎都是標準化生產,到了『高級』之後,幾乎沒什麼人會費力不討好的,去提升到『特級』的。

當然,除了你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