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個娜美倒是有些意思啊。”

“我記得前不久s4總決賽的時候,火了一陣子,不過現在又不行了。”

“切,選個娜美,不是混子就是坑,我猜他肯定就是在後面加加血,廢物一個。”

隊伍中,林天輔助的ad是一名大二的學生,他倒沒像其他幾人一樣冷嘲熱諷,還伸出手來,笑着說:“你好,我叫小西,這局我們倆搭檔,加油哦。”

林天也是一笑:“一定一定!”

“嘿嘿,你是大一的,真厲害,大一就能選中,看來這次你的希望比較大啊。”他嘆口氣,“哎,我就不行了,我只是來露個臉,打個醬油。哈哈。”

林天看着小西樂觀的樣子,也是一笑,實際上,他還不是一樣呢。

比賽開始,周立新十分嚴肅,還拿出了自己最擅長的瞎子打野,註定要在前期打爆對方下面。

開局一級團,兩隊都沒防備的遭遇,一股腦的拼了起來,現場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歡呼聲,觀衆要的,就是這個。

不要慫,就是幹!

開局5v5團戰,雙方拼的很兇,對方上單鱷魚直接暈住小炮,後方跟上輸出,一級團很爆炸啊。

妖姬安安心心的拿了兩個人頭,殘血打出被動,己方三人全部去追那個逃向一塔的妖姬,林天微微一愣,抓着反向逃跑的妖姬扔出q!

命中!被趕過來的小炮a掉收了人頭。

“臥槽,可以啊,大兄弟。”小炮笑着說,“你怎麼知道是這個妖姬呢?”

“哦,猜的。”林天淡淡的道。

中單力哥臉不悅的嘀咕着:“sb輔助,不先去做視野,打個jb,對面妖姬兩個頭,還怎麼玩?”

“沒事力哥,我中路多來幾次。”打野笑着說。

林天絲毫不理會,打野螳螂選擇藍開,他也直接上線。兩個ad都是目前版本最火熱的兩個英雄,盧錫安和小炮,一個前期傷害爆炸,對線剛的一逼,更一個後期輸出爆炸,能夠打出恐怖的收割。

可以說如果林天在對面的話,娜美加上盧錫安,那這個下路將會非常的恐怖,對面也就不用打了。

剛打沒多久,“小心,盲僧已經在下。”林天提醒到。

小西看了看草叢裏的視野,奇怪的問:“沒有啊?”

林天沒有說話,只是盯着對面輔助布隆的走向,一直在尋找機會,雙人路已經三級了,打野估計四級,甚至五級了,林天不得不小心。

果不其然,在三角草叢的視野消失的那一剎那,盲僧出現了,林天看見了,專心補兵的小炮沒有看見。

衆所周知,一個眼位在消失之後,還會提供一秒的消失視野,這個視野雖然不是很清晰,但是足夠看清對方是否有人。

林天在最後一秒看到了盲僧,這個時候如果提醒小炮恐怕已經來不及了。

果然,布隆十分大膽的w小兵跳上來,一發q打中了小炮,如此近的距離,小炮想躲都躲不了。

掛上減速,周立新冷冷一笑,對一個輔助最大的嘲笑,那就是當着他的面,殺了他的ad,甚至還越塔殺逃向防禦塔以爲安全的你。

此時周立新就是這個想法,天音波,穩穩的命中減速中的小炮。

小西也是有些吃驚,不過看了看防禦塔的位置,咬咬牙,在盲僧準備二段q上來的前一刻,交出w火箭跳躍,飛向防禦塔。

而此時盲僧的二段q已經跟了過去,卻突然在空中轉了個彎,朝着小炮飛去!

“哼,w也沒用,我還是會跟過去。”周立新冷笑一聲,雖然他沒有大招,但是三個人包夾,他相信小炮必定會死,而娜美,呵呵,這個混子輔助,周立新根本就不在意。

就在周立新緊緊盯着小炮的時候,盲僧的二段q飛向小炮,卻是在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情況下,突然定住了!

對,沒錯!是定住了!

周立新有些震驚,只見盲僧身體周圍圍着一圈水泡,漂浮在空中,顯得十分無力!

“噢,我的天,娜美居然q起了盲僧!”

“你說的還不對,是正在二段q過來的盲僧啊!”

“哈哈,剛纔的那一幕還真是有些戲劇啊。先是盲僧q中,小炮直接跳走,拉開距離,沒想到盲僧在空中轉了個彎,接着又被娜美控住!”

“牛逼!這個操作可以的。”

正準備上來和盲僧配合打一套的盧錫安和布隆也是有些懵逼,這都能控住?!這是什麼鬼?

小西興奮的叫了一聲“nice”隨即立刻給出e,在盲僧身上持續燃燒傷害,學了兩級e小炮此刻持續傷害還是非常可觀的,隨後小炮又a出了兩下。還沒開始打,盲僧的血就下降了三分之一。

周立新怒罵一聲,狠狠盯着這個娜美,發誓下次一定宰了她。

盲僧飲恨離去,這波危機還沒開始就化解了,小西也是很興奮,如果不是林天q中盲僧,少不了一頓麻煩,盲僧進來後,後面的盧錫安跟着輸出,兩人必定要交召喚師技能。

“可以啊大兄弟,操作真六。”小西笑着說。籃ζζ. 林天苦笑一聲,這應該還好,一個娜美的必修課就要精準的q中敵人。

“哦,運氣好而已。”

“哈哈,你真低調。”

一旁的力哥被兩個人頭的妖姬壓的喘不過氣來,憤憤的道:“運氣好個jb,這個妖姬發育起來了,這還打個蛋?媽的,打野,趕緊過來幫忙啊。”

“來了,來了,我回趟家就來。”打野慌忙說道。

螳螂回家後直接來到中路,發現妖姬打的的確非常激進,在妖姬給出鎖鏈後,力哥瘋狂的發信號:“上啊!上啊!幹瞪着幹什麼呢?”

“好的,好的!” 帝少蜜愛小萌妻 螳螂也不含糊,直接跳上去,扔出w減速,沒想到妖姬一點也不慌張,不緊不慢的牽着鎖鏈,向右側草叢走去,剛走到草叢的時候正好將狐狸定住。

“哼!她想往那邊跑,給我追!殺了這個妖姬,操,壓了老子這麼多兵!”力哥怒氣衝衝的說。

結果螳螂衝進去後,發現盲僧正在這裏蹲着,明顯一愣,盲僧的q穩穩的命中已經被定住的狐狸身上,後者大呼不好!

盲僧已經六級了,剛纔妖姬已經消耗了一半血量了。周立新冷笑一聲,直接二段q飛過去,拍地板加大招直接踢死!

力哥一臉懵逼,隨後螳螂也被兩人追死。

“6666,螳螂這波節奏帶的好,直接上去送了兩個人頭。”

“哈哈,是啊,上路本來就是抗壓,中野兩個弱智,現在只有下路還稍微好點了。”

“哎呀,這局這麼明朗了啊,紫方的勝利希望很大啊。”

“是啊,方的這個娜美還不錯,不過就是個輔助而已,沒太大作用。”

方的上單瑞茲本來就被鱷魚打的痛不欲生,看到中野這一波,也是語氣不好:“你們怎麼搞的?明知道妖姬兩個頭了,又去送一個?”

“媽的,老子又不知道盲僧在這裏。”力哥怒道。

小西苦笑一聲:“這局不好打啊。”

林天倒是很淡然:“不好打的局多了,這算什麼。”

兩人安穩的在下路發育,沒發生過幾次戰鬥,不是盧錫安不想打,而是娜美實在是一個反手能力恐怖的英雄,一旦自己先e上去,娜美的q總是會把他泡起來,隨後就是一個小炮的e,雖然爆發不高,但是持續傷害很可觀。

再加上,娜美的w衝擊之潮技能有傷害又能加血,面對布隆時有點優勢,因此盧錫安也是有些苦惱。

周立新看着自己和妖姬的裝備已經很爆炸了,而鱷魚雖然沒有人頭,但是補兵已經超過了對面快五十個,裝備也不差,是時候搞一波了。

“鱷魚,傳下,我們包夾。”周立新道。

“好!沒問題。”

小西趁着對面回家那一波,趕緊把線推過去,隨後多a了兩下塔,正在紅buff出做視野的林天眉頭微皺:“小炮,回城。”

剛說完,林天目光一閃,從小地圖上看見了盲僧的身影,心裏暗道一聲不好:“不,直接往回走!”

語氣很凌厲,小炮也有些懵逼,怎麼了?周圍很安全啊,也有視野,可是他選擇相信林天,直接往回走,準備在塔下回城。

可就在這個時候,已經進入野區的盲僧在石頭人那裏插了一個眼,周立新冷笑一聲,摸眼下來,繞過了視野,站在一塔後方的草叢,就像一個獵物。

沒有多少時間,林天目光凝重,冷靜的道:“瑞茲,第一時間傳送,螳螂,不用回家,直接來下,狐狸,兵線也不要了,現在往下路走,應該還來的急。”

名門婚色 力哥本來就十分氣惱,現在猛然聽到一個輔助居然還在指揮,氣的不行:“你tm說什麼?兵不要了?來下幹什麼?操,對面打野來了?來了就來了,有什麼大不了,老子發育本來就差。”

瑞茲也在猶豫要不要傳送,也就是遲了這兩秒的時間,林天搖頭嘆息,如果是高端局,在這種危險的局面,應該是能夠嗅到的,而且自己也提醒了,可是也沒用。

下一秒,盲僧大搖大擺的出現,盧錫安和布隆從正面出現。

“臥槽,又來?”小西道,“這次又來三個人啊。”

“不,”林天淡淡的道,“五個人。”

小西這才發現在林天剛纔插下的眼位旁邊,邪魅的妖姬正用w趕路,眼下就要到了,而林天相信,此刻在一塔後方的草叢,鱷魚正在傳送。

果然,瑞茲在猶豫的片刻,突然發現鱷魚怎麼不見了,等他發現的時候瘋狂的打信號:“鱷魚傳送了,鱷魚傳送了。”

林天目光淡淡的操縱着娜美,瑞茲這個時候傳送已經是遲了幾秒,不過好在還可以下來。

他們五人集結,氣勢洶洶,周立新首先冷笑道:“布隆,直接大招,我要讓他們瞬間就死光!”

“沒問題!”

雖然沒有兵線,但是布隆也是很剛,直接閃現進去,直接扔出大招,由於是貼着小炮,後者根本來不閃躲,就被大起來,而盧錫安也是第一時間e上去輸出。

周立新這回多了一個心眼,有布隆和鱷魚兩個前排在,他不第一時間進場,冷笑着先看着,最後要親手解決這個令人厭煩的娜美。

此時鱷魚也傳了下來,爲了防止小炮w跳走,居然是閃現進去暈住小炮,而妖姬到場直接w踩上去!

一時之間,四面八方,全部受敵!

饒是瑞茲已經在傳送了,螳螂正在往這裏趕,狐狸還有很遠,怎麼辦!這個團怎麼打?!

觀衆們看的也是很心疼,方實在是太慘了,對面一言不合就五人包夾啊。

是啊,太tm慘了,不過真是刺激啊。

哈哈,就算是瑞茲下來,也是三打五,而且還是裝備沒有成型的瑞茲和小炮,在鱷魚和盧錫安面前根本沒有威懾力啊。

對呀,我看肯定是gg了。

小西也是很緊張,這肯定是死了,他咬咬牙,要是能夠換掉adc就好了,正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忽視的娜美,揚起了手中的海王三叉戟,清冷的目光直視前方,她的操控者林天,專注無比,輕輕的按下了“q”!

高傲的喚潮鮫姬,在空中一劃,點出一個巨大的水泡,落地後,似乎具有強大的吸引力,將籠罩在下方的人全部吸了進去。

鱷魚,布隆,盧錫安,妖姬!!

四人,突進來的四人,既然全部被暈住!

“這……”觀衆們驚訝的鴉雀無聲,這個q簡直是無解了,這也太可怕了。

“我的天啊,是什麼樣的情況下才能做到一q起四人啊。”

“娜美的q那麼不穩定,這樣都能q起四個人?我真是服了!”

“臥槽,我收回剛纔的話,這個娜美老子服!”

“現在還早呢,看這波團怎麼打?!”

被困住的四個人也懵逼了,怎麼回事?他們都是準備接下來放出致命的技能,妖姬的w,盧錫安的q,鱷魚的q,此刻都是被困住釋放不出來!

也是他們太心急,想要在一瞬間把傷害全部打出來,可是有娜美在的情況下,怎麼可能?

小西見此,興奮的都快跳起來:“好q!”

瑞茲也是眼睛一亮,他剛下來,瞬間開啓大招,在他們落地的瞬間,就定住了盧錫安,技能瘋狂的扔在盧錫安身上,小炮也選擇反打,給盧錫安扔出了e,接着開q在後方穩穩的射着。

嚇的盧錫安趕緊交出治療,拉開距離,鱷魚上前頂塔,開啓大招,變成了史前巨鱷!

先打小炮,布隆舉起盾牌向前壓進,妖姬先前被瑞茲的一套爆發打的有點傷,暫時後退。

林天看了看局勢,飛快的說:“小炮,跳出去,躲盲僧的q!”籃ζζ. 小西也正好有這個意思,咬咬牙,站在這裏輸出始終不是事,火箭跳躍,飛了出去。

而周立新早就在這裏等着,雖然剛纔娜美的q很亮眼,但是沒用,她僅僅是一個輔助沒能有什麼用?

冷笑一聲,看着小炮落地的地方q了出去,而小西早就準備好了,幾乎是在跳的瞬間,直接閃現!

w加閃現,瞬間拉開了一千多碼的距離,逃的老遠!周立新也沒想到小炮居然跳這麼遠,一咬牙,轉身就去追!

然而剛一轉身就遇到了終於趕來的螳螂,直接撲向了盲僧。

“哼,找死!”周立新冷笑一聲,看着被自己壓了一整場的螳螂居然敢反擊?立刻氣的直接反打!

r閃!將螳螂打殘,不過阻止了盲僧繼續追殺小炮,小炮暫時安全。

而在塔下,布隆,盧錫安,鱷魚和妖姬四人圍毆這瑞茲和娜美,靠着防禦塔的牽扯,勉強能夠支撐一會兒。

瑞茲的大招效果剛結束的瞬間,鱷魚又撲了上去,先殺瑞茲再殺娜美,思路很明確。

而此時,妖姬終於是把握住時機,再外看了許久,直接w踩上去!

“嗡~!”

林天捏了很久的虛弱終於是交在了妖姬身上,這一套超高的爆發傷害沒有打出來,盧錫安看的也是心急,也不管那麼多,直接e上來準備輸出。

林天就等着盧錫安的動作,再看看狐狸的位置,終於是來了,於是果斷的在塔下開啓大招,怒濤之嘯!

再次e上來的盧錫安居然又被大招給擊飛,塔下的這個位置,只有一條道路,寬大的怒濤之嘯席捲而來,簡直就讓人無處可躲,妖姬咬咬牙,直接交出閃現躲開,不過鱷魚沒有閃現了,被擊飛!

正在這時,狐狸終於趕來,力哥眼中散發着光彩,看着這些殘血,興奮不已。

魅惑給到了盧錫安,力哥大喜,開啓大招,準備先秒一個,結果盧錫安也是終於捨得交出閃現,拉開距離,回頭就一發w隨後加速。

林天看着小西的位置,微微一笑,直接閃現出去,一發q,穩穩的落在盧錫安的前方,從水泡出手到落地,剛好落在了盧錫安身上。

盧錫安被控住了!

小炮突然出現在了背後,扔出了e,開啓q瘋狂的射,布隆舉頓擋在前面,不過擋不了e的持續傷害,盧錫安的血量已經很殘了。

暴怒的盧錫安雙招盡交,打算與小炮魚死網破,不過林天淡淡的給小炮上了一個e,喚潮之佑,結合小炮的平a,讓盧錫安減速減的痛不欲生。

小西丟在最後的大招轟了出去,將盧錫安打死!

“靠!”盧錫安怒罵一聲,這時妖姬繞了過來來,淡淡的道,“我來。”

魔影迷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