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頭也不回的衝了進去,我很好奇,便跟着衝了進去。

一衝進去,我便看見天機子手裏抱着一個身穿白衣人,同時,天機子很是悲呼道,“二丫頭,你怎麼就這麼死了呀……”。

我定睛一看,那人不是之前那隻白衣鬼嘛,他天機子之前不說已經把這白衣鬼抓了嘛?

還有,他怎麼抱着這女鬼,說什麼二丫頭,你怎麼就這麼死了呀的話呀。

大約一兩秒之後,我纔想明白,很顯然,是這天機子在裝神弄鬼,之前那個什麼白衣鬼,完全就是他找人出來假辦的……。

靠,他這一招也太絕了吧,叫人出來扮鬼,然後在導演一處,他抓鬼的事出來,最後那個黃色袋子交給謝明坤,就可以獲得十萬塊了。

這一招的確不錯,不過好像出了問題,以現在這種情況來看,這裝鬼的人,好似真的撞鬼了,最後還丟了性命……。

我衝進去的時候,由於黑夜,幾乎啥也沒有看見,也沒有看見鬼……,鬼影都沒有看見……。

人死爲大,雖然這傢伙這麼來騙我,但這人都死了,我也不可能追究什麼了。

我頓下身去,看了看天機子懷裏這個白衣女子,我看見她雙眼瞪得大大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恐懼,跟老張是死像很是相識,我稍微碰了一下她的額頭,冰涼的。

此人才是不到一分鐘,就已經全是冰涼了,這絕對是鬼魂所謂,人怎麼可能做到這點。

這裏又死了一人,這次還是前來抓鬼的人死了,這件事後,我幾乎可以肯定,這是鬼魂所爲了,這裏真有鬼。

頓時,我有一股不好的預感,如果這裏真有鬼,那也就說,如果我們繼續呆在這裏,要是那鬼出來了,我們必死無疑。

瞬間反應過來之後,我便對天機子說道,“天機子,走,我們必須離開這裏……,這裏真有鬼……”。

然而,天機子沉寂在痛失愛女悲痛之中,聽到我這話,那可能走,只見她悲痛道,“鬼,我怕他什麼鬼,要是他敢出來,我天機子必將滅了他!”。

聽到天機子這話,我很無語,都這個時候,還逞強,真以爲自己得道高僧呀。

現在,我已經十分清楚,這傢伙就是一個神棍,能有什麼本事。

他不想走,我不可能拖着他走,反正我是得走了,這地方呆不得,老王白天獨自呆着都死了,何況這還是大半夜的呢。

於是,二話不說的選擇了離開。

既然,這天機子找死,我能有什麼辦法。

離開的時候,我打了個電話,報了警,這是我能爲天機子做的唯一一件事了,我既然不能帶他離開哪兒,但可以報警,希望警察能及時趕到,帶走他吧,畢竟這也是一條人命呀,我難以做到置之不理。

……

一陣警笛聲響起。

穆溪水等人,急忙趕赴了那個死亡工地,這些日子,穆溪水和她的隊伍,一直在等,等下一個死亡者,終於等到了。

據說,這次還有個生還者在,看來線索要出現了。

然而,當穆溪水等人趕到現場的時候,看到的卻是兩具屍體,只見一個穿着港片裏面那種道袍的老頭,懷裏抱着一個身穿白衣,把自己打扮跟鬼一樣的女子。

死者身份很快就被他們查出來,男的叫寧子高,62歲,職業算命先生(也就是所謂的神棍),住在和諧路東街103號。

女的,叫寧靜,27歲,職業不詳亦或者待業,無業。

兩者的關係是父女,這個寧子高可以說是老來的女。

最後,穆溪水根據外面那些擺設,大致也猜出了這兩人爲什麼在這裏了。

шωш¸тTk Λn¸¢O

“你說,那個張十三也來過這裏?”穆溪水看着身面前那個強壯的男警如此說道。

“沒錯,他的確來過這裏,我跟着他到了這裏,看着他進去的……”男警如實說道。

“那你發現什麼異常沒有?”穆溪水問道。

“這個,並未發現什麼異常,其實當時我也在場,只不過隔得有點遠(怕他發現),按理說,不太可能是他做的……”。

男警說着,把事情的經過大致向穆溪水彙報了一遍。

穆溪水聽後,眉頭緊鎖,良久之後,對男警如此說道,“不管如何,再叫他來警局一趟,就算不是他做的,估計跟這件事也有着脫不了干係!必須得問清楚!”

。 沒想到,我在短短一個星期之內,已經去這警局走了三遭。

正如大家看到的那般,我又再一次被穆溪水叫到了警局,這一次跟上次差不多,我心裏也有所準備,應該說,從我昨晚打電話報警之後,我就有了這個準備,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來通知我,叫我去警局走一遭。

無奈之下,我只好跟着那人,再次去到縣警局。

那人把我帶到審問室,這地方,我已經是第三次來了,到也有點熟門熟路,因而我直接開門走了進去。

沒想到,這個穆溪水在裏面等我,當我看見她坐在裏面的時候,其實,我是十分吃驚的。

不過也就驚訝一秒的樣子,我就恢復了鎮定,穆溪水見我來了,示意我坐到她前面去。

見此,我到也不客氣,直接走到她前面,並坐了下去。

這一次,她沒有在問我之前那些低級問題(姓名?地址之類的),而是直奔主題。

只見她,一拍桌子,“碰”一聲,然後對我說道,“說,是不是你做的?”。

她這突如其來的一問,搞得我有點張二摸不着頭腦,腦海一片空白……。

因而,我如此對其說道,“什麼?什麼我做的,我作了什麼”。

“還給我裝,說!那些人是不是你殺的?”只見她憤怒的看着我。

她說這話,我到大致聽明白了,她在懷疑是我殺了那些人?

於是我這般迴應道她,“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殺人……”。

“不是你殺的?”。

我搖了搖頭。

穆溪水今天顯得有點不正常呀,如果我她,我是絕對不會問這種無聊的問題的,即便我真是那個兇手,你這麼問我,我可能承認嘛……。

也許穆溪水意識到了這點,突然打住了,良久之後,她再次開口問道我,“你昨晚是不是去了工地?”。

我不否認的點了點頭。

“工地那邊昨晚死了兩個人,你知道嗎?”穆溪水如此問道我。

“兩個人!”我聽到她那話,顯得十分驚訝。

然後,瞬間便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看來,天機子還是沒有逃過那一劫,我本以爲這羣警察趕到的時候,能救下他呢。

同時,我有深深的感到慶幸,我要不是即使選擇離開,估計也死在那兒了,這個時候,我深深的爲自己那個決策感到慶幸,至於這個天機子,我都叫他走了,他自己不走,也就不能怪我了。

“你不知道?”穆溪水見我驚訝的樣子,顯得很是吃驚。

我稍微對她搖了搖頭,然後這般對她說道,“到也不是說,完全不知道,昨晚上還是我報的警呢,我本以爲你們警察能即使趕到救下那老頭得呢,現在看來,你們還是去遲了一步……”。

“昨晚的警是你報的?”穆溪水如此問道我。

我點了點頭,從她那驚訝的表情,完全可以知道,她並不知道,昨晚是警是我報的。

接着,穆溪水又這般問道我,“什麼,如果我沒聽錯的話,你是說,你離開的時候,那個老頭還未死?”。

我點了點頭,穆溪水看着點頭的我,心裏深深的思考起來,現在他必須重新審視這個問題,如果真如我說的那般,我離去的時候,那個老頭還未死去的話,也就是,我是殺人犯的嫌疑將降到最低……。

穆溪水不敢確定我是否說的是真話,如果我說的一切是假的呢?

於是,接下來,她這般詢問我,她問我,有誰能證明我離開的時候,這個老頭還是活着的……。

聽到她這話,我顯得十分的無奈,當時就我一個人去了建築工地,那有什麼人可以證明我離開的時候,這個老頭還是活着的……。

因而,我自然這般回答她,我淡淡的說了兩個字,“沒有……”。

“沒有,那就難以排除你的殺人嫌疑諾……”穆溪水淡淡了說了這麼一句。

“說,是不是你殺了他們,要知道,昨晚好像,就只有你去過那個地方!說,是不是你!”穆溪水拍案而起,指着我大聲的說道。

“不,不,不,我是我殺的……我沒有殺他們……”我急忙搖手道。

“不是你還有誰? 總裁的女人 說!你昨晚爲什麼要去那個地方!”穆溪水怒道。

對於穆溪水這個問題,我很好回答,我直接告訴她,我是爲了抓鬼而去的。

謝明坤懸賞十萬塊抓鬼的事情,她穆溪水也有所耳聞,當時她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在私底下嘲笑了謝明坤一番,嘲笑他是有錢沒地方花了,居然相信什麼鬼神之所,這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同時,她又覺得這是謝明坤對他們刑警大隊的無視,覺得她們刑警大隊無能,才搞出這麼一出事兒來,這讓她穆溪水感到無比的憤怒,這謝明坤居然不相信他們刑警大隊,而去相信那些神棍騙子。

“你也去抓鬼?”穆溪水問道我。

我點了點頭。

“你也相這個世界上有鬼?”她又問道我。

“相信,爲什麼不信,正所謂,舉頭三尺有神明……”我對此回答道。

接着她又問道我,“你見過鬼?”。

“見過……”我如實的回答。

然而,我如實的回答,得來是卻是穆溪水淡淡一笑。

穆溪水心中如此想到,這種鬼話都敢說……。

“你說你是去抓鬼的,那你會抓鬼?”

“會那麼一丟丟……”我淡淡的說道。

聽到我這話,穆溪水心中大笑道,這小子越說越不靠譜了,會抓鬼,呵呵。

“既然你說你是去抓鬼的,那怎麼碰到那個老頭的,最後發生了什麼,爲什麼老頭和那女子都死去了?”。

“我說是鬼魂所爲你信嗎?”我淡淡問道她,穆溪水的態度,已經表明了,她不可能信鬼神之說的。

對於我這個問題,她並沒有立即的回答,而是繞了個彎。

“信與不信,得看你說得是不是實話諾……”穆溪水笑道。

“實話,絕對是大實話!”我急忙說道。

“你還是先說一說,昨晚都發生了什麼吧”。

聽到她再次問道這個問題,我只好開口如實的說道,“這個好說,昨晚,我本想去工地試探試探,看看這工地是否有鬼,沒想到卻遇到了天機子,天機子也就那個老頭……”。

接着,我把整件事的始末一字不漏的描述了出來。

“你是說,這個天機子,爲了趕走你們這羣人,自己自導自演一場抓鬼的戲,最後自己真撞鬼了,還把自己的小命搭進去了?”。

聽到她這話,我點了帶點頭。

“既然,你說他們是鬼魂殺死的,那你應該是看清楚那鬼魂的模樣諾?”。

聽到她祝賀,我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沒有,我沒有看見,當時天太黑了,四周一旁漆黑的,我那看得見呀……”。

我說完這話,穆溪水終於看不下去了,之間她一拍桌子,站了起來,然後惡狠狠的對我說道,“一派胡言,你以爲你扯出一個搞鬼的事來,我就信了嗎!完全就是在扯蛋!”

麻痹的,看到這個樣子的穆溪水,我心中暗道,你tmd既然不信,那還問我這麼幹毛呀,艹。

我很無奈的攤了攤手,然後說道,“我可不是在扯蛋,我說的全是事實……,反正信不信隨意,但你要誣陷我殺人,就不行,我張十三,行得正坐得直,怎麼可能幹出這殺人的勾當來,都跟你說了,這是鬼怪所謂,你不信我又什麼辦法……”。

“還敢嘴硬,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關起來呀!”穆溪水怒道。

“愛關不關,反正我是沒有殺人,你要誣陷我殺人,那是不可能的!”。

此刻,我和穆溪水兩人之間,劍拔弩張,良久之後,穆溪水選着了出去,留下我一個人在審問室之中。

穆溪水走出審問室,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漸漸冷靜下來。

接着穆溪水低語了一句,“唉,太沖動了……太沖動了……”。

沒錯,穆溪水是有點衝動了,不對應該說是着急了。

這案子已經發生快一個星期了,死的人已經達到了五人,而他們卻毫無頭緒,一點線索都沒有,無論是兇手的模樣、殺人手段、殺人武器等等,都沒有查出來,簡直就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這案子,現在不單單縣高層人員重視,據說,市那邊的人已經開始注意這件事了,因而,她的壓力頗大。

而我呢,幾乎是她唯一的線索,但從我身上,他去找不到任何證據,即便我去了工地,最後工地死人了,即便我真殺了人,她也知道我殺了人,但如果沒有證據,證據人死我殺的,她一樣不能拿我咋樣,因爲她纔想着能不能逼迫我一番,嚇唬一下我,說不定,我以慌亂就承認了呢?

事後,她才發現是自己心急了。

穩定自己的情緒之後,穆溪水再次回到了審問室,我見穆溪水回來,我看着她說了這麼一句,“怎麼,準備回來抓我去關着?”。 之前,我和穆溪水兩人之間鬧得有點僵,因而她一回來,我便對她嘲諷,也是實屬在正常不過了。

同時,我對她印象分瞬間下降了好幾個當成,原本我還以爲她是一個不錯的警察,先前那般作爲,真的讓我很失望,身爲一名人民警察,怎麼可以在沒有確切證據之前,就胡亂的誣陷一個良好的公民?

然而,穆溪水自從出去後回來,整個人好似變了樣。

只見她向我道歉道,“張十三,之前是我太心急了點,妄下結論,還想誣陷你,是我不對,對不起,我向你道歉……”。

她轉變讓我一陣突兀,這人怎麼出去一趟就變了一個人,而且還向我道歉……。

不過,既然她的向我道歉了,我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我一個大男人,怎麼可能與女人計較,我不是那麼小氣之人。

不過我心中,對於她道歉感到深深的疑惑,覺得她是在打什麼主意。

“好啦,好啦,我接受你的道歉,不過,有一點,我要申明,我真的沒有殺人……”。

穆溪水聽到我這話,微微點了點頭,並“嗯”了一句,然後她繼續開口對我說道,“之前是我太心急了,我出去想了一下,你還真沒大太大可能殺人……”。

說完這話,穆溪水又對我這般說道,“今晚,我想你陪我去工地去那工地走一遭……”。

聽到她這話,我很驚訝,“什麼,今晚,你想去那工地?”。

聽到她這話,我急忙搖手道,“不,不,不行,晚上去實在是太危險了……”。

“你想說那兒有鬼是嗎?”我還沒有說完,穆溪水便對我如此說道。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聽到她這話,我微微點了點頭。

現在的我,即便已經可以肯定那工地鬧鬼,我可不想晚上去那兒,鬼的可怕性,我想我比她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