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仔細回想了一下,他上次能聽到孃親的聲音,是因爲他的眼淚流在了孃親的身上。

蘇齊今夜過來,打算再試一次。

他伸出自己白皙的小手,輕輕地放在孃親的身上。

他臉上的淚水,一滴一滴的滴入蘇紫陌的身體裏,過了一會兒,和上次一樣,漸漸散發出淡淡的紅光,就像嫋嫋騰昇的紅煙一樣。

蘇齊激動得不能自持。

“孃親,孃親。” 千億爹地寵妻忙 蘇齊微微顫抖着雙脣。

眼角的淚水更加兇猛的滴落在蘇紫陌的身上。

可此刻的蘇紫陌,依然陷入沉睡中。

睡夢中的她,聽到兒子的叫聲,眉宇之間不由自主的緊蹙。

卻依然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蘇齊並沒有向上次一樣聽到孃親的聲音。

他心裏安慰自己,現在已經是深夜,孃親應該睡着了,這幾日他打算留下來,看看能否通過這樣的方式和孃親交流,上次出現孃親的聲音,他可以肯定,那絕對不是幻覺。

三日以後,沐雲軒帶着蘇紫陌來到了千凝城。

這時,千天浩已經帶着庚映雪的水晶棺材回來了。

他將庚映雪的屍體安置在了他之前住的密室裏。

能有執念的人,絕不會是平凡的人。

千天浩也不會放棄讓妻子醒過來的念頭。

他是鬼氏族人,亦知道怎麼讓自己的妻子甦醒。

總裁大人進錯房 他把妻子帶回來的這兩天,每天都用自己的修爲養護妻子的身體。

突然,密室裏傳來雜亂的腳步聲。

千天浩深情看了一眼妻子,轉身看去。

看着沐雲軒焦急的抱着蘇紫陌走進來。

他俊眉微蹙,快速的走過去。

“這丫頭怎麼了?”

“師公,陌兒在化身精元殺了巫獸以後,就陷入了沉睡,雲軒想盡了各種辦法,就是沒有辦法讓她先過來。”

沐雲軒焦急的說道,這幾天他都快急瘋了。

“快!把陌兒放到那邊的牀榻上。”

沐雲軒幾步走過去,小心翼翼的將蘇紫陌放到牀榻上。

千天浩快速的給蘇紫陌把脈。

過了一會,他的眉頭,蹙成了川字。

沐雲軒一看,表情也瞬間凝重起來。

“雲軒,陌兒的棺蓋沒有蓋嗎?”

沐雲軒微微一怔!陌兒沉睡不起,難道和沒有蓋棺蓋有關係?

沐雲軒搖了搖頭,棺蓋沒有蓋。

“那你們可還有其他的子女?”千天浩又問道。

“我們有兩兒子和一個女兒,是三胞胎。”沐雲軒如實相告。

“看來,你們其中一個孩子的眼淚流到了陌兒的屍體上了。”

“師公,那會怎麼樣?”沐雲軒這下更加着急了。

千天浩卻微微一笑,“雲軒,你先不要着急,陌兒沒有怎麼樣,她有身孕了。”

“什麼?”沐雲軒不可置信!

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陌兒這個樣子怎麼可能會有身孕?

這讓他太難以置信了。

也讓他無法相信,她現在只是魂魄,怎麼可能會有身孕?

陌兒又有了他的孩子,他也非常開心,可是陌兒現在只是一抹靈魂而已。

“雲軒,這樣的事情聽起來會讓人覺得不可置信,可陌兒的精元,有一半是鬼氏族人的,有一半是她母親的翼一族的血脈,你們的孩子,對她有着根深蒂固的敬愛,人世間,大愛無疆,這也就等於一滴眼淚滋潤了對陌兒的執念,她自己凝聚出來的精元,本就是有血有肉的,陌兒會有身孕,這樣的事情,早在百年前發生過,你也不用覺得太驚訝,這世界能有陌兒有這種能力的人不多,天底下甚至沒有,這是天大的好事,用精元懷的孩子,日後不用再受淬鍊不死神體的痛苦,這孩子,會成爲世間少有的。”

“可陌兒已經沉睡好幾天了,這又是怎麼回事?”沐雲軒又不解的問道。 “雲軒,這孩子會不斷的吸起陌兒的修爲讓自己成長,這小丫頭,接下來的幾個月,生活會變得非常痛苦,她這一睡,只怕要一個月了,你們現在留在千凝城,陌兒必須要悉心照顧才行,師公這裏有一潭聖水池,陌兒必須每日浸泡,這樣可以緩解她修爲的流失。”

“多謝師公!”沐雲軒深深一拜。

他坐在牀榻邊,握住蘇紫陌冰涼的手,望着她那沉睡的容顏,心中卻無比的激動。

陌兒,你聽到了嗎?

我們又有孩子了。

櫟兒和馨兒,齊兒他們又要有弟弟妹妹了。

你聽到了,也一定回非常開心吧。

“不過這孩子雖好,卻來的不是時候,若是生死魔圖被修復,這一場戰爭,也不知道要何時才能結束,你們只怕幾年也不能回去了。”

千天浩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他當年若是沒有回去,現在早已和自己的愛妻過着閒雲野鶴的日子了。

“只要拿到了解咒石,在十年之內回去,陌兒就不會有事。”

不管再苦再難,他都要陪在陌兒的身邊。

“解咒石只有應詛之人才能拿到,到時,師公會帶陌兒去磨盤山玄靈宮裏那解咒石的,庚映柔想若是利用這一點,她威脅不到你們的。”

總裁:意外寶寶 玄靈宮,沐雲軒記下來。

“多謝師公!”

“嗯!”千天浩點了點頭。

“庚映柔自私冷漠,讓自己的家人都對她恐懼起來,只怕巫術增強,會做出更加出格殘忍的事情來,但對你們也有一個好處,你們在這邊大路上,生死魔圖力量也會波及到你們,她強,你們也能變強。”

千天浩的心裏恨極了這個女人。

見到雪兒以後,他才知道,雪兒是被她給逼得逃離以後,自殺的。

他走了,雪兒心灰意冷。

可他走的時候,已經告訴過雪兒,他會回來的,可單純的雪兒,被庚映柔用計迷惑,還是沒能等下去。

她寧願死了化爲執念等着他,也不願意痛苦的活着等他。

“師公,這段時間,雲軒不會放棄皓月之顛,可有什麼辦法,能讓陌兒跟在我身邊。”

還要等幾年,陌兒根本就等不了。

她太愛三個孩子了,她一心想要陪着孩子們成長。

“有,你每日給陌兒輸送玄氣,陌兒修煉的玄氣,遠遠不夠孩子的吸收,可這樣一來,你要對付強敵,你自己的力量就會遠遠不夠,而且,這裏的力量很有可能會在短時間了變強。”

沐雲軒略微沉思,擡眸,目光堅定的看着千天浩。

“師公,我可以。”夢神族的玄氣,是不會枯竭的。

夢神可以吸起天地間所有的純淨玄氣。

“你有把握就好,這裏,沒有辦法和皓月國那邊互通消息的,看來,一起都是命運的安排!”

千天浩心裏不禁感慨!

他當年若是帶着雪兒一起回去,只怕就不會有今日這樣的局面了。

唉……

千天浩心裏也百般無奈,他當年也是無意當中闖入這裏的。

在遇到雪兒之後,他以爲自己的人生找到了歸屬。

可是……。

多少無奈,在此刻充斥着千天浩的心。 過往的一切,溫柔了時光,也驚豔了他的一生。

此刻回想起來,似乎只是一瞬的時間,一切如發生在昨日。

可那個喜歡在她懷裏撒嬌的嬌俏女子,已經和他陰陽兩隔了。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他也一樣。

千天浩的心裏,始終對愛妻充滿了歉意。

也想爲這片大陸討回一份安寧。

這裏會變成這個樣子,有他一半的責任。

“雲軒,這一個月,你們先在這裏住下,陌兒必須每日浸泡聖水,既然要發生的事情,我們無力去阻止,但我們可以改變這裏。”

千天浩在見到庚映雪的時候,就在心裏下了這個決定。

這裏的山川河流很美,是雪兒最喜歡生活的地方。

“好!”沐雲軒點了點頭。

沐雲軒喚出九翼,對付皓月之顛,他不能去。

但他的四隻神獸可以。

“九翼。”沐雲軒快速的喚出九翼。

“主人。”九翼快速出現在沐雲軒的身邊。

“九翼,本座要你們四隻神獸聯合出手,在三個月之內拿下皓月之顛,你我能互通消息,你每日把每個城的情況告訴本座,本座會告訴你該怎麼做的。”

“是,主人。”九翼的眼神很激動,主人這樣信任他們,他們非常開心。

“九翼這就去和白虎他們匯合。”

九翼說完,興奮的離開。

沐雲軒看着九翼離開的地方,微微扯了一下脣角。

若是生死魔圖的力量能影響到他們。

也能讓九翼他們受益。

九翼他們是在一百年前,生死魔圖碎裂之後,纔會忘記了一些東西,若是生死魔圖拼接好了,他們會不會想起自己的家來呢?

沐雲軒很期待那天的到來。

只有在面對比自己強的人的時候,纔會知道自己的極限到什麼程度?

不管接下來要面對什麼樣的強點,他都會護他的妻兒周全。

神族,在一個山清水秀的山坳裏。

神族不算太大,座落在一座地形奇特的大山之下,離村落不遠處,是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湖泊,從上往下俯視,這裏看起來就像一副山水畫一樣漂亮。

而神族的聖地,就在神族背後的山崖下,是一層圓形的莊嚴的房子,是夜輕寒的爺爺親自指揮着建造的。

昨日已經竣工。

夜輕寒收到爺爺的消息,因爲沐雲玥有了身孕,他獨自趕回了神族和爺爺一起拼接生死魔圖。

三月二十九日,是一個好日子,夜輕寒和他爺爺打算在這一天拼接生死魔圖。

一大早,穿着奇異的族人們就在輕紡的帶領之下,準備祭天祭聖地的儀式。

在聖地的大門口,夜輕寒看着族人們圍着沒有拼接好的生死魔圖跳着詭異的舞蹈。

他們中間,有一大堆篝火在熊熊燃燒着。

夜輕寒看向一旁興高采烈的爺爺。

開口問道:“爺爺,你知道生死魔圖是怎麼來到神族的嗎?莫前輩說,生死魔圖來自一個很神祕的地方,現在拼接好,對這片大陸不會有任何影響,但對其他大陸不知道會不會有影響?”

陌陌就在那片大陸上,他不敢冒這個險。 “寒兒,爺爺不知道,不過我們神族存在,就是要守護生死魔圖的,生死魔圖已經丟了很久,它的力量很強大,我們必須把它修復好,纔對得起祖先們,你父親的付出纔會值得。”

夜輕寒一聽,點了點頭。

神級修煉系統 “爺爺,那麼就拼接生死魔圖吧。”夜輕寒心裏想,生死魔圖留在這片大陸,應該不會對陌陌造成影響。

族人們的舞蹈結束以後,夜輕寒對着生死魔圖拜了拜。

捧着碎裂生死魔圖的跟着爺爺進入了聖地裏。

聖地裏裝飾很簡單,兩排高大的燭臺上,點滿了小孩手臂粗的紅燭。

正中央,用銅打造了一個莊嚴奇怪的高臺。

中央也點滿了紅燭,下面放着一塊鮮紅的紅布。

夜輕寒在聖地周圍設下結界。

隨後,爺孫兩個開始拼接生死魔圖。

半個時辰之後,生死魔圖拼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