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嘛,不管什麼時候,不論你多有錢,多富有,都不能浪費,毛爺爺說過,浪費是極大的犯罪。」李沖正色道。

「是,說的是,不能浪費。」 嫡女重生之傾國驚世妃 眾人點頭。

過了片刻,天錢派的人從銀行回來了,李沖見此,不禁感嘆,天錢兄弟倆還真有些手段,這大晚上的銀行早關門了,就算提款機也無法取那麼多啊。

「天師,錢已經給您取回來了,由於銀行關門了,老錢我就給銀行行長打電話,他親自去的銀行,您看,都在這兒了。」天錢指著場地中央的幾個大袋子,笑著道。

李沖滿意點頭:「不錯,有效率。把錢都倒出來吧。」

得到李沖的誇讚,天錢也樂的開心,連忙對著手下道:「你們把錢都倒出來,擺整齊點。」

錢一倒出來,周圍的眾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雖然是商場精英,什麼網紅明星之類的,也沒見過這麼多錢啊。

就算錢的主人李沖都不禁一愣,這也太多了吧。

「老錢,我卡里有多少錢?」李沖明顯有些懵圈,因為他所知道的,只有一千七百多萬,可眼前這擺的跟小山一樣的紙幣,絕對不止啊。

「總共一億三千萬。」老錢緩緩道。

一億三千萬?!

尼瑪,啥時候這麼多了。

周圍人也都懵了,玫瑰也有些懵了,不由想起了李衝下午對她說的話。

有錢,非常有錢。這竟然是真的啊。

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原因,李沖索性也就不想了,如今錢已經到位,也是時候進行下一步了。

「想讓我饒了你可以,你必須幫我實現一個夢想。」

…… 兩位村花對於怎樣管好羅陽有截然不同的觀念。

唐桂花主張嚴管羅陽,才能防止他在外面拈花惹草。

安玉瑩則任由羅陽自由發揮,並不會過多問他在外面有沒有跟其他美人有親密的關係。

「桂花,人家牛仔不會做壞男人的呢。」安玉瑩自通道。

「玉瑩,要是他變成了壞男人,把老娘拋棄了,都是你的錯。」唐桂花冷笑道。

兩位大美女邊聊邊走。

彼時羅陽已駕著車去找莎莎,只是不知她去哪了,打她的手機,不接。

打到第八次,電話才接通了。

只聽莎莎話音冒火,頗為不悅的說道:「找誰?!」

明知是羅陽,還要問。

「莎莎小姐,你在哪?」羅陽問。

「幹什麼?!」莎莎氣很沖。

若不說重點,只會被她嗆。

羅陽說道:「莎莎小姐,今日的事真是很抱歉。我也不知道會這樣的。下不為例,你想要我怎樣賠償,說吧。我能做到的就滿足你。」

如此大方,果然打動了莎莎。

電話那頭傳來莎莎的冷笑,只聽她說道:「你自己想辦法帶十三姨去見堡主!」

這個要求太難了,羅陽呵呵笑道:「莎莎小姐,別這樣,大家自己人。」

又聊了兩句,才知莎莎沒有回下榻的旅館,就在附近的路邊。

待羅陽去到那兒,原來她把車子停在路邊轉彎處的那片空地上。

羅陽停好車,下了車,走過去,見莎莎坐在車裡,敲開了車門,坐進她的車裡。

剛關上車門,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一看,原來是谷雪打來的,羅陽暗道不妙。

昨晚答應過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說今日去見她們的。

現今看來,羅陽很難抽出時間去陪她們。

不去,那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就會找到宏運大隊,把跟羅陽的關係公布出來。

可想而知,若唐桂花和安玉瑩得知一些秘密,不把羅陽折騰得一佛出世二佛盪悠悠才怪。

去見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吧,羅陽又擔心自己無法離開房間。

一旦被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困在房間,那羅陽不腿軟都不行。

思考時,手機鈴聲響過一遍了。

莎莎警惕的盯著羅陽,見他沒有接聽電話,倒覺得很奇怪。

當鈴聲第二次響起時,莎莎忍不住冷冷的問:「為什麼不敢接電話?」

她還道對她不利。

羅陽笑了笑,說:「莎莎小姐,待會別出聲哈。」

提醒完畢,才接聽電話。

剛接通,便聽見谷雪氣咻咻的話音傳來:「噯!牛仔!你又想放我們的鴿子?我們決定去你家,告訴你爸媽!」

一聽這話,羅陽嚇了一跳。

若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來到羅家,表明身份,羅媽媽也不知怎樣做才好。

畢竟四位美人同時上門表示跟羅陽有親密的關係,這可是遠近未曾聽聞過的事兒。

「雪妹,聽我說……」

「噯!你現在來!不來就去你家!」

聽那堅定的話語,便知谷雪和白蕙商量過了,四位美人應該一致認為確實要到村子找羅陽。

羅陽連忙道:「雪妹,我去找你們,就在路上。見了面再說哈。」

谷雪冷笑道:「噯!要是你騙我,你就完蛋了!」

結束了通話,羅陽急轉著腦筋,尋找對策。

莎莎聽見了羅陽和谷雪的談話,得知不是針對她的,才略為放鬆了警惕。

「水月和鏡花要怎樣死,我不管了!你把十三姨的事搞定!」莎莎冷道。

「莎莎小姐,十三姨是我倆的事,你不能袖手旁觀。」羅陽說道。

在羅陽看來,水月和鏡花的事才是大事,畢竟人命關天。

「抓緊時間!」莎莎沒有再討價還價。

「莎莎小姐,月姐和鏡姐如果在村子里沒了,那會引起轟動的。所以還是先解決她倆的問題吧。十三姨的事,只要你用苦肉計,就沒什麼大問題。」羅陽很有把握的說道。

提起苦肉計,莎莎有一個疑問。

當時說讓她吃毒藥,她就很不滿。

畢竟不是吃仙丹,換了誰都會有意見。

「你吃毒藥吧!」莎莎說。

「這……」羅陽苦笑。

若莎莎不肯吃「毒藥」,在正常情況下,羅陽都無法讓她吞服主僕丸,也就不便審問她。

隱隱之中,羅陽覺得想動粗來擒下莎莎,那不現實。

羅陽想問莎莎:骷髏堡的三大殺手是否也來了宏海縣。

見羅陽笑而不語,莎莎冷笑道:「你就會讓我吃毒藥?那你幹嘛的?」

問成這樣,羅陽不得不解釋。

「莎莎小姐,你想想,如果說堡主給毒藥我吃,那十三姨也會相信。可是我怎麼可能帶她去殺堡主?我又不是堡主身邊……」

說著說著,見莎莎嘴角揚起不屑的揶揄弧度,羅陽呵呵一笑。

隨即又接著道:「我的意思是,我還不是經常在堡主身邊的人,那沒什麼可能知道堡主練功走火入魔,對不對?」

這話也有道理。

莎莎沉吟不語,羅陽又進一步說道:「莎莎小姐,你還是怕我毒死你。給個天我作膽,我也不敢那樣做,我不怕骷髏堡報復我的家人,我的朋友?」

當時就說好了的,莎莎又反悔一下,只是因水月和鏡花的事而小小鬧一鬧而已。

「那帶十三姨去見堡主,這算誰的功勞?」莎莎計較道。

現今羅陽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帶十三姨去見堡主。

是以,他不在乎不存在的功勞。

「算是你的就行了。」羅陽大方道。

「你要我吃毒藥,我們骷髏堡的毒藥只有堡主才有解藥的。」莎莎擔心道。

吃下去了,想把毒性排出來,就沒那麼容易了。

羅陽說道:「莎莎小姐,你放心,我們不用堡主的毒藥就行了。用我的。」

一聽這話,莎莎又警惕的盯著羅陽。

「你的?什麼毒藥?」莎莎問。

「有點毒,但在一日之內吃解藥就沒事了。我又不會毒死你,怕什麼?」羅陽笑道。

結果莎莎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她說道:「你現在把毒藥和解藥都給我!」

聽她的意思,便是要先用來試驗一下,看解藥是否有效,而且要看看毒藥會毒成什麼樣子。

這不是羅陽想看到的。

畢竟主僕丸吃下去之後,並不會有中毒的現象。 若莎莎把毒藥給人吃了,一旦發現了端倪,那就麻煩了。

羅陽可不會輕易把主僕丸給人。

解藥倒沒什麼可珍惜的,《神農經》山水畫里有的是神奇潭水和溪水。

「莎莎小姐,你要毒藥和解藥幹什麼?」羅陽問。

「我自有用處,你別管!」莎莎冷道。

不給,那莎莎會很懷疑。

給了,又容易被看出馬腳。

羅陽淡淡道:「莎莎小姐,你不會打算用我的毒藥去做事,然後把禍嫁到我頭上吧?」

顯是被說中了,莎莎不應聲。

「莎莎小姐,聽我說。十三姨的事不用急。成功的機率非常大。你先回旅館休息,我去找月姐和鏡姐談一談,如果她們不想死了,我就讓她們跟你回去見堡主,如果她倆還是要死,那再找個地方重新死。」羅陽說。

「她們最好回去堡主面前死!」莎莎不悅道。

若水月和鏡花回去見堡主,那就必死無疑。

羅陽說道:「莎莎小姐,她們想要一個舒服的死法,看在死者為大的份上,你應該滿足她們。你要什麼好處,告訴我,我盡量滿足你。」

見羅陽說的那麼慷慨大方,莎莎轉了轉眼珠子。

「你能給我什麼好處?」莎莎問。

只是開個玩笑,不意她當真了。

羅陽笑道:「以後天天請你吃夜宵。」

聞言,莎莎又好氣又好笑的瞪了羅陽一眼。

「我稀罕你的夜宵?!」她冷笑。

依然只是開玩笑而已。

若說給好處,小到一根針,大到無邊無際。

莎莎又沒有明確表示出想要的好處是什麼,羅陽無法判斷。

「莎莎小姐,我送你一套衣服,一個包包,怎樣?」

見她狐疑的望過來,羅陽又解釋。

「LV包。」

據說但凡美人都嗜包如命。

結果還真是那樣,從莎莎嘴角那抹笑意便知她心動了。

對於美人而言,沒有什麼是一個包包不能解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