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婷婷的話,讓王彬心中再次感到震感,這是一個雖然學習西方知識,可內在仍然是一個傳統的丫頭。她能不遠萬里,到異國他鄉找自己,王彬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情緒。

「婷婷,一路受累了!明天我帶你在倫敦好好轉轉!」

「阿彬,聽你的部下說,你受傷了,怎麼回事?」婷婷突然想起,梅林對她說的話,有些著急的問。

「和一個古埃及祭祀交手了一下,受了點傷。沒事。對了,婷婷,這裡不比國內,有無數暗藏的敵人,我會安排人保護你,我不在,或者沒有侍衛陪護,你盡量不要出去!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

王彬關心的話,讓任婷婷心裡好像剛吃了蜂蜜一般。

「知道了,阿彬!」

王彬此刻也不知道如何面對任婷婷的感情,因為他明白心中那個人的位置有多重。 任婷婷的到來,給這座古堡帶來了一絲活力。

往日里,古堡中的人,不是修鍊就是修鍊,要麼就是維護古堡的運作。

任婷婷開朗的性格,有些俏皮,有十分懂事,很快就獲得了所有人的喜愛。

不過,也不是絕對,傑西卡知道了任婷婷的存在,馬上就到古堡,想看看自己的對手是什麼樣子。

傑西卡剛從約翰伯爵哪裡任婷婷的時候,十分氣氛,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一個貴族,還比不上一個鄉下丫頭。

只是,這一切,在第一次去古堡見到任婷婷的時候,傑西卡就明白,自己失敗了。

那天,傑西卡氣沖沖的來到古堡。

王彬正和任婷婷在後花園看書,王彬在那裡看書,任婷婷在旁邊輕輕的扇著扇子,安安靜靜的看著王彬。

傑西卡遠遠的看著自己眼前的這一幕,不由得停住了自己的腳步。

那份和諧,那份安靜,傑西卡明白,自己做不到,自己輸了。

「主人,傑西卡小姐到了。」梅林先一步走進亭子。

「傑西卡到了么?」王彬放下手中的書。

「阿彬,傑西卡就是你說的那位小姐么?」任婷婷放下手中的扇子,輕聲問道,語氣中沒有一絲生氣。

王彬點了點頭,事實上,王彬這個位置已經看到站在遠處的傑西卡。

「彬,你回來了,也不告訴我,要不是我父親給我講,我都不知道呢!」傑西卡心中還是不願意放棄。

王彬示意梅林去準備一些點心,「傑西卡,我回來沒多久。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師妹,任婷婷。」

「你好,傑西卡小姐!」任婷婷輕聲打著招呼。

「婷婷,這是傑西卡.斯賓塞,英國傳統貴族。」

「你好,任小姐,你真的好漂亮!」傑西卡誇讚著任婷婷。

「謝謝,你也好美!」任婷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別站著,坐下說話吧!」王彬笑著打斷互相稱讚的兩人。

「任小姐,你什麼時候來倫敦的?」

「我到這裡沒多久。」

「彬帶你去遊覽倫敦的景觀了么?」

「沒有呢,最近阿彬比較忙,我就在古堡陪他。」

傑西卡有些責怪的看了王彬一眼,「任小姐,一會我帶你去倫敦市區轉轉吧!」

任婷婷含蓄的一笑,「不用了,傑西卡小姐,彬說最近倫敦不太平,我不想他分心。」

任婷婷說完,看著王彬,換來王彬的微微一笑。

傑西卡瞬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這份溫柔,自己一直也從王彬身上感受過。

兩個女人在那裡聊著天,話里行間,隱隱有刀光劍影。

王彬有些頭疼,可又不知道如何處理。

「主人,有要事。」

赫克托爾的到來,解救了頭疼的王彬。

「走,去書房。」王彬馬上起身,「傑西卡先在這坐會,一會點心就做好了。」

看著王彬離開的背影,聽到王彬最後的話,敏感的傑西卡明白,在王彬心中,任婷婷的地位遠高於自己。

書房。

「赫克托爾,你來的太及時了。」王彬一進書房,就對赫克托爾說。

「主人,蘭斯洛特來電!」

王彬一聽,還真有事,不是自己以為的給自己解圍。

「說!」

「蘭斯洛特已按照你的吩咐,建立起了自己的公司,從一開始的酒店、餐飲業,開始向軍工業發展,也是因為整個大環境的影響,發展極為迅速。」

「和軍方的關係發展如何?」

「軍方的關係,發展較為緩慢,時間太短了。」赫克托爾看了一眼情報。

「查理彙報,在九頭蛇內部發展還不錯,我們陸續派遣過去的人,都已經安排妥當。在九頭蛇各大分支中,已經佔有一席之地。對了,查理彙報,約翰.施密特已經完全投靠了**,現在分部在其它國家的九頭蛇分支多數已潛藏。」

王彬聽到這個消息,不由得站了起來,「快開始了么?亞伯拉罕.厄斯金博士出現了么?」

「報告中,沒有提到亞伯拉罕博士。」

王彬慢慢走到窗前,看著自己的庭院。

「主人,是不是離戰爭越來越近了?」

王彬輕輕的點了點頭,「理論上離全面爆發應該還有五年左右。阿爾薩斯那邊怎麼樣?法師議會什麼反應?」

「阿爾薩斯傳回來的消息,法師議會有徹底隱藏起來的意思,好像他們知道了些什麼。」

「我和騎士團的人交流中,曾聽到過占星術,或者稱之為先知,法師議會的隱藏,可能和這個有關。」王彬回頭看向赫克托爾,「我要英國不要出現黑暗生物,最起碼要按照我們的規則來,騎士團那邊有答覆了么?」

「沒有,不過聽傑蘭特說,英國王室可能會邀請你商議。」

「商議?告訴他們,如果願意合作,我會幫助他們擊退梵蒂岡的滲透。」

「主人,你確定?」赫克托爾有些不敢相信王彬的決定,這意味著同時樹立兩大敵人。

「戰爭馬上就要開始了,我不想因為這些事影響我的安排。去傳話吧!」

「遵命!主人!」赫克托爾微微低身,退出了書房。

「梵蒂岡?你們既然想把手伸向我的故鄉,我就把你的手剁了!」

法師議會,也可以稱為巫師議會,因為當年教廷在整個歐洲對女巫和異教徒的屠殺,法師多分部在和教廷敵對勢力的地盤。

「議長,你確定要把整個法師議會隱藏到異緯度么?」

阿爾薩斯看著坐在大廳最高處的滿頭白髮的一位老者。

這裡是法師議會的大本營,王彬希望能多聯合一些勢力,把梵蒂岡徹底打殘。

「阿爾薩斯團長,麻煩轉告你的主人,事實上,早在一百年前,我們就開始逐步退出主世界,並不是我們怕了教廷。」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能告訴我原因么?議長大人。」阿爾薩斯聽了議長的答覆,也有些頭疼。

「對不起,實際上具體原因我們都不知道,只是遵從先輩的命令。」

阿爾薩斯知道不管自己再怎麼說,也無法取得法師議會的聯盟。不過知道這個勢力逐步退出主世界,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答覆了。

「那麼,打擾了,議長。」阿爾薩斯行了一個一個騎士禮,就退出了大廳。

「議長大人,我們真的要徹底隱藏起來么?」

坐在議長兩側,各有六個座位,這都是法師議會的最高層,提出疑問的就是其中一個。

「必須要退出了,未來的影像突然變得模糊,提早隱藏起來,才是最安全的!」

其他人聽了,都選擇了沉默。

白金漢宮。

一個中年男人坐在王座上,看著自己面前的幾個親信。

「那個東方人,值得相信么?」

一個老者,上前走了一步,「國王陛下,從這個東方人對待那些黑暗生物的態度來看,應該是人類至上的擁護者,至於是不是教廷方面的卧底?我認為不大可能,根據約翰伯爵得到的消息,他的傳承來自華國,那片土地對於教廷的映像可不好。」

坐在王座上的國王,沉思了一會,「威靈頓公爵,你確定?」

原來這就是二戰期間有名的威靈頓公爵,最古老的家族之一。

「陛下,是該驅逐那些黑暗生物了,不應該繼續讓子民淪為異類的食物!」

「你們呢?」

很明顯,這是貴族王室的最高層會議,關於王彬提出的祛除黑暗生物的戰爭。

能站在這裡的,都是真正的古老貴族,而且只有公爵級別的貴族才有資格參與。

幾個老者聽了國王的問詢,互看了一眼,先後做出了答覆。

「陛下,是該開戰了!」

「我願作為先鋒!陛下!」

「同意威靈頓公爵的建議。」

……

國王看到自己的親信們,都贊同聯合東方人的提議,也不在猶豫。

「那麼,我宣布,我大不列顛王室對黑暗異族的戰爭,即可開始!」 「主人!英國王室有消息了!」

傑蘭特飛快的衝進了王彬的書房。

「不要那麼急!」王彬放下手中的書。

傑蘭特緩了口氣,他一得到消息,馬上就趕回了古堡。

「約翰伯爵告訴我,王室已經準備同意共同祛除黑暗種族,應該會快就有高層來和你商議具體細節了。」

王彬剛想說什麼,可卻不停的咳嗽起來。

「主人,你的情況?」

「在阿努比斯的地盤,和他最強的大祭司交手,怎麼可能不付出代價。」

「教廷也有動靜了!」傑蘭特有些擔心看著王彬,不過沒有多問。

「教廷?也要湊熱鬧了么?」

「是的,可能和義大利王室有關,具體還不清楚。可能是現在的教皇又要發動宗教戰爭了。」

王彬聽了,皺了一下眉頭,宗教戰爭,這可不是開玩笑。

「我們的實力,還不足以參加,也難怪英國王室會同意聯盟了。」

「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王彬沉默了,現在情況遠比自己想的要複雜的多。

教廷的行動,和德國不無關係,要知道那個小鬍子可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

婚同陌路:拒愛總裁大人 「等和王室完成談判后,在看吧。我會進一步擴大軍事力量,不然這早於凡世的超凡者戰爭,就會把我們毀滅。」

白金漢宮。

這是王彬第一次來到這座英國王宮。

「威靈頓公爵已經在會議室等著各位了。」

一個侍從帶著王彬幾人前往會議室。

這次會談,王彬就帶了提里奧、霍格爾和傑蘭特三人。

王彬一行人走進會議室,看到威靈頓公爵還有其他幾位貴族還有在會議室坐著。

「歡迎!王先生。我是威靈頓公爵。」

威靈頓公爵沒有擺什麼架子,很隨和和王彬握手。

「你好,很高興見到你,威靈頓公爵。」王彬客氣的說著。

「我來介紹一下,這兩位。第一位是威廉.布特公爵。」

威廉公爵起身,微微行禮。

「這位是康普頓.斯賓塞公爵。」

康普頓公爵,起身笑著說:「一直聽傑西卡說起你,這是第一次見你本人!」

傑西卡的全名是傑西卡.斯賓塞,這位康普頓公爵就是她的爺爺。

「我們開始說正事吧!坐吧!」威靈頓公爵沒有廢話,介紹完,直接就開始正題。

「對於目前的形勢,你有什麼看法?」威林頓沒有直接談合作,而是先問王彬對於目前局勢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