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放在幾年前,我估計已經被嚇傻了,但在修煉大周天修神圖之後,加之平時與老火在一起的時日更爲久遠,他對這鬼神之事,早已如家常便飯,只是今晚這猛然遇見,多少有點不太適應。

那我來試試把池底的東西取出來吧?

聽聞這句話,三尾狐狸大點其頭,甚至在那張狐臉上露出了三分笑容!

我蹲了下來,看着那沸騰的血水,心中着實不敢輕易下手,我運出一分真氣到右手食指之上,輕輕觸碰池水。

哪知剛觸碰到池水的瞬間,手指頭上立刻傳來一陣灼熱感!

我喃喃道,乖乖!有護身真氣在手指之上,竟然還能感受到如此溫度,這池水比起岩漿地火,也絲毫不逞多讓啊。

三尾狐狸則是靜靜的蹲在我左側,靜靜的看着我,似乎對我很有信心。

別這樣看着我啊,我只是一個小人物,沒有什麼大能耐大神通,我只能試試,取不出來的話,別怪我啊!

也不管那三尾狐狸能不能聽懂,我自顧自的說了一大堆面子話。

可,三尾狐狸笑了!

它,是能聽懂的!

隨後我心神沉定,運氣十二分真氣在手,同時念動臨兵之劫法門,整個手掌竟在這一瞬間狂化了!

那本來白嫩的小手,漸漸的發黑,而細膩的皮膚也開始長出黑亮的鱗片,不多時,整個右手竟然狂出成類似於龍爪之模樣!

這《大周天修神圖》太神奇了!我喜道!

此刻我明白了,雲中魂不是能夠以自身之力結合魔、妖、修羅,三界的修行功法,而是大周天修神圖中,融合了天地萬物的自然之道!

我靠,簡直就是小母牛坐火箭,牛逼轟轟直上天啊!

看着狂化出的黑色龍爪,那三尾狐狸綠幽幽的眼睛中也是光芒碩動,似乎對我抱有很大的希望!

茲!

我的右手剛伸進血池之中,便傳來一陣熱流灼燒皮膚的聲響,但疼痛感卻是並無半分,想來這大周天修神圖果然乃上古典籍,確實不同凡響。

伸進血池之中,我只覺得這池水並無想象中的那般粘稠,似乎像水一般柔滑,在摸索了片刻之後,我眉頭一皺,右手摸住了一個事物。

稍稍咬牙,我右臂發力,將手中那事物給拿了上來!在右手臂取出水面的瞬間,整隻手臂都在滋滋冒煙,想來這隻手臂此刻的溫度估計都能打鐵了吧?

而在我右手中,正握了一支傘狀植物!

此物通體血紅!從下邊一支主莖上自上而下分出九個紅色的傘狀物體,類似於九龍盤!我不知此爲何物,但旁邊的三尾狐狸卻是欣喜異常!

從那不斷來回搖動的三條狐尾上就能感覺到它的心情!

而如果此刻這一幕被那青松真人看到,恐怕也得瞠目結舌!

這血池,正是萬載地火之精!

凡人若是靠近半分,就會被熾熱的氣流所蒸發!而那濃郁芳香的味道,正是因爲在這血池的底部,長有一株九鬼焰羅傘!

此天材地寶的作用,暫且不表。

九鬼焰羅傘拿到手,我鬆了一口氣,我笑道,你是想要這個東西嗎?

三尾狐狸忽地大點其頭,我忽覺好笑,這狐狸真生的如此可愛!

諾,那給你吧,我留着也沒什麼用,我擡頭便將九鬼焰羅傘放到了三尾狐狸的面前。

這一刻,倒是讓那三尾狐狸傻了眼!

從那不斷眨動的一雙狐眼中,可以看出,它在思索,面前這個少年郎是不是弱智?這等天材地寶,竟然連想都不想,就送給一個萍水相逢的….狐狸!

說實話,我這麼做,也是想到了在雲南被師傅殺掉的那隻小狐妖,她爲了救我,在我中了圓光術之後,咬我的脖子,將我驚醒,如若不然,我早已殞命。

此時看到這個小狐狸,心中別樣感慨。

將九鬼焰羅傘送給三尾狐狸之後,我站起身子,朝着石洞的四周看去,這一看,不由得大喜,連忙心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這洞壁內,竟是長滿了碧血果!

呲着大牙,笑哈哈的就跑去摘碧血果的我,完全讓那三尾狐狸看傻了,有九鬼焰羅傘不要,跑去摘那些碧血果,雖然碧血果這東西也算是天材地寶,但放在九鬼焰羅傘面前,狗屁都不是。

三尾狐狸頗爲感激!

在吞下九鬼焰羅傘之後,三尾狐狸整個身軀上的傷痕,竟以肉眼爲見的速度癒合了起來,它跑到我身旁,看着那正在歡快的摘着碧血果的我,張開嘴輕輕的撕咬了一下我的褲腿。

我低下頭,疑惑道,你還有什麼事情嗎?趕緊回去吧,一會我走了之後,如果再遇上什麼猛獸,我就幫不到你了。

三尾靈狐似乎思索良久,但還是張開狐口,一陣青光閃動,從狐口中飛出一團耀眼的光芒!

內丹!

這內丹之說,就好比修真者的元嬰,修劍者的劍靈,修魔者的魔心,修神者的神魂!

眼看此時三尾靈狐將內丹交給我,卻不知是何用意。 它用嘴銜起內丹,伸直了腦袋朝着我的右手送去,我伸手接過,問道,這是什麼東西?內丹嗎?可葫蘆師傅說過,野獸妖獸一類,離開了內丹,就無法繼續修煉了啊。

正在我疑惑之時,三尾狐狸已經轉頭離去,只是在洞口處又停下了身子,朝着我靜靜的,深深的,望了一眼。

隨後,帶着萬般的不捨,轉頭而去。

我搖搖頭,將內丹貼身收藏,又摘了數枚碧血果之後,轉身離去,在黎明破曉之前,給老火帶回來了一大兜碧血果!

哎呦喂,乖乖,我的寶貝徒弟,你從哪弄的?這麼多啊!我咋沒看見過呢!

老火的雙眼都瞪大了,擎天后山,他是經常去的,但他還真不知道哪裏有這麼多碧血果,他還心想,難道是自己的徒弟一夜之間將整個後山的碧血果全部都摘了回來?

那也太有損自然萬物的生存之道了。

老火正欲發問,我忽然腦中靈光一閃,從懷中取出那枚內丹,師傅,這是什麼東西啊,一個….呃…狐狸送給我的。

內丹已經沒有了剛從三尾靈狐嘴裏吐出時的那番光芒,此時看去,就像是一顆溫潤的美玉。

老火隨意的轉頭瞥了一眼,不屑道,狐狸的內丹而已嘛,這種內丹又叫狐玉,一般殺死一些有道行的老狐狸,都能從其體內找到,你小子出去摘碧血果,還跟妖獸過招了?

不是啊,師傅,這內丹是一隻三尾靈狐送給我的。

噗!

老火正鼓着腮幫子猛嚼碧血果呢,一下子就噴了出來,他大大咧咧的用那已經看似十多年沒洗過的樸衣擦擦嘴,說道,你小子現在撒謊挺沒有技術含量的啊,我老火修真煉道那麼多年頭,年輕時也曾走遍天下四海九州,怎麼就沒有哪個妖獸送我內丹呢?

老火說的是實情,千真萬確,蓋因這野獸妖獸一類,離開了內丹,就無法繼續吞吐,無法繼續修煉。

萬般無奈之下,我和盤托出自己剛纔所遇之事,看着老火那緊縮一團的眉頭,我還信誓旦旦的保證,師傅,要是您老人家不信,我一會就帶你過去看看!

不是!我不是不信,我只是在思索那血池底下的植物是什麼東西。

我正欲說話,老火急忙擺手,示意我不要做聲,看着老火那專注認真的神情,我連往嘴裏送碧血果的動作都停了下來,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師傅的靈感給弄沒了。

良久,老火出了一口氣,點點頭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血池應該就是地火之精所孕育出的液體,而能生長在裏邊的天材地寶,這天下間也不超過四種,按照你說的那種模樣,應該就是傳說中的九鬼焰羅傘了!

九鬼焰羅傘?師傅,那是什麼東西?三尾狐狸要那個幹什麼用?

老火咬了一口碧血果,淡淡道,九鬼焰羅傘乃天下間不出世的奇寶!有續命吊魂之奇效!如若落在妖獸之中,那這妖獸怕是要直接飛昇上界,或…

或者什麼?

婚然心動,墨少的小妻子 或者直接化爲人形!

我去,這麼猛啊?照您的意思來說,那這直接就得道了?怪不得那狐狸把內丹送給我,感情我這是幫它一步登天了啊!我嘀咕道。

話也不能這麼說,狐玉對於狐狸的重要性,那可並非一點半點,一個肯將狐玉送給你的狐狸,值得你這樣去救它!老火點頭道,同時又從我手中拿走一個碧血果,咔嚓一聲就猛咬了一大口。

轉眼間,便到了青松真人試煉七星丹的日子。

但天玄大殿之前的青石平臺上,空曠如野,不少入門時日不多的弟子開始私下討論起來,那話題不外乎是怎麼沒有藥鼎呢?

一眼望去,天地玄人四個劍院的弟子,整整齊齊的列在青石平臺之外,道袍背後印有一團烈火的,正是天劍院弟子。

而印有一片祥雲的,正是地劍院弟子,玄劍院弟子的道袍之後,印的乃是一道撕天雷電!

最後的人劍院弟子,便是一柄青水劍的圖案。

當初一起進入人劍院修行的衆人,早已今非昔比,柳憶香已然躍身於地劍院,進步之快,令人乍舌!

智林,白衝以及當初很多相識的弟子,如今也是成爲了玄劍院的頂樑弟子,只有我,這段時間以來,默默無聞的看守着山門。

透視小邪醫 在外人看來,我這是在浪費光陰!

老火,掌教真人什麼時候開始煉丹?

我與老火一同站在人羣的最外圍,同時朝着天玄殿的大門看去。

老火仰起頭晃晃腦袋,吧唧一下嘴,應該是在正午時分,七星丹的最後一顆陽星丹,必在烈日正濃之時,方可成形!

說話間,我轉頭朝着青石平臺右側的光陰針看去,從陰影上講,不出片刻,應該便會到達正午!

果不其然,須臾間,青松真人單手負於身後,緩緩從天玄殿中走出,步履之輕盈,似漫步雲端。

這七星丹必在正午之時才方可修煉,諸位弟子皆是等的着急了罷!

青松真人面帶微笑,朝着臺下輕聲碎語道。

聲音雖小,但卻傳遍玄劍門上下。

柳雲鶴在青松真人背後向前一步,振聲喝道,所有弟子退離原地六尺!

本來衆位弟子都是圍繞着青石平臺的邊緣,這麼一說,倒是讓出了兩米有餘的距離。

師兄請!

青松真人點頭示意,隨後朝前靜走幾步,到了青石平臺的正中間,只見他單手掐動法決,口中唸唸有詞,隨後猛然張開左手,竟是從掌心中幻化出一尊赤色藥鼎!

呵呵,古炎鼎啊,這青松手裏還確實有點真玩意,老火笑嘻嘻的站在我身旁,嘴裏邊嚼着山果,邊說道。

老火,古炎鼎很有名嗎?

《神兵志》中,曾對此鼎有過一段介紹,此鼎乃至陽之物,曾在八百里生滅山脈下,用地火之精煅造千年,其可用來修丹煉藥,也可用來作爲攻擊防禦的寶器!

我一怔,回頭小聲問道,老火,《神兵志》是什麼書?在山下集市的地攤上可以買到嗎?

噗!

老火一個忍不住將口裏嚼碎的山果噴了出去。

《神兵志》《荒獸圖志》《異花詭木》這三部典籍,乃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三大奇書,你沒聽說過?老火反問道。

這….還真沒聽說過..呵呵….呵呵…

此時衆人的目光早已聚集在了青松真人的身上。

只見他怒目圓睜,張口噴出一股紫色真氣於古炎鼎之上,擡手將古炎鼎拋出,那古炎鼎見風便漲,轉瞬落在地面,已經如山門前那九真伏魔鼎一般大小了。

七星運轉,開!

青松真人低喝一聲,隨後單手一指鼎蓋,那鼎蓋應聲而起!

立在青松真人背後的道童急忙上前,將各種靈藥佈於古炎鼎之中,隨後快步退卻!

因那古炎鼎中,烈焰焚天,旁人無法在其左右過多停留。

青松真人俱也一樣,不多時,額頭上已經佈滿細密的汗珠。

啪!一聲響,那鼎蓋猛然間蓋上了,在蓋上的瞬間,一簇火焰從鼎蓋的縫隙中竄出,空氣中又是一陣灼熱!

這就完了?

我小聲問道老火。

對啊,你還以爲怎麼樣?老火不以爲然。

這…臥槽,我看過那麼多修真小說,這煉丹好像沒有這麼容易的吧?

我一時語塞,也不知該如何闡述自己的意思,正巧白衝注意到了我,嘿嘿一笑,便朝着我走了過來。

顯然,這是不懷好意的!

哎喲,這不是師弟張亮嘛,白衝笑嘻嘻的對旁邊幾人說道,要放在以前,估計白衝會先往我的肩膀上或者腦瓜上拍一下。

聽聞白衝的調侃,我轉頭看向青石平臺,對他並無過多理會。 可有句話這麼說:蹬鼻子上臉!就是這麼個意思。

廢物,掌教真人修煉七星丹,關你什麼事?你看什麼看?

我不語,不是因爲我怕他,而是我懶得理他,他沒資格讓我發火!

白衝繼續道,喲呵,還挺有骨氣啊,看你這表情,這些年來,你是修到幾劍境了?很囂張嘛!

這十年來,白衝也是不斷的修煉,如今已是四劍境的境界,跟那當年的單葫蘆有得一拼!

而單葫蘆,也突破了四劍境,躍入五劍境,只是與往日一樣,人劍院的監院還是由他任教。

遠處,柳憶香也注意到了這裏!

當初的師姐,幾個月不見,破像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我不覺臉面稍紅,再次將目光收回!

我跟你說話呢!廢物!裝聾作啞是吧?!

來來回回都是白衝一個人在說話,我從不作答,一兩次看不出什麼,可這次數多了,白衝也覺得尷尬。

此時,更是爆發了心中的怒火。

我呢?

還是一言不發,任你辱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戀…

老火在一旁都有點不爽了,他嘆口氣說道,張亮,我們走罷。

對於老火的話語,我向來都是言聽計從,當下便隨着老火往山門處走。

且慢!今日你要是不回答我,就休想離開這裏!

白衝火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