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料一支突如其來的手臂,在安德魯博格特持球的右臂搶到頭頂上,還沒有掄出最大的力量時,夾以巨大的力量,砰然砸在籃球上,強行的在空中壓倒安德魯博格手臂後,煸出了安德魯博格特手中的籃球。

“啪”籃球砸在地板上,向上高高地彈起。

安德魯博格特因爲對方的突然施力,而在空中施去了重心,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疼得眉頭緊皺在一起。

“*,別說和張若寒對抗了,就算和老子對抗,老子也能把你往死裏的打!”落在安德魯博格特身前的奧卡福彎下腰,以只有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向安德魯博格特污辱道。

“媽的,你說什麼?”

自視很高的安德魯博格特,雖然在在和奧卡福的對抗中完全處於下風中,但還是怒火中燒的向奧卡福回罵道。

“嘟~~~~~~~~”

一聲急促的哨音響起,站在邊線外的載判當即鳴哨,吹安德魯博格特一個技術犯規,在nba的賽場上公開辱罵對方是極其嚴重的行爲,一經發現,決不輕饒。

“靠,你長沒長眼睛,是他先罵我的!”怒火衝頭的安德魯博格特,紅着脖子,不滿的向裁判吼道。

“嘟~~~~~~“”

又是一聲急促地哨響,裁判冷冷的看了安德魯博格特一眼,飛快的打出手勢,驅逐安德魯博格特離場。雖然然新秀姚戰賽的比賽中沒有六犯離場。可裁判還是擁有罰人出場的權利。

“你憑什麼趕我離場,你到底是怎麼做裁判的。”安德魯博格特歇斯底里的衝着裁判吼道。

裁判沒有理他,向後退去。場邊的球館何安鋒涌而上,架着仍在破口大罵的安德魯博格特。向球館外面走去。

“媽的,蠢貨~”

伍德森無奈的搖搖頭,終於開始明白爲什麼雄鹿隊的主教練,很少讓安德魯博格特上場,因爲那傢伙根本就是一個手高眼低的廢物,難怪有人稱他是nba有史以來的最大的水貨狀元,唉,能夠在新秀比賽裏被這樣判罰出場的。他也算頭一個了。

嘆了一口氣後,伍德森轉過頭,看了看自己身邊僅剩的四名球員,不,應該是僅剩的兩名球員,山貓隊的那個兩垃圾在伍德森的眼裏,是沒有資格上場的,他也不會讓兩人上場。

“不論怎樣,我今天一定不會~~~~~~~`”向張若寒望去的伍德森,突然停止了小聲的喃喃自語。因爲他看到了原本一直在閉着眼睛的張若寒,正面帶微笑的看着球場上的奧卡福,並向奧卡福堅起了大拇指。

快穿系統:漫漫重生路 “*!”

伍德森破口大罵道。怪不得在比賽開始之前,張若寒和奧卡福在球場上私語了半天,敢情這一切都是張若寒安排好的啊!

垃圾,你以爲這樣做,就可以逼我讓你上場了嗎?

我呸!

今天說什麼我也不會讓你上場,即使所有人都被罰完了,我也不會讓你上場。

伍德森頭上的青筋爆起,狠狠地發誓道。

好像知道伍德森正在痛罵着自己的張若寒,給了伍德森一個淡淡地微笑後。繼續閉上眼睛,優閒的坐在座位上。彷彿一切的一切,都盡在他的掌握中!

……

餘下的比賽。幾乎成了二年級隊的表演賽,越打越瘋狂的二年級球員們,完全將表演賽的表演二字打了出來,他們不停的躍起,一個接一個的向籃框飛去,全場的球迷們,都在二年級球員們的精彩表演下,興奮的不能自已。唯一讓他們失望的只有一年級球員的表現實在太差,他們的得分僅僅成爲曇花一現,時不時地穿插在二年級球員漫天飛舞的身產姿下,蒼白無力到極點,使得很多觀衆們相信這是一場最好看,同時也最不好看的新秀挑戰賽。

“碰~”

扣籃冠軍喬什史密斯,一個二百六十度的風車扣籃,結束了上半場的比賽,全場的球迷們,都在這一次驚起四座的扣籃成放聲歡呼起來。

此時的比賽,早已沒有了勝負的意義,越打越瘋狂的二年級球員,把這場表演賽,當成了真正的比賽去打,根本沒有去放水,不給一年級球員們絲毫表演的機會!

用喬什史密斯的話去說,今天晚上是隻屬於二年級的,沒有任何一年級的球員,能夠在球場上,擋住他們的攻勢/

…….

七十一,比三十二!

讓人目瞪口呆的比分。

一世獨尊 伍德森看了一眼記分器上的比分,蹲在地板上,安撫着內心中波濤洶涌的一年級球員們,苦苦地堅持着自己的原則,絲毫不去理會看臺上議論紛紛的聲音。

很多球迷都知道新秀隊裏有一個能夠有資格參加全明星比賽的一年級球員。但現在上場比賽已經結束了,伍德森還沒有派那名球員上場,這到底是爲了什麼?難到真向某些傳聞中所說的那樣,那名球員,只是因爲有本國的球迷支持他,才僥倖入選全明星隊的嗎?

回眸一笑楚傾城 所以伍德夢在比賽最危機的時刻都沒有讓他上場。

聽到身旁幾名觀衆的議論聲,李逍開心死了,神彩飛揚的告訴身邊的美國球迷,以及王天,張若寒就是沒有什麼實力,所以伍德森纔不會讓他上場。

小云和夜沫昕子,狠狠地瞪了李逍一眼,轉過頭向球場上望去,靜靜地注視着坐在選手休息區裏的張若寒。

……

一直閉雙眼的張若寒,在上半場比賽結束之後,突然睜開雙眼。看了一眼正準備向球場上跑去的啦啦隊員們,拿起座位下的一顆籃球,在啦啦隊員們上場之前。飛快地拍着籃球,向球場上衝去。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他便已經衝到空無一人的球場上。

原本正準備上場表演的啦啦隊員,十分不解的看着這名身材不是很高大的亞洲球員,不明白他要做什麼?

是要練球嗎?

應該要等她們表演完纔開始啊?

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啦啦隊隊員們,向火箭隊的一名負責人員望去,那負責作人員領會了啦啦隊員的意思,從座位上站起來,向球場上走去,想把張若寒趕回場邊。不要耽誤到啦啦隊的表演。

“不要過去。”

姚銘突然喝住了走到球場邊上的負責人員。

那人不解的回過頭,望着姚銘。

“讓他留在球場上,準備看錶演。”姚銘向火箭隊的負責人員說道。

“表演?什麼表演?”火箭隊的負責人員更加不解的問道,在賽前的表演安排裏,並沒有新秀球員上場表演的節目。

“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肯定很精彩!”

姚銘眼前閃過一道亮光,示意那人先做下,那人看了姚銘一眼,還是很給姚銘面子。坐在姚銘的身邊,怎麼說姚銘也是豐田中心裏能夠說上話的球星,他的面子。那人還是要給的。

到底是什麼表演呢?

那人不解的自語道,然後向球場上望去,看到張若寒正站在禁區上,右手輕輕託着籃球。

總裁,不可以! “刷”

張若寒右手輕輕一抖,籃球被他射出了手掌,輕輕墜進籃框裏,驚起一聲輕響,全場的觀衆們,都饒有興趣的打量着張若寒。想看看這名一直沒有機會上場的全明星球員,到底要做些什麼。

豐田中心內突然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鎖定在張若寒的身上,雖然他們不知道張若寒現在上場的用意何在。但他們的心裏卻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們,

接下來,要有什麼他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張若寒在萬衆矚目下,走到罰球線上,向籃下一名撿起籃球的工作人員招了招手,示意對方把籃球傳給他。

那名工作人員看了一眼張若寒冰冷的目光,突然覺得一陣心寒,本能的按照張若寒的意思,將球傳給了張若寒。

“刷”

又是一聲輕響,接過傳球的張若寒,第一時間跳投出手,籃球劃出一道優美的孤線,輕輕地落進籃框裏。

張若寒表情冷漠地一邊揮着手,一邊走到三分錢外,仍然向那名工作人員招了招手。對方看到張若寒招手要球的手勢,便撿起籃球,再次傳給了張若寒。

張若寒接過籃球后,立即跳起來,身形極度瀟灑的升到最高點後,輕輕揮出了持球的右腕,剎時,一道虛影飛快的在空中劃過,輕輕地落地了籃框裏,整個投籃動作如形雲流水般,散發着讓人心神受到共振的莫大自信。

投進第三球的張若寒,依然面無表情的向中圈走去,傲然地立在中圈裏。這一次不用張若寒招手,立於籃下的工作人員等到張若寒轉過身後,便將籃球扔向張若寒,他已經明白了張若寒要做什麼,張若寒是在表演投籃!

舉起籃球,輕輕地描了描籃框,張若寒再次跳起來,升到最高點的一剎那,堅決的揮出右腕,籃球電般的飛離中圈,劃出一道掠過半場的虛影,向是已經被鎖死在籃框上,穩穩過飛進籃框裏,濺起一道白色的浪花。

看臺上的小云,夜沫昕子和山貓隊的球迷們集體站起身,高舉着雙手,向是仰望他們的天神般,萬分自豪的看球場上,在全場比賽裏連一秒鐘上場機會都得不到的張若寒。

“唰”

一聲劃破天際的輕響。

帶着近二萬道目光,緩緩走到另外半場三分線上的張若寒,用右手投進了一次超遠距離的籃球,這一次,全次的觀衆們都情不自禁的站起身,雖然沒有像崇拜張若寒的那些球迷們一樣高舉雙手,但還是不由自住地握着他們的嘴脣。心情亢奮的望着張若寒,想看一看,他到底能夠射進幾個球。

“走運。媽的,這小子真的太走運了。下球他一定不會進!”李逍恨恨地罵道,張若寒在他充滿恨意的目光中,走到了另外半場上的禁區線上。

他緩緩轉過身體,接過火箭工作人員從對面底線外傳來的籃球,在所有人身體非常迫切的目光中,穩穩描着對面十幾米開外的籃框!

所有人都猜到了,張若寒還要投一次超遠距離的射籃,可當他們真正看到這次射籃即將出現是。還是會覺得很緊張,刺激到了極點。

很多nba球員都曾站在這個位置上,投進過球,,只不過那憑藉的已經不是手中的球感了,更多的是老天所賜給的運氣,即使有人不可思議的在這個位置上連續命中了五個超遠距離的投籃,但再讓他投一次的話,他有可能一個都進不去。

此刻,這個表演*十足的亞洲球員。已經上演了五個精彩的進球,難道他真的還要挑戰極限嗎?他就這麼相信他的雙手?

要知道,這球如果進不去。他前幾球投進後所帶給人們的震憾就會全部消失,人們只會把他前幾次進球歸到運氣上,而他這最後一球已經沒有運氣了,所以纔沒有進。

因爾很多好心的人,覺得張若寒還是不投這最後一球比較好些,但張若寒自己呢?他會不知道這球不進就等於一節都白搭了嗎?

他當然知道!

不過,他就是喜歡挑戰不可能的事情!

越是難以完成的的事情,他越要做!

並且,這是他在這場不屬於他的新秀賽裏。唯一一次表演的機會,他一定要讓所有人知道。沒有機會上場的他,纔是十八名年青球員裏的最強之人。獨一無二的新人王!

去吧,我的朋友!

告訴所有人,誰纔是真正的新人王!

深吸一口氣的張若寒,輕輕地從地板上躍起,用右手向心中那汪追求極恨的夢想海洋,射出了全力的一球。

籃球在所有人不住顫抖的目光促,驟然劃過空間,劃破宇宙,劃破他們的視膜後,砸在籃框內沿上,單進了籃框裏,瞬即擦過球網,重重砸在禁區線上,砸得所有人的心臟都巨烈的顫了一下。

竟然真的進了!!!

整個豐田中心內一片死寂,近二萬多人都沒有想到,全場比賽的最*,最激動人心的時刻,會在中場休息時誕生,會在一名沒有機會上場球員手中出現。

不說別的,就憑這名球員充滿自信的投籃,難道連場上那些表現極其差勁的新秀球員們都比不上嗎?

不可能!

他比他們要加上十倍,百倍!

可爲什麼不讓他上場呢?

我真的好想看他打比賽啊!

近二萬的的球迷們,摸了摸自己狂跳的心臟,開始彎下腿,向座位上坐去,思考着如何和身邊的的朋友,討論一下新秀隊的教練,不讓這名球員上場的理由。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球場的正中央上突然傳來一陣如擊鼓般的“啪啪”聲,既密集又響亮,使得所有正準備坐下的人們,本能的擡頭向球場上望去,更使得他們原本就受到震憾,心跳加速的心臟,受到了史無前便的衝擊,也許他們一生中心跳最快的一瞬間,就此誕生了!

只見一道腳下生風的虛影電般的掠過球場,那種人類身體所能達到的極限速度,完全可以媲國際田壇的百米決賽,或許在那不足二十米的空間內,即使是世界百米紀錄的保持者,也無法與這道人影相抗衡,那是破碎虛空的最快極速!。

“啪”。

那道虛影一把抄起向中場線跳去的籃球后,二步踏出,一球拍出,終於在三分線的前沿,露出一張充滿堅毅的黃種人面孔,緊接着,一道劃地而過的藍色虛影,印入每個人眼簾的剎那,只聽“碰”地一聲巨響,彷彿帶着萬千的火花一腳,死死踩過罰球線,踩在地板上,瞬即蹬地而起,彈地而飛,仰天就是一聲大吼!

即然沒有人給我表演的機會,證明自己的時刻,那我就去自己創造!

張若寒拼命的大吼着,彷彿要將本場比賽裏所受到的一切不公,一切非人待遇,完全的融進這驚天徹地的大吼中!。

他的整個身體在所有人巨烈顫抖的目光中,真正地從地面上飛了起來,像是一隻奔跑在黑暗中的山貓,突然看到了無限光明的天堂那樣,不顧一切,拼盡所有的向着光明的天堂跳了起來,撲了過去!

場邊號稱小飛人的科比布萊恩特,無意識的拍打着自己的兩鬢,怔怔地看着有如脫離地心引力般不斷向上、向前飛去的張若寒。

上一次,他沒能和張若寒交手,沒能看到貓王飛天的一刻!

今天他原以爲又看不到了,沒想到,在他已經放棄的時候卻突然出現了他最渴看到的一幕!

張若寒,讓我看看你能在空中做些什麼吧!

科比在心中最大聲的吶喊着,向是一個球迷那樣,全神貫注的望着張若寒,望着昂視一切,飛躍在空中的張若寒!

抓球的右臂置於胸前,空着的左臂背在身後,張若寒向是在空中跳舞一般完成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轉身,飄逸的彷彿像是真的要躍空而去的天神那樣,在飛臨籃框正前方的一剎那,猛然向後方斜伸出右臂,不思議地挺在了空中,平視着眼前那在萬盞照明燈下閃閃發光的籃框,聆聽二萬多人狂跳的心跳聲,在那夢的盡頭,現實的彼岸裏吼出了霸絕天下的話語!

這是隻屬於我張若寒的天空!

只屬於我張若寒的新人王!

豪言劃過腦際,劃過心海的瞬間,張若寒伸到身後的右臂,終於向眼前發出歡呼的籃框砸了過去,掄了過去,驟然一道切碎所有人腦海中黑暗世界的金色半圓,印入了每個人的眼簾,印在了每個人的心頭上。

更在開天劈地的一聲巨響中,轟碎了每個人最後的心靈防線!

“蓬~~~~~~~~~~~~!”

終於等到石破天驚一刻出現的籃框,吼出了前無僅有的歡呼聲,它生來的命運,就是接受這似乎要毀天滅地的一擊,此刻,它終於等到了,那種使命得以實現後的極度快樂呻吟,深深震憾着豐田中心的每一個人,帶領他們靜入了一片絕對死寂的天空!

ps:新秀中只能這樣描寫,如過寫打比賽的話,就不好寫後面的全明星了,請大家多多支持小鬱,謝謝!

小鬱2005/11/26 豐田中心裏一片死寂,所有人的耳邊都回蕩着比戰鼓還要密集的心跳聲。剛剛放下心靈中那道脆弱防線的他們,沒想到卻突如其來的迎來了更大、更至命的刺激!

一種無法言喻的極至視覺衝擊,在籃球被砸入籃框的一剎那,頓時化作了萬千的生理電流流遍了所有人的全身,使得他們無意識的顫抖起來,迷失在夢幻的世界之中。

“張~~~~~~~~~~~~~~~~“`!”

一名回過神的山貓隊男球迷,深吸一口氣後拼命張開嘴巴,讓一句最響亮的喊聲,瞬間爆出他的喉嚨,迴盪在豐田中心的球館內,更在第一時像點燃導火索一般,引起了全場近二萬球迷的共嗚,以至於所有人都在無法抑制他們心中最激動情緒的剎那,以同樣的方式爆出、吼出了他們最想喊的一句話

“張~~~~~~~~~~~~~~~~”

一時間,近二萬人齊鳴的歡呼聲激盪在豐田中心的每一個角落,所有人都本能的爲沒有上場,但卻毫無疑問是他們心中本場比賽最佳男主角的張若寒,送上了最真誠的歡呼聲,更無比渴望着,通過他們的歡呼聲,能讓他們在下半場的比賽裏,看到他們的最佳男主角登場!

……

張若寒鬆開抓框的右手,砰然落在地板上,渾然不顧右手上因爲剛剛最爆虐的扣籃而產生的疼痛,冷冷看了一眼跪坐在場邊,滿臉鐵青的伍德森之後,向全場球迷鞠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躬。用以感謝他們對自己的支持,然後直起身子,昂然挺立在只有他一人存在的球場上。享受着原本應當在比賽最後一刻,舉起新秀賽mvp獎懷時才能獲得的榮譽!

那一刻。噼裏啪啦的閃光燈最瘋狂的鎖定在張若寒身上,映射得他如刀削般的堅毅臉龐上流露出一種高貴的氣質,高貴的像是本場比賽的國王!

即使他根本沒有上場比賽一秒鐘,卻沒有一個觀衆會懷疑,坐在場邊的十七名年青球員裏有人能和他一較高下!

…….

“表哥,你真的確定,他不是很厲害嗎?如果這還不算厲害的話,請你告訴我。什麼才叫厲害?”王天嚥了一口唾沫,轉過頭,非常疑惑的向李逍問道。

“這~~這個嗎,他本~~來就不厲害。。。。。。”李逍無力的狡辯道,聲音不但斷斷續續且越來越小,以至於說到最後時,只有他自己才能聽清他在說些什麼。

“哼!”

夜沫昕子極度不屑的冷哼一聲,然後緊握小云和自己一樣顫抖的雙手,最激動、最自豪的向球場上望去,癡癡的望着球場上那個此刻最高貴的男人。深深明白他的光芒絕不是任何人可以遮擋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