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是啊,剛剛新買的。”

黎姿笑道,“你衣服買好了嗎?如果買好,我請你去喝一杯吧,就當做是感謝你今天救了我。”

“呵呵,好啊。”

張遠揚點點頭。

到了商場頂樓,張遠揚和黎姿在落地窗邊坐下,張遠揚看向黎姿,“還記得我和你在這裏和各自的朋友聚餐,現在我們和彼此有機會聚餐了。”

“是啊是啊。”

黎姿附和,頗爲崇拜地看向他,“張遠揚你是不是有練過泰拳什麼的,剛纔那個男人五大三粗的,我怕你打不過他。”

張遠揚撲哧地笑了,摸了摸下巴,“他空有一身肥肉,其實沒有多少力氣的。

再說了,我打架其實挺厲害的,現在爲止,我還沒有打不過誰呢。”

“哇……這麼厲害。”

黎姿眨巴了一下眼睛,“既然這樣,那那些黑衣男的存在,就很多餘了呀。”

“恩,是很多餘,一般單挑的時候不需要他們出現。”

張遠揚點頭。

黎姿沉默了,就好像是拍電影一樣,原來上流社會也是需要這樣的鏡頭的。

突然覺得好刺激

張遠揚看到發呆的黎姿,笑,“如果我真的打不過他,而又沒有那些保鏢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黎姿看向他,她還真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對啊,那……該怎麼辦呢?”

張遠揚看向她,“黎姿你記住,以後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情況,你就要跑,先保住自己的安全,明白嗎?”

“那怎麼行……我怎麼能丟下你呢?” 重生學霸逆襲錄 黎姿趕緊搖頭。

張遠揚怔了怔,握過她的手,柔聲道,“你,不能丟下我嗎?爲什麼?”

黎姿推開他的手,侷促地笑,“當然了,我說過的,我們是好朋友……”

張遠揚看向她,沒有說話。

“張遠揚……”黎姿覺得今天真的是一個好時機,如果現在不說,那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恩?”

“其實我喜歡狄澈這件事情我不會改變的,安菱小姐很愛你,我希望你也明白,我和你之間,我們只是好朋友……”黎姿說道,“雖然……雖然我這麼說,我知道你會不高興,可是我說的是事實……”

“我也說了,我不着急。”

張遠揚挑眉,“我不着急把我們之間的好朋友變成其他的,但是不代表我會放棄。”

“……”黎姿皺眉,“張遠揚,你要我怎麼說你纔會……”

“喜歡一個人,不會輕易改變心意的。”

張遠揚打斷她說道。

“……”黎姿眨巴了一下眼睛,想到以前很有名的一句話,轉而看向張遠揚,“那張遠揚你告訴我,你喜歡我哪裏?我改還不行嗎?”

張遠揚覺得有趣,招了招手,示意她把耳朵湊過來,“我喜歡你……全部。”

“……”

“你全部都要改嗎?”張遠揚笑,“那估計你只有自殺了。”

黎姿壓低眉宇,嚴肅地說道,“你怎麼知道我不會?”

“因爲你喜歡狄澈,你捨得去死嗎?”張遠揚一陣見血。

“既然你知道那……”

“我相信我會贏。”

張遠揚說道。

“……”黎姿承認,她和張遠揚的這場對話,她最後沒能說服他,以失敗作爲了結果。

爲什麼每個人都可以這麼執着呢?面對自己心裏的所愛,是不是真的可以這麼義無反顧,不聽勸告呢?黎姿在回去的路上,真的覺得人,好奇妙。

她想到了林琳,從來不會對男人心動的林琳,在看到張遠揚的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他,爲了這樣不見光的喜歡,她居然花掉了自己所有的積蓄去旅行,去放下;她想到了安菱,她對一個她愛的,但是不愛她的男人,可以做到非常的狄靜,可以做到十分的淡定,她從回來後的第一眼,就知道誰是她的敵人,可是她可以不動聲色地接近;她想到了狄澈,每一次對她zuoai的時候,他自己都不知道會喊出一個“姿”字,可是她知道他說的“姿”是緱明姿,而不是她

每個人對自己的愛,對自己心裏的那個夢,幾乎到了瘋狂的篤定的地步。

黎姿打開電腦,看着自己的稿子,忍不住在最後的幾行文檔裏敲上了這樣的一句話:愛一個人,就是要和全世界爲敵,也要對你偏愛,這,纔是愛嗎?

狄澈不知道黎姿的感慨,他只知道在商場裏,黎姿買一套衣服都能買出驚天動地來,消息回報,張遠揚英雄救美,大打出手。

黎姿和他去頂樓餐廳坐了好久,兩個人談笑風生,好不開心。

黎姿,在你和別的男人談笑風生的時候,你有想過我嗎。

看來你看到別的男人的時候,你的心裏根本就忘記了你是誰的女人,你是和我簽過契約的女人。

想到這裏,狄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把手裏的鋼筆拽的生緊,如果鋼筆是一個人的手,就快要被抓出血絲來了……

小萬敲門,“狄總。”

“進來。”

“狄總,過幾天要去英國考察我們剛在那裏買的一塊地,是適合作商業用區還是……”

“提前到明天吧。”

“啊?”

“我說提前到明天。”

狄澈犀利的眸光投過去,“聽不懂嗎?”

“是……紀總……”小萬怔了怔出了門去。

張遠揚對黎姿的喜歡,不需要絲毫掩飾,狄澈不知道對這一點是生氣還是嫉妒。

不由地想到安菱在餐廳裏說的那句話–

“到了你不想承認都不得不承認的時候,你就明白了。”

明白什麼?明白他狄澈對一個人終於動了心?而這個人,還是黎姿。

不,狄澈皺眉地閉眼,他怎麼可能喜歡上黎姿,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手機在桌上震動了,狄澈看到來電顯示是黎姿,他接起,聽到電話那頭遲疑了一下,開口說道,“狄澈,你還在忙嗎?”

“恩。”

狄澈說道,“今天買了衣服了嗎?”

“恩,是的的。”

黎姿說道,“是一件蕾絲的上衣,和綠色的……”

“除了買衣服,你還做別的什麼了嗎?”狄澈狄狄地問道。

黎姿遲疑了一下,“還有……別的什麼事嗎?”

“沒有嗎?”狄澈深吸了一口氣,他想給她主動說出來的機會

如果說出來,他會擔心吧……黎姿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說,“沒有,真的沒有什麼事啊,我買了衣服,我就回來了啊。”

狄澈頓了頓說道,“好,知道了。”

“哎。”

黎姿感覺到狄澈要掛掉電話了,便說道,“那個……”

“什麼。”

“你明天會回來吃飯嗎?”

“……恩,會。”

狄澈不知道爲什麼,自己就想這麼說。

“哦,知道了,那你早點休息。”

黎姿說着掛掉了電話。

她把電腦打開,想要好好地搜索一下自己該準備一點什麼菜,慰勞一下說明天回來吃飯的狄澈。

她根本就不知道,狄澈把還要過幾天的出差給提前到了明天,他這麼說,不過是想騙她,他等着她向他坦白她今天在商場裏和張遠揚一起的驚心動魄,他給了她機會,可是她扔掉了這個機會。

掛掉電話的狄澈挑眉看向天際的黑暗,黎姿,爲什麼你什麼話都不肯和我說?卻還口口聲聲說我是你最喜歡的男人。

“於媽,狄澈還沒來嗎?”二樓,黎姿伸出了小腦袋,臉上滿是疑惑之意,朝着下面叫着。

“小姐

,還沒有了。”

於媽恭敬的聲音傳了過來,黎姿皺了皺眉頭,嘀咕着。

“以前這個時間應該早就來了啊?是不是因爲公司裏突然出現了狀況?嗯,肯定是的。”

黎姿給自己打了一劑安神藥,然後揚着那燦爛的笑容,關上了門,耐心的等待着狄澈。

而黎姿不知道的是,她心心念念等待的人已經上了前往英國的飛機。

感受着飛機的起飛,狄澈拿出了手機,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皺了皺眉頭,按下了關機鍵。

看着窗外的景色,渾身上下都散發出狄冽的氣息…如果,昨天她能告訴他她跟張遠揚的事情.

挑了挑眉頭,說與不說跟他都沒有關係。

索性閉上眼睛假寐起來。

“於媽,狄澈還沒有來嗎?他有沒有打電話來?”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黎姿走了下來,打開門,朝外探了探,一雙閃亮的眼睛上覆蓋了一層失落。

於媽搖了搖頭,說道:“小姐,沒有。”

黎姿拿起手機,上面空空的什麼也沒有,而外面的天氣已經漸漸黑了下來,他不會是出事了吧? 出了車禍?

想到此,黎姿迅速的撥通了狄澈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黎姿張大嘴巴,詫異無比,關機了?

“於媽!於媽!狄澈的手機關機了!他肯定是出事了!於媽,怎麼辦.”

黎姿皺着眉頭在客廳裏轉來轉去,嘴裏不停的嘀咕着,手裏緊緊的握着手機。

於媽皺了皺眉頭,看着黎姿着急的樣子,說道:“小姐,你不要着急,我給萬助理打個電話,他應該知道總裁.。”

“對對對,你趕緊打,趕緊打。”

黎姿沒等於媽將話說完,就將手機遞給了她,臉上滿是催促的神情。

於媽接了過來,按下了號碼.

“你說,狄澈去英國了?”搶過電話的黎姿瞪大了眼睛,顯然是不相信這個結果,“可是他昨天明明還跟我說今天會來的啊!”

電話那邊的小萬皺了皺眉頭,說道:“黎小姐,這我就不知道了。”

黎姿掛了電話,失落的走了上去,後面傳來了於媽的聲音:“小姐,你要不要吃點東西?”

“不用了,於媽

。”

蜷縮着抱着自己雙腿坐在牀上的黎姿皺了皺眉頭,自己沒有做錯事情啊,爲什麼他不跟自己說一聲呢?

我知道了!

黎姿突然叫了起來,臉上的笑容也恢復了:“肯定是臨時的,來不及跟我說,嗯,一定是這樣的!”

聽着黎姿叫出來的話,於媽搖了搖頭。

拿着手機,黎姿迅速的給狄澈發了一條短消息。

狄澈,你到了嗎?我想你.

抱着手機的黎姿心裏冒出了甜蜜的小泡泡,一雙眼睛笑成了月牙兒。

到了酒店的狄澈剛打開手機就跳出了這條短信,怔了怔,這丫頭的熱情到是讓人意外。

放下手機衝了一個澡,撥通了黎姿的電話,而此時的黎姿已經睡熟過去了,被手機鈴聲吵醒的她,看到來電提示,所有的睡意都沒有了。

“狄澈,你到了嗎?”

狄澈挑了挑眉頭:“你還沒睡?”

“睡了啊,但是接到你的電話就又醒了,你睡不着嗎?那我陪你聊天吧?你在那邊還習慣嗎?.”

“我纔來第一天。”

狄澈有些無奈的說道,還有,誰跟這朵奇葩說他睡不着了?

“哦,對哦,你纔去第一天。”

黎姿不禁傻傻的笑了起來。

“..”狄澈皺了皺眉頭,“你早點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