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瑾強行壓制住自己的心跳,他算了一下,兌換現金的比例固然誘人,但如果兌換成奢侈品,再將奢侈品出售的話,獲得的利潤將更加駭人,一輛在現實中售價超過千萬的跑車,在這裏只需要十幾點兌換點。

蘇瑾沒有立即兌換,他將頁面拉回需要刷新的哪一類,這一類能夠兌換的物品就沒有剛纔那一類豐富了,但讓蘇瑾紅眼的程度卻比剛纔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無限彈藥,射速加強版沙漠之鷹,50積分!”

“超輕便型機械內甲,100積分!”

“巫女的隱身藥水,事件中持續時間10分鐘,事件外持續時間1小時,150積分!”

“未來的萬能藥片(可醫治除大面積身體損傷外,一切疾病!)200積分!”

蘇瑾看着地獄手冊中能夠兌換的選項,有一種自己身處某個幻想電影中的錯覺,這裏面無論哪一個,都是隻能夠出現在小說中的神話物品! “你有什麼推薦麼?”蘇瑾壓抑着自己立即兌換的慾望,向小黑請教道。

“抱歉,每一次選擇對於宿主來說都事關下一次事件是否能夠生存,我沒有資格給你推薦。”但是小黑的回答卻讓蘇瑾有些失望。

蘇瑾思索了一下,能夠兌換的物品裏,那些下次事件會被刷新的肯定要優先考慮,蘇瑾掃了一圈,每一件都非常有價值,但如果說能夠增加蘇瑾下一次事件的存活機率的,其實並不多。

“無限彈藥,射速加強版的沙漠之鷹,聽起來雖然很誘人,但對於完全沒有槍械經驗的我來說,完全是雞肋。”蘇瑾先將沙漠之鷹排除在外,這東西會用的話確實威力強大,而且兌換價格也不貴,但蘇瑾別說開槍,槍這種東西就連摸都沒過,就算兌換了也沒什麼用處。

“您在苦惱不會使用槍械麼?”小黑在這個時候忽然開口問道。

蘇瑾點了點頭,他道“在我的國家,是不允許持槍的,所以我對槍械可以說一竅不通。”

“這不是問題,您可以打開固定兌換區,在裏面有槍械訓練這一項,每次十點積分,兌換後地獄空間會爲您開闢出一個練習靶場,在靶場裏有最好的射擊教練爲您輔導,您可以在裏面呆到厭煩爲止,不過一旦離開練習靶場,您就需要再次進行兌換了。”

蘇瑾立即打開固定兌換區,正如小黑所說,裏面確實有射擊訓練這一項,除了射擊訓練外,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技能訓練,搏擊,潛水,游泳,語言等等,簡直世界上所有的技能,在這裏都可以進行訓練。

“兌換價格都是一樣的,如果不是一個人精力有限的話,還真想都嘗試一下。”蘇瑾對於知識有一種特別的渴望,即使在畢業之後,長時間的加班生活中,他還是會購買各種書籍充實自己,所以看到有這麼多可以學習的東西,他心裏有些癢癢的。

“您不用糾結,地獄空間的時間與您所在的世界可不一樣,這裏的時間會大幅度被拉伸,現實世界的一分鐘在這裏就是一天,只要您想,這裏所有的技能您都能夠學習。”小黑說道。

蘇瑾大喜,地獄空間居然能夠拉伸時間,那麼這裏對自己來說哪裏是什麼地獄,簡直就是天堂。

“不過我要提醒您,即使時間上足夠,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不管您多想學習這裏的知識,都要有度,地獄手冊的宿主中,沒有死在事件中,但因爲精神崩潰死在訓練場裏的也不是沒有。”小黑非常負責的提醒蘇瑾。

蘇瑾微微嘆了口氣,人類畢竟是人類,身體上的侷限太大,即使有地獄空間這樣的地方存在,依舊無法讓自己脫離人類的極限麼?

“超輕型機械內甲,只要100積分,兌換!”蘇瑾對機械內甲很有興趣,這東西的介紹非常清楚,用高科技柔韌合金製成,重量和一件普通襯衫差不多,防禦能力上佳,一般的槍械如果不是連續擊中一個點,是無法擊破這件機械內甲的。

能夠兌換的物品中,還有比超輕型機械內甲更完美的防禦類物品,只是價格上就有些炫目了,蘇瑾雖然眼饞,但根本沒有兌換能力。

蘇瑾確定兌換之後,地獄手冊立即騰出一道白光,而後超輕型機械內甲就漂浮在地獄手冊上。

蘇瑾伸手將機械內甲抓到手中,果然如同地獄手冊上描述的一樣,這件機械內甲重量極輕,在機械內甲上有一個銀色的按鈕。

蘇瑾按下按鈕,機械內甲立即躥向蘇瑾,附着在蘇瑾的身上,而後銀光一閃,機械內甲便消失不見了,這是機械內甲的特殊效果,能夠模擬使用者衣物甚至皮膚,讓外人用肉眼無法發覺。

兌換完機械內甲後,蘇瑾再次瀏覽起地獄手冊,他準備兌換未來的萬能藥片,每一片萬能藥兩百積分,雖然價格有些貴,但是其描述的效果實在讓人無法拒絕,蘇瑾相信以後的事件中肯定會派上用場。

思索了一番後,蘇瑾兌換了三片,這樣一來六百積分瞬間就沒有了,接下里蘇瑾將目光放在一項名爲初級身體強化劑上,兌換價格1000積分!

初級身體強化劑的介紹非常簡單,服用後全面強化身體強度,其強化效果根據使用者潛力會有些許的浮動,但基本可以讓使用者達到丁級水平。

“小黑,丁級水平到底是指什麼樣的程度?”蘇瑾問道。

“按照你們人類的水平來看,丁級可以達到一名頂級特種兵的水準!”小黑回答道。

“既然有初級,那麼就有中級,高級的了?”

“沒錯,不過越高等級的強化劑越是難以刷出來,第一次就能夠刷出初級身體強化劑,您的運氣也是相當不錯了,而刷新出來後,還能注意到它,這就更難得了。”小黑說道。

蘇瑾眉頭微微一挑,這個小黑雖然說不會給宿主建議,但是這句話裏似乎有意無意在向蘇瑾推薦這樣東西。

蘇瑾沒有繼續猶豫下去,他選擇兌換初級身體強化劑,兌換後出現在地獄手冊上的是一管綠色的液體藥劑。

蘇瑾打開藥劑後一口吞掉,這藥劑入口微苦,入腹後自己似乎沒有什麼變化,但幾個呼吸之後蘇瑾就感覺到了不同,自己的肌肉微微顫抖了起來,心跳也開始加速,而且心跳的速度越來越快,直到蘇瑾眼前一黑暈死過去。

等蘇瑾醒來已經不直到過了多久,他感覺肌肉發酸,那是一種過度運動後肌肉疲勞的感覺。

“小黑,修復我的身體。”蘇瑾齜牙咧嘴的對小黑說道。

“明白!”小黑立即開始修復蘇瑾的身體,這次修復蘇瑾並沒有昏迷,也許是這次修復並沒有之前那麼嚴重。

修復結束後,身體的痠痛感徹底消失,轉而一股往常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力量出現在了蘇瑾的身體之中,他感覺非常良好,揮動拳頭,立即有拳風響起。

“這裏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蘇瑾忍不住感慨,他翻動地獄手冊,回到積分那一塊,原本2100點積分,現在只剩下400點,這讓蘇瑾又忍不住感慨“不過還要有積分才行。”

“給我兌換一千萬現金。”蘇瑾想了想後選擇兌換一千萬現金,在自己的世界中,自己兌換的這些東西同樣有用,但自己最需要的或許是金錢,不管是老家的父母,還是妹妹都需要錢。

“這張卡在任何銀行都可以支取現金,而且可以保證來路沒有問題!”地獄手冊上浮現出一張銀行卡,這張卡通體黑色,卡體上繪製着銀色描邊的地獄火焰,給人一種陰冷深邃的感覺。

“還有300點積分!”蘇瑾看着剩餘的積分,他選擇兌換了一份巫女的隱身藥劑,還剩下150點積分則留着沒有動。

“積分,積分!地獄手冊真是夠奸詐的,雖然說十萬點積分可以脫離地獄手冊,但如果不花費積分兌換物品,增加自身能力的話,宿主根本沒有把握活過下一次事件,但如果兌換的話,誰知道什麼時候能夠攢夠十萬點積分。

“兌換也結束了,我能回去了麼?”蘇瑾向小黑問道。

“可以,但我要提醒您,地獄手冊每一個月將開啓一次事件,你可以隨意選擇開啓時間,但如果你沒有自主選擇的話,地獄手冊會在一個自然月的最後一分鐘強行將你送入事件裏,這一點請您牢記。”小黑囑咐蘇瑾道。

蘇瑾點了點頭“明白了,現在送我回去吧!”

“好的,請您閉上眼睛,我馬上送你回到自己的世界。”

蘇瑾微微閉上雙眼,下一刻他感覺渾身一暖,這種溫暖就好像從冰冷的湖水中來到火堆旁,當他緩緩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自己公寓的牀上,除了破損的衣物和手中兌換的物品外,蘇瑾甚至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去了那個叫鳳溪鎮的地方。

“這一切……都是真的。”蘇瑾看中手中的幾樣東西,那張黑色的銀行卡對着燈光移動,隱約間能夠看到銀色的地獄火焰在抖動燃燒着一般。

蘇瑾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然後將桌子上的東西全部推掉,把筆記本電腦放到桌子上,打開電腦後,蘇瑾在搜索引擎中輸入幾個字。

“鳳溪鎮!”蘇瑾按下確定,搜索引擎立即開始以這三個字爲關鍵詞開始進行搜索,片刻後一條條搜索結果出現在了電腦上。

蘇瑾逐一查看,關於鳳溪鎮的信息很多,但絕大部分都是名字相同而已,並沒有和自己經歷的鳳溪鎮有什麼相關的東西。

但蘇瑾並不放棄,他坐在電腦前一條條的搜索着有用的信息,數個小時之後,蘇瑾的雙眼一亮,他找到了一條非常相似的信息。

“鳳溪鎮……真的存在!”蘇瑾喃喃自語,在他的筆記本電腦上,一張圖片安靜的被打開! 電腦上,一張不知道拍攝於什麼年代的照片被打開,照片有些發黃,畫面是高角度向下俯視的狀態。

蘇瑾看着照片裏鎮子的格局,與他經歷的鳳溪鎮完全一樣,甚至還能夠遠遠的看到林月一家所居住的小院。

看了眼牀上的白骨長弓,這是他在鳳溪鎮的戰利品,不過按小黑的說法應該是需要鑑定後才能使用,可惜他的積分不多,用來鑑定一個不知道有用沒用的東西太不理智,所以就暫時放了下來。

拿出電話,蘇瑾給一個同事撥去“喂,是李哥麼?對對,我是蘇瑾,我這兩天有點事情,所以想拜託你幫我請個假,大概請三天吧!”

“三天,你小子可想清楚,三天不說全勤獎金沒了,而且聚餐你也錯過去了!”電話那頭傳來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

“沒辦法,真是有事,要不這樣,回頭事情辦完了,回來我請客。”蘇瑾求人辦事,陪着笑臉,至於請客這話要是放在以前他還真的不敢說,每個月各種花費去掉,省下的錢請人吃油條都未必能管飽。

電話那頭的中年男子笑道“你小子框我是吧!等你請吃飯,誰不知道你小子持家有道。”

“人窮才持家有道,不過我說的事情真拜託你了。”

“行了,你小子都不在乎全勤獎金了,這個忙我還能不幫,你是不是家裏出什麼事了?真有事的話說話,李哥能幫肯定幫。”中年男人語氣正緊起來。

蘇瑾心中一暖,嘴裏道謝“謝了李哥,有事肯定要麻煩你,那就這樣說,你先忙吧!”

“行。”

掛掉電話,蘇瑾又撥通楚義的電話,可卻提示這是一個空號,蘇瑾撓了撓頭,楚義那小子連自己的號碼都能記錯?

躺在牀上,蘇瑾把玩着黑卡,他隨意撥通一家銀行的客服電話,然後報上卡號,讓他奇怪的是查詢的過程完全沒有提示他提供密碼,這張黑卡居然沒有密碼。

“您的信用卡餘額,一千萬!”蘇瑾聽着電話中的電子提示音,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他又嘗試撥打了其他幾家銀行的客服電話,結果都是相同的,這張黑卡確實能夠在所有的銀行中進行交易。

“時間拉伸!”蘇瑾看了鬧鐘,除去自己剛纔查詢資料和打電話的時間,自己離開公寓似乎只有一分多鐘,他躺在牀上,對自己經歷的一場驚魂之旅還有一些不真實的感覺。

地獄手冊到底是什麼?能夠兌換各種神奇的物品,將宿主投放到難以置信的恐怖世界,相比起來修復身體,給予宿主大量金錢這種事情反倒沒有那麼不可思議了。

蘇瑾不可能靠着自己的猜想就明悟地獄手冊的一切,片刻後他雙眼微微閉合,這也算是蘇瑾的一個特殊能力,只要他想睡覺,就會在極短的時間內睡着,不會被任何心事所幹擾。

第二天一大早蘇瑾就醒了過來,他收拾了一下後直接前往機場,購買了前往z省的機票,好在現在不是什麼運輸高峯。

在地獄空間中兌換的東西和白骨長弓讓他很苦惱,機械內甲隨身攜帶,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但其他東西想帶上飛機可不容易,正覺得苦惱的時候,蘇瑾無意間將地獄手冊扔到了白骨長弓上。

忽然間,白骨長弓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見了,蘇瑾一愣,他思索了一下連忙打開地獄手冊翻看起來,果然在倒數第二頁找到了白骨長弓,此時的白骨長弓化作了一副圖畫。

蘇瑾嘗試去抓白骨長弓,白骨長弓立即又化作白光竄了出來,現在蘇瑾終於明白爲什麼姜離的長槍是從什麼地方弄出來的了。

練習了一下收入取出的方法,很快他就熟練了,不得不說地獄手冊真的是了不起,光是這一個功能就足夠強大了。

飛機上蘇瑾用手機繼續搜索關於鳳溪鎮的信息,可惜除了那張照片外,鳳溪鎮的所有信息都好像被刪除了一樣,蘇瑾根本找不到一丁點有用的信息。

看着手機中儲存的那張鳳溪鎮的照片,照片的下角有着鳳溪鎮的地址,如果不是這張照片的話,蘇瑾永遠也別想找到一個偏遠地方的小鎮子。

下了飛機,蘇瑾又轉乘大巴車,公交,但還是沒有到達鳳溪鎮,打聽之後才知道原來鳳溪鎮的位置早就荒廢了,沒有公車通往那裏,如果想過去的話,除了走過去沒有其他辦法。

蘇瑾看了下天色,一路上奔波過來已經花費了一天時間,現在天色擦黑,不過他完全沒有疲憊的感覺,被強化過的身體能夠承受特種兵級別的高強度訓練,又怎麼會這麼容易感受到疲勞。

既然不累,蘇瑾決定繼續趕路,他在小鎮買了輛自行車,有這玩意總比自己用走的快,打聽了下鳳溪鎮的具體位置,沒想到這附近的人都知道,而不是像蘇瑾想象的那樣難以打聽到消息。

“鳳溪鎮那個地方早就荒廢了,都好幾十年了,你去那地方幹什麼?”一個女孩好奇的問道,她年齡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但也是知道鳳溪鎮的。

“啊!我是驢友,喜歡到處走走。”蘇瑾敷衍道,他好奇的問女孩“既然是荒廢幾十年的地方,你怎麼知道的?”

“這有啥,咱們這一塊的人都知道,小時候爺爺都當鬼故事說給我們聽的。”女孩撇了撇嘴,她對蘇瑾道“聽說那地方几十年前出了大事,一夜之間所有人都死絕了,警察封鎖了那裏,說是傳染病,你不怕啊?”

“傳染病。”蘇瑾笑了笑道“就是真的有傳染病,這都過去幾十年了,還能有什麼問題。”

和女孩告別,蘇瑾按照她指引的方向向前,女孩在後面喊道“這都天黑了,你去了今天晚上就要在那裏過夜了。”

“知道了,謝謝你啊!”蘇瑾擺了擺手道。

夜裏八點多蘇瑾終於遠遠的看到了鳳溪鎮,自行車也已經扔掉了,後來的路只能步行,自行車成了累贅,而這個鳳溪鎮和他經歷的那個差距太大了,到處都是已經破損的房屋,野草長的都有半人高了,一看就知道確實是幾十年沒有人來過的地方。

撥開草叢,蘇瑾緩緩向前,很快他就看到了林月一家所住的院子,奇怪的是這處院子與鎮子裏其他的房屋相比,保存的非常好,而在院子前蘇瑾看到了一灘碎裂的血肉。

蘇瑾的思緒迴轉,回到姜離一槍將獵人附身的楊子晨炸碎的時候,他微微嘆了口氣,找了個被不知道被丟棄了多久的工具,仗着自己現在體力強悍,用已經半毀的工具在地上挖了個洞,然後將那堆血肉埋葬。

“兄弟,我們萍水相逢,不過也一起經歷了生死,我能活也要謝謝你,你家在哪裏我也不知道,只能讓你入土爲安,希望來世你不要再遇到這麼倒黴的事情。”蘇瑾喃喃自語,楊子晨的血肉出現,也就是說昨夜的一切真的是發生在這片荒廢的鎮子裏,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一夜之間,鎮子會有這麼大的改變,但經歷了昨夜的一切後,還有什麼是蘇瑾接受不了的?

衝着這個簡易的墳墓鞠了幾躬,蘇瑾再次走向那個院子,院子前,一柄泛着寒光的剔骨刀被藏在了暗處,蘇瑾將剔骨刀撿了起來,然後用剔骨刀敲了敲院子。

“有人嗎?我按照約定來了。”蘇瑾好像個賣貨的貨郎一樣,叮叮噹噹用剔骨刀在木柵欄上敲打着。

嘎吱……!

就在這個時候,院子中發出一聲木門被推開的聲音,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出來,與蘇瑾面對面。

“你真的來了。”來人正是鳳溪鎮中除了完成事件的宿主們以外,唯一活着的人,神的人間體李嬸。

蘇瑾臉上掛上笑容,他敲了敲手裏的剔骨刀道“我這個人最遵守承諾的了,只是我還擔心你沒有辦法領悟,讓我白跑一趟呢!”

“你特意將剔骨刀留下,我就知道你還會回來,不過這對於我來說可是一場賭博!”神低聲說道。

“怎麼?你怕我不回來?”蘇瑾笑道。

“我只是怕你回不來而已,作爲地獄手冊的事件,鳳溪鎮有着自己的特殊性,本來事件結束我就該沉睡,等待下一次事件被開啓,但是爲了等待你,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如果這次得不到我想要的結果,我可不會善罷甘休。”神死死盯着蘇瑾,彷彿要將蘇瑾吞入腹中一樣。

“對有機會與你聯手的人做出這樣的威脅,這可不是一件好事,我要扣除你的一些印象分了。”蘇瑾一邊說道,一邊用食指習慣性的敲打着鼻樑,他在嘗試分析神的話,身體強化過後,蘇瑾發現自己的腦袋似乎也清晰了不少,這不是說蘇瑾更聰明瞭,解釋起來就好像蘇瑾更新了cup,讓他的運算速度更快了而已。

而神剛纔的話裏包含重要的信息,不過對於現在的蘇瑾來說只能暫且記錄下來,想要分析裏面的信息還要有其他的信息作爲印證纔可以。

“不用想了,有些事情你早晚會知道的,那麼現在你考慮的怎麼樣了?要成爲我的信徒麼?”神張開雙臂,好像在等待蘇瑾投入他的懷抱一樣。 “我拒絕!”蘇瑾毫不猶豫,語氣堅定的拒絕了神。

神微微一愣,然後臉色發黑,黑色如同液體一樣的光從他的七竅中升起,在李嬸的頭頂匯聚成一張猙獰的面孔,那面孔衝蘇瑾怒吼“你是在戲耍我麼?戲耍一個神?你好大的膽子。”

“稍安勿躁!”蘇瑾衝神擺了擺手,笑道“幹什麼這麼暴躁,我只是對條件不滿意,又沒說要否定這次合作。”

“凡人,你……到底什麼意思?”神被蘇瑾弄糊塗了,作爲神而高高在上的他,現在居然會被一個凡人弄的困惑不已。

“很簡單,想要我和你合作沒問題,但我要求提高待遇,這個你總明白吧?想要招安我,你至少要表示出自己的誠意吧!”蘇瑾聳肩說道。

神沉默了片刻,他點頭道“好吧!你也算是個人才,既然如此的話,我可以讓你成爲我的使者,我的傳道人,允許你借用我的力量。”

“如果你的誠意只是這樣的話,那我想不必浪費時間了,昨天晚上你最後提出的條件,我沒有記錯的話就是讓我成爲你的代言人,傳道者,我給了你一天的時間考慮,結果你付出的價格,居然還是這麼讓人不滿。”蘇瑾將臉上的笑容收斂起來。

“凡人,不要惹怒我!” 婚情告急:休掉國民老公 神沉聲說道,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向蘇瑾衝了過來。

蘇瑾一動不動,他斜眼看了神一眼道“怎麼?才一天的時間,你就虛弱的這麼厲害了?如果是之前的話,你不是要用烏光壓制我麼?現在只剩下氣勢了?”

“你……!”蘇瑾的話讓神憤怒不已,但同時那股強大的壓迫感也隨之煙消雲散,看着蘇瑾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神終於認輸了。

“貪婪的凡人,你到底想要什麼?”

蘇瑾見狀再次笑了起來,對於這個神的情況,蘇瑾心裏已經有數了,一個所謂的舊神,能夠被幾人宗教內的凡人鎮壓,其力量衰敗的程度可想而知,而且昨天晚上,在最緊要的關頭,這個神也沒有能夠突破鎮壓扭轉乾坤,他有多無力就一目瞭然了,不然蘇瑾即使在經過了強化後,也不敢來找一個神的樂子。

“這兩個東西都是你製造的,那麼先幫我鑑定一下如何?”蘇瑾將剔骨刀和白骨長弓都取了出來,他昨天沒有鑑定白骨長弓,心裏就是做了現在的打算,積分這種東西如此寶貴,能省則省。

對於蘇瑾的要求,神沒有拒絕,他隨手一揮,兩件物品上就分別冒出一股金光。

“好了,不過要跟你說清楚,這兩件物品都是我製造的,所以我才能夠鑑定,如果你有其他需要鑑定的東西,不要來煩我,除了它們的製造者外,只有地獄手冊能夠鑑定。”神對蘇瑾說道。

蘇瑾點了點頭,他將剔骨刀和白骨長弓拿了起來,兩件物品從表面上看並沒有什麼變化,蘇瑾想了想將剔骨刀收入地獄手冊,地獄手冊上,剔骨刀的下方立即出現了一串文字。

總裁的小萌妻 放開那個總裁大人 “邪神打磨的剔骨刀,擁有斬開絕大部分物質的鋒利刀刃,附帶技能邪神斬擊!消耗50點靈能,強行發動一次斬擊,有機率發動斷裂效果,斬斷一切阻擋之物!”

“這……還真是網遊麼?”雖然早就料到所謂的鑑定後,這東西肯定會有所變化,但蘇瑾沒有想到會是這麼數據化的變化,而且其中50點靈能讓他非常在意。

再拿起白骨長弓將其收入地獄手冊,手冊上同樣多出一串文字。

“邪神長弓,由邪神精製的長弓,擁有強大的攻擊力,附帶技能邪神咆哮!消耗100點黑暗類靈能,射出一枚邪神箭矢,箭矢附帶泯滅效果,吞噬一定範圍內的物質!”

邪神咆哮的威力蘇瑾可是親身品嚐過的,當時自己只是擦到一點,整個手臂就沒了,如果當時自己是被直接擊中的話,怕是連渣都不會剩下丁點。

“靈能,黑暗類靈能?也就是說靈能還有不同的種類?”蘇瑾注意到兩件物品中,對於靈能的不同描述,剔骨刀只提到靈能,但邪神長弓卻特別指定,消耗的必須是黑暗類的靈能。

“關於靈能,不知道你是否能給我一些指導?”眼前有一個神,即使是衰敗的神,但其掌握的信心定然也是巨大的,他沒有理由不知道靈能。

神點了點頭,他直接道“作爲地獄手冊的宿主,你想要活的長久,靈能自然是最重要的東西,靈能的開啓有多種多樣的方式,極限刺激,特殊修煉,灌頂傳道還有……信仰!”

“有趣,難怪你這麼輕易幫我鑑定了邪神長弓,爲的就是這個麼?讓我信仰你!”蘇瑾笑了笑道。

“對你我來說這都是最好的選擇,信仰我,我可以立即幫你得到靈能,而且等級頗高,你還能馬上使用邪神長弓,相信我,擁有這些你會非常強大,比一般的資深者強大的多,只有這樣你纔有機會活下去,纔有能力幫助我。”神向蘇瑾不停的推銷自己,希望蘇瑾可以立即成爲他的信徒。

“我拒絕!”蘇瑾毫不猶豫,再一次拒絕了神的邀請,他道“我不會成爲任何人的信徒,不管是你還是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