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嘟着嘴,投訴道:“以前,笑笑也常給娘子推拿揉捏的,娘子忘了麼?”

金子身體一僵,旋即又放鬆,回道:“笑笑,以前的事,有些我都忘記了!”

笑笑以爲勾起了娘子傷心的往事,忙賠笑道:“是奴婢不好,以前的事,娘子忘了倒好!”

金子向來懶,不欲多做解釋,只模棱兩可的應了一聲嗯,便沉浸在笑笑溫柔的伺候下,沉沉睡去。

馬車穿過權貴住宅區,通往市集。

辰逸雪端然靜坐在馬車內,目光隨意的掃着窗外的街景。

似乎看到了什麼,黑眸一陣閃爍,他旋即朝車轅上正在駕車的野天吩咐道:“快速穿過市集!”

“是!”野天不問緣由,只揚起馬鞭,領命行事。

市集商業坊區的毓秀莊門前人潮濟濟,門庭若市。

從莊內到集市上,竟排起了長龍,遠遠望去,是各色衣着光鮮的娘子貴婦。

莊內並肩走出兩個三四十歲左右的婦人,二人皆是雲鬢娥娥,珠光寶氣,光彩照人。

“郡主快進去吧,承您相送,真是折殺妾身了!”一個身穿白色織錦中衣,外搭熏衣草色比甲的婦人含笑躬身道。

那位被稱爲郡主的婦人臉上亦是漾着淺笑,嗔道:“府尹夫人真是見外了!最近毓秀莊多了許多新品,得空常來看看!”

“這是一定的,放眼整個州府,何處能尋得比這兒更好的花樣料子?”府尹夫人似乎想到什麼,擡眸看了看周圍,壓低嗓子靠近郡主道:“連我家老爺也稱讚妾身穿這身衣服好看呢!”

郡主掩嘴低低的笑了起來,“可不是麼?這熏衣草色顯得膚白,夫人看起來越發姣美可人了!”

府尹夫人聞言不由一陣羞赧,掩臉道:“郡主這是打趣妾身呢……”

郡主站在莊前與府尹夫人又是一陣寒暄,這纔將人送走。

應酬完畢,郡主斂起笑容,準備返回毓秀莊。

剛要轉身,便見一輛馬車風馳電掣般地從眼前掠過,郡主嚇得心頭驟緊,剛要斥罵,卻看到了馬車後壁上印着的徽記。

保養得姣美得宜的面容頓時變了幾變。

好傢伙,回來了竟然還避着不回家……

“常富……”郡主河東獅吼,扯着大嗓門喊道。

話音剛落,毓秀莊內跑出一個小廝,躬着身問道:“郡主有何吩咐?”

“快馬追上去,將雪哥兒那臭小子給本郡主拽回來,帶不回來,你也就別回來了!”郡主玉指指着馬車的方向,冷眉豎目道。

常富心頭微微一凜,吞了口口水,顫顫道:“奴才遵命!”

(這章辰逸雪大神的身份,大家應該猜到了吧?快去留評吧,獎勵經驗值三個!) 剛才那法杖飛奔向墨九狸的模樣,簡直讓他鬱悶死了!

他們殷家守護多年的寶貝,結果看到一個外人跟見了娘似的飛上去,簡直太傷心了啊啊啊啊……

就連殷夢天也是十分的鬱悶,畢竟這東西他一直很看重的呢!

嬌妻很甜:二爺,別太寵 「那我就盛情難卻了!」墨九狸聞言也不矯情的說道。

超神術士 「那我孫子殷火燚他……」殷風想到什麼看著殷火燚說道。

「可以拜我為師了!」楊子威看了眼墨九狸,然後對著殷火燚說道。

「真的,太好了,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殷火燚聞言開心的直接跪在楊子威面前說道。

殷風和殷夢天反應過來時,楊子威已經將殷火燚遞過來的拜師茶給喝了下去,父子兩人可謂鬱悶得不輕,他們的意思不是這樣的啊!他們這簡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原本想著的是,既然寶貝也被墨九狸認主了,是不是能放過他們家的殷火燚了,別再收什麼弟子,拜什麼師了!可是卻沒有想到,楊子威一句話,自家的殷火燚就直接拜師了……

「你們放心,我雖然收他為徒,也不會帶他離開天壽城的,我會交給他一些東西,等到他練會了再來檢查的,所以你們大可以放心……」楊子威看出殷風和殷夢天的擔憂說道。

「這樣,那就最好了,既然如此,就這樣吧!這孩子從小被我們慣壞了,還希望你們多多擔待,火燚,還不帶幾位下去休息!」殷風聞言總算微微放心,然後看著火燚說道。

「是,師父,你們跟我來吧!」殷火燚開心的說道。

然後,墨九狸等人被殷火燚帶到了城主府的後院,幾個人安排在一個院落住了下來,楊子威為了儘快打發殷火燚,因此跟殷火燚住在了一個院子,方便知道殷火燚修鍊……

對於楊子威來說傳授殷火燚點東西,簡直太容易了!

墨九狸和火瀾等人被安排在一個院落內,晚上殷風等人說要為幾個人接風洗塵,都被墨九狸以修鍊為由拒絕了!所以,墨九狸在自己屋內修鍊,火瀾三人在院內護法……

墨九狸現在很想快點晉級,這樣空間才能使用,會更加方便一點兒,所以她是真的在空間內修鍊的,沒有作別的事情!

夜晚,墨九狸修鍊到一半,聞到一股奇異的味道,眉頭微微一皺,聽到外面的聲響,知道火瀾等人都被人放倒了!

墨九狸隨手在身前布下一個陣法,然後起身站到了一邊,不多時房門被人從外面輕輕打開,對方一襲黑衣蒙面不露臉,完全看不出模樣,小心翼翼的進來后,看了眼面前盤膝修鍊的墨九狸后,對方眼底閃過一道暗芒……

手中出現一根明顯淬了毒的一陣,對著面前的墨九狸射了出去,銀針直接刺入墨九狸的脖頸,對方站在原地看著墨九狸竟然毫無動靜,也未流血,微微皺眉不解的看著面前的墨九狸……

「讓你失望了呢!」墨九狸從暗處走出來看著對方說道。 (PS:今天依然雙更,第一更先送上,晚上八點第二更!繼續求票,有雙榜單,千語很感恩,親們給點支持吧!偶上班去了!)

蕙蘭郡主氣得咬牙,手中捏着的真絲錦帕被她揉成一團。

“一個是這樣,兩個是這樣,真真不讓人省心!”蕙蘭郡主嘆了口氣,伸手扶額,揉了揉突突急跳的太陽穴,黛眉緊蹙。

“怎麼了舅娘?是誰惹您生氣了?”

鳳飛九天 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蕙蘭郡主回過頭,只見一個身穿鵝黃色蜀錦襦裙的少女在婢女的攙扶下走下馬車,踩着細碎的蓮步搖曳走來。

少女的身材纖瘦玲瓏,行走間充滿着一種舞蹈的優雅,罩在襦裙外頭的薄綃半臂隨着她步子輕盈的舞動顯得越發飄逸。

白色的輕紗覆面,只露出一雙嫵媚溫柔,清澈無瑕的眼睛。

蕙蘭郡主看着少女,臉上漾着慈愛而疼惜的淺笑,此前的不悅已經不見蹤影,迎上前道:“一月不見,涵涵越發娉婷動人了,舅娘現在才知道,原來涵涵走路也可以像一曲舞蹈,都讓舅娘看呆了!”

掩在白紗下的櫻脣微微揚起,柳若涵嬌羞低頭,眼波流轉,盡顯小女兒的嬌俏模樣,看得蕙蘭郡主不禁低低嘆了一口氣,然後又嘆了一口氣。

“舅娘怎麼了?何故嘆氣?”柳若涵的聲音清亮,婉轉動人似黃鶯啼鳴。

蕙蘭郡主擺了擺手,拉着柳若涵的手往毓秀莊內走去,一面笑道:“看到涵涵如此大家閨秀的風範,舅娘心中歡喜的緊。還有半年,你也該及笄了,到時候可得讓你爹爹將柳府的門檻給加固些,不然,前來提親的人家可要將門檻都踏破了……”

誘妻入懷 萌寶神助攻 “舅娘真壞,就會打趣涵涵!語姐姐纔是真國色呢,舅娘您還是先給辰府的門檻加固吧!”柳若涵臉蛋紅撲撲的,眉眼間滿是嬌羞。

“你語姐姐?”蕙蘭郡主拉下臉,又嘆了一口氣,“剛剛舅娘看到你的時候,就是想到了你語姐姐才忍不住嘆氣的。你說你們兩個年齡是差不多的,從小也親近,怎麼長着長着,她就不着道了呢?你不知道她現在是一點女兒家的模樣都沒有,成天不是倒弄着稀奇古怪的東西,便是往外跑,針織女紅她一點不上心,就是偶爾下個廚,也能將廚房給捯飭得像是發生過海嘯似的……”

郡主拉着柳若涵的小手,一路倒苦水,說到傷心處,眼眶還隱隱泛紅,不知道的,還以爲她的子女有多麼不堪呢。

實際上,蕙蘭郡主的生活莫不是州府上下所有權貴夫人們,太太們所豔羨的對象。

首先,她有着高貴的身份。

當今皇帝的表姐,父親是端肅親王。這樣的身份一亮出來,就足以讓整個州府的權貴百姓俯首稱臣了。

再者,便是她嫁了一個世間少有的好男人。

她的丈夫辰靖雖不是權貴之後,但爲人正直善良,性格溫潤,一表人才,最重要的是貌若潘安!他出身書香世家,只是到了他的父輩一代,家道中落,辰靖無奈只能棄文從商,白手興家,從此走上了商賈之道。

蕙蘭郡主之所以會認識辰靖也是因緣際會,當年宮中的尚衣局舉辦了一場繡品大賽,參賽者皆來自民間,蕙蘭郡主便是在繡品大賽上邂逅了辰靖,一見鍾情,不顧父親的反對,執意要下嫁於他。

當年的蕙蘭郡主可是頂着帝都四大美人之一的頭銜,有多少名門將相,王侯公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想而知,端肅親王看不上一個商賈小子,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何況辰靖還是賣繡品的,一個手執針線的男子,怎麼看都有些娘娘腔。因此端肅親王任憑蕙蘭郡主好說歹說,就是不同意將自己的寶貝女兒下嫁給這樣的人。

而蕙蘭郡主的個性恰恰與辰靖相反,她是屬於那種自主而略帶傲嬌的女子,端肅親王反對她的婚事,她竟敢自個兒跑到皇帝面前去請旨賜婚,先帝對這個侄女可是寵愛有加,最後磨不過,只好答應了蕙蘭郡主的請求。

聖旨下了之後,一切都成定局,就算端肅親王有多麼的不願不喜,也只能遵旨而行。

這一門親事對辰靖而言,也是受寵若驚的,他從來不曾想過,一介商賈,竟能一朝鯉躍龍門,搖身成爲大胤朝的郡馬。

蕙蘭郡主沒有因身份而嫌棄,委身下嫁給自己,是而辰靖對郡主也是相敬如賓,鸞鳳和鳴。自從與蕙蘭郡主大婚後,便始終如一,不曾納妾。辰靖與郡主伉儷情深,夫妻同心,將繡坊越做越大,成年累月的心血積攢,終於鑄就了今日皇帝御賜的天下第一坊----毓秀莊的金漆招牌。

蕙蘭郡主的生活算得上錦衣玉食,夫婿體貼,兒女成羣,這樣的好日子,就是打着燈籠都難找,有什麼煩心的?

“舅娘真是多慮了,您說語姐姐對針織女紅不上心,那可真是冤枉她了,誰人不知道毓秀莊的新鮮花樣都是語姐姐設計出來的?至於她那慵懶率直的個性,那才叫真性情,活得多自在?涵涵聽着都豔羨呢,可惜涵涵沒有語姐姐那般機敏,就是想搗弄些什麼,也做不來!”柳若涵勸慰道。

“就你這丫頭嘴甜!”蕙蘭郡主含笑微嗔,美眸瑩瑩流轉,嘴角上揚,續道:“說起機敏二字,語兒倒是擔得起的。涵涵進來看看,你語姐姐最近又設計了些花樣出來,纔剛做出一些底樣,便有不少夫人娘子開始訂購了,你要喜歡,等成品做出來,舅娘給你送一些過去!”

隨着蕙蘭郡主步入毓秀莊內堂,柳若涵便伸手摘去面上的白紗,露出一張精緻絕倫的容顏。

眸若秋水,膚若凝脂,瓊鼻挺翹,口含朱丹,柳眉青黛。柳若涵的五官彷彿經過了上帝之手的精雕細琢,無論是分開還是組合在一起,都是恰如其分的舒逸,下顎的線條優美天成,只一眼,便足矣讓人怦然心動!

柳若涵將面紗遞給身後的婢女,挽着蕙蘭郡主的手臂撒嬌道:“這麼好?還是舅娘最疼涵涵了!呵呵,剛剛舅娘還在抱怨語姐姐的不是,可依涵涵看,舅娘這是在涵涵面前變相的誇語姐姐呢,她纔是真正的獨一無二,這世間再尋不到如語姐姐這般玲瓏心的娘子了!”

蕙蘭郡主聽着外甥女的誇讚,內心也很是受用,頓感愉悅。

其實自己的女兒,當孃的哪能不知道?

只不過,比起涵涵這種大家閨秀,語瞳的個性始終太過跳脫了。

--------------------------------------------------------------------------------------------------

[bookid=3021411,bookname=《墨九》]讓他人蛋疼自己淡定的修真路!目標是:天道盡頭!

[bookid=3052171,bookname=《傾城謀略》]重生女歸來,又將掀起怎樣的腥風血雨 「你怎麼會?」對方看到暗處出來的墨九狸震驚的說道,而對方這一出聲音,也徹底暴漏了對方的身份,神隱城的大小姐林曉楠!

「林大小姐真的是好厲害啊,竟然能找到這裡來!」墨九狸有些意外的看著林曉楠說道,她還以為來人是殷風或者殷夢天派來的,沒有想到竟然是林曉楠!

林曉楠見身份敗露了,也就沒再隱藏,冷笑的看著墨九狸說道:「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被我爹爹囚禁,所以你犯下的錯,自然要你來承擔!」

「呵呵……林大小姐莫非是腦子不好使?你的事情跟我有關係?還是說林大小姐做都做了,卻不敢承認呢?林大小姐不過是因為愛慕楊子威,不甘心他為我所用,才會以身試險前來殺我,到時候去楊子威面子討個好處么……」墨九狸諷刺的揭穿林曉楠的目的說道。

「我的事情跟你無關,我來這裡只是為了殺了你,為我自己的冤屈報仇,跟楊公子無關!」林曉楠擔心楊子威在附近,於是狡辯的說道。

「嘖嘖嘖,女人啊,還是誠實一點兒才有人喜歡!你這樣口是心非,楊子威是不會喜歡你的!做都做了你怕什麼呢?殺了我還需要你林大小姐自己動手嗎?林大小姐還真的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不自知呢……」墨九狸聞言看著林曉楠淡淡的說道。

林曉楠被墨九狸戳穿心事,惱羞成怒的看著墨九狸說道:「我不想跟你廢話,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可沒時間應付你,子威交給你了,自己的桃花自己解決,我不想再看到她第二次!」墨九狸看了眼門口說道。

林曉楠聞言一驚,急忙轉身看向身後,墨九狸趁機直接身影一閃,到了門外,給院內昏倒的火瀾等人服下,不多時火瀾等人就紛紛醒來了!

看到墨九狸和走進屋內的楊子威時,火瀾微微一愣的問道:「主人,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嗯,有客人來了,我們在這裡等會兒好了!」墨九狸坐在院內說道。

「主人,是神隱城的人嗎?」白書看著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嗯,是神隱城的大小姐林曉楠!」墨九狸也沒隱瞞的說道。

「難道是來找楊子威的?」火瀾聞言詫異的問道。

「也許是,誰知道了!」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火瀾三人也十分無語的看了眼屋內,暗道這神隱城的大小姐也是夠用心良苦的了,竟然能追到這裡來,真的是不容易啊!

屋內

楊子威看著對面身穿夜行衣的林曉楠,臉色十分的難看,林曉楠在暗處跟隨他們,他早就知道,只是他以為墨九狸等人不知道,林曉楠也沒做什麼,就沒有理會……

今晚感應到林曉楠的氣息,藏在墨九狸的院子附近,他就擔心不好,所以提前趕來了,只是沒有想到墨九狸什麼都知情,自己剛到,就讓他來處理林曉楠,讓他現在騎虎難下,十分的尷尬…… “再有什麼玲瓏心,也比不上涵涵乖巧討人喜歡!”蕙蘭郡主輕點了柳若涵的額頭,隨後拉着她纖軟的柔夷走進繡品陳列廳,一邊道:“來,喜歡什麼自個兒挑……”

柳若涵的婢女站在內堂等候,眼珠子靈動地轉着,細細的打量着莊內隨處可見的精美繡品,各色綾羅綢緞分門別類擺滿貨架,色彩鮮亮,明晃晃的,似要將人的眼睛耀瞎。

莊內的管事娘子唐媽媽極具眼色,一眼便認出了這是柳家娘子的丫鬟,上前一番寒暄,可打探了不少信息,知道了柳家娘子喜歡什麼茶葉茶點後,笑眯眯地下去準備。

蕙蘭郡主和柳若涵在陳列廳內柔聲細語,相談甚歡,廳內不時傳來陣陣歡快的笑聲。

唐媽媽親自端着香茗和茶點剛步入內堂,便聽到身後蹬蹬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不由蹙眉望去。

常富正倚在楠木門框上大口喘着氣,四月時節最是宜人,可常富額頭上卻佈滿汗珠,隨着他甩頭的動作,淋漓的汗珠順着臉頰的輪廓滑下,滴在素色棉布中衣上,印着星星點點的痕跡。

“作死呢?瞧你那樣子,不曉得拿塊帕子抹抹?若是汗液滴到繡品上,本娘子跟你沒完!”唐媽媽色厲內荏道,一邊將香茗茶點放到案几上,一邊緊張地跑過來,拿起常富身側擺放的繡品細細端詳,生怕真的被污染到,毀了一副嘔心瀝血的藝術品。

常富吐了吐舌頭,暗自嘀咕了一聲:要不要這麼誇張呀?難道他的汗液是砒霜劇毒?

“幸虧沒事!”唐媽媽小心翼翼地將繡品放回原處。

“唐媽媽,郡主還在不在?是不是回府上了?”常富稍事休息後,呼吸漸漸平緩了下來。

唐媽媽擡眸掃了他一眼,冷冷道:“找郡主何事?”

“剛剛郡主讓兒去追郎君的馬車,兒幾經辛苦才追上去,好說歹說一番後,郎君這才答應回來。郎君應承兒會先回辰府,兒是來向郡主覆命的!”常富解釋道。

“你是說郎君回來了?”唐媽媽臉上露出訝色,圓圓的眼睛頓時一亮,追問道:“郎君現在在辰府了?”

“是,他剛吩咐野天直接回辰府!”常富應道。

“郡主在裏面呢,太好了,我這就告訴郡主去。娘子也從桃源縣回來了,這下好了,郡主該高興了,終於可以一家人整整齊齊的了……”唐媽媽興奮不已,拍着手獨自呢喃,剛要進去稟報蕙蘭郡主,似猛然想起什麼,復又回頭沉着臉道:“快去換身衣裳,瞧你那樣,土不拉幾的,讓人看了少不得失了毓秀莊的臉面!”

常富唯唯應下,待唐媽媽走進去後,才忿忿地嘟囔道:“就你那妖嬈樣纔不土麼?切,真真俗不可耐!”

陳列廳內,蕙蘭郡主聽到唐媽媽的回稟後,臉色雖然如常,但跟隨多年的唐媽媽還是看出了她眉眼間的歡喜。

柳若涵抿着嘴微笑,心中亦是難掩雀躍。

有多久沒有見到大表兄了呢?兩年了吧?

每一次去辰府拜訪,他都恰逢其會的不在,或是在外頭的莊子靜養,或是去遠足踏青。

多少次帶着滿懷的期待而去,卻揣着空洞的失落而返……

這一次,他不會再消失不見了吧?

記憶中,大表兄總是不苟言笑的,但他偶爾露出來的那抹清淺的笑容,卻魅惑得讓人目眩神搖,心頭盪漾……

他是否還記得自己呢?是否還記得那個曾經被他譽爲小跟屁蟲的表妹?

柳若涵恍然想起自己小時候,常常跟着語姐姐一起纏着他玩的情景,兩人就像樹熊一般,攀着他修長的大腿,嚷着要抱抱……不得不說時間過得好快,轉眼間,他們都不再是小時候的模樣,轉眼間他們也已長大成人。

“笑什麼,傻丫頭?”蕙蘭郡主問道。

“沒有,涵涵突然間想起了小時候和語姐姐纏着大表兄一起玩的情景。”柳若涵笑道。

蕙蘭郡主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那時候的他是倔強的,脾氣並不是很好呢。可對這兩個惱人的小丫頭,他卻無計可施,偏偏小丫頭們也喜歡纏着他,因而那時候,院子裏常常會傳來雪哥兒的隱忍的輕叱聲:“不要跟着我,你們這兩個小跟屁蟲,走開……”

蕙蘭郡主掩嘴輕笑,嗔道:“你還記得?說來也怪,你和語兒都喜歡纏着脾氣倔強的雪哥兒,反而性格開朗的然哥兒卻不吃香!”

“呵呵,可能是二表兄總是讓着我和語姐姐,所以我們覺得沒有挑戰性!”柳若涵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