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人一連串的詢問。

“嗯。”

我點頭,隨後拿着楚菡拿着照片遞給她“小菡,這是你爸媽留着的你小時候的照片!你很像你的媽媽。”

隨後,我有些悲傷的嘆口氣“他們很好,不過,卻死了!我在哪裏見到的是他們的魂魄!”

“死了?”

楚天和唐雲天兩人身子晃動了下,臉上顯現出難過之色,儘管他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但此時得到兒女死去的消息心中依然很不是滋味。

楚菡更是大哭了起來,從小沒見過父母的她是最可悲的,我過去輕輕的將她扶起來,隨後將楚菡爸媽要我帶的話說了出來。

唐雲天一下子衰老了許多,嘴裏喃喃道:無怨無悔,好一個無怨無悔!他忽然昂頭,淚流滿面“女兒,唐家和楚家多年的恩怨已經消除了,可是你們再也回不來了!”

而後,我向他們簡要的講訴了蘆葦蕩裏發生的事兒,至於楚菡爸媽爲何會出現在哪裏,他們還沒來得及告訴我。

在我說完之後,白娘子站了起來,走到我身邊,靜靜的看着我:你,去過蘆葦蕩?

我點頭,緊跟着她又問道:“你怎麼出來的?”

這個問題讓我無法回答,我自己到現在都不知道是如何從哪裏出來的,既然她問起,我猜測她或許知道那個地方,就開口說道:“楚菡爸媽讓我告訴你們,要合力摧毀那裏!”

“是誰殺死了他們?”

唐雲天咆哮了起來“長江蘆葦蕩又是什麼地方?”

“都散了!”

白娘子揮手嚴厲的說道:“那個地方不準再提,也不準任何人去!”她回頭看着楚天“後天大葬他們夫婦,我要你們楚家給我孫女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她揮手讓所有人離開,但卻讓我留了下來!

在所有人離開之後,整個大廳陡然陰冷起來,一向溫和的白娘子瞪着我徹底憤怒了,瞬間就到了面前,並且伸手卡着了我的脖子!

(本章完)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有些嚇傻在原地,我能感覺出來白娘子抓着我脖子的手在逐漸加大力度,而我像是被她的氣息禁錮了一樣,我根本就動彈不得。

白娘子冷冷的看着我“你,命不久矣!”突然將我甩飛出去。

“嗵。”

我直接撞在了門旁的圓形木質柱子之上,眼前一陣眩暈,捂着胸口,根本就搞不懂眼前這個中年婦女是什麼意思。

隨後,我被一股吸力吸了過去,白娘子依然冷冷的看着我“知不知道,你惹了禍端,並且將禍事引到了我們唐家!”

我被她弄得摸不着頭腦“我不過是將楚菡爸媽的要帶的東西,帶了回來而已!”

“屁話!”

白娘子伸手將我抓到桌子上,面目對着上面的那個包裹“你知道這麼是什麼麼?”

“嗯?”

我雖有疑問,但還是開口說道:“楚菡爸媽讓我帶回來的東西!”

“你一直未打開這個包裹。”

白娘子伸手將那包裹拿了出來,表情有些不自然,但依然能看出她在壓制着莫大的憤怒。

“我沒打開過。”

我對白娘子的行爲產生了一種本性的抗拒!

“你太傻!”

白娘子將包裹抖動開,忽然從裏面倒出了一些細小的顆粒,但緊跟着這些顆粒凝聚一團,慢慢的變成了一坨類似黑泥一樣的東西,並且會慢慢移動,一股子惡臭突然襲來,將我薰得胃裏一陣翻滾。

腐爛的人肉!

我腦子嗡的一聲響,這就是蘆葦蕩底下泥潭裏的黑泥人肉!

但,這團腐爛的肉還是活的,它正在朝門口慢慢移動,並且有變大之勢。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這明明就是楚菡爸媽給我的信物,怎麼會變成了這般噁心的東西!

“這是陰間鬼泥團!”

白娘子嘆口氣說道:“我終究不知該如何說你,唐家祠就此將不再安寧!也許從一開始遇到你,我們唐家祠註定不會再平靜下去!”

咯噔!

我的心裏像是被一塊尖銳的巨石壓着了一般,擡眼看着這個曾經救我的中年婦女,我沒來由的一

股歉意涌了出來“這是怎麼回事兒?”

“你中計了!”

白娘子冷眼看着那團朝門口移動、變大的黑泥,緩緩開口“從你說你去過蘆葦蕩,我就知道來禍事了!”

她眼神顯得有些渾濁而又迷離:“那裏很少有人進去,而又完好的出得來!而你,根本就不可能出來,哪怕你有某種陰間介質,也根本就出不來的,那是陽間地獄,生死空間,除非你道法通天才能來去自如。”

“可是,這是小菡爸媽交給我的包裹!”

我也跟着激動起來,她說的太嚴重,唐家祠要完了,那麼我就是罪魁禍首!

“如若,我沒猜錯,你一直都在別人佈置的圈套中,至於包裹何時被人掉了包,我卻無從得知,一定有人將你帶進去,帶出來,而這個人就是繫鈴人!”

白娘子搖搖頭踏步朝那團散發着惡臭的黑泥走了過去“他們不想殺你,因爲你本已死,再或者你還有別的用途!知道這黑泥麼?”

我滿頭大汗的點點頭“知道,這是腐爛的肉!我在蘆葦蕩底下見過。”

“知道這是誰的麼?”

白娘子扭頭看着我,隨後自問自答“這是和你有深仇大恨之人的肉,加註了陰間特有的泥土和無數的陰間孤魂野鬼,這是一種活着的肉團,它能將這裏的信息反襯給陰間,而我們唐家祠所有人都將會爲此殉葬!現在,你若不殺它,它會無限壯大,將這裏變成另外一個蘆葦蕩,你若殺它,百年浩劫來臨時,此地會首當其衝,將會陰兵來襲,兵臨天下!到那時,這裏將會變成另外一個陰間的中轉站!”

剛說完,白娘子凝聚周身氣息,朝那股黑色的肉團捲了過去,將那團黑泥徹底包裹其中,紫黑夾雜的氣息快速旋轉形成了一道氣旋,對那團黑泥進行攪碎碾壓。

突然,這個大廳裏響起了一陣鬼哭狼嚎,就像是絞肉機在攪碎某種還活着的動物,一時間碎肉橫飛,惡臭熏天,十多秒之後,這團黑泥徹底被攪碎,緊跟着一條黑色的粗壯大蟒蛇突兀的出現在半空,並且張嘴將這些碎肉給吞食掉,只留一片烏黑的血跡。

聽了白娘子的話,我木楞在原地,我的心也跟着揪了起來,忽然看着她“

我知道是誰了,有一個60多歲的自稱是撈屍人的老漢將我帶進去,一定是他!”

“孩子,你走吧!”

白娘子開口說道:“許多年前,我欠你們巫族趕屍一脈一條命,也可以說我第二次生命是你們趕屍人給的,所以我會救你,也會幫你,不會恨你,緣生緣滅,生死皆由天命!”

此時此刻,我終於知道,爲何薛博福說唐家祠曾經幫助過婆婆,我想或許也是因爲這種原因吧。

如果我猜的不錯,她應該是用趕屍祕術還魂術而復活的人!

那麼,是誰復活了她?

我現在無心思考這個問題,而是在擔心我將會給唐家祠帶來的厄運,看來我真的是災星,無論去哪裏都將會因爲我而死人。

“你命犯孤星血煞,又被人逆天改命,你是厄運之身,將會帶給你身邊的人無窮的災難,小菡你們是之間是不可能的!你是活死人,生死皆在一線間!”

白娘子重重嘆息一聲“那些人不會放過你,至少陸家的人不會放過你,最好找一個能避難的場所,等你道法深厚了再出來!你自己的命運,需要你自解,誰也幫不了你。”

我茫然的擡頭,自知自己是厄運之身,生死不由命,我或許命中註定孤苦終身,老無所依!

隨後,我將在蘆葦蕩遇到的情況沒有任何保留的告訴了她,她詢問我都把這個東西帶去過哪裏?哪裏時間最長?

“楚家老祖宗的墓穴!”

極品尊主:師傅,別惹我 我開口回道。

“哦。”

白娘子原本還緊繃着臉,現在緩和了一些“楚逍遙,有他在或許會好一些!”

我轉身默默的離開,我向白娘子承諾,若是唐家祠因爲我有災難,那麼我會不顧一切的趕來。

而她則是揮揮手:不必自責,要唐家祠滅亡沒這麼簡單,看來我得去一趟蘆葦蕩了。

我心裏拿定了主意,告別了白娘子,我從唐家祠小道上走了出去,回到楚家我給楚菡留下了一封信,隨後拿着屬於我的東西離開。

楚菡,別了!

我需要增長實力,很多事兒都需要我自己解決,而我更想回到古河村,探索屬於我自己的祕密!

(本章完) 經歷過這麼多事兒之後,我一直在想自己到底是誰?

我真的是爺爺從亂墳崗撿回來的嘛?

爲什麼我會身負厄運?

坐在車站裏,我開始思索起來,從小時候的玩伴的開始,二狗子、洋蛋兒等人的死,看似和我沒有任何的關係,但,現在看來,他們的死興許和我有直接關係,我又突兀的想到婆婆讓我去齊雲山古壇廟招二狗子洋蛋兒的人純潔至陰魂魄……

想到這裏,我沒來由的渾身抽動了一下,婆婆和爺爺應該有先知,不然也不會把二狗子等人魂魄丟在古壇廟!

他們是在召小薇的時候才讓我去古壇廟,這麼想來,小薇是藉助了他們四人的童子陰靈才被召了出來。

隨後,我又想到了古河村所有的鄉親們,我畢業歸來後第一個遇到的人是老根叔,而他就在斷頭河那裏死了,隨後是全村的人,難道僅僅是因爲別人和婆婆、爺爺的仇怨?

那麼這些人究竟想從古河村亂墳崗得到什麼?

那裏是不是蘊藏着很大的祕密?

和我最後一起逃出來的巧玲、巧斌也死了,這是我很大的遺憾,沒能照顧好他們。

思來想去,那個黑暗而又偏僻的古河村輪廓一直浮現在眼前,現在想來,它依然的是那麼陰森和恐怖!

我不得不又聯想了從古河村出來的所有事,總感覺,很多事情都和古河村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想的越多,我腦子就越痛。

就在我思緒萬千的時候,之前曾戴過那個扳指的大拇指,卻在不停的抖動起來,一張一翕,就像是有了呼吸一般,裏面傳出劇烈的痛感,像是有什麼東西從裏面竄出來一樣,我低頭一看,卻發現那個我以爲被抓走我那些人拿走的扳指,從我體內冒了出來!

與此同時,我體內幾股氣流在迅速的對撞,原本手臂上消失的那條小蛇也浮現了出來,胸口氣血翻滾,我忍不住用手捂着嘴,等我放下手,卻發現,我的血變成了墨綠和暗紅兩種看似夾雜的顏色!

並且,冰冷無比!

因爲抽痛,我額頭汗珠直冒,這種痛感

不是很強烈,但,隨着扳指轉動,我腦子裏有個猶如炸彈轟炸般的鳥類鳴叫聲,和一個尖銳的笑聲:哈哈,放我出來,我要出去……

這種聲音一直持續了很長時間才停下來,等我擡起頭,我發現周圍的人都像是看怪物一樣看着我,我抓着包裹就進了衛生間。

在鏡子裏我看到了蒼白並且冒着冷氣的臉龐,這是一張接近扭曲的臉,我用水洗了很長時間才慢慢恢復,我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我體內充滿了黑暗的嗜殺力量。

車子開動,我獨自離開了有些熟悉的鳳凰縣城,一想到離開,我心裏就五味雜全,心裏是傷痛的,或許是因爲楚菡的緣故,我承認我喜歡她,但,我卻是活死人!

命運,總是充滿着捉弄意味。

車子上了高速路,這次,我是真真的走了,我要找尋我真實的自己,找尋古壇廟埋藏的祕密,以及我給唐家祠帶來災難的長江蘆葦蕩,還有那個謎一樣的萬山之林……

我就像是一個被人制造的棋子,在隨着塵世隨波逐流。

我到底是誰?

小薇到底來自何方?

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我們之間到底有何關係?

我想等我打開了齊雲山古壇廟的大門,我就能知曉一切。

等我到了那個熟悉的小鎮,已經臨近傍晚,看着暮色,我忽然想起了去找巧玲和巧斌的那個晚上,內心不免深深的自責。

站在熟悉的小鎮街道上,卻不見了熟悉的人,吳超,那個錚錚男子漢,他還在蘆葦蕩麼?

我決定有空了去派出所裏詢問一番,我攔車去了古河村附近,隨後下車,讓我沒想到的是,這裏竟然有玄門高人在把守,轉了幾圈,我發現今晚是進不去了。

我在想是不是楚家老祖宗和那個老乞丐將這裏封印撞破,被省城的那些玄學、靈學專家發現了?

若是這樣,我絕對可以趁着薄弱的道法束縛進入其中,隨後,我找了一個死角,用手碰觸了下,但,我立馬就被反彈了回來。

而後,我趕緊撤身,怕陣法波動引起周圍人的注意,我決定監視兩天,我不想把自

己行蹤暴漏了。

在我抽身走了之後,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出現我之前位置的右側方,看到我離去,輕嘆一聲:追蹤你,還真的不容易,若不是老師有先知,怕是很難琢磨你行蹤!隨後,笑笑隱入黑暗之中。

我返回到了小鎮之上,我決定用兩天的時間來觀察古河村周邊情況。

不知爲何,離古河村越近,我身上就會起一層雞皮冷疙瘩。

我簡單的吃了一點東西,買了一包芙蓉王,而後去了派出所,我並未進去,而是和門口那個退伍的老軍人閒聊了起來,去的時候,他正在偷偷喝酒,等他酒勁上來,我纔開始步入正題。

“大爺,您在這裏認不認識一個叫吳超的人?”

我將芙蓉王一根接一根的遞過去。

嬌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吳超?”

門衛老大爺抿了一口酒“你說小吳呀,咋不認得,他可是大隊長哩。”

“那他現在在麼?”

我詢問道。

“好像出差了。”

門衛老大爺簡短的說了一句“在幾個月前就一直沒回來,說不好,反正所裏還掛着他的名。”

我又詢問了幾句,發覺這老大爺喝的是暈乎乎,說話都不伶俐,最後索性不問了,把那半盒芙蓉王放在他的小板凳上,抽身站起來。

老大爺晃悠悠站起來,嘿嘿的笑着,還想拉我坐下說一會兒話,我慌忙將手抽出來,閃到了門口,而後跨步離去。

“我感覺這事兒有蹊蹺,那天晚上我看到小吳老婆,她……”

他話都沒說完倒了下去,我轉身還想詢問一些情況,但看着在地上一灘泥一樣的的老大爺,將他扶到了椅子上,趕緊離去。

我猜測吳超在蘆葦蕩,一定回不來了,但我還是決定來看看,特別是老大爺後面沒有說完的話,這事兒有蹊蹺,但和吳超老婆有什麼關係?

找到派出所家屬院不難,畢竟我是在這裏長大的,但,要找到吳超的家卻有些難,這是一個有着三棟樓房的破舊家屬院,現在已經很少有人住了,進入其中,一股渾濁的味道迎面撲來。

(本章完) 隨着很多人搬離這個顯得有些空曠的派出所破舊家屬院,讓這裏顯得很寂寥,很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