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嗎?代辰幫你……”溫莎的臉上略過一絲的遲疑。

看到許悅微漲紅的臉溫莎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她遲疑,她感覺不可思議,雖然表面上她在配合着許悅的對話,但是心裏的感覺只有自己能夠體會。

“是真的,我自己到現在都感覺像是在做夢一樣,我怎麼也不會想到代辰會出手救我,在我感覺快要撐不住的時候一句冷酷的聲音出現了,就是代辰,他就像我的幸運星一樣奇蹟般的出現在我的面前,把她們三個狠狠的數落了一頓,並且警告她們以後再也不要欺負我了,當時你沒見到代辰那帥氣的樣子,我都懵了。”許悅邊說邊洋溢出幸福的表情。

雖然跟代辰也交往了一段時間了,但是代辰沒有真正關心過許悅,更談不上做過感動的事情給許悅了,她們沒有真正的約會過,更別提牽手了,今天這件事是代辰爲許悅做過的第一件有意義的事情,所以在許悅的心裏銘刻。

“很好啊,代辰終於像個男人一樣可以保護你了,這本來就是他應該做的,你不用感到感動,因爲現在你所受的一切都是因爲他造成的!”溫莎的情緒慢慢的平復下來,安靜的坐在許悅的身邊安慰着許悅。

“其實,溫莎,你知道嗎?我又有些糾結,有些難爲情!你說當時代辰怎麼就出現在那裏了哪?”許悅糾結的表情立刻讓剛剛的喜悅消失了。

“無論是巧合也好,還是用心也好,總之代辰總算爲你做了一件人事!”溫莎說。

“可是你不知道我當時的醜態,我那狼狽的樣子全都被代辰看在眼裏,我都快害羞死了,太丟人了!”許悅擔心的說。

“害羞你個大頭鬼啊!誰捱揍的樣子好看啊,你呀!下次就不知道反抗嗎?天天被她們揍你就不知道生氣嗎!你這樣懦弱,她們就會得寸進尺,變本加厲的!”溫莎無奈的搖了搖頭。

Wωω ¤тTk an ¤C ○

“好啦,我知道了,下次我會注意的,我會盡量避開她們的,不會跟她們在犯衝突的,何況我也不想你天天跟着擔心,讓代辰爲我處理爛攤子……”許悅難爲情的說着。

“你呀你呀,真是太傻了,拿你沒辦法…..好了,你收拾吧,一會該上課了。”溫莎說完搖搖頭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回到座位上的溫莎表情似乎有些僵硬,或許是許悅剛剛的話語刺痛了她,但是沒一會的功夫她拍了拍自己的臉蛋又恢復過來,貌似,她跟代辰也有不可告人的祕密,也或許溫莎就是一直暗戀着代辰,鑑於許悅的關係纔沒有表露出來……

許悅並沒有發現溫莎的變化,她還洋溢在剛剛代辰救他的場景中,她忘記了被捱揍的過程,靜止了那個男神出現在她面前的場景。溫莎關注着許悅的表情變化,白皙的臉上時不時的泛着紅光,看到這裏溫莎又感覺不可思議的笑笑,這種笑帶着輕蔑,帶着嘲笑……

(本章完) 放學之後,許悅將自己的座位收拾乾淨之後便離開了,連個招呼都沒顧得上跟溫莎打,看見許悅的舉動後溫莎感到非常的奇怪,她不知道許悅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她走的如此匆忙,難道是因爲代辰?

想到這裏溫莎又有一種莫名的氣憤衝上心頭,就在溫莎生氣的時候,手機叮鈴的響了一下,溫莎打開手機,是一條簡訊:親愛的莎,我想你。晚上出來一下,我們老地方見。

看到這條短信溫莎似乎沒有變化,直接將這條短信刪除把手機裝進口袋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教室,她來到了許悅的宿舍,並沒有發現許悅的影子,然後她又來到了食堂,也並沒有看到許悅,她的心裏的疑惑越來越大,不過可以斷定,她並沒有跟代辰在一起。

許悅匆忙的出來之後並沒有去別處,而是去了商場。她來商場的目的就是爲代辰挑選一款精緻的手錶。她清晰的記得,在上午代辰給自己解圍然後遞給她眼鏡的那一瞬間,她發現了代辰的手錶已經陳舊了,錶帶也有磨損的痕跡,而且也不是現在流行的款式,她感覺這麼帥氣,受人追捧,高高在上的男生,帶這樣的手錶有損他的氣質,根本也不符合他的形象,也爲了表示感謝,所以她決定來挑選一款適合代辰的手錶。

在櫃檯前面瀏覽的很久,她始終沒有看到讓人眼前一亮的商品,她總感覺這裏所有的手錶都不配戴在代辰的胳膊上,所以她逛了很久。

越逛越挑她就越不滿意,臉上失望的表情越凝重,事實上,這裏的每一款手錶都是當下流行的款式,價格也是比較美麗的,不是手錶選不上心儀的,而是她對代辰的仰望太高了,真的就看做是自己心目中的男神。

終於,在一個專櫃上她看到了一款比較不錯的手錶,她停住了腳步,吩咐售貨員將那款商品拿出來,她反覆的觀察,仔細的欣賞,甚至是輪廓她都看的清清楚楚,由於停留的時間比較長,也由於商品的價格比較貴,所以售貨員就有些不耐煩了,她從一開始就沒有想到許悅會購買這塊手錶,不單是因爲手錶的價格昂貴,也是因爲看上去也就二十左右的小女孩怎麼會買名牌那!當時給她拿出來看看也是出於職業的操守,但是沒有想到她竟然如此的磨蹭,這讓售貨員的心裏很是不爽。

“姐姐,這款手錶麻煩你給我包起來吧,我就要這款了,記得包裝的時候要小心一點,另外發票不要放到盒子裏面,直接給我就可以了。”就在售貨員剛想開口說話的時候許悅下定了決心,當然了,許悅並沒有看到售貨員的舉動和臉上細微的變化,她關心的只是這塊送給代辰的手錶。

這句話一落地立馬把售貨員着實的噎了一下,好一陣子沒反應過來,許悅見售貨員沒有反應視線終於在手錶轉移了,“喂,你在聽嗎?我說我要了這一款了。”

“小妹妹,這款手錶是咱們這裏新來的款式,因爲今天是店家成立十週年紀念日,所以凡是在咱們這裏消費超過5000塊錢的顧客都能夠享受8折的優惠,所以您看中的這款手錶在打完折之後的價格是8800。”售貨員再次強調了一下手錶的價格。

“恩,好的,知道了。”許悅隨意的回答着,說真的,在挑選商品的時候她就沒有看過價格,就以相中商品爲目的。雖然八千多對於高中生來說貴了點,但是送給代辰她感覺非常值得,況且手錶跟別的東西不一樣。

雖然許悅的家庭條件很好,但是許悅不是一個亂花錢的孩子,平時也非常的節儉,但是唯獨

對代辰捨得花錢。許青松每個月給許悅的生活費是兩萬塊,並且還給了許悅一張六位數的消費卡,他讓許悅隨便花,不用節省。

儘管如此,許悅還是把花不了的生活費存了下來,用來應應急,買點東西,至於這張消費卡她也從來沒有用過,當然,這塊手錶也是花的自己的積蓄。

售貨員忍着驚訝的眼光給許悅開好了發票,分分鐘付款完成,整個過程售貨員都目瞪口呆,有錢人她們見過,但是像許悅這樣的還真沒有,穿着和行爲都是那麼的落後,一出手卻是如此的大方,令人刮目相看。許悅沒有發現,她也不關心旁人的看法,弄好之後她便拿着送給代辰的禮物開心的走出了商場。

“代辰,一會有時間嗎?咱們去學校附近的快餐店見。”許悅有些小激動的發出了信息。

“今天我恐怕沒有時間,因爲一會要和一個朋友見面。”代辰秒回。

“哦~是這樣啊,那改天吧……”許悅的心情顯然有些失落。

“有事嗎?”代辰繼續回覆。

“恩,有點事,不過沒關係,你去吧,我什麼時候都有時間,等你忙完了找我。”許悅倒吐了一口氣,剛剛的興奮頭立馬失去了很多。

許悅自己來到這家快餐店,要了一杯聖代悠閒的品嚐着,她漫無目的的放空自己,此時的她感覺無事一身輕。

“猜一猜我是誰?”有一雙手在許悅的身後突然蒙上了許悅的眼睛。

“……”許悅愣住了,她感受到了,這個人就是代辰,這是她們戀愛來最親密的動作了,她們的是關係不錯,但是總感覺是少了些什麼,又像是做給別人看的。

豪門債:總裁前夫放過我 “沒想到我會來吧,給你個驚喜啦!我剛把華子那跟屁蟲甩掉就過來了。”代辰鬆開手坐在了許悅的對面。

“你真壞,人家還以爲你真的不來了哪!來,把眼睛閉上,我送給你一件禮物。”許悅的臉笑開了花。

“什麼禮物呀?幹嘛老是送給我禮物哪!我都不好意思了!”代辰回答。

“今天這禮物特殊,就當做是我答謝你的……趕緊的,把眼睛閉上。”許悅的情緒特別的高漲,在代辰的面前也特別的隨意。

“好……”代辰微微的閉上了眼鏡,許悅小心的拿出了剛買的那塊手錶,輕輕的戴在了代辰的手腕上,果然,在這塊表的襯托下,代辰顯得更加帥氣,有氣質了。

“恩呢。大小剛好,跟你也比較的適合,不白浪費我這麼長時間的挑選。好吧,也算是大功告成了。”許悅的臉上滿滿的開心。

代辰睜開了眼睛,看到這份昂貴的禮物也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這可不是一向冷酷,暴躁對任何事看上去都不在意的他的作風。雖然之前許悅也有送給代辰許多的禮物,但是那些讓代辰也是能接受的,如今眼前的這份禮物卻讓代辰大爲所驚。

這是代辰一直喜歡的手錶,由於價格和自己年紀的關係所以他沒能實現,他沒有想到就在今天他竟然擁有了這塊手錶,而且還是別人送的……

“許悅,這禮物真的是太貴重了,我恐怕不能收……”代辰說完就做着往下摘手錶的動作,但是這一動作被許悅制止了。

“代辰,這是我精心爲你挑選的,你就收下吧,只要你喜歡就好,還有,今天我真的很謝謝你替我解圍,在同學面前給足了我面子,謝謝。”許悅眼裏泛着淚光。

“許悅,

我跟你在一起真的不是爲了錢……”還沒等代辰說完,許悅就用聖代堵住了代辰的嘴,兩個人相視的笑了,這一情景正好被路過的溫莎看到,溫莎氣的轉身離開。

經過了今天的相處和溝通,許悅對代辰的感情更是深不可測了,她彷彿感覺代辰就是她的一切,是她唯一可以在學校裏堅持下去的勇氣。

回到宿舍的許悅全身癱軟的躺在牀上,她望着頭上的天花板微笑,回憶,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是幸福,是最美的,而我只想說,戀愛中的女人也是最傻的,是傻到無可救藥的。

看到許悅回來之後溫莎來到許悅的宿舍,此次前來好像不是來談心的,打探消息的目的更多,但是許悅卻絲毫不知,還是毫無防備的把她當成是閨蜜,好朋友。

“來,溫莎,趕緊坐。”許悅看到溫莎進來便熱情的招呼着,“今天太累了,一點都不想動,回來就躺下了,還是躺着舒服……”她肆意的放縱着自己的身體在牀上打轉。

“呦!今天看上去怎麼不一樣啊,挺高興的啊,你這麼累是幹嘛着那?”溫莎裝作關心的打探着。

“我今天出去了,去商場給代辰買了一塊手錶,挑了我好長時間,不過還好,終於是達到目的了。”許悅微微的閉着眼睛,手搭在溫莎的腿上。

“哦,我說那,一放學就看你急匆匆的出去了,原來是給心上人挑選禮物去了啊!”溫莎微微一笑。

“是呀,因爲早上看到他的手錶不好了嗎,所以就去買咯,順便當做答謝他的禮物啦!對了溫莎,那個抽屜裏面有一個禮品盒你幫我拿一下。”許悅趴起來,指着旁邊不遠的抽屜。

“這是什麼?”溫莎把禮品盒放在了許悅的面前。

“呶,這是送給你的,戴上看看漂亮嗎?”許悅打開了禮品盒,裏面是一條閃閃發亮的項鍊,看上去是那麼的漂亮。

“真的嗎?好端端的送我禮物幹嘛?不過這項鍊真的好漂亮哦!謝謝你啊……”溫莎的喜悅溢於言表。

“不用謝,只要你喜歡就好。”許悅笑着,欣慰的看着眼前正在爲收到禮物開心到不行的閨蜜,由此可見,溫莎對這項鍊確實是愛不釋手。

在許悅看來,物品什麼的算不上什麼,在有些時候儘管自己節省一點也要讓身邊的朋友開心,這就是她的脾氣性格。

“喂,許悅,這條項鍊很貴的吧?你說我都不好意思了!”溫莎趴在許悅的面前。

“管多少錢幹嘛,你喜歡就戴着,如果感覺不好意思,那就一輩子做我最好的閨蜜吧……”許悅摟着溫莎,真心的。

“好!一輩子的閨蜜!

不過,許悅,我真心的感覺有個有錢的老爸真的是超級棒啊!是不是花錢從來都不會考慮什麼啊。是不是感覺自己家就是開業銀行啊哈哈。”看似玩笑的一句話卻有着深刻的意義。

“哪有!我一向都是個節儉的孩子好不好,我對自己從來都不會下手這麼狠的,只有對我真心的朋友我纔會這樣!而且我不是無限制的亂花錢的,我都是把自己的零花錢省下來在做一些自己生活中的事情。”許悅卻當成了玩笑話的回答着。

“好啦,不過我還是發自內心的謝謝你了!以後會好好待你的哈哈……”說着溫莎跟許悅哈哈大笑起來,這聲音響透宿舍,傳進樓道,這笑聲是開心,還是陰森,是恐怖還是計謀,似乎都是撲朔迷離的夢……

(本章完) 日子就這樣平淡的到了週五的傍晚,隨着下課鈴聲的響起,這周的學校生活又將結束了,這周不是回家的日子,不是每個星期許悅都回家,因爲到了特定的週末她就會去補習班補習,儘管自己的成績在學校已經不錯了,但是因爲自己的上進,她還是給自己報了多個補習班以加強自己的學習。

代辰和溫莎最近沒有和許悅走的很近,她們兩個不知道究竟在忙什麼。許悅掏出自己的手機準備約着她們兩個一起回宿舍吃點東西,由於明天得去補習班的緣故就決定不出去了。

“溫莎,幹嘛那?最近怎麼這麼消停?”許悅說。

“沒有,最近在忙別的事那!怎麼?想我了啊?”溫莎回答。

“恩那!想你了啊。晚上過來宿舍吃點唄,明天要去補習,今晚不想出去吃了,在宿舍吃點就休息了。”

“好吧,我一會就過去。”

溫莎安排下了,就剩下代辰了,剛想給代辰打電話,信息就來了,是代辰發來的信息:親愛的,我買了你最愛吃的炒蝦仁和麻辣小龍蝦,一會就到你宿舍了。

許悅看到信息之後心情更是開心無比,此時此刻的她非常的滿足,因爲她感覺幸福無非就是有一個愛自己的男朋友和真心相待的閨蜜。

溫莎來到許悅的宿舍後一屁股坐在了牀上,看上去也是疲憊不堪的樣子。“許悅,你喊我來吃什麼呀,怎麼也不做哪……”

“馬上就來了,本來我想隨便吃點,剛剛代辰發簡訊說帶東西過來,正好省的我在動手做了!”說完門響了,代辰提着吃的進來了。

“代辰,你來啦……溫莎也在那,估計也快餓透氣了,趕緊的吧。”許悅接過食物收拾着準備開飯。代辰和溫莎尷尬的等待着,期間代辰試圖跟溫莎說話,接觸,但是都被溫莎的冷言冷語給搪塞回去。

這頓晚飯的氣氛不冷不熱的,看似和諧卻時常冷場,許悅感覺溫莎和代辰今天怪怪的,可是卻又說不出是哪裏不對勁,估計是都累了吧。

週六,天氣晴朗,風和日麗,許悅早早的起牀洗漱完畢了,早飯在學校食堂隨意的解決完畢便背起書包開始了一天的補習之旅。

補習班離學校的距離不是很近,許悅爲了補習特地買了一輛山地車,一是爲了補習方便,二是爲了可以鍛鍊身體,她時常說,出門就坐車,要不然就以電動車代步都把整個人給養廢了,所以她纔買了靠體力來代步的交通工具。

今天來補習的學生不是特別多,許悅隨便找個位置坐下了,她拿出課本在溫習着待會要補課的內容,時不時的向上拖拖滑落到鼻樑上的眼鏡,這學霸,這書呆子,怎麼會是校草喜歡的女生那

,所謂的校花配校草是上數的,絕對不會錯的。

整個上午許悅都過的非常的充實,補習的內容也都掌握了,就在學生即將準備下午補習的時候老師的電話響起了,因爲老師家裏發生了突發事件取消了下午的補習。許悅倒吸一口氣,無奈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離去。

許悅騎着自己的愛車遊走在川流不息的馬路上,有時候她特別的喜歡喧囂,有時候又特別的喜歡寂靜,她的性格看上去非常的內向,其實更多的是怪癖。今天的心情還不錯,許悅決定在街上轉悠一會,看看有什麼好東西,如果碰到適合代辰或者溫莎的東西就給她們帶回去,許悅只要一出來就會記掛着她所謂的男朋友和好閨蜜。

街上很熱鬧,來來往往的人都面帶笑容。走到這裏她忽然想起離這邊不遠的小吃街,那裏有各種形形色色的小吃,無論是糖葫蘆還是芝麻糖都是她最愛吃的,而且那裏不單單有她愛吃的,還有代辰跟溫莎愛吃的特色小吃,想到這裏吃貨的動力便催促她前行。

沒有一會的功夫她就到達了吃貨心目中的天堂,剛進街口的時候,一陣陣撲鼻的香氣誘惑着人們前進,許悅深吸了一口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許悅挑選着自己心儀的食物,心情真的是爽爆了!一邊挑選一邊品嚐,還時不時的暢想回去以後跟代辰溫莎用餐時的快樂時光。

不經意間,眼前的一幕讓許悅呆在了那裏,她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刻是真的,她坐在自行車上,雙腿撐地,時間彷彿就在這一刻停止了,她使勁的揉了揉了眼睛,向上拖了拖那副厚厚的眼鏡,沒錯,這不是做夢,也不是幻覺,現在眼前的這一切都是真的——代辰竟然和嬌嬌,美麗還有琪琪在有說有笑的逛街。

走到小吃攤的旁邊,代辰還給她們三個買了東西,並且對她們關心倍至,根本就不像是有過過節的人!難道代辰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假的嗎?對自己的付出也是欺騙嗎?如果不是欺騙又爲什麼陪在她們三個的身邊,而且關係看上去如此的親密。

許悅的頭上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澆了一盆涼水,從頭冷到腳,這樣落差如此之大的冷熱交替讓許悅有些承受不了,她感覺心裏像被什麼東西用力捂住一樣,憋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放下手中的食物,手哆哆嗦嗦的在口袋裏面掏出手機,她不相信這一刻發生的事情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代辰肯定也有自己的苦衷,用意。她在安慰自己,故作鎮定。

“代辰,你在哪那?過來陪我一會吧!”許悅撥通了代辰的電話,試探性的問着。

“你不是補習去了嗎?難道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代辰裝作關心的回答,虛僞的表情讓人看到心寒。



哦~今天補習老師有事,所以我就提前回來了一會,你在幹嘛,過來陪陪我吧,要不然我過去找你也行。”許悅期待着代辰對她坦誠相待,她想聽到實話,而不是敷衍和欺騙,冷靜讓她極力的控制住聲音的顫抖。

“我沒在宿舍,今天華子有幾個哥們過來了,我跟他一起陪朋友哪。所以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去那,你要是無聊就找溫莎玩會,等我忙完在給你打電話,好了,不說了我忙了啊……”代辰掛掉了電話。

這所有的一切都被許悅看在眼裏,他那急切掛電話的樣子,和欺騙許悅時的表情,這每一句話都在刺痛着許悅的心,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她呆呆的看着對面那“美好”的畫面,每多停留一秒她就感覺自己被刺痛。

“代辰,人家想吃冰糖葫蘆……”嬌滴滴的聲音就像針尖一樣刺破許悅的耳膜,扎透她的內心。

許悅在想,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用這麼傷心,自己到底有什麼資本去讓代辰如此帥氣的男孩百依百順,付出衷心?何況又是像代辰如此優秀的男人,他在學校可是受萬人追捧的啊,在衆多漂亮的女生中選自己當女朋友自己該是多麼幸運?他能夠爲自己做到這樣已經不錯了,對面的三個女生雖然脾氣壞了點,學習成績差了點,其他的哪些不比自己強?尤其是嬌嬌,又暗戀代辰這麼多年,真所謂是無條件的付出,而且人長的也漂亮,在代辰面前也會作秀,每每都會表現出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換做是誰也會動心的。

再說談戀愛又不是考成績來決定的,誰長得漂亮,誰身材好就跟誰談唄,無論是相貌還是身材,無論是溫柔還是妖嬈在自己身上卻是一點都看不到!唯獨時尚潮流這麼容易裝扮的事情確是和她也不搭邊。

何況代辰就是一普通的男孩,被她們三個說服也是情理之中的,自己有什麼可生氣的哪?爲什麼要生氣,爲什麼要流淚!此刻的許悅是又氣又恨,她討厭自己不爭氣。

看着眼前的情景,無疑就是代辰已經輕信了這三個女生的花言巧語,也可能是被其美貌所誘惑,但是無論是出於哪種原因,現實已經赤裸裸的擺在了許悅的面前。

忽然之間,對面好像察覺到了什麼,代辰和三個女生髮現了正在傻傻看着她們的許悅。既然發現了三個女生更是得意的衝着許悅撇了撇嘴,好像是在示威的樣子,而代辰卻表現的不自在起來,他扔掉了正拿在手中的糖葫蘆和許悅對視着。他試圖跑過來跟許悅解釋,但是許悅沒有給代辰這個機會,她被發現後,便回過神來騎着自行車飛快的離開了,代辰卻被馬路邊上駛來的汽車擋住了視線,許悅消失在代辰的面前,只留下對面呆望着的代辰……

(本章完) 許悅真的感覺天都快塌下來了,她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裏,她接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代辰意味着什麼,那可真就是她心中的男神,她所仰望的對象,可以讓她付出一切的男人啊。在交往的這段日子裏,許悅真就是投入所有的感情,認真的對待代辰,儘管有時代辰對她是不冷不熱的,她流着淚,顫抖的手握着那個跟代辰一樣的情侶手機。

音樂已經不知道響起多少次了,那熟悉的旋律,讓許悅痛徹心扉,許悅跟溫莎一遍又一遍的撥打着許悅的電話,但是手機的鈴聲喚不回她那呆滯的心靈,整個人一下感覺空了。

她隨着自己的腳步走動,沒有大腦支配,沒有思想控制,就這樣靜靜的在這條看似喧譁卻很寂寞的街上游走,感覺時間過了好久好久,代悅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裏,只感覺這條街很靜,靜的出奇,有種神祕感的色彩,這裏的人也不是那麼的正常,看上去很微妙,就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在這個城市生活了這麼久許悅還是頭一次來到這裏,她竟然不知道,在這個城市居然還有這樣一條街。她無所畏懼的徘徊着,觀察着,隨着腳步的移動,她不自主的走進了一家眼鏡店,看到有人進來,店主立刻熱情的上來迎接。

這家店在外面看規模並不是很大,很華麗,就是一非常普通的店鋪,但是走進來之後卻給人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整個空間就像被擴大了一樣,屋內的眼鏡並不是很多,但是擺放的樣式和設計的風格都是比較前衛的,更確切的說是比較稀有的,最起碼是許悅沒有見到過的。另外屋內的裝修和燈光也特別的神奇,它們看似簡單,但是總有種詭異的奇妙。

店主是一個普通的男人,大約有三十五六歲的樣子,他有着一米七多的個子,中等的身材,白皙的皮膚下有着一雙明亮的眼睛,在加上他那副銀白框的超薄眼鏡讓整個人看上去有種文人儒雅的氣質。但是他這種外表似乎跟他的性格不太搭調,男子很有神祕感,他的眼睛雖然不是很大,但是總感覺不同,好像——“會說話。”

許悅沒有想很多,儘管她的感覺怪異,此時此刻的她已經沒有別的心思去想關於代辰以外的事情,她把感情都傾盡在那個好像已經“出軌”的男人身上,現在卻換來如此殘忍的“背叛”,所以一時間她還是難以接受的。

不知爲何,進入店鋪的她,心情的悲傷更加濃烈,眼淚不知不覺的滑落下來,看到店主的搭訕,她下意識的擦了擦眼淚,裝作若無其事在看眼鏡的樣子。

其實在許悅在門外徘徊的那一刻就被店主關注了,沒有去搭訕的原因是因爲他知道許悅最終會進來這家店鋪。他觀察許悅的動作非常細微,哪怕是一個不經意的動作,當然剛剛的舉動他也都看在眼裏,但是他並沒有表露出來,只是嘴角輕輕的上揚了一下。

“同學,要看眼鏡呀?需要我幫助嗎?”店主微笑的看着許悅。

“恩,沒事,我就是隨便看看,您忙您的,有合適的我叫您。”許悅的敷衍很直白,似乎不給男子在繼續搭訕的機會。

“同學,你喜歡什麼

款式的?在顏色和鏡框上你有沒有什麼特殊的要求?還有……要不要看下隱形眼鏡?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哦~”店主並沒有被許悅的敷衍而回避,相反他卻是嘴角微微揚起微笑,他那深邃而又明亮的眸子讓人看了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沒什麼要求,我自己隨便看下……”許悅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沒有繼續搭話。

“同學,我不妨給你提個建議,如果對我的建議你感到不高興我先跟你道歉。

其實你是一個相貌不錯的女孩,但是由於你的穿着打扮和你這副老氣的眼鏡讓你整個人看上去不是那麼的漂亮,相比起同齡段的女孩肯定是差了一些。所以我提醒你不妨改變一下自己,做個與衆不同的你。

就拿眼鏡來說,現在的年輕姑娘誰還戴你這種土氣的眼鏡,就連鏡片都是那麼的厚重!眼鏡是人臉上比較重要的一件裝飾品,也是決定顏值的重要因素,眼鏡的搭配錯誤就會致使你整個人的漂亮指數下降一大截!

戴框的眼鏡不錯,每種鏡框帶給人的感覺不同,有人喜歡萌萌噠,有人喜歡文雅,還有人喜歡時尚,所以就看自己的喜歡什麼樣的類型,你的眼鏡卻是代表了時間……

很多人也比較喜歡隱形眼鏡,隱形眼鏡如果挑選正確的話效果會更加不錯,在我看來你就是屬於比較適合戴隱形眼鏡的人,我的眼光很不錯的,你不妨試下。

我們家的隱形眼鏡和別家的不太一樣,先不說質量是如何的好,就在效果上也是與其他眼鏡截然不同的,我這不是推銷,也不是自賣自誇,我是發自內心的建議,還有一點需要你知道的是,我家的隱形眼鏡它不是隨便銷售的,不是誰都能在我這裏買到這麼好的隱形眼鏡,所以凡是不都是看緣分嗎,我感覺你就是這眼鏡的有緣人。

不是跟你誇大其詞,如果你信我話,就把你現在的這幅眼鏡摘下,換上我們家這幅獨一無二的隱形眼鏡,無論是你的氣質還是外表都會有所提升,並且他還會幫助你實現你心中的願望,比如,能夠和自己心愛的男子在一起……”男子趴在許悅的耳邊輕聲的說着,他似乎看透了許悅的心思。

本來已經傷心欲絕沒有任何心思去思考事情的許悅聽到男子的話語之後擡起頭,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她感覺眼前的這個男子似乎能夠琢磨透她的心思,男子的言行異於常人,讓許悅毛骨悚然。雖然她不相信眼鏡的作用有那麼的神奇,但是她還是相信了或許換上眼鏡就能變漂亮的事實。

許悅愣了好久沒有說話,她只是這樣靜靜的看着眼前這個深不可測的男子,此刻的許悅就像吃了迷幻藥一般,頭腦漸漸的模糊,男子沒有動作只是看着她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