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也只好這樣了,”

休息室內,劉若琳在徐青拿下一血的時候,興奮的叫了一聲,

“NICE,”

林天笑着說:“社長,身爲戰隊負責人,你時刻要保持冷靜的狀態啊,”

劉若琳一愣,冰冷且幽幽的目光看了過來:“怎麼,現在輪到你來指點我了,”

“咳咳,額,不是,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劉若琳切了一聲,隨後又?? 王妃大人要休夫 女以嬌爲貴 的觀看着比賽,

“你是怎麼知道她們一定會五個人抱團入侵的,”劉若琳問道,

林天聳聳肩:“我們制定的戰術不就是這樣的嗎,”

“我是誰以她們的性格,之前一定不會這麼冒險的,”

林天微微一笑,目光充滿動容:“因爲這裏是決賽,她們每一個人,都想贏,”

劉若琳點點頭,繼續觀看比賽,

野怪刷新時間一到,導播給了兩個打野一個特寫鏡頭,EE戰隊的盲僧選擇紅開,SHINE戰隊的雷克賽選擇從蛤蟆開,

不過……

“嗯,”林天看着SHINE戰隊的打野小蘭,目光微微皺眉,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就打野效率來看,盲僧明顯要快一些的,”解說說道,

“是的,這把盲僧又拿了一個助攻,看起來前期是佔據一定的優勢,就看盲僧會怎麼做的了,”

只見盲僧在刷完上半野區的視野後,直接來到大龍圈附近把河道蟹給打了,而此時雷克賽正在趕往自家藍色方下半野區的紅BUFF,

兩人的刷野路線的不一樣,

正在解說認爲盲僧打完河道蟹之後會從中路繞過去去刷自己下半野區的資源,但是她並沒有這麼做,而是直接進入了SHINE戰隊的野區,

“恩,盲僧想幹什麼,”

“想要去反野嗎,”

“可是雷克賽是藍開的啊,藍BUFF和F4都已經被刷了,現在盲僧去就什麼都沒有了,”

“最關鍵的是還有可能被淚水發現她的行蹤啊,”

果然,在之前雷克賽插的一個眼位的地方上,出現了盲僧的身影,

“叮叮叮,”

SHINE戰隊五個人幾乎是同時發起了信號,

“盲僧,在這裏,”

上單說道:“小心一點,”

“好,我知道,”維克托緊盯着,

“關鍵是盲僧出現在這裏,這個時間點,再快也不可能把兩個BUFF全部打完吧,”解說說道,

“是的,如果此時雷克賽聰明的話,就可以去反野了,畢竟對面的藍BUFF可是還沒有打呢,”

觀衆們都看着,覺得EE戰隊的打野可能要被SHINE戰隊的小蘭給反了,結果就是這麼發展的,

小蘭在刷完下半野區的F4之後就直接來到河道,徑直的朝着EE戰隊的藍BUFF走去,

“盲僧估計被發現了,雷克賽已經朝着我們野區來了,”徐青瘋狂的發着信號,

打野妹子愣了愣,原本是準備撤退的,但是轉念一想,就狠下心來,看着自己進來的路線,狠狠的道:“這裏有眼,”

“要不撤退吧,我去保護一下藍BUFF,你現在來還有機會,”輔助卡爾瑪說道,

“不,”盲僧堅決的道,“即使我現在來,保不保得住藍BUFF還另說,我們就打狠一點,”

“怎麼狠,,,”

“琳姐和林天不是都說了嗎,快,狠,塔,”

“不是吧,你要對中路下手,”

“只有這個辦法了,”

“好吧,小心,”

於是盲僧就直接原路返回,SHINE戰隊的中單看見盲僧回去後,心中稍微放鬆了片刻,

但是她們並不知道的是,EE戰隊的盲僧只是讓自己暴露在視野上的時候,看上去是返回,

但是實際上,一分鐘的時間,雷克賽之前那插的那個眼位一分鐘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此時在中路左側,依然是一片漆?,

維克托打着信號:“盲僧回去了,雷克賽,你反野小心一點,”

小蘭沒有點頭,也沒有說話,目光淡淡的看着屏幕,

雷克賽已經開始在打藍BUFF了,打的不是很快,而且雷克賽的血量也只有一半,

前期的雷克賽傷害還是有點低,打野怪的話,還手機比較傷的,

“咦,盲僧不回來守一下嗎,”

“應該是守不住了,還不如打一下其他的野怪,”

“哦,大家看卡爾瑪的位置,現在要去保護一下自己家的藍BUFF了,”

“卡爾瑪現在兩級,雷克賽三級,不過卡爾瑪的傷害可比雷克賽高啊,”

“這個藍BUFF能不能守下來,”

下路的卡爾瑪不見了,SHINE戰隊下路發出了信號,小蘭也知道了,

但是這個藍BUFF必須打,不打就虧了,自己已經來了,不能什麼都不帶走吧,

這個藍BUFF就是帶走的利息吧,

她這麼想着的,於是硬着頭皮繼續打着藍BUFF,

可是卡爾瑪一個RQ全部打在了雷克賽的身上,出了竊法之刃的卡爾瑪,一個RQ在前期收益是非常高的,

而且關鍵是雷克賽還不能很好的走出卡爾瑪的Q技能爆炸範圍,否則這個藍BUFF可能會打自己更多的血量,

沒辦法,雷克賽吃着藥瓶,繼續打着,

並且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卡爾瑪的Q技能方向,他看着藍BUFF的血量,準備隨時用上懲戒,目標編號014 這要是再來一套RQ,雷克賽是萬萬也扛不住的,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解說突然發出一聲驚呼:“噢,我的天,盲僧出現在中路,”

“盲僧要對中路下手,”

解說激動的說:“盲僧竟然出現在了中路,他的思路非常明確啊,你要偷我的藍BUFF,我就去GANK你的中路,看起來中路的維克托有點危險了啊,”

“是的,之前盲僧被發現的時候已經回去了,但是沒想到中途又返回了,這讓維克托十分無語啊,”

“但是EE戰隊的藍BUFF應該是沒有了,卡爾瑪一個人攔不住的,頂多就是消耗一下,雷克賽還有懲戒的,”

就在這關鍵時刻,SHINE戰隊中路的維克托當機立斷準備後撤,但是誰能想到盲僧居然摸眼拉近距離,然後一發Q技能穩穩的踢了過來,

這一Q神出鬼沒,關鍵是維克托根本就不知道盲僧現在在哪兒,突然一下子出來的Q技能讓維克托根本就無法抵擋,

Q中之後,維克托也是非常果斷,在盲僧二段Q過來之後立刻閃現,這就最大程度的保證了自己的安全,

盲僧也是有些意外,維克托居然直接交出閃現,現在還是遊戲前期,有些中單在遭遇GANK的時候,總是想方設法的節約閃現,

其實早用早CD啊,要不然到時候被技能打中的時候,還是會用閃現的,

wωω★Tтkǎ n★¢〇

逼出了一個閃現,盲僧也就不再繼續追下去了,

而在另一邊,卡爾瑪孤身一人將雷克賽的血量壓的很低,在最後藍BUFF血量很低的時候,卡爾瑪十分心機扔出了一個Q技能,

可惜還是搶不過擁有懲戒的雷克賽,但是此時因爲雷克賽急於把BUFF裝在自己口袋裏,忽視了卡爾瑪的傷害,

你還別說,前期的卡爾瑪的傷害是真的高,饒是雷克賽這種肉坦也是有些扛不住傷害了,

更加氣人的是雷克賽在懲戒之後準備離開,但是這個該死的卡爾瑪卻還是跟着一路A着,雷克賽現在是沒有什麼傷害的,而且本身的血量不高,現在被卡爾瑪一路A這下來,根本就扛不住了,

“恩,卡爾瑪下路都放棄了嗎,一直跟着雷克賽打,”

“不得不說EE戰隊的卡爾瑪做的很NICE,直接逼退了雷克賽,打斷了她接下來想要進攻的路線,”

話音剛落,只見屏幕上的雷克賽開始回城,沒辦法,在擺脫卡爾瑪之後,自身的血量變得非常低,必須回城,否則待會遇上EE戰隊的人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

解說點點頭:“卡爾瑪做的非常好,逼退了雷克賽,這樣一來,就算你拿下了藍BUFF又能怎麼樣,我阻礙了你的打野效率和時間,這就是我們打野的優勢了,”

“是的,現在盲僧繼續去刷野了,但是雷克賽已經回城,而且SHINE戰隊中單的閃現沒有了,這會不會成爲第一波團戰的爆發點呢,”

“可能是一個隱患吧,我覺得SHINE戰隊現在要注意這一點了,”

SHINE戰隊下路兩人也覺得是這樣:“維克托,你穩住一點,閃現沒有了,她們會硬抓你的,”

“好,我知道,”

維克托本來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準備,但是在真正的對線時候,自己還是會露出一些破綻,這就給了盲僧很多次機會,

盲僧來了,

盲僧又來了,

小蘭眉頭微皺,在自己的刷野路線還沒完成的時候,不得不提前到達中路,在這裏蹲着,防止盲僧的突進,

結果連續蹲了兩次,上路卻出事了,

小蘭,眉頭輕皺,

遊戲時間五分三十八秒,盲僧來到上路,一個極限距離的Q技能命中了殘血了泰坦,並且擊殺,開啓了EE戰隊快節奏的推塔,

五分四十五秒,盲僧,艾克,龍王三個人直接將上路防禦塔推到了一半以下,

“看起來EE戰隊似乎對一血塔非常重視啊,三個人來推這個一塔,”

“這個防禦塔血量掉的很快啊,有點危險說真的,”

“如果再來一波的話,泰坦會守不住這個防禦塔的,”

事實上真的是這樣,維克托的支援能力遠不如龍王,所以在龍王第二次準備支援上路的時候,上路的泰坦趕緊叫來的維克托和雷克賽,準備守住這個一血塔,

但是誰能想到上路根本就是一個幌子,盲僧根本就沒有去上路,而是一直在下路蹲着,

休息室裏的林天微微一笑:“聲東擊西,”

“她們以爲我們會在上路佈下重兵,第一次拿塔氣勢洶洶,看起來第二次勢必要拿下的樣子,其實那都是做做樣子,”

“在她們最爲忽視的環節上,”林天做了一個手勢,“痛下重手,”

李清雅和劉若琳都緊張的看着,只見在屏幕上,EE戰隊的盲僧蹲在下路,瘋狂的打着信號,

“可以上了,可以上了,”

在這一波兵線完全清完之後,卡爾瑪一個全體加速,小兵也加速進入了對面的防禦塔下,

這個時候,SHINE戰隊下路寒冰和娜美還在很猥瑣的躲在塔下準備補兵,沒辦法,寒冰送出了一血,讓整個局面變得非常難打,

卡爾瑪的全體加速,盲僧也加速衝了進來,

“糟糕,對面打野來了,”

寒冰擔憂的道,隨即下意識的往後退,但是越退就越中了EE戰隊的圈套,

卡爾瑪一個W技能穩穩的鎖定住了寒冰,隨後幾乎是狂風暴雨般的進攻呼嘯而來,

盲僧爲什麼選擇在五分四十五秒的時間進攻,

因爲這個時候盲僧剛好到達了六級,

因爲這個時候,寒冰還有十五秒的時間閃現CD完成,

這是第一波擊殺寒冰之後最好的機會了,

有大招的盲僧,沒有閃現的寒冰,狀態非常完美的EZ,

請問,這個寒冰怎麼逃,

毫無疑問,寒冰再次交出了自己的性命,

並且如果娜美走的慢一點的話,恐怕她自己也會留下屍體,

“該死,”寒冰有些憤怒的抱怨了一聲,

這個時候,SHINE戰隊才發覺原來EE戰隊集結在上路的人馬是個幌子,他們真正的目的就是下路,

兩次擊殺了寒冰,可以說這個寒冰真的炸了,

“炸了,炸了,SHINE戰隊的下路不知道該怎麼玩了,”

“是的,這個盲僧節奏帶的非常好,不知道爲什麼SHINE戰隊中野會選擇去上路支援呢,明顯的拿下一血的是EE戰隊的下路啊,”

“這個也沒辦法,當時龍王兩次趕往上路,要是上路不幫的話,恐怕就有點炸了,每條路都不好打的感覺,”

“是啊,這把小蘭在前期沒有展現出像上一局那樣的統治力,這把EE戰隊的盲僧表現的非常亮眼,”

不說是亮眼,基本上可以說碾壓了,

在這局遊戲的開始前期,雷克賽玩的感覺有些懵逼,被盲僧基本上碾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