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茉莉肯定不會是一隻平庸的靈寵。現在你已經成長起來了,想必在以後的戰鬥中,我會經常需要你出來幫我的,所以你一定要努力提升自己的戰鬥能力哦!」

沐靈夕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頓時開心的拍著翅膀,一下就飛到了沐靈夕的肩頭。

沐靈夕一個不備,差點就被茉莉的重量壓倒了。

茉莉在看到沐靈夕差點被自己壓倒之後,頓時嘰喳喳的叫了起來。

「主人,你也要加油哦!小心下次被我壓到了,可就不好了。」

沐靈夕在聽到茉莉的話后,頓時穩了穩身子,然後沒好氣的說到。

「你這胖鳥,偷吃了多少好東西,竟是這麼重,看來以後要給你好好的減減肥了。」

茉莉見沐靈夕竟是想要自己減肥,頓時焦急的說到。

「主人!我不要減肥,我其實真的不重,剛才是主人沒站穩而已,下次肯定不會這樣了,我保證。」

好笑的看著茉莉那慌亂的樣子,沐靈夕心中開心不已。

希亞在聽到茉莉的話后,卻是一臉反對的搖了搖頭。

「神主還是讓她減減肥的好,你是沒見茉莉那貪吃的樣子,一座山都被它吃掉了,若是再這樣被它吃下去,恐怕靈之境都要被它消滅掉了。」

茉莉見希亞在沐靈夕的面前暴露自己的吃相,頓時不樂意了。

「我那時候是在長身體,當然吃的多了,再說了,我只有多吃點才會有能力幫主人戰鬥,哪像你,天天吸收看不見的靈氣就好了,若是將你吸收的靈氣聚集起來,可不比我消耗的少。」

聽著小小的兩隻在自己面前互相揭短,沐靈夕卻是深深的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自己似乎要更加努力的來搜刮資源了,否則光是這兩隻她都要養不起了。

「好啦!你們誰都不用節食,我還是能養的起你們的,靈之境現在已經被我煉化了,以後的資源還會少嗎?到時候你們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絕不會讓你們挨餓的。」

茉莉和希亞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在這樣開心的時候,他們居然還吵架,真是太不應該了。

想到這裡,茉莉和希亞卻是相視一笑。

「主人,是我不好,希亞說的對,我以後會控制自己的食量的,絕對不再浪費食物。」

希亞在聽到茉莉的話后,也是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其實你吃的不算很多,是我太小氣了,對不起。」

看著兩隻終於和解了,沐靈夕心裡開心的說到。

「靈之境就是你們的家,以後我會將靈之境發展的更好,你們都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你們也要和睦相處,這樣我們才能變得更加強大起來。」

茉莉和希亞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皆是認真的點了點頭,相信他們以後也不會再因為這樣的事情而爭吵了。 這鐵鎖金甲陣一出,那秦家的一眾長老們,臉上也是有著一陣自豪之色。

這可是秦家最為強大的護族大陣了,乃是軒轅氏族的高人親自傳授的,全面運轉之下,即便是十位化天境巔峰的高手進入此陣,也會有來無回!

但葉天在乎么?

顯然他是不在乎的,甚至,此刻葉天直接是緩步朝著那戰陣走了過去,儼然一副花園散步般的閑淡模樣。

一進入陣法,那些個秦家的高手們,也是紛紛動了起來,葉天立刻便是遭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各種靈術,武器,紛紛是從極其接近的距離朝著葉天招呼過來,一時間,也是讓得這大廳之中涌動出一陣陣能量亂流,一瞬間便是直接將整個大廳都給摧毀了去!

他們也是知道,此刻已經不是心疼這一個大殿的時候了,若是不將葉天解決了,恐怕他們這些人,今天都要交代在這裡!

轟然巨響之下,秦家的大廳,也是徹底的坍塌而去,望著那鋪天蓋地的能量亂流將葉天給完全淹沒了,那些個秦家長老們臉上的神色,也是頓時舒緩了幾分,然而,還沒等他們高興,一陣輕靈的微風,便是直接在這大廳的殘害之中拂過,像是吹散一陣煙塵一般的,直接將那洶湧的能量洪流給衝散了去!

此刻,葉天正負手立在原地,巍然不動,甚至就連身上的衣服,都是沒有因為這龐然的能量洪流而生出半點肉眼可見的褶皺,直到那一陣清風拂過,方才讓得葉天的衣服略微的動蕩了一下,彷彿方才那頗為兇悍,足以讓得化天境巔峰的高手瞬間落命的能量洪流,都不及一陣微風給葉天帶來的影響那麼大!

葉天環視了一圈這戰陣之中的秦家長老們,不置可否的微笑著聳了聳肩。

「力度不錯,撓痒痒湊合了,還能再來一次么?剛好我背上有個地方有點癢,撓不著。」葉天指了指自己的後背笑道。

瞬間,一眾秦家長老們紛紛都是面如死灰一般,他們已經將護族的大陣都祭出來了,卻是連得葉天的絲毫皮毛都傷不到,那他們究竟還能寄希望於什麼東西呢……

「看來你們不太行啊,還有什麼別的招么?一起拿出來讓我瞧瞧吧,這戰陣怪無聊的。」

葉天一邊怪笑了一聲,一邊便是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看那模樣,就像是無聊的隨時都要睡著了似的……

而就在葉天十分隨性的一揮手之下,整座戰陣居然是直接瞬間破碎了去,僅僅是一瞬間的事情,那大批的秦家高手手中的靈基石,便是紛紛破碎而去!

瞧得此情景,那些個秦家高手哪裡有膽繼續留下?超過九成的人,瞬間便是朝著四面八方瘋狂的逃竄而去!

逃!不顧一切的逃!

這是他們能夠想到的唯一的辦法了,他們不相信葉天能夠把所有人都追上,起碼還是能跑掉幾個的!能活下來就夠了,還要什麼臉面和尊嚴?!

而此刻,這大殿的廢墟之中,也是只剩下了秦風,以及秦家的四位化天境中期高手,這五個人,此刻也是臉色極為的蒼白,但他們並未逃,而是紛紛抽出一把長劍,立於手中!

「嗯,比逃走的那些有骨氣多了,這次是劍陣是么?來吧,讓我瞧瞧,是個什麼概念。」

葉天負手微笑著,淡然的望著那五人組成一輪環環相扣的四方形劍陣,依舊是一那秦風為核心,醞釀著一記頗為強悍的攻勢。

那秦家家主秦風,瞧得葉天這般囂張,心中也是冷笑,他極為清楚接下來的這一招有多麼的恐怖,這是集合了他們五人之力的最強一擊,也是軒轅氏族傳授給她們的技法之中,最為強大的一種——小四方劍陣!

「殺!」

陡然間,那秦家家主秦風的口中,便是有著一道咆哮之聲傳出,那其餘四人身上的氣息,完全凝聚到了他一個人的身上,讓得他的氣息無限的接近了涅槃境的層次,而從他的手中,頓時便是猛然的揮出一道尖利的劍芒,直接朝著葉天的面門爆射而去!

葉天咂了咂嘴,望著那飛來的劍芒,不免搖了搖頭,輕笑了一聲,便是手臂略微的一會,輕聲吐出一個字來。

「破。」

一個字,葉天口中就只有這麼一個字眼,但隨著葉天這一個字眼吐出來,那極端恐怖的劍芒,瞬間便是轟然破碎而去,化為漫天的熒光碎片,四處飛濺而出!

秦風等五個人完全看呆了!

這樣的攻擊,即便是個真正的涅槃強者,也是有必要規避一下的吧?其威力之驚人,可是能夠直接讓得化天境巔峰的高手瞬間灰飛煙滅的!

然而葉天只是這般吐出一個淡淡的字眼,像是下命令一般的冷然,那劍芒,居然真的就這麼不攻自破了!

這可能么?起碼按照他們所能認知到的層面而言,是絕無可能的。

不過葉天有哪裡是他們能夠認知到的層面呢?

若非是不想真的做什麼大肆屠殺之舉,葉天也不需要這般專門針對秦家的高手出手了,直接已發炎霜熔溶符轟下來,別說這些人,整個秦家的莊園,所有的建築,全部都要在瞬間化為飛灰,要不了三分鐘,整個秦家就會從這暗俞川的外域之中被抹除!

無非也就是葉天不想這樣做罷了。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他要做的無非也就是將秦家的威脅消除,犯不上去把那些沒什麼實力的人一併牽連進去。

僅此而已。

這般情況,也是讓得那秦風等人徹底的絕望了,不過此刻,他們心中還有著最後的一絲期待。

方才有著不少的秦家長老逃竄了出去,秦風相信,總會有那麼一兩個人,能夠聯絡得上軒轅氏族,能夠去搬來救兵,救秦家於水火之中。

這是他們心中此刻唯一能夠奢望的事情了。

「小子,你的實力確實恐怖,但你也別高興,我可以告訴你,我們的人,很快就會帶著軒轅氏族的強者大能們趕來,屆時,你插翅也難逃!在那之前,即便是丟了命,我們也要將你留住!」

那秦風的眼睛里,此刻已經是布滿了血絲,看上去分外的猙獰,他依舊不願就這樣屈服,他心中也是明白,即便是他屈服了,葉天也絕對不可能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將他們放過,與其卑躬屈膝,倒是不如轟轟烈烈的鬥上一場!

起碼到了現在,他還是這樣想的。

聽得那秦風的威脅話語,葉天卻是陡然掀了掀嘴角,帶著濃濃的戲謔之色望著秦風怪笑了起來。

「對哦,你們還跑出去不少人呢,你們猜猜,他們現在逃到什麼地方了?」

秦風陡然一怔。

他不相信葉天能夠將他們全部追回來,卻又不得不抱有這樣的忌憚,葉天的實力太強了,強的他們根本無法想象,這樣的一個人,究竟有著怎樣的手段,誰都說不上來……

「不知道啊?那我告訴你們好啦,其實他們啊,這會根本都還沒跑走,全都在你們面前呢。」

葉天陡然朗聲笑了起來,旋即,便是突兀的彈了一個響指,陡然間,在他面前的空間之內,便是有著一陣空間波動浮現而出!

「刷!刷!刷!」

接連不斷的破空聲傳來,頃刻間,那逃遁而出的大量秦家長老,便是紛紛出現在了葉天的面前,一個個就像被什麼恐怖的力量給生生的抓了回來似的,一個個都是一臉的詫然,唯獨葉天一人,此刻正捧腹大笑。

「怎麼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茉莉和希亞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皆是認真的點了點頭,相信他們以後也不會再因為這樣的事情而爭吵了。

又對三隻簡單的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沐靈夕就從靈之境中退了出來。

再次回到內室的時候,沐靈夕一眼就看到了正守護在自己身邊的宮佑冥。

「這次倒是挺快的,我還以為還要在等個半天的時間呢!」

沐靈夕在聽到宮佑冥所說的話之後,不由得出聲問道。

「我這次煉化雲凰靈珠用了多少時間?」

宮佑冥不知道沐靈夕為什麼這樣問自己,但還是認真地回答道。

「大概用了不到四個時辰吧!比之前要快了一個時辰左右。」

宮佑冥以為,沐靈夕問自己煉化時所用的時間,是想要衡量自己修為是否得到了精進,心中頓時期待不已。

沐靈夕在聽到宮佑冥所說出的時間之後,心中頓時激動不已。

「如果我說,我已經用了十天的時間來整理靈之境,你會不會覺得我在發瘋?」

宮佑冥在看到沐靈夕臉上那激動的神色之後,卻是明白了些什麼。

「就算是發瘋,我看也是開心瘋的,若是遇到靈之境這等可以控制時間的神器,我想估計沒幾個人會不發瘋吧!」

沐靈夕就知道自己的這些小秘密,肯定逃不過宮佑冥的眼睛。

「這都被你猜到了,看來以後,我在你面前是什麼秘密都沒有了。」

宮佑冥知道靈之境竟是擁有調節時間的作用之後,卻是由衷的為沐靈夕感到高興。

這樣一來,沐靈夕就可以擁有更多時間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在面對危險的時候,她也能迅速的做出調整,來保護自己了。

想到子夜與子玉他們所得到的消息,宮佑冥覺得現在自己是該告訴沐靈夕了。

「有了靈之境,我倒是放心不少,今天子夜他們發現了一些暗中跟蹤我們的人,也許這些人就是棲木奶奶所說的那些人,只不過他們隱藏的很好,現在我們還無從辨別,他們到底是雲凰宮的叛逆,還是來自你父親那邊的人,更或者,兩方都有。」

沐靈夕在聽到宮佑冥的話后,心中頓時警惕起來。

沒想到那些人,竟是這麼快就再次捲土重來了。

不過這一次,沐靈夕卻是絲毫都不擔心。

現在的她有了靈之境在手,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擁有了自保的能力,相比較於之前,沐靈夕可以說是底氣十足。

想到這裡,沐靈夕眼神冰冷的看著窗外。

「無論是誰,我都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宮佑冥看著沐靈夕那堅定且冰冷的眼神,心中感到一陣開心。

擁有了強大的靈之境,沐靈夕再也不是以前的沐靈夕了,以後,她只會讓敵人感到膽寒。

沐靈夕現在並沒有時間去管那些跟蹤自己的人,她現在當務之急要做的,就是先將雲凰宮搬來宮佑國靈氣充裕的地方。

那樣她就可以每天都回到靈夕殿中的圓床上休憩。不得不說,自從上一次在那張床上休憩過後,沐靈夕就愛上了那張床。 當得這些個秦家的長老們出現的時候,無論是這些被瞬間抓獲來的人,還是本就在此的秦風等人,臉上都是一陣難以置信之色!

這些出逃的長老們,就算是實力再怎麼弱,都是有著魂覺境巔峰的實力,速度即便是不算極快,但這段時間,少說也該是跑出了幾里地了,可這一瞬間,怎麼就都……

「哦,忘了告訴你們了,打從一開始你們的整座大廳就在法陣里了,辛苦你們跑了這麼遠了。」

聳了聳肩,葉天也是一陣好笑。

跑?往哪裡跑?整個大堂都是被葉天的八級法陣給包裹住了,來個涅槃境的高手都跑不出去,就憑這幾個魂覺境和化天境?

這要是跑了,那才有毒了!

這一下,秦風等人算是徹底的絕望了。

打,沒法打,跑?更是跑不了,看來今天,秦家是命數該當斷絕了。

「來吧,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能死在你這等強者手中,我秦風也算無怨無悔了,我只有一個要求,士可殺不可辱,你若想辱我,老夫即可自爆身軀,用不著你動手!」

仰頭望天,那秦風臉上的表情很是愴然,就這麼一個人,足夠將整個秦家逼上絕路了,這是一個絕強之人,不是他們想要反抗,就能有機會反抗的。此刻他所能做的,就是將自己的最後一分傲骨保留著,起碼讓自己能夠站著死。

「你放心,會如你所願的,我從來不愛虐待什麼人,那麼就此永別了。」

葉天掀了掀嘴角,手中「啪」的一聲彈了一個響指,陡然間,這秦家的眾人,都是用力的閉緊了雙眼,等待著理所當然的死亡……

然而良久,他們都是並未感受到任何的痛覺存在,好像根本沒人對他們動手似的,直到有人忍不住睜開了眼,方才發現了周圍那頗為驚人的景象!

此刻,他們早已不在原地了,不僅僅是他們,整個秦家大院,整座莊園,此刻都已經不在原處了,不知是在怎樣的力量之下,這整個秦家,如今都是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地界上,秦風等人一時間根本都是無法界定,此處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地界。

「把你們手中所有的靈晶碎片全部給我,我們就算兩清了。」

此刻,葉天正背負著雙手,微笑著望向他們,淡然的開口道,「這裡是一處單獨開闢而出的獨立空間,雖然尚且還荒涼了些,但你們要是肯花點時間好好建造一下,肯定是要比你們曾經的居所要好上很多的。而且,你們自由了。」

「這……閣下這是?」

那秦風陡然間也是有些意外,四下張望著,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別誤會,我這是將你們軟禁了起來,在旁人看來,你們秦家直接從暗俞川上蒸發了,也算是我兌現承諾了,今後你們也無需去擔心什麼軒轅氏族的問題,安心再次靜修吧,沒有涅槃境修為,你們是出不去的。」

聳了聳肩,葉天直接是走上前去,朝著秦風伸出了手掌,「那你們所有的靈晶碎片給我,之後我們不會再見面了,你們好自為之。」

秦風猛地愣住了。

一個家族,能夠享有一片獨立的空間,那是何等恐怖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