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實在是太好了……」

范成玉聽到了清姬的話以後表情激動的大喊了一聲,然後連忙繼續說道:「清姬小姐,是這樣的,我其實一直都想要目睹一下陳公子的風采,清姬小姐您能不能幫我引薦一下,只要我能夠見到陳公子,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可以答應下來!」

「你想要見到陳公子?」

清姬看著范成玉忍不住愣了一下,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 清姬知道範成玉想要見陳天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隨即輕聲沖著范成玉問道:「范先生,不知道您想要見陳公子有什麼事情!」

「這個……」

范成玉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似乎是不想跟清姬說出自己想要見陳天的原因。

「范先生,陳公子很早之前就已經離開了R國,現在陳公子在什麼地方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你若是有什麼事情想要見陳公子的話,您可以把事情告訴我,我以後碰到陳公子可以把事情轉達給陳公子……」

清姬看著范成玉緩緩說道。

「竟然連您都不知道陳公子的下落?」

范成玉聽到了清姬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絕望,輕輕的嘆了口氣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范先生您是不是碰到了什麼麻煩?」

清姬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范成玉問道。

「哎……」

范成玉輕輕的嘆了口氣,上下打量了清姬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清姬小姐,既然您都已經問了,那我也就不瞞著您了,事情是這樣的,三個月之前我得罪了一名熊正平的宗師,這位宗師想要將我們范氏集團吞併,但是我並沒有統一,他給我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以後我若是還不答應的話,我的家人就都會有危險,這三個月的時間我找遍了整個華夏的武者,但是很多的武者要麼就是實力不如熊正平,要麼就是因為我拿不出合適的條件而拒絕了我……」

「後來我便來到了R國,想要在R國找到一位宗師幫忙,但還是沒有人願意幫忙出手,後來我就聽說了陳公子的事迹,並且得知您跟陳公子的關係匪淺,所以便想要讓您幫忙引薦一下,但是我沒有想到原來陳公子其實早就已經離開了,看來這一次真的是天要亡我們范家啊!」

范正玉表情十分絕望的沖著清姬說道。

而清姬在聽到了范正玉的這句話,假裝出一副無奈的表情,輕輕搖頭說道:「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范先生,我現在也不知道陳公子的下落,畢竟陳公子那樣的大人物想要去什麼地方也不會告訴我,所以我……」

「范先生,您的女兒叫范晶晶對嗎?」

清姬的這句話還沒有說完,陳天直接打斷了清姬的話。

而清姬愣了一下,忍不住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

范成玉此時也才意識到清姬的身邊還坐著一個人,上下打量了清姬一眼,然後語氣不解的沖著清姬問道:「清姬小姐,這位公子是?」

「這位是我的朋友……」

清姬淡淡的回了一句,但是並沒有說清楚陳天的具體身份。

范成玉知道能夠成為清姬的朋友,那陳天的身份肯定也不簡單,所以連忙沖著陳天淡淡一笑,然後低聲說道:「沒錯,小女的名字確實叫范晶晶……」

「我跟范晶晶是朋友!」

陳天輕聲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

范成玉看著陳天笑了笑,然後沒有繼續搭理陳天。

而陳天心裏面范晶晶應該是還沒有把她跟陳天認識的事情告訴范成玉,要不然范成玉絕對不會想要通過清姬來認識陳天。

「既然清姬小姐您也不知道陳公子在什麼地方,那我也就不打擾了……」

范成玉輕聲沖著清姬說道。

「好……」

清姬淡淡的點了點頭。

范成玉知道自己想要認識陳天的計劃失敗了以後,自然也不想繼續在清姬的身上浪費時間了,他準備在去認識認識船上的其他的大人物,說不定還能夠有一絲希望。

范成玉轉身離開了以後,清姬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陳公子,您似乎對於這個范成玉很感興趣?」

「我跟范晶晶也算是認識一場,如果要是能夠幫上忙的話,我不介意幫他們范家一次……」

陳天緩緩回了一句。

「那我用不用告訴范成玉您的身份?」

清姬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不必了,如果要是有緣分的話,我跟范家人應該還會在見面的,如果要是沒緣分的話,那就算了……」

陳天淡淡的回了清姬一句。

清姬看著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並沒有繼續多說什麼。

差不多十多分鐘以後,舞會也正式開始了。

陳天跟清姬兩人來到了一個稍微靠前的位置坐下,然後觀看著舞會的表演。

而范成玉此時則還是到處的尋找幫助,畢竟距離三個月的期限已經不剩下幾天時間了,如果他在剩下的時間內找不到合適的幫手的話,那麼只能等著熊正平吞併他的公司。

所以此時范成玉心裏面還是非常焦急的。

而陳天也並沒有主動跟范成玉說明自己的身份,安靜的看著舞台上面的表演。

不得不說,這次舞會的表演節目還是非常精彩的,請來了很多的大明星進行表演,其中還包括一些H國十分出名的女團,這些女團的成員一個長相漂亮,身材火辣,再加上那時尚的打扮,一雙雙白皙袖長的大美腿儘力的扭動著,十分的誘人。

當然了,這些人對於這些女明星並不是很感興趣。

他們都在等待壓軸大戲韓泫雅的出場。

一眨眼的功夫便是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過去了。

「韓泫雅怎麼還沒有出場啊?」

「是啊,這都已經多長時間了,韓泫雅小姐怎麼還沒有出來呢?」

「如果不是因為韓泫雅小姐,我才不會在這裡等待這麼長時間內……」

「韓泫雅小姐到底什麼時候出來啊?」

場下的那些觀眾似乎有些等的不耐煩了,紛紛開始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而陳天在聽到了這些人的話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好奇,此時陳天也有些好奇這個韓泫雅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這麼大的魅力!

「韓泫雅小姐登場了!」

「韓泫雅小姐終於登場了……」

「實在是太好了,韓泫雅小姐終於登場了……」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當中突然傳來了一陣歡呼聲,緊跟著便是一陣熱烈的掌聲。

「啪!」

大廳裡面的燈光瞬間全部都熄滅了,周圍一片漆黑。

小一秒,一道燈光照耀在了舞台的正中間。

而在舞台的正中間則站著一名絕色女子!

這名字應該就是眾人口中的韓泫雅。

此時的韓泫雅身穿一套黑色的女士西服,給人的感覺十分的精緻幹練,而在黑色西服的裡面則是一件白色的緊身弔帶,高聳的柔軟在衣服的勾勒下格外的誘人,傲人的身材加上精緻的妝容完美的俏臉,一瞬間便點燃了在場所有人。

當韓泫雅出現以後,彷彿在場的所有女人都黯淡無光了。

似乎也就只有能夠跟舞台上面的韓泫雅相提並論,剩下其他的女人在韓泫雅的面前都根本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很快,韓泫雅那優美的歌聲便在眾人的耳邊響了起來。

不得不說,韓泫雅的歌聲確實非常的動聽,一瞬間整個大廳都安靜了下來。

陳天能夠感覺到韓泫雅的歌聲甚至都可以去跟楚令尹相提並論了,擁有如此完美的長相身材以及歌聲,這樣的女明星根本不可能不火。

韓泫雅的出道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卻能夠紅到如今這個程度,那也是非常讓人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的一件事了。

很快,一首歌曲的時間過去了。

台下的眾人再次爆發出來一陣雷鳴般的掌聲,很多人都開始高喊,讓韓泫雅在唱一首。

而韓泫雅的俏臉之上則帶著一絲絲的得意,畢竟她也非常的享受這樣的感覺。

韓泫雅出道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人氣飆升的卻非常的快,這也就導致很多人都十分的羨慕韓泫雅,娛樂圈裡面也會有很多人都在故意的排擠韓泫雅,但是誰都沒有想到,即便是這樣,依舊沒有辦法阻擋韓泫雅走紅。

而且韓泫雅本身就是一個混血兒,所以在國際上面甚至要比楚令尹都吃香。

雖然的韓泫雅人氣雖然不如楚令尹,但是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韓泫雅便會直接跟楚令尹並駕齊驅。

而陳天則眯著眼睛看著韓泫雅的位置,忍不住的微微皺眉。

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韓泫雅身上的氣息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就好像是有人在韓泫雅的身上下了什麼符咒一般,陳天下意識的看向了韓泫雅手腕處的那串手鏈,他能夠確定那串手鏈應該並不是什麼普通的手鏈,而是一個法器。

因為距離比較遠,陳天並沒有辦法確定這串手鏈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陳天知道這串手鏈應該並不是什麼好東西。

「看來用不了多長時間,韓泫雅這個女明星就會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了……」

陳天忍不住在心裏面感嘆了一句,但是卻沒有想要提醒韓泫雅的意思。

畢竟陳天跟韓泫雅並不認識,兩個人之間也並沒有什麼關係,陳天當然不願意去多管閑事。

之前陳天之所以會對范成玉的事情感興趣,那隻不過是因為范晶晶的關係而已,畢竟陳天跟范晶晶也能夠算得上是朋友一場,陳天出手相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是這個韓泫雅就不同了,陳天跟韓泫雅之間並沒有任何的關係,他肯定不會多管閑事。

很快,韓泫雅的第二首歌也唱完了。

韓泫雅沖著眾人輕輕的鞠了一躬,然後便轉身走下了舞台。

韓泫雅下台之後,大廳裡面的那些人也就都準備離開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大廳的大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一大群身穿黑色西服保鏢模樣的壯漢衝進了大廳當中,這些人氣焰十分的囂張,在場的那些客人在看見這些人以後,也都不敢阻攔,紛紛主動讓開了位置。

「這些人是幹什麼的啊?」

「不知道啊,好大的陣勢啊……」

「是啊,竟然敢在皇家游輪上面鬧事,這些人是不是都活的不耐煩了啊?」

在場的那些客人紛紛開始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赤府中,風玫坐在院中葡萄架下的鞦韆上吃著剛從廚房順來的點心。

姬無殤從圍牆上翻進來——自從第一次進赤府翻牆被十多隻弓箭對著后,他再進赤府就總喜歡翻牆了——他原話:老子就翻你家牆了,有本事你就射啊!

對此,風玫以及蕭逸塵都吐給他共同的兩個字——幼稚。

此時幼稚殤看到風玫,眸子一亮,走過去,說出的話卻是:「你可真壞,綁人也就罷了,還專挑這一天,夠狠!」

等慕容將軍府發現新郎官丟了,等那個夢黛等不來新郎……嘖嘖,想來那場景一定很精彩。

風玫擦了擦嘴,橫他一眼:「沒聽說過有句話叫做女人不壞,男人不愛嗎?」

姬無殤嘴角一抽,坦誠道:「我還真沒聽說過。」

「……」風玫看了他一眼,搖頭嘆息道,「孤陋寡聞不是你的錯,還讓人知道,可真讓人嫌棄。」

姬無殤一窒,他孤陋寡聞?開什麼玩笑!

風玫卻不管姬無殤如何,說著,她仰頭看天,作憂桑狀,「你說,我都這麼壞了,我家小錢錢怎麼還不愛我呢?」

姬無殤立即顧不上自己是否孤陋寡聞了,他好奇問:「小錢錢是誰?」

風玫瞥了他一眼:「還能是誰?賢王軒轅虔啊。」

姬無殤一臉懵,軒轅虔?小虔虔?小錢錢?

他咽了咽口水:「你沒給我亂起名字吧?」

風玫眸光一轉,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小姬姬?」

姬無殤整個人猛地打了個寒顫,咻地一下後退飛遠了,簡直避風玫如洪水猛獸。乾坤聽書網

赤風恰走進院子來,他看了姬無殤一眼,走向風玫:「小姐,慕容將軍府陳天竺求見。」

「來的倒快。」風玫跳下鞦韆,問,「老爺子呢?」

「不清楚,老爺子一大早就出去了。」赤風怕風玫擔心,又補充道,「肖伯陪著呢。」

風玫撇嘴,這幾天老爺子天天早出晚歸的,她還沒問一下,老爺子就訓了她一頓……

「留心一下,看老爺子最近都與什麼人往來。」頓了下,她又道,「小心點,別被老爺子發現了。」

「是。」

風玫抬步往客廳方向走:「就陳天竺一個人來的?」

「是,看他神色,似乎很是著急。」

風玫勾唇,慕容玦大婚之日不見了,能不著急嗎?當然,她相信,陳天竺的著急,與是不是大婚之日沒有關係。

一邊跑遠了的姬無殤不知何時又湊了過來:「難道蕭逸暴露了,他是來要人的?我就說蕭逸不靠譜,該讓我去吧。」

風玫瞅他一眼,嘴角一陣抽搐。再一次懷疑,這人究竟是怎麼成為邪教教主的。

赤風面無表情的揭穿他:「當初明明是你嫌棄邊關太遠,不願意去的。」

「有嗎?」姬無殤撓頭,笑容竟是有些傻,「我怎麼不記得了?你可別污衊我,為小姐效勞,我怎麼會不願意呢?」

風玫赤風:「……」突然好想將這人扔出去。

已經到了客廳,坐在裡面等候的陳天竺聽到動靜立即起身,對風玫抱拳:「陳天竺見過赤玫將軍。」 游輪的工作人員在看見這麼多人突然闖進來以後,自然不會坐視不管,畢竟游輪上面的乘客的身份都非常的尊貴,一旦要是真的鬧出來什麼大事的話,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所以那些工作人員直接衝到了這些保鏢的面前,然後高聲喊道:「你們都是什麼人,竟然這麼大的膽子,敢跑到這裡來鬧事,你們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是啊,你們是不是都活膩了,竟然敢跑到皇家游輪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