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子實和容嬤嬤堅定地說道。

“好!”

“大不了,本小姐,也披甲執戈,一起奮戰!”童婷蘭輕咬了咬嘴脣。

“不知死活!三位上吧!”

孔冷槐揮了揮手。

一個鐵塔般的壯碩男子,大步走出,一瞥一動間,流露出了睥睨天下的氣勢。

這男子便是安保隊長傑森。

又有一個陰翳無比,長得瘦瘦長長的男子,從暗處悠悠晃晃地走了出來。

這人是專修殺手之術的沙漠孤狼,被殖民政府通緝了十多年,一直平安無數,到處作案,殺人無數的風行省第一殺手!

緊接着,走來的是一個臉龐剛毅,一身鐵血氣息的男子。

這人便是三人中最爲恐怖的晁建白中尉。

當初,要不是晁建白得罪了上司,並且勾引上司的黃花閨女,現在以晁建白的實力,早就晉升爲銀河軍內部編制的大尉了,而不是被迫提前退役!

“這批貨是我們蒼羽商隊的,你們誰都不許搶!”

容嬤嬤大聲一喝。

傑森冷冷一笑:“死老太婆子,還敢在這裏囉嗦。”

“真是不知死活!”

傑森說罷,立馬召喚了機甲。

傑森的機甲是b式鐵塔機甲,最爲擅長的便是力量與防禦。

渾身鐵黑色的傑森,立馬出拳,直擊容嬤嬤的面門。

“轟隆!”一聲,容嬤嬤應聲栽倒在地上。

僅僅是一拳,傑森就制服住容嬤嬤。

喻子實頓時一怒。

“可惡!容嬤嬤這麼大年紀了,你也敢下如此狠手?”

喻子實持劍而來,氣勢逼人。

傑森根本不懼。

“呵呵,喻子實,你的確是一個人物!但是,我傑森又何嘗是弱夫?”

“來,對剛吧!”

傑森獰笑了起來。

傑森的實力很強與喻子實打了上百回合,都不分上下。

“砰砰!”

“噹噹!”

機甲異能四射,煙塵四起。

傑森和喻子實都打出真火氣了。

“看我的機甲絕招——鐵塔蓋天!”

傑森暴吼一聲,身形暴漲了幾十倍。

一個鐵塔般的光影,驀然間襲來。

逼人的氣勢,直接壓迫着喻子實。

喻子實面色一沉。

事到如今,喻子實唯有也釋放出,自己的機甲絕招,才能匹敵。

“機甲絕招——宇光…..三千!”

喻子實的話剛說完,遽然間,雙眼一瞪,痛苦地栽倒在地上。

原來,一柄激光長劍,毫無徵兆地插在了喻子實的胸口上。

饒是有機甲護體,喻子實也受了重創。

釋放到中途的機甲絕招,到這裏,也不免夭折了。

“是誰?”

喻子實面色蒼白。

“是我!”

沙漠孤狼,瘦長的身形,顯露了出來。

沙漠孤狼,臉色冷厲。

傑森也是有些不岔。

“孤狼兄,爲何出手?”

沙漠孤狼輕蔑地搖了搖頭:“既然是敵人,何須講究那麼多。我看你們對付他,這麼費事情,我自然能手癢,就出出力了。”

沙漠孤狼眼睛一眯,半隱半顯的殺氣,令人膽寒。

傑森自知不是沙漠孤狼的對手,心中有些畏怯,便不再說話了。

“卑鄙無恥!”

喻子實朝沙漠孤狼,啐了一口。

沙漠孤狼手起刀落,一柄細長的小刀劃過,削掉了喻子實大腿上的一大塊肉。

“啊!”

喻子實痛苦地叫了一聲。

“綁起來!”

孔冷槐揮了揮手。

“是!”

幾個五大三粗的青年一擁而上,瞬間就把喻子實和容嬤嬤綁了起來。

蒼羽商隊兩大主力高手,都被俘虜了。

孔冷槐呵呵一笑:“怎麼樣,童婷蘭,還想和我鬥嗎?”

“你們做商隊的,如何比我開銀行的賺錢?在風行省裏頭,我想幹啥,幹不了!這一次,我花重金聘請了風行省這麼多高手,就是爲了幹掉你!”

孔冷槐語氣森然。

“小姐,不能投降呀!貨物可以丟掉,但是我們蒼羽商隊的骨氣不能丟失!”

喻子實叫道。

“聒噪!”

傑森暴躁地一揮手,一刀子下去,竟然是斬掉了喻子實的手臂。

容嬤嬤睚眥欲裂:“畜生!”

“你們真是畜生!”

傑森獰笑一聲:“老太婆子,也是老糊塗了!操!”

說罷,傑森大刀連連揮舞。

竟然將容嬤嬤的手腳全部給砍掉了。

頓時,鮮血直流,場面駭人。

童婷蘭淚眼朦朧,痛苦地搖了搖頭,吶喊道:“都住手,不要打了!”

“我的貨物全部給你!”

童婷蘭嗚咽地說道。

孔冷槐擺了擺手:“現在遲了,情況已經不一樣了!你有什麼資格認輸?你們已經全部在我的掌控之下。”

“來人,把這個小妞,給我抓起來!你們誰喜歡的話,都可以隨便玩-弄!”

孔冷槐冷笑道。

“你們這些畜生,我們已經這樣了!你們還要趕盡殺絕?你們不會有好報應的!”

容嬤嬤眼中露出了血淚。

“這個臭老太婆,太囉嗦了!來人,立馬拖下去,剁碎了,餵豬!”

孔冷槐揮了揮手。 幾名五大三粗的機甲戰士,面目兇惡地拖着容嬤嬤,正欲施展歹毒的手段。

南天說巧不巧地,來到了這裏。

眼見容嬤嬤,就要被幾個人剁成碎片。

南天眼神一冷。

南天瞬間動用起風之奧祕,登堂級的凌波微步+游龍身法,極速爆發。

南天就如同一陣清風一樣。

一下子出現在了容嬤嬤的身邊。

南天三拳兩腳,就就把那些機甲戰士給踢飛了出去。

“死!”

南天直接下死手了。

看着蒼老的容嬤嬤都受如此之傷,南天也是徹底暴怒了!

“容嬤嬤,你怎麼樣了?”

南天焦急地問道。

南天趕忙給容嬤嬤簡單地包紮一下。

容嬤嬤虛弱地搖了搖頭:“小夥子,你怎麼來了?趕快走呀,他們人多勢衆,你不是他們的對手。你和我們蒼羽商隊沒有什麼關係,趕快離開吧!”

“婆婆,你傷之如此!溪名,我若是不給婆婆,你報仇雪恨,我還算人嗎?”

南天雙眼血紅。

當初,在隕天荒山,容嬤嬤無條件收留了南天。

南天對容嬤嬤很是感激。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

“哪裏來的野小子!本小姐,也敢惹?”

孔冷槐根本看不起,南天這樣土裏土氣的傢伙。

“來人,把這個臭小子,拖出去,砍死掉!”

孔冷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幾個彪形大漢,立馬圍了上來。

“不想死的都給我滾!冤有頭在有主!今天,我只殺首惡!”

南天雙眼血紅,殺意四射!

南天和納蘭清若待了很長時間,性格也變得溫和了許多。

但是,有些時候,事情逼迫得南天不得不大殺四方!

刻苦修行武學,不就是爲了,保護自己愛的人和疼愛的親朋好友們嗎?

“我之一生,當快意恩仇!殺盡天下害我者!”

南天腦海中,驀然間浮現出了一道道,模模糊糊地,曾經在古武時代縱橫天下,浴血奮戰的場景。

щшш¤ тTk Λn¤ ¢ o

“那個人真的是我嗎?”

南天感到體內的鮮血都在沸騰燃燒。

喻子實清楚南天的實力,但是也不想讓南天攪和到這個兇險的局面中。

“溪名大人,趕快走吧!這件事情,牽扯不到你!”

喻子實叫喊着。

孔冷槐的彪形大漢已經如影所至,兇悍地要對南天下手。

“殺!”

南天出手果斷,一人一掌。

真氣噴薄而出,幾名彪形大漢應聲倒地,全部當場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