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滑梯?幼兒園?磊磊的小腦瓜努力地辨認著這些新鮮辭彙。

寧雲夕把兒子抱起來,讓兒子更直觀地觀看幼兒園長什麼樣。

「明年,他該上學了。」孟奶奶在後面補充一句。

磊磊立馬轉過自己的小腦瓜:他要像叔叔姑姑們那樣上學了?

「上學好嗎,磊磊?」寧雲夕先試探下兒子的反應。

磊磊的小手抱住媽媽的脖子:上學好像有點可怕。反正,叔叔們姑姑們,妮妮姐姐他們,沒有一個真喜歡上學的吧。

還有一年。寧雲夕不著急,只對孟奶奶使個眼神,帶孩子出來的時候可以多帶孩子到幼兒園看看,這樣會逐漸習慣。

孟奶奶同樣這麼想著,對大孫媳婦直點頭。

到了菜市場逛一圈時,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寧老師。」傅軍醫轉頭也看見了寧雲夕他們,立馬走過來。

「傅軍醫,你到首都來了?」寧雲夕問。

「上個月才轉到部隊總醫院。」傅軍醫解釋,「就那次陪彭校長過來首都治病,順便留下來了。」

能到部隊總醫院工作那真是了不起。難怪侯軍長一直說傅軍醫厲害。

傅軍醫卻對著她說:「寧老師。我女兒下半年要轉到四中,據說你是工作轉到四中。傅玉說她要跟著你學習好,你講的課透徹,讓她容易理解。」

「我的檔案還沒有送到首都四中。沒有完全確定下來。」寧雲夕說。

「寧老師你進四中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不用擔心。」

估計傅軍醫都把內部情況了解地一清二楚了。所以,傅玉也知道他們家今天到。傅軍醫說:「她說她迫不及待想見你,寧老師。我說去你們師大院的小區里等著。她說好。不知道找到你們沒有?你們什麼時候到的?」

「中午。」

「她剛過去,難道你們出門了?」

「沒事,晨熙他們在家等他們大哥。」

孟家新家裡,孟晨熙他們三個孩子收拾自己房間時突然聽見有人敲門。

小丫頭孟晨橙跑去開門,一打開看見了傅玉。

「孟晨橙。」傅玉沖小丫頭招招手,「寧老師呢?我來找寧老師。」

「我大嫂她出去菜市場了。」

「給你們買菜做飯是吧?」傅玉牽著小丫頭的手進門。

孟晨熙聽見聲音走出來看到她,吃一驚:「你怎麼在這?」 「我爸調工作到這邊來了。我住的大院在你們隔壁。要轉學了。你也一樣吧,孟晨熙?或許我們可以成為同班同學。」傅玉向孟晨熙伸出手。

孟晨熙內心裡有點抗拒。

傅玉沒見她握手轉身在這個屋裡自己溜達起來:「真帥氣,四室兩廳。孟師長真帥氣。」

孟晨熙問:「你要在這裡?」

「當然,我要等寧老師回來。」傅玉朝她一揚頭,「還有,你找尚賢哥哥了沒有?」

「我為什麼找他?」

「他以前不是你們鄰居嗎?和你們哥哥感情很好。我以為你經常和他聯繫。我已經想好了,想考他那個學校。孟晨熙你呢?」

「我姐姐要考廣播學院。」小丫頭插著嘴說。

「考廣播學院成績也不能太低吧。估計比醫科大容易一點。這樣的話,你轉四中嗎?我估計吧,沒有寧老師的話,你們也進不去。」

「你什麼意思?」孟晨峻走了出來問。

「不是成績好壞的問題。四中招生說注重特長生。我之前要不是因為跟我姥爺學過點書法,根本進不去。」傅玉甩了下辮子,轉過臉問他們兩個,「你們什麼特長?」

孟晨峻憋了憋:「特長——」

「我哥哥會打球,會踢球。」小丫頭再次為哥哥姐姐說話。

傅玉哈哈一陣笑,摸摸小丫頭可愛的小臉蛋兒:「需要成績說話的,孟晨橙。不是隨便打球踢球可以算的。比如說,我曾經在首都兒童書法比賽中拿過獎。」

孟晨橙緊張地看了看三姐和四哥:「我三姐參加過朗讀比賽拿過獎。」

「什麼朗讀比賽?市,縣?大城市嗎?首都嗎?」

他們老家,小縣城市。

孟晨熙和孟晨峻齊齊沉默。

傅玉捏了捏小丫頭的臉蛋兒說:「你就不一樣了,孟晨橙。你在舞台上唱過歌,全市全國的報紙你都上過了。你小嗓子那麼厲害。想進四中沒有問題。」

被姐姐誇了一把,孟晨橙的小腦袋高興地點巴著,拉著傅玉的手去看自己家的陽台:「我們家的陽台好大的。」

這個小五,這麼快變成叛徒了?孟晨峻一雙眼珠子直瞪著帶傅玉四處走的妹妹。

孟晨熙擰著的眉頭想著傅玉說的話。傅玉剛才大概意思是,得寧雲夕給她和弟弟走後門否則別想進四中了。

對走後門這事兒,她知道,無論大哥大嫂都是極其反感的。這麼說,她和弟弟要給寧雲夕添麻煩了。樓下來了輛軍車。從軍車下來幾個軍人。在前帶路的史連長敲了敲門

孟晨熙和孟晨峻沉浸在自己心事里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傅玉聽見聲音同小丫頭一塊去敲門。門打開后,站著的人小丫頭不認得,只認得史連長。卻是傅玉馬上喊了出來:「曹叔叔。」

曹德奉走進了屋裡。

孟家三個孩子看著他這張臉,感覺他這張臉有點兒熟悉有點兒像誰。當靈光一閃過三個孩子腦海時,對應的是石頭臉的曹爺爺。

曹德奉是曹爺爺的大兒子。所以對於孟家和孟家這幾個孩子都早有聽說。他觀察的眼神落在這三個孩子臉上,顯得若有所思。 「叔叔。」被他眼神掃到的孟晨熙和孟晨峻怯怯地出聲。這個部隊叔叔不像他們之前見過的首長那樣和藹可親,卻是像他們大哥一樣有點兒嚴厲。

「都坐下吧。站著做什麼。」曹德奉回過神來,對孩子們說道。

老三和小四遲疑了下。傅玉拉著小丫頭坐,對曹德奉好像很熟悉,笑嘻嘻的:「曹叔叔,聽說你是他們師的政委。」

「嗯。」曹德奉惜字如金。

平常調皮搗蛋的三個孟家孩子最怕這種長輩了,簡直是坐立難安。

察覺孩子們的不安,曹德奉轉頭問史連長:「孟師長什麼時候回來?」

「政委,應該差不多了吧。苗主任說自己去接的師長一塊過來。今晚要一起吃飯的。」

話剛落地,樓下又傳來了車聲。

寧雲夕他們幾個正疾步走回來,因為聽說傅玉上他們家裡來了。剛快走到家裡樓下,見到軍車。

拉著媽媽小手自己走路的磊磊,在看到樓下站著的那個人影時,立馬撒開小腿跑過去。寧雲夕跟在兒子身後跑,擔心兒子摔著。

磊磊的小腿是疾步如風,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一雙小手緊緊抱住了某人的小腿。

孟晨浩此時已經轉過身來,在兒子抱住自己腿的時候伸出雙手溫柔地接住孩子。

「爸、爸。」磊磊的小臉蛋紅撲撲的,小眼珠激動地看著爸爸。

孟晨浩把兒子慢慢抱起來,手掌心溫柔地給兒子擦去小額頭上的汗珠兒,一邊又看著走來的媳婦說:「雲夕,你們到了。」

「是。」寧雲夕沖他展開笑顏。

望著她,有那一瞬間他想親了下去,但是公眾場合,孟晨浩只能伸出只手在她頭髮上摸了一下幫她抹掉剛才走路時沾到的一絲水露。

夫妻兩人四目相對著,一會兒好像四周都沒有了其他人。

有個人輕咳一聲嗓子:「寧老師。」

「哎。」寧雲夕轉頭,看到了靠在車門上一副促狹的神態望著他們兩口子的苗正清。這令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頭,只看這旁邊不止她一個人,好多個軍人在。

「苗主任,我們應該偷偷先上樓的。」另外一個戴眼鏡的軍人拍下苗正清的胳膊說,宛如替孟晨浩他們兩口子抱怨剛才苗正清插的那句嘴。

苗正清立馬臉上呈現出恍然大悟的狀態:「對哦。楊部長。」一邊說,一邊他向孟晨浩走過去,向孩子伸出手:「來來來,磊磊,叔叔抱你。別做你爸爸媽媽的電燈泡。」

「哪有你這樣的,苗主任。」楊部長立馬拉了拉他。

四周的人看著忍俊不禁,一陣笑接著一陣。

「樓上曹政委看著呢。」楊部長提醒大伙兒一聲。

「曹政委來了嗎?」苗正清才意識到的樣子。

「來了,你看他的車都到了,在我們前面。」楊部長指著對面先停靠好的那輛軍車。

所以這些軍人全都嚴肅了起來。

孟晨浩對媳婦說道:「這位是我們後勤的楊部長。」

意會到對方來是幫著她和孩子搞調工作和轉校,寧雲夕立馬上前握住對方的手:「謝謝你,楊部長。」 「寧老師不要客氣。這是我份內的工作。」楊部長說,「實際上吧,你要到這邊來教書。教育局那邊可高興了。之前求你你都不來,他們說的。」

「不不不。」寧雲夕連聲道。

苗正清在旁邊又插科打諢:「楊部長,我們寧老師的特別謙虛,你慢慢能體會到了。」

「哈哈。」楊部長樂道,「我估計,我剛才已經體會到了。」

旁邊,此時又不知道從哪兒走出來一個女軍人,走到了孟晨浩那兒,對磊磊拍拍手:「孟師長,你這個孩子真可愛。」

誰對他拍手?什麼人?沒見過?磊磊皺起小眉毛,一副嚴肅的小臉蛋看看站在爸爸面前的女人,一雙小眼神第一印象:不喜歡!

磊磊轉過小臉蛋,兩隻手抱住爸爸的脖子。

被小傢伙嫌棄了的女人只好一些尷尬站在原地。

寧雲夕的目光望過去,看到自己丈夫抱著不高興的兒子走到一邊去,同樣沒打算答睬對方。旁邊楊部長介紹:「這是我們師部的軍醫,秦軍醫。」

「你好。」秦軍醫轉過身,向寧雲夕打了聲招呼。

寧雲夕微微點頭。

楊部長解釋說:「因為聽說老人家來了,怕老人家長途跋涉身體不舒服,我們政委讓軍醫過來順便給老人家看看。」

孟奶奶在後面立馬說:「身體不好的不是我,是我家老頭子。他還沒來。」

楊部長愣了一下,道:「這,這就尷尬了——」

「沒事。」寧雲夕道,「很感激政委的關心。」

肯定不是她丈夫的主意,她丈夫之前都不知道這回事兒。再怎麼說,人家是好意,關心他們家人的。一行人正準備上樓時,聽見又有跑步聲過來。

「報道!」一個女兵衝到所有人面前,在看見寧雲夕的剎那驚叫,「寧老師!」

寧雲夕轉身,眼睛一亮:「馬班長!」

「寧老師!」馬曉麗高興得要發瘋了,跑過來抓住寧雲夕的手用力地搖晃著。

「讓我看看你,馬班長。穿上軍裝了,太牛氣了。」寧雲夕退後一步,仔細打量馬曉麗身上的軍裝,豎起大拇指。

馬曉麗被誇后,臉蛋羞澀地紅了紅,手抬起整理整理軍帽,笑盈盈的。

能穿上軍裝是她的夢想,當然,能考上部隊大學多虧了寧老師。所以馬曉麗一下子又激動了起來說:「老師,之前我回家找你,可你在上課。」

「你現在暑假不放假?」

「對,被派到連隊去了,說是下基層,提前鍛煉。還有,郭炳今年暑假和我一樣下連隊鍛煉,同在一個部隊里。」馬曉麗向寧雲夕一五一十彙報著,說完,眼神瞟到了那邊的孟晨浩,「孟團長怎麼在這?」

這個丫頭一看就知道,之前啥都不知道。

寧雲夕望著丈夫沉默溫柔的表情,不用猜都知道這都是他的特意安排,想讓她高興高興。

「馬曉麗同志。」

馬曉麗轉身,對著發出聲音的秦軍醫,立正起來:「秦軍醫。」

「這是我們師的師長。」

你叫什麼團長?

馬曉麗「啊」,接著繼續驚叫:「孟團長你升職了?」 「馬曉麗同志!」秦軍醫一臉子不怎麼高興,儼然都不知道馬曉麗會來。

馬曉麗立正,向孟晨浩敬禮:「第二軍醫大實習軍醫馬曉麗報道,孟師長。」

「行吧,沒什麼事情,放鬆,新兵同志。」孟晨浩道。

在爸爸懷裡的磊磊此時似乎認出了馬曉麗,伸了伸小手。

馬曉麗又高興地歡呼起來:「磊磊,你認得我是不是?我在你出生后抱過你。」

磊磊露出羞澀的小臉蛋,同媽媽的學生握握小手。

「走吧走吧,先上樓去。曹政委等了很久了。」楊部長招呼著大家上樓說。

一行人爬上樓梯,來到孟家的新房子。

曹德奉站了起來,在門口迎接他們一行人。

「這位是我們曹政委。」孟晨浩繼續向媳婦介紹。

「你好,曹政委。」寧雲夕上前與對方握手。

曹德奉點了下頭,又看看孟晨浩抱著的小磊磊,拘謹的臉上緩慢露出了一絲微笑。

「給曹叔叔抱抱。」孟晨浩對兒子說。

磊磊猶豫了下,小腦袋轉過去再看看媽媽。媽媽也點頭。他於是伸出手給曹德奉。曹德奉把他抱過來,感覺著小傢伙的重量說:「好傢夥,看起來不胖,但很有分量,很壯實。你們養的好。」

聽是叔叔誇自己的樣子,磊磊揚揚和爸爸一樣帥氣的小眉毛。

馬曉麗在那邊和小丫頭拉著手說:「孟晨橙,記得我嗎?」

「記得,姐姐你給我念過書。」小丫頭大聲說,「你是我二哥的同學。」

說到孟晨逸,馬曉麗突然才想起同班同學也在場內。轉頭望過去,孟晨逸一副早知道她這樣的眼神回給她。

「晨逸哥。」傅玉一臉子崇拜地看著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