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薇從車上下來,準備進慕家老宅時,放在兜里的手機,忽然嗡嗡的震動了起來。掏出手機,看到是雪莉的號碼,雪薇轉身走到僻靜的地方,接通了電話,「喂,什麼事?」

「姐姐,我今天去醫院,看到安清歡和一個女孩子,去了醫院的孕檢室。」

「真的嗎?你確定是她?」

「當然確定了,我還拍下了她們的照片。」

「你趕緊發給我。」

「好。」

結束了通話,手機叮咚叮咚的提示,有新消息發進來。

雪薇打開了聊天軟體,看到了照片的內容,嘴角勾起了抹得逞的笑容,「真是天助我。」

即便安清歡沒有真的懷孕,這組照片,也能以假亂真了。

到時候,喬母應該相信她說的了吧?

雪薇想著,將照片儲存到了雲端,而後心情愉悅的邁進了慕家。

剛踏入客廳,忽然聽到了熟悉的嗓音,雪薇怔了怔,抬眸朝著裡面看去,只見母親正坐在沙發上,跟慕太太聊著天,而安清歡則抱著她弟弟,在說說笑笑的玩鬧。

「媽,弟弟……」

雪薇加快腳步,走上前,緊緊地抱住了自己的母親,眼裡滿是淚光。 於漫也同樣抱住了女兒,激動不已道:「雪薇乖,媽媽沒事,你別哭,傻丫頭,別哭了……」

「嗯,媽媽,我不哭。」

雪薇擦著臉上的淚水,打量著母親。距離上次見面,已經將近一個月了,可母親彷彿老了十歲。不用想,也知道母親在那邊受了多少苦難。

自己真是沒用,無法幫助自己的家人。

好在,如今母親和弟弟都平安的來到了中國,接下來,她可以慢慢的籌劃事情了。

「阿姐。」

雪陽拉住雪薇的衣角,奶聲奶氣的呼喚她。

雪薇蹲下身子,抱住了幼弟,說:「阿陽,不用怕,以後姐姐會保護你和媽媽的。」

「阿姐,我好想你呀。」

雪陽嗚嗚的哭泣。

雪薇被他的情緒感染,眼裡再次湧出了淚光。

葉簡汐和妞妞站在一旁,看著他們一家三母子,臉上流露出欣慰的神情。費了那麼大的功夫,才把他們母子接回到中國,總算一切都沒有白費。

「雪薇,是你拜託的慕先生和慕太太吧?咱們家麻煩了他們那麼多,得好好地謝謝。」於漫等一雙兒女打過招呼后,趕緊拉著她們,向葉簡汐和妞妞道謝。

葉簡汐擺手道:「不用那麼客氣。雪薇是清歡的同學,舉手之勞,何必掛齒?」

「阿姨,你不用把這事記在心上,咱們人平平安安就好。」妞妞由衷的替雪薇和她家裡人感到高興。

於漫有些過意不去,可眼下她一窮二白,也沒什麼能報答給慕家人的,只得作罷。

葉簡汐道,「我讓廚房準備了飯菜,咱們坐下,邊吃邊聊吧。」

……

眾人落在客廳里,雪薇不停地打量著自己的母親和弟弟,飯都顧不上吃了。雪陽一臉純真的說,「阿姨,你家的飯好好吃呀,我好想一直留在你家吃飯。」

「陽陽喜歡吃我家飯呀?」葉簡汐寵溺的說,「那以後有機會,你可以隨時過來這裡吃飯,阿姨很歡迎你。」

「嗯!」雪陽用力地點頭。

於漫抱歉的說,「小孩子不懂事,胡亂說呢,慕太太,你放心,我等會兒就出去找房子,不會叨擾你們。」

「找房子的事情不用著急,慢慢來吧。我們家房子多,已經讓管家幫你們收拾好了客房,待會兒吃完飯,你們先進去休息。」

「慕太太,你們幫助我們家太多了,我實在不好意思再打擾你們了。」

「別說這些客氣的話了,趕緊吃飯吧。」

於漫還想再推辭,旁邊的雪薇拉扯了她一下,示意她別再說下去,只好住了嘴。

愉快的結束了午餐——

葉簡汐吩咐管家,帶著於漫和雪陽母子,去客房休息。雪薇自然要跟著母親。到了客房跟前,管家對他們說了句,「於太太,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

「謝謝。」

於漫點頭致謝。

管家離開,留給他們一家人相處的時間。

雪陽趴在於漫的肩頭,哈欠連天,不忍心兒子再困頓下去,她推開卧室的門,走進去,小心的將兒子放到了床上。而後,打量這裡的客房,見裝修奢華,床頭柜上擺放的給客人用的化妝品都是lamer,不由得暗暗地感慨,這慕家的權勢非凡。

「雪薇,你怎麼找到這家的?慕家在A市地位不低吧?」

「當然不低,A市第一豪門世家,整個A市都沒人敢對他們家置喙。」雪薇坐到床邊,說:「媽,你以後面對那慕太太,別總是點頭哈腰的,怪丟人的。咱們又沒欠他們家什麼,你幹嘛對他們那麼客氣?」

「你這孩子,慕家人剛救了我跟你弟弟,怎麼就沒欠他們什麼了?你也太白眼狼了吧?」

「是我求他們,慕叔叔才會派人去救你,你感謝我就得了,感謝他們幹嘛?」雪薇撇嘴道。

於漫伸手點了點女兒的額頭,「你呀,總是這麼自私自利,跟誰學習的?」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再說了,我再怎麼自私,還不是為了家裡人嗎?媽,你這麼說我,實在是太傷我的心了。」

於漫嘆了口氣,說:「對不起,是媽沒用,嫁給了一個人渣,害的你們姐弟三人跟我一起受苦。」

「媽,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呀,以後按照我說的做,我肯定讓咱們家裡人,再次過上好日子。絕對不會有人,再追上門討債。」

雪薇摟住母親的腰,眼裡閃過強勢的光芒。

於漫摸著女兒的頭髮,說:「薇薇,媽媽經過這次的事情,不求什麼榮華富貴了,只要咱們一家整整齊齊的,那就好了。」 雪薇自然不會跟母親一樣安分守己,做一個老實的人。打從進入慕家的第一天開始,見識到了他們家的繁華,她便下定了決心,要嫁入豪門,過上和安清歡別無二致的生活。

她聽到母親的話,甚至覺得母親太過膽小了。

也許正是這樣保守的性格,才會被父親騙的團團轉,害的他們姐妹三人跟著一起受苦。

雪薇沒有再勸說母親改變想法,只是道:「媽,你已經那麼多年沒有工作了,又初回中國,找工作肯定難。」

於漫大學畢業便嫁給了自己的丈夫,專心的做全職家庭婦女,這麼多年來,早和社會脫軌了。

找工作是真的不容易。

來之前,她也擔心過這個問題。

如今被女兒提起來,於漫心中的擔憂沒有減少,只是不想讓女兒為這些瑣事操心,安慰道:「你放心吧,媽媽會儘力去找的,再不濟,找家餐館洗盤子,總能賺夠房租費,暫時安置我和陽陽。」

「那以後呢?我跟雪莉可以打兼職賺錢,供自己上學,可陽陽這麼小,總不能讓他不去學習了,整日呆在出租屋裡吧?」

於漫皺了眉頭。

雪薇道,「媽,不如你去求求慕太太,讓她給你在慕家找一份閑職。既不會讓你太勞累,也有足夠的薪水,供養你和陽陽。」

「這怎麼行?我們已經麻煩他們太多了。」

「怎麼不行?慕家上上下下雇傭了一百多號人,給你找個閑職,只是一句話的事情。而且,我不會讓咱們家的人,一直呆在這裡不走,等我傍上一個金龜婿,我就接你們去大房子住。」雪薇見母親露出猶豫的神色,拉著母親哀求道,「媽,你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雪陽考慮吧?他還那麼小,被耽誤了前途,可是一輩子的事情。」

於漫不好意思到了極點,可這三個兒女的確是她的弱點。為了他們,即便覺得羞恥,也得嘗試一下。

「嗯,我明天去找慕太太說一下吧。」

「媽,那我也去找清歡,讓她幫忙說說情。」雪薇開心的說。

「對不起,薇薇,媽媽應該給你更好的生活,結果讓你為咱們家操心。」

「媽,沒什麼對得起,或者對不起的,咱們是一家人呀。」雪薇放開了自己的母親,說:「好了,媽,你早點休息,我回去睡覺了。」

「晚安。」

……

雪薇回到自己的房間,想著母親和弟弟,給雪莉打了一通電話。 寵婚至上:厲少你老婆又跑了 雪莉得知了這個好消息,高興得恨不得立馬跑進慕家,跟自己的家人見面。可她這個想法,被雪薇阻止了,「你別過來了,我沒跟慕家的人說,咱們是親姐妹的關係,你好好地隱藏,我明天帶著他們去看你。」

雪莉遲疑道,「姐,慕家幫了我們那麼大的忙,你真的還要搶安清歡的男朋友嗎?」

「怎麼了?你心軟了?難道你忘記了,差點被高利貸的人拖上車,去拍AV嗎?」

雪莉沉默不語。

雪薇狠聲道,「成大事者,必須狠心。雪莉,咱們放過了這次機會,以後都得在底層掙扎了。所以,我們不能心軟,知道嗎?」

「嗯,知道了。」

雪莉悶悶的回答。

雪薇緩和了語氣,安慰道:「你也別給自己太大的負擔了,安清歡擁有那麼多,我不過是搶走喬崢罷了。她傷心一段時間,依然能找一個比喬崢更好的男人嫁了呀。咱們根本不用內疚,懂嗎?」

「嗯。」

「早點睡吧,明天見。」

「拜拜。」 隔天早上,雪薇委婉的跟妞妞提了一下,希望能幫她母親,在慕家找一份活計做,累點沒關係,只要能養活自己的母親和弟弟即可。

話是這麼說,可妞妞哪裡肯讓自己朋友的母親,在家裡做苦力呢?而且,看於漫的皮膚,是過慣了富足生活的人,讓她去干粗重的活計,只怕會累垮。

妞妞答應了雪薇,而後跟葉簡汐說了一下,拜託她幫於漫找一份輕鬆地活計。

葉簡汐覺得有點不好。

畢竟妞妞和雪薇是同學,以後於漫在家裡工作,雪薇只怕是產生自卑的心理。可轉念想想,又覺得他們一家子可憐,於漫一個女人帶著三個兒女,走到社會上也不怎麼好找工作,只得答應了下來。

管家問過於漫,得知她對修剪花草比較在行,便讓她負責慕家花房裡的那些花花草草修剪的工作。

於漫很高興。

雪薇心裡卻有些不滿。

這慕家家大業大,多的是清閑的工作,怎麼偏偏給母親找了花匠的工作呢?

說到底,這慕家人是看不起他們家。

但不管怎麼不滿,雪薇都沒有表露出來,當著葉簡汐和妞妞的面,感恩戴德的謝他們收留了自己的母親和弟弟。

葉簡汐和妞妞都讓她別記掛在心上。

雪薇當真不再提謝字。

……

沒了後顧之憂,雪薇便不急不忙的想著對付妞妞的事情。她仔細的想過了,造謠對妞妞沒多大的損傷,喬崢跟他母親也未必相信。所以,自己這次出手,不能再像之前那麼莽撞了,必須讓事情看起來合情合理,尤其是讓喬崢,對妞妞產生動搖。

該怎麼辦呢?雪薇反覆的想。

而在她動歪心思的時刻,妞妞跟喬崢表達了下,自己的意思。

她不想那麼早確定戀愛關係。

畢竟,他們還小呢。

喬崢有些失望,等了那麼多天,他為的就是等她的好消息,怎麼這個小笨蛋,最後還是不肯答應呢?

「我們都十六歲了,說小也不小了。很多世家訂婚,都在十幾歲呀。清歡,我想跟你過一輩子,是認真的,你別敷衍我,好不好?」

妞妞最怕他沖著自己撒嬌了,心裡軟的一塌糊塗,答應的話都涌到了嗓子眼。

未免自己說出後悔的話,妞妞抿緊了唇角。

喬崢看她綳著臉,擔心自己再逼下去,她會惱怒之下翻臉,只得妥協。

「那好吧,你不答應也可以,但你得保證,不許喜歡別的男孩子,知道嗎?」喬崢深深地盯著她的眼睛,彷彿看到她內心深處。

妞妞緩緩地點頭,「嗯,好,我答應你。」

喬崢低落的心情,不由得雀躍了起來,握住妞妞的手,笑容滿滿的說:「我這輩子,只認定了你是我老婆。清歡,你可別辜負了我,否則……」

「否則怎樣?」妞妞挽唇笑著問。

「否則……嗯……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但我知道,自己一定會瘋掉。」喬崢不敢想象,自己喜歡的女孩,投奔別的男人的懷抱,自己是怎樣的心情。

大概會心痛的死掉吧。

喬崢想了許久,暗暗地在心裡說。

「那我陪著你一起瘋。」

陽光暖暖的,兩人沐浴淡金色的光線中,凝視著彼此,如花般的臉上露出了會心的笑容,看起來格外的美好。

……

慕洛琛得知學校在瘋傳,妞妞懷孕的消息,大發雷霆,給學校的校長打電話,命他兩天內平息此事。校長戰戰兢兢的應下,回過頭,調查清楚幾個最先開始傳謠言的同學,把他們拉到了學校的大會議廳,當著全部兩千人的面,檢討自己的言行。最後,校長跟所有同學說,誰再敢傳沒憑沒據的事情,按照學校的規矩退學處理。

這樣強大的壓迫下,沒人敢再提起此事。

於是,不到一周的時間,懷孕的傳聞便消失的無影無蹤,每個人對妞妞的態度,也都變好了。

雪薇暗暗地在心裡生出了嫉妒,到底是有個有權有勢的老爸好,即便碰到了那麼大的風波,也能平安無事,甚至讓所有人都向她低頭。

自己如果擁有清歡那樣的身世,也可以肆無忌憚的對別人好啊。

這天放學,妞妞跟雪薇說了聲,自己還有點事情要辦,讓她先回慕家,然後匆匆的跟喬崢離開。

雪薇嘴角扯出了一抹冷笑,「儘管親密吧,你們現在感情有多好,將來被迫分開始,就有多痛苦。」

低聲說完,她拎起包,朝著學校外面走。

到了校門口,慕家的車子正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