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你趕緊出手,不行了!」渡邊雲震驚的看著這一切,而此時在蘑菇雲的身後,鬼魅的身影又一次出現,直接沖向渡邊雲。

「不可能,我已經廢了你!」渡邊雲實在想不明白,明明丹田被自己摧毀的楊柏,怎麼好像更強了。

「沒有什麼不可能,記住了,這是華國!」楊柏一腳踹出,渡邊雲騰空而起,先天之威轟然落下,當場就把渡邊雲給鎮壓住。

龍散手猛的一揮,渡邊雲慘叫一聲,就被轟殺當場。而此時剩下的雇傭兵手中的激光武器又一次指向楊柏。

師父在上 「都給我死!」楊柏又一次一揮手,右手當中的陰陽龍針猛的甩了出去。猶如閃電一樣,四周傳來驚恐的慘叫。 秦導原本板著的臉也因為安寧表演的變化漸漸的舒展開,雖然依舊沒有說話,但是卻露出了今早以來的第一個向上勾起的嘴角。

方才還在質疑著安寧的投資人,這會兒看向安寧的眼神都直了,「……敏敏!」嘴裡無意識的呢喃。

那邊,安寧並沒有停止,從始至終,為從往這邊看過一眼,甚至在台上突然多了一個人都不知道,頓了半晌,她在等太子的答話,時間把握的剛剛好,最終沒能等到太子的話,敏敏臉上的期待一點點的褪去,然後籠罩了一絲黑化,慢慢了眼神裡面的那種希望沒有了,在抬頭看向太子的時候,眼底突然就清明了,可是卻沒有了任何的表情,「你當真不要本公主?」

這句話,敏敏說的卻是肯定的語氣,沒有一絲拖泥帶水,跟沒有期待,就像是陳述一個事實。

「好,好,好!」

安寧的表演是隨著秦導一連三個「好」結束的,之前不是沒有演員能夠演出敏敏的那種倔強。但是在這裡,所有的藝人想當然的覺得敏敏應該是充滿了希望的。

但是卻沒有想到敏敏公主是深宮中自幼受三綱五常禮教教導的女子,太子木訥就已經是拒絕了她,所以敏敏公主那句「你當真不要本公主」,已經是主動親手結束了自己的所有懵懂,從此之後,對帝國太子就只有國讎家恨,而沒有半點兒女私情!

敏敏停下了表演,似乎又回到了那個沒有任何特點的大山裡的姑娘,原本犀利的眼神也收斂了自己的光芒。

評委席上,敏敏看到一個多了一個中年阿姨,嘴角帶著淺笑。

不出意外,那應該就是原創小說的作者,看對方的表現,安寧知道自己這會算是成功了。

安寧再那裡等著,導演製片人同幾位投資人在一起討論著,然後過了半晌,投資人才轉向安寧。

「安寧是吧?介紹下自己,都有哪些作品?」一位看著還算是成熟的投資人問道。

安寧知道這話里的意思,一部電視劇想要成功,光有演技肯定是不夠的,還要有知名度,這點很好理解。

前世安月就並不屬於實力派演員,出演的也多是寫青春小說,但是卻幾乎部部都能大火,就就是知名度,偶像的人氣。

「我是盛天新簽約的藝人,目前還沒有作品。」這點上面,安寧沒有隱瞞,投資人回頭也就能夠查的出來,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因為安寧這句話,投資人的臉色開始變的僵硬,沒有作品,就意味著沒有流量,對這部劇就沒有任何作用。

「安小姐,您知道的,要用一個新人演員,沒有話題度是一件十分冒險的事情。」投資人也很直接,若不是因為剛才安寧的試鏡確實打動了評委組,只怕這會兒早就因為淪為回去等消息了。

「這麼說,您是肯定了我的表演了?」安寧卻一下子就抓住了投資人話里的重點。

話題度對安寧來說絕對不是問題,之前早在湯倩處處欺負她的時候,安寧就想到了一個人,遲早要回擊,現在剛好拿來製造話題度。

「一部劇的成功是不能單看錶演的。」

「那要是我能夠製造出來關注度,是不是敏敏這個角色……」

「那是自然。」秦導不等投資商說話,一口答應,早在看了安寧的表演之後,秦導就已經對吳方導演的推薦深信不疑了,要不是礙於還要照顧這個最大的投資人的面子,秦導恨不得當場簽下安寧。

「謝謝導演,謝謝評委。」安寧說完之後就出去了,耳後是幾個投資人「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討論。

「我的好姐姐,這麼快就灰溜溜的出來了?」安月特地等在門外,就是為了奚落一聲。

安月這會兒不知道裡面導演投資人的反應,還沉浸在自己的美夢中,所以看到安寧這麼久才出來,想當然的覺得是因為被刁難了。

安寧瞧見了安月之後,已經懶得跟她動嘴皮子,這些話她聽多了,無所謂。

現在留給她的時間並不多,遲一天,跟敏敏這個角色失之交臂的可能性就越高。安寧只記得上輩子楊清風就在今年的十月底出過一個緋聞,當時炒的沸沸揚揚。

因為喝的酩酊大醉,剛好撞上了路邊的一個女孩子,一下子就轟動了全網。後來那女孩被扒出來不過是一個素人,楊清風自己也出來解釋了就是個誤會,但是網友們似乎並不買賬。

而那個素人姑娘因此還開通了微博,後來直接一躍成了網紅,安月當初想炒緋聞的時候,就拿這話跟羅姐說過。

安寧所等的機會就是這個,上輩子楊清風喝醉之後,鬧出緋聞的女主是一個素人,都能引起這麼大的關注,這輩子,她要成為緋聞主角。

自然,跟楊清風捆綁在一起,關注度的問題安寧已經不需要考慮了。

唯一讓安寧猶豫的是,這種無底線的炒緋聞實在是一種不入流的手法,許多十八線小明星往往喜歡這麼干,但即便是紅了也是娛樂圈所不齒,被戳穿了也只是在演義生涯裡面多加了一條黑料罷了。

上輩子程浩為了讓安寧能夠賺更多的錢,所以也沒少讓安寧貼邊炒作,什麼富商導演,幾乎是每隔幾天在熱搜上就會出現一次,當然都是捆綁炒作,安寧的名聲也是這麼一點一點的敗壞的。

但是現在她沒有辦法,如果不藉助楊清風,她根本就沒法子得到敏敏這個角色。

想要有所得,就必須有所犧牲。

ONE酒吧會所,離安寧所住的地方不過一街之隔,好在還有幾家不錯的咖啡館,安寧帶了本書,開始守株待兔,讓一切顯得不那麼刻意。

一連等了兩天,深冬的天氣,安寧只能等著,好在湯倩這幾天忙著自己的事,白天安寧要輕鬆一些。

第三日白天的時候,秦導來了電話:「安寧是吧,敏敏的角色實在留不住了。」

「導演,再給我一天時間,一天就好了。」

秦導悠悠的嘆了一口氣,很是為難,卻答應了安寧的請求。

這天晚上,跟前兩日並沒有任何區別,十點多中,寒風漸漸入骨,ONE酒吧里開始有三三兩兩喝醉了的人往外出來。

但卻都不是楊清風,就在安寧覺得大概不是今天的時候,視線的盡頭闖進了一個男子。 細小的銀針射在雇傭兵的眉心之上,一個個屍體倒地。楊柏的身影依舊急速而跑,對面的絡腮鬍手中的激光手槍依舊準確的點在虛空當中。

「轟隆隆!」一道道光束交織在一起,剩下的四名雇傭兵依舊想要截殺楊柏。不過此時的楊柏在面對這些激光的時候,已經消失不見。

「老大,人呢?」這些人也戴著墨鏡,可是卻沒有看到四周有任何楊柏的蹤跡,眾人都有點慌亂起來。

「該死,他怎麼恢復的?」絡腮鬍雙眸已經赤紅,死了這麼多人,這一次血煞損失太大了。

「在上面!」這個時候,一名雇傭兵猛的抬頭,終於看到楊柏猶如蒼鷹一樣,居然在空中盤旋一圈。

楊柏體內先天之力在遊走,一道道氣流讓楊柏擁有短暫的滯空能力。楊柏當然也看到眾人發現自己,楊柏的單手猛的一揮。

「龍散手!」超強的先天之氣轟然爆發出來,虛空傳來音爆之聲。先天之力還沒有轟擊下來,這四名雇傭兵的腳下的地面徹底塌陷下去。

「太強了!」這四人悶哼一聲,根本無法舉起激光槍。絡腮鬍已經在後退,飛快的後退,而在後退的同時,居然扔出一枚炸彈,放在塌陷的地面當中。

「去死吧!」絡腮鬍真狠,連手下也要一起轟炸了。楊柏瞳孔一縮,就在馬上就要落地的同時,腰肢一扭。

「轟隆隆!」巨大的蘑菇雲又一次出現,旁邊的卡車一個個都炸裂開來,整個倉庫都能夠聽到這裡的動靜。

「哈哈哈,終於死了!」絡腮鬍興奮的看著後方,戴著墨鏡掃視一番,的確沒有看到楊柏的身影。

「可惜玉少過來,就麻煩了,三十億要一個人,結果卻成渣子,哈哈。」絡腮鬍拍了拍手,剛要扭身離開。

可就在此時,絡腮鬍猛的不動了。絡腮鬍的而後面,楊柏冷冷看著,滔天的殺氣,讓地面的碎石都漂浮起來。

「怎麼會這樣?」絡腮鬍終於震驚了,極快的速度掏出手槍。可就在此時,楊柏的身形更快,一塊碎石猛的擊打在絡腮鬍的手腕當中。

石碎,骨裂,絡腮鬍慘叫一聲,手槍落地。不過在絡腮鬍手槍落地的時候,左手出現一把猶如鯊魚牙的短刀。

「該死,你到底是什麼人?」絡腮鬍還想拼,可失去裝備以後,在楊柏的眼中絡腮鬍就是弱雞一樣的存在。

「沒有這一切,你以為你能擋住我?」一隻手鬼魅的摁在絡腮鬍的臉上,一股巨大的力量讓絡腮鬍橫空飛了出去。

將近飛了十多米,就在剛要落地的時候,楊柏一腳又踹了出去。什麼短刀,早就脫手了,巨大的力量,讓絡腮鬍在空中慘叫。

急速的墜落而下,就在馬上要摔死的時候,楊柏一隻手又一次抓住絡腮鬍手臂,瘋狂的砸了出去。

「轟!」絡腮鬍徹底廢了,渾身骨頭斷裂無數,猙獰的看著楊柏。

「剛才你說玉少?是玉山川嗎?」楊柏冷酷的說著,想要從絡腮鬍那裡得到答案。

「他在哪?」楊柏兩句話,絡腮鬍都沒有回答。可是楊柏也不需要他回答,得到確切的消息,楊柏目光逐漸冷靜下來。

「原來這一切,也有你的份,玉山川,你到底背後動了多少小動作?」絡腮鬍G已經被楊柏斬殺,整個血煞的激光小隊,都被楊柏給滅了。

一輛輛車鳴,猛的響在倉庫外邊,石靈兒和郎青義帶著人,終於趕了過來。這兩人都是帶著家族的人,還未到倉庫就聽到巨大的爆炸聲,嚇得兩人一跳。

「楊柏,你沒事吧?這些人,都是你殺的?」石靈兒剛從車上跳下來,就看到髒兮兮的楊柏,身上還有血污。

「我的小祖宗,你招惹什麼了?這,這些武器是什麼?」郎青義也傻眼,手底下的紅衣衛也沒有看到過這樣的武器。

「我沒事,他們是血煞雇傭兵的人,葉善等人都死了。」楊柏指了指四周,看到石靈兒震驚的目光,還是解釋一句。

「我不殺他們,他們就殺我。」楊柏說的沒錯,也終於體會到一種高處不勝寒。

「我沒不讓你殺,只是這也太多了。」石靈兒可是女修羅,楊柏遇到危險當然要出手。只是看到楊柏殺了這麼多人,石靈兒就是有點震驚。

「血煞雇傭兵?鑽石傭兵,他們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天哪,這是G,那個傳奇傭兵,能夠斬殺強者的暗殺者。」

石靈兒又一次驚呼起來,看到G的屍體,郎青義也相當震驚。要知道血煞雇傭兵的實力,那可是國際前十的,尤其絡腮鬍的隊伍,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擁有國際先進的武器裝備。

「你到底怎麼做到的?」石靈兒是真的好奇,尤其內心也有點慌,好像楊柏離著自己越來越遠,越來越高不可攀。

「我差點被人捉了,你信不信?」楊柏鬱悶的翻了翻白眼,又一次指了指這些倉庫,對著眾人說道。

「你們趕緊把倉庫東西都搬走,古董交給溫天成,剩下的靈草都給郎家。還有那倉庫黑色袋子當中,郎青義你要給我丟了,我把你埋了!」

楊柏已經興奮起來,得到那些種子,需要回農場研究一翻,一定要用靈霧把靈草種子都激發出來。

「古董?這麼多?還有這個,楊柏,就算你不殺死葉善,這個狗東西也活不下去。」郎青義和石靈兒看到綠臉兵馬俑的時候,就已經相當震驚了,這樣的國寶這個傢伙居然弄了過來,還要運送給R國。

「楊柏,這事情可太大了,我們郎家和石家需要擺平,也需要一段時間的。」郎青義還是實話實說,這次葉善和渡邊雲都死在這裡,的確有點麻煩。

「渡邊雲的事情不用你擔心,有些人會解決的。」楊柏搖了搖頭,渡邊雲和麻生太郎的事情由葛春那邊解決,憑藉葛春的關係,忍者進入東北,已經觸犯了底線,那些隱藏的武道世家都會出手幫助的,何況葛寶劍所在的特殊部門,也會解決的。

「楊柏,我發現你的臉怎麼越來越白了?還有這皮膚,也太好了吧?難道你偷摸美容了?」石靈兒站在楊柏旁邊,秀麗的眼睛觀察了半天,結果楊柏猶如普通人一樣,任何的強者氣息都沒有。

如今的楊柏返璞歸真,都已經超越三花聚頂,周身氣息都收斂在體內,任何人都無法發現楊柏境界。

以前鼓起的太陽穴也平整,有時候不經意流出的煞氣,也都消失一空。以前楊柏猶如鋒芒畢露的絕世神劍,如今神劍歸鞘,神華內斂。

「還有你的手?」石靈兒情不自禁的牽住楊柏的手,比量半天。楊柏的皮膚太光滑了,完全不想幹活的手,以前楊柏的手,石靈兒也碰過,也沒有這樣。

「那什麼,青義還看著呢,你這樣不好吧?」楊柏尷尬一笑,石靈兒觀察是可以,但也不能夠上手摸,這讓楊柏尷尬無比。

「郎少,你看看楊柏的皮膚,好光滑細嫩,猶如嬰童一樣。」石靈兒實在是好奇,依舊沒有放下手來,甚至還想讓郎青義看看。

「是嗎?我摸摸?」郎青義剛把手伸過來,楊柏一腳就踹了過去。同時望著石靈兒,無奈吼道:「夠了,你才猶如嬰童呢,我沒有美容,郎青義,你敢碰我,我腌了你。」

「小祖宗,你也太重色輕友了吧,人家摸了半天不說,就對我來勁?」郎青義委屈的哈哈一笑,惹得石靈兒也反應過來,嬌羞的看著楊柏。

「楊柏,你越來越好看了,以後更多的女人喜歡你了,怎麼辦?」石靈兒有點憂愁起來,楊柏怎麼變的這麼快。

「什麼怎麼辦?你們能不能加快點速度,我還有事呢。」楊柏瞪了兩人一眼,也不管兩人在背後議論什麼,尤其石靈兒的火熱目光,讓楊柏一個激靈。

「你去哪?」石靈兒就是一愣,看到楊柏朝著倉庫外邊走去,相當疑惑。

「你們趕緊處理,我還有點事情要做。回頭在說!」楊柏揮了揮手,消失在夜色當中,惹得石靈兒翻了翻白眼。

「石靈兒,我這個小祖宗,你還是抓緊吧,過了這村就沒這個店了,要不你讓石老上門提親?」

「滾蛋,他敢不要我!我的跟他…」石靈兒這麼有歧義的話,郎青義也要八卦起來,興奮的看著石靈兒。

「閉嘴,噁心!」石靈兒滿臉通紅,好像想到什麼,趕緊低著頭走了出去。身後的郎青義都要好奇死了。

「怎麼說了一半,你們怎麼了?楊柏把你怎麼了?」郎青義剛要卻追出去,突然耳中傳來楊柏的聲音。

「你趕緊收拾倉庫,我可告訴你,石靈兒可以打你兩個!」楊柏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可是楊柏已經走了。

「這,千里傳音?我的小師叔祖,你現在到底什麼境界?」郎青義有點傻眼,趕緊按照楊柏的吩咐開始收拾。

楊柏早就開車走了,最後那句話,也是楊柏故意試試的。楊柏的感官已經特別敏銳了,只要運行先天之氣,細小的聲音都瞞不住楊柏。

「玉山川,我來了!」楊柏目光也逐漸冷冽起來,不解決玉山川,估計以後還有的是麻煩。 D市郊外,韓家裕一處莊園當中。這是韓家的一處產業,玉山川從生態園歸來就搬在這裡。身邊的手下都被楊柏給廢掉,玉山川已經徹底震怒。

夜色依舊深沉,不過玉山川並沒有睡覺,韓佳人正嫵媚的坐在玉山川的懷裡,手中紅酒慢慢揮灑。

「玉少,好閑情雅緻!」房間當中,不光有韓佳人和玉山川,對面名貴沙發之上,坐著一個中年男子,男子劍眉星目,臉上居然紋著一個武字紋身。

「夏侯淳,你這個武痴都出來了,夏侯叔叔的速度好快。」玉山川一點都不介意,依舊喝著紅酒,沖著韓佳人迷人一笑,惹得韓佳人都要癱軟在玉山川的身上。

臉頰有紋身的男子,居然是夏侯家的武痴,夏侯淳。白天發生的事情,夏侯天機已經被激怒,連夜就派出了夏侯淳。

夏侯淳可是堪比青龍的強大存在,別看才四十多歲,可是早就突破後天之境,半步先天。據說夏侯淳只是孤兒,被夏侯天機撫養長大,從小就經過特殊訓練,青龍也把一身絕學傾囊。而且夏侯淳也曾經去過M國,得到一種特殊的藥水,激發了潛能,讓夏侯淳屢次提升。

「玉少,別在我這裡擺出這樣的姿態,我了解你。女人只是你的調劑,你根本不在乎。」夏侯淳在M國曾經跟玉山川打過交道,對於這個天神一樣的男人太過了解。

「山川,你看他說的!」韓佳人詭異的滑落,猶如靈蛇一樣。不過馬上就看到玉山川已經徹底的坐直身軀,淡淡說道。

「夏侯淳,你總是打擾我的好興緻。都告訴你了,我已經徹底解決那個人,你知道等待一會,有人就會把他親自送過來的。」

「哼,玉山川,我很討厭你這樣的陰謀詭計,明明能夠堂堂正正擊敗,非要弄出這樣的過程。別忘記了,你們玉家也是武道世家,身為武者,你看看?」

夏侯淳臉色已經變了,顯然知道玉山川請出什麼,楊柏這個傢伙居然被人廢掉了,這讓夏侯淳相當憤怒。

「夏侯淳,別忘記,這裡不是夏侯家,我也不懼你。你是武痴,我可不是,我要的是結果,我不需要過程。」

玉山川手中的紅酒猛的咆哮起來,彷彿都要煮沸了,手中的高腳杯都在融化,這樣的一幕,韓佳人已經尖叫起來。

特殊的氣息從玉山川的體內散發出來,而對面的夏侯淳臉色也是一沉,體內傳來虎嘯之音。

「哼,夏侯淳,楊柏已經被我廢掉,按照我們實現說好的,明天開始,我會正式接收金鯉農場,而你還是去廢掉郎家和石家這些人,夏侯天機讓你做的事情,別在麻煩我。」

「我要靈米!」這才是最主要的,夏侯淳知道靈米的事情也相當震驚,能夠提升武者修為,如果能夠長期吃著靈米,不久將來夏侯淳一定會晉陞先天。

「夏侯淳,憑什麼?別忘記,楊柏是被我玩死你的。 超級仙農 你們夏侯家做了什麼?」玉山川又一次笑了起來,楊柏就算在厲害,如今已經成為廢人。

「玉山川,我要靈米,我們夏侯家已經插手,你覺得有那麼簡單。一個廢掉的楊柏,未必能夠告訴你靈米的秘密?」

「哈哈,夏侯淳別忘記另一件事,我的朋友很多,會有人能夠問出楊柏的秘密。楊柏能夠活下來,也是為了靈米,不然的話,他早就死了。」

「你,玉山川,你別逼我!」夏侯淳的目光突然紅了起來,一股極度的暴虐之氣,轟然爆發。

夏侯淳的臉上好像也有一股血紅,讓這個武字紋身猶如蜘蛛一樣抖動起來,嚇得韓佳人又一次尖叫起來。

「閉嘴,有什麼可怕的!」玉山川冷笑的看著夏侯淳,聽到韓佳人居然越叫越大,揮手就是一個耳光。

「韓佳人,你居然敢不聽我的?」玉山川已經變得冷酷起來,任何美貌的女子都是他的玩物,他只是在享受這些女人。

「山川,他,他來了!」韓佳人依舊在尖叫,雖然被玉山川打著,卻驚恐的看著門口。韓佳人的話,玉山川就是一愣,猛的抬頭看去。

「什麼?」玉山川也嚇了一跳,客廳的大門不知道何時已經打開,楊柏冷冷的站在門口,就這麼看著眾人。

「楊柏,你怎麼過來的?」玉山川站了起來,猛的掃向遠處,並沒有看到血煞這些雇傭兵額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