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苟,咱們能不能聊天了?」楊柏無奈的看著苟道,這說了半天,也沒有說出去孫家的目的,反而楊柏覺得苟道看上了孫燕。

「楊柏,你怎麼還不明白,甲骨文,主要是甲骨文。我們要去殷墟,孫傳武就是專家,殷墟的原址就在AY,孫傳武作為專家,他當然知道殷墟的所有事情。何況我們要進入真正的殷墟,只有求助這個孫傳武,難道讓我們去殷墟原址,按個尋找。」

「其實按個尋找也不是不行?」楊柏可是有破妄金瞳,倒是無所謂。只是那個殷墟真正之地,專家找了這麼多年,先進的儀器也都用上了,楊柏的破妄金瞳或許還真發現不了殷墟。

「楊師叔,我叫苟道,那什麼不叫小苟!」苟道也鬱悶的看著楊柏,楊柏這個師叔絕對睚眥必報。

「好的,小苟,雲齊武館就在前面,這個孫燕,很吸引你?」楊柏好笑的看著苟道,苟道的臉上也紅了。

「別欺負我師侄。」宋端武瞪了楊柏一眼,馬上卻趕緊說道:「也別欺負我。」

「哈哈哈!」爽朗的笑容,在三人之間響起,三人都笑了起來,楊柏也終於放輕鬆了,既然要去孫家,那麼只有從孫燕開始。

如果孫燕同意,那個孫傳武就會說出秘密。對於老學究這樣的人,武當山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三人吃了早飯,還是苟道開車,朝著中心路而去。而此時楊柏望著窗外的景色,AY市的風景也跟D市差不多,只是這裡的人可真多。

「前面就是武館了,這裡限行,我們下車吧,也讓我們見識一下當代花木蘭。」宋端武也想看看這個孫燕,到底有沒有苟道講的那麼好看。

「前面就是了,快看,那個大牌子,就是孫燕。」未等眾人來到武館,就看到一座大廈的外面掛著一個三十米的牌子,上面穿著一身潔白練功服的女子。

女子真的很漂亮,扎著簡單的馬尾辮,眉宇英氣無比。練功服露出的白皙皮膚,都反射晶瑩的光芒,眉眼猶如寶玉一樣,就算穿著練功服,也無法遮擋絕世之容。

「真的不錯!」宋端武看著孫燕的照片,也是瞳孔一縮,要真論起來,孫燕的樣貌超越明星。

「照片而已,也可能是P的。」楊柏卻搖了搖頭,那個大廈也是孫家的產業,給雲齊武館打出這樣的廣告,當然這入武館之人絡繹不絕。

「你才P的呢,你這個小白臉懂什麼,我們館主就是美女。」就在楊柏說完這些話,身後不遠處也有一些人穿著練功服,正不滿的看著楊柏。 她這話一說出來,助理也就想起來了。

早上何令儀去找莆雲古夏的時候,在玄清大學買了一瓶美容口服液。

助理想起來賣口服液的那個女生長相丑的嚇人,不禁皺起眉頭來,「那個醜女孩賣的口服液?不可能的吧,她賣的怎麼可能會管用呢?」

何令儀也覺得不可置信,畢竟這美容口服液這麼管用的話為什麼那個女生還是那麼一副醜樣子,按理說她最應該把顏值提高的啊。

但是除了那瓶美容口服液,何令儀實在想不起來還有什麼可能引起這麼大的改變。

「哎,管她的呢!」何令儀咬咬牙,「你馬上去和那個女生聯繫,我們再買幾瓶她的美容口服液,試一試就知道管不管用了。」

「好,我馬上就去。」助理也贊同的點點頭,可又突然失落了起來。

「問題是我們連她叫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再聯繫上她呢?」

何令儀本來也是又激動又開心,聽到這話也微微愣住了。

今天她會喝下那瓶美容口服液完全是一個巧合,關於賣口服液的那個女生的姓名、年級、班級等等信息她什麼都不了解,只是知道她是玄清大學的學生而已。

然而玄清大學的就讀生有上萬名,她該如何去找賣口服液的女生呢?

越這麼想,何令儀就越覺得煩躁。

對於她們這些吃年齡飯的女明星來說,最最重要的就是保養,何況她年紀也不小了,衰老的更快,想要紅就得保證自己的顏值不被質疑。

這些年來,她也嘗試了不少保健品什麼的,可是一直都效果不佳,有些還很是傷身,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可能十分安全又有效的美容口服液,她怎麼會錯過呢?

於是何令儀馬上拿起手機來。

助理看著她打開手機通訊錄翻到莆雲古夏的名字,不由的被嚇到了。

「令儀,你要幹嘛呀?!」

「我記得莆雲古夏好像是和那個女生說過話的,他們可能會認識,我一定要找到她才行!」何令儀說完也不等助理再接話,馬上就撥通了電話。

但是電話里一直嘟嘟嘟的響著,卻一直沒有人來接通。

何令儀堅持著一直不停地撥打電話,完全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在她第十幾次拔打電話的時候,對面終於有人接了起來。

「我說何小姐啊,你到底要怎麼樣!」莆雲古夏的聲音里滿滿的都是無奈。

「我早就說過了,我們不適合談戀愛,你就不要再死纏爛打了好嗎?」

何令儀卻是哼了一聲,「莆雲古夏,你能不怎麼自戀嗎?我打電話給你不是想複合的!」

莆雲古夏原本看到何令儀的電話打開就頭疼的不得了,聽到她說不是想提複合的,不由得脫口而出,「不是複合?那你找我什麼事啊?」

何令儀語氣冷淡,「我就是想問你要一個人的聯繫方式,今天在玄清大學,你去搭話的那個賣美容口服液的,長的特別丑的那個女生,我要她的聯繫方式。」

電話那邊一時寂靜無聲。

而就在這時,玄清大學里。

因為已經到了傍晚,義賣也馬上就要結束了。

擺攤的同學們紛紛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

在場的大部分學生的義賣品都出售完了,可是許醉凝的桌子上還放著滿滿一桌子的美容口服液,剛開攤怎麼樣擺放的,現在就是怎麼樣,完全沒有一絲絲變化。

路過的其他學生們看到許醉凝幾乎沒有賣出去的美容口服液,紛紛嘲笑起來——

「哈哈哈哈,你快看,那醜八怪的美容口服液一瓶都沒賣出去啊!」

「長成那樣跑出來擺攤賣美容口服液,你敢買嗎?也不知道哪裡來勇氣來擺攤。」

「醜人一向多作怪!長得難看還非要賣美容口服液,還到處勾搭男人,真的要噁心死我了。」

許醉凝現在面對這些議論非議,已經完全免疫了,只是安靜的把她的美容口服液都裝回箱子里放好。

學校的要求是所有參加義賣的學生在活動結束后都要集中到禮堂去報告售賣的情況。

其他人賣的都沒剩下些什麼了,所以很快就收拾完畢都趕去禮堂了。

但是許醉凝就沒那麼快速了,她擺放出來的美容口服液幾乎原封不動,收拾了滿滿一箱子,她要怎麼把它們搬回宿舍呢?

許醉凝頭疼的厲害,正發愁呢,突然旁邊一個小心翼翼聲音響起——

「那個,用不用我幫你啊?」

許醉凝這才發現,一個背著雙肩包的女生,正微紅著臉看著自己,是剛剛從圖書館出來的沈清晏。

許醉凝低頭看了看那些美容口服液,也實在沒辦法,只好說了一聲,「那就拜託你了,先幫我照看一下吧,我先去禮堂報道,馬上就會回來的。」

沈清晏點點頭,「你去吧,這裡就交給我吧,我會照看好的!」

「謝謝你啊。」

許醉凝匆匆忙忙的朝著禮堂的方向跑去,沈清晏拉過凳子來坐下去,拿出書打算來看,結果沒等她看幾眼,就聽見一陣手機鈴聲。

摸了摸兜,發現不是自己的,這才看到許醉凝落在義賣桌上的手機。

手機不再響了,沈清晏拿起來準備先收起來,可看到屏幕上的未接來電時,卻是一下子愣住了。

屏幕上的備註清晰的倆個大字——

歐陽楚。

本來之前許醉凝給歐陽楚的備註是客戶一號,可是覺得這樣很容易被人想歪,所以才幹脆備註成了全名。

手機突然又響了起來,沈清晏渾身一抖,看了眼四周沒什麼人,咬咬嘴唇顫抖著手接通了電話,拿到耳邊緩緩開口:「喂。」

另一邊馬路上。

一輛飛速行駛的黑色幻影勞斯萊斯里。

歐陽楚坐在真皮的座椅上,他穿著一件純黑的襯衫,顯得整個人冷酷無比,身姿挺拔,路燈的光從車窗外照在他英俊的側臉上,不停變幻著。

拿著手機的手指修長,指節分明,聽到電話里傳來的完全陌生的聲音,他

不由得緊皺著眉頭,冷冷開口「你是誰!許醉凝呢?」

「那個,我,我是醉凝的朋友,我叫沈清晏。醉凝她有事去禮堂了,我在幫她看攤。她的手機落在這裡了。」沈清晏的聲音微微發顫,很是緊張。

「哦!」歐陽楚馬上就準備掛斷電話,然而沒想到電話那邊的沈清晏又焦急的叫了一聲。

「楚少,你等一下。」

歐陽楚準備放下手機的手頓了頓,然後就聽到電話那頭緊張的聲音傳來:「那個,那個……學生今天有義賣會,醉凝還有好多東西沒賣完,你要是有空的話能不能來幫我們搬一下?」 楊柏側身看向這些練功服男子,看這些服飾,應該跟巨型海報的孫燕一樣,都是雲齊武館之人。

「看什麼看?小白臉,我們館主是天生麗質,就你這樣瘦弱之人,沒有資格挑戰我們館主。」這些人一點好臉色都沒有,誰讓楊柏剛才說孫燕照片是P出來的。

「無量天尊,幾位說什麼呢?」苟道頓時不樂意,楊柏可是師叔,堂堂金丹大能,這些凡俗弟子還敢這麼說話。

「算了,看來這個孫燕挺有威望。」楊柏卻是淡淡一笑,這些人雖然語氣傲慢,可畢竟沒有動手,在說這些人是飛快的朝著武館方向而去,根本沒有功夫搭理楊柏。

「這人怎麼這麼多?怎麼都穿著古怪衣服,華山論劍嗎?」宋端武也看向四周,就看到左右的街面之上,人越來越多,而人群當中穿著不同樣式的練功服。

「小苟,現在學武之人這麼多嗎?HN武文化這麼盛行?」楊柏也愣住了,這不光是華國人,這還有穿著空手道服,還有跆拳道服裝,甚至還有一人光著膀子,扎著泰拳腰帶,甚至還有相撲。

「貧道也不清楚!」苟道也愣住了,雲齊武道館的確出名,也不至於這麼多人投奔。而且有些男人明明面色潮紅,興奮的朝著武道館的方向而去。

「出事了吧?」楊柏和宋端武互相看了看,也都忍不住朝著前方過去,而此時孫家大廈門口,已經徹底人滿為患,大廈保安和警方都維持秩序,就看到門口已經排著長龍,任何進入武館之人,都在登記。

「擠什麼擠,你個老道還想還俗,你有什麼資格?」苟道擠的太快,尤其暗中還動用靈氣,直接就把一個超級相撲給轟了出去,惹得人群當中叫罵不已。

「道士怎麼了?師叔,趕緊過去。」苟道橫眉冷對,別看苟道對著楊柏諂媚不已,對這些凡俗之人也有點特殊的氣勢。

「孫大美女比武招親,你是真道士,還是假道士,就你穿這樣,小心孫大美女給你轟下來。」人群當中,都是武者,一個個憤怒看著苟道那麼能擠。

「什麼?比武招親!」苟道傻眼了,回頭看著楊柏跟宋端武,宋端武的目光遊離無比,這麼多人挨著宋端武,宋端武極度的不適應,都已經擠在楊柏的身上,兩個大男人挨的相當近。

「廢話,今天是孫家比武招親的日子,只要能夠戰勝孫大美女,就有資格入贅孫家,成為人上人。」

「滾蛋,別擠,八嘎!」人群當中,又一次擁擠起來,太亂了。這什麼年代,怎麼還弄出比武招親。

宋端武左右都是七八個練空手道的,這些人目光很兇,尤其暗中可是下,陰手,在人群當中,暗中用暗勁來上人,楊柏明顯看到有人已經受傷。

「我來!」未等楊柏說完,宋端武實在忍受不住了,這人群也太擠了。宋端武猛的一步踏出,天地有靈,劍氣無雙。

「轟!」無形的劍氣,突然爆發出來,那是恐怖的力量,彷彿一條銀河降臨在人間,宋端武的四周全部的人轟然都飛了出去。

「媽呀,怎麼回事?砸死我了,啊!」人群當中徹底亂了,一片人仰馬翻,幾百個人擠在一起,同時被宋端武給轟飛出去,這場面絕對震撼無比。

「師叔,牛!」苟道哈哈狂笑,那絕對的狐假虎威,這些人居然敢擠宋端武,簡直就是找死。

宋端武今天穿著一套白西服,絕對俊逸無比,雙眸都是神采,也冷傲的看向四周。

就在宋端武發威的,大廈三樓一個豪華辦公室內,跟照片一模一樣,一套潔白練功服,扎著五彩腰帶,白皙的手臂輕輕彎著,美麗的雙眸猶如寒潭中的七彩石一樣,嘴角慢慢上揚,手中的望遠鏡卻盯在宋端武的身上。

「這個人不錯!」猶如天籟的聲音,女子英氣無比,可聲音卻甜美無雙。女子的眼眸輕輕閃爍,瞳孔伸出全是宋端武絕美的身姿。

「這個人,很厲害,他是誰,參加比武的嗎?」孫燕傲然的挺胸抬頭,那一刻,鍛煉二十多年的完美曲線,讓背後那些武館弟子,一個個都獃滯的看著館主。

曾經罵過楊柏等人的高大男子,趕緊來到窗邊,掃了一眼,一眼就看到人群當中的宋端武。

「大小姐,這個人是男的?我還以為是大姑娘呢。」這個男子也是孫家弟子,外號大頭,說的一口家鄉話,相當有趣。

「放屁,你家女子的有喉結,大頭,你給我打聽這個人。」孫燕最近心情太不好了,父親孫傳武有心病,學術也不研究了,就盯上孫燕的婚事。

要知道孫燕馬上就要三十了,整天就知道練武,小小年紀就已經突破先天,絕對是天驕一樣的存在。

孫燕在武當山外門,也都出名了。可是孫燕是有名的花木蘭,就是一個武痴。整天練武,哪有時間接觸對象。

孫燕長得的確漂亮,孫家也是二品世家,在AY市有權有勢,孫家的門檻早就被人踏破了。

可是無論誰介紹,孫燕一個都沒有看上,甚至暗中把所有人介紹人統統打廢了,整個AY市徹底沒有人敢上門求親。

孫傳武差點要氣死了,不過當初山門正好培養孫燕,希望孫燕成為另一個世界之人。可誰能夠想到,孫燕天生石體,體內無法保存靈氣,只能夠修武。

這下可好,武當山內門是進不去了,孫燕這輩子只能夠止步修真,只能夠達到先天高度。可是孫燕真的喜歡練武,根本不管那一些,從武當山下來,就一直修鍊武道,先天已經達到大圓滿,而且還是三轉大圓滿,實力強悍。

孫燕越強悍,越找不到對象,孫傳武實在受夠了,已經開始絕食。只要孫燕一天不找對象,孫傳武一天都不吃飯。

孫燕就算是當代花木蘭,也不至於讓父親活活餓死。孫燕主意也正,居然在今天擺下招親擂台,揚言誰能夠用武道擊敗孫燕,就能夠成為孫燕男朋友。

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超級大新聞,整個HN州都亂套了,華國中原地區,也是武術之鄉,整個城市都被孫燕給打服了,其他城市可不管那一些。孫燕是什麼身份,孫家大小姐,只要能夠擊敗,就能夠得到孫家的全部資產。

財迷心竅,尤其學武之人,一個個都是血氣方剛,都想成名。這裡當然有一些半吊子,不過孫燕的實力,也的確暗中吸引一些武道宗門,那些真正的武者出現在武館當中。

不光是華國,其他國家的武者,也得到消息,不遠萬里趕了過來。誰讓只要擊敗孫燕,就能夠少奮鬥百年,太誘惑了。

今天是第一天招親比武,就匯聚這麼多人,要換成其他女子,估計也有點難看。可是孫燕去興奮無比,只要能夠比武,孫燕能夠打十天。

「大小姐,那個人有問題吧,他跟他旁邊的小白臉,不會是同志吧?尤其那個小白臉,還說你照片是P出來的。」

「放屁,本姑娘天生麗質!」孫燕就算是武痴,那也是美女,當然對容貌在意,尤其孫燕剛才明明相中宋端武了,看到宋端武陪著小白臉楊柏,孫燕的心情頓時又不好了。

「他們不會吧?現在同志這麼多嗎?怎麼還有道士?」孫燕氣鼓鼓放下望遠鏡,而此時大頭無辜的抬頭看向房頂。

「問你們呢,他們到底是不是同志?」孫燕真的相中宋端武,長得還漂亮,看那氣勢也練過武,一個人把幾百人都推了出去,一定也是內家高手。

這要以後結合了,一天可以打八遍,相當美。

「大小姐,我們幫你問問去,只是你有客人到了。」大頭趕緊提醒,而此時門口的方向已經傳來清脆的腳步聲。

「孫燕,有你的,弄出比武招親,你和玩大了。」同樣是天籟之音,一個靚麗無比,穿著一套火紅皮衣的女子,從門口直接就走了過來。

「哈哈,溫霞師姐,你怎麼下山了?」孫燕一眼就看到溫霞,兩人都是大美女,直接來了一個熱烈的擁抱。

「我去!」留在房間的武館弟子,一個個鼻尖發熱,有的實在挺不住了,鮮血都從鼻子里流出了。

孫燕可是穿著練功服,溫霞被皮衣包裹著,那絕對是紅蜜桃,爆炸的效果,加上擁抱,這讓周圍的人看的眼熱。

「滾,一個個這麼虛,明天開始加倍練武,滾蛋!」孫燕冷哼一聲,眼角餘光都是殺氣,眾人呼啦一下,統統都離開了。

「哈哈,你就不怕惹出強人,我是來給你助威的,有我在,誰也傷害不了你。」溫霞可是孫燕師姐,兩人是閨蜜,這次溫霞下山,也是師門任務。

「有看上的嗎?」溫霞笑眯眯看著孫燕,兩人都是歲數不小了,只是溫霞心中有喜歡的人。

「剛才看上一個,懷疑是個同志,師姐,你說現在華國男人怎麼這麼弱。」孫燕不樂意的晃了晃粉拳,一股渦旋在房間內轟然而起。

「在哪?我看看?」溫霞好奇的張望,可惜楊柏跟宋端武已經來到大門,正在跟門口的保安吵吵。

「我們是來找孫燕的,不是來比武招親的。」苟道準備亮出山門令牌,結果這些保安今天太忙了,也不認識令牌,脾氣暴躁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