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才想起來自己還有點事情要去處理。抱歉啊,把你喊出來,可是我自己可能要先走了。」蘇可歆語帶歉意的對程洛說道。

程洛不在意的笑了一下,「沒事,正好最近很忙,我也已經好久都沒有出來坐一下了,今天就當是給自己放假了。」

「嗯。」蘇可歆很感激程洛的善解人意,「那我就先走了。」

「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不用。」蘇可歆急忙拒絕了程洛的好意,「我要去的地方離這裡不遠,馬上就可以到了,就不用麻煩你了。」

「那好。」程洛也沒有堅持。他知道,有時自認為的好意可能會是對於別人的煩惱。

告別了程洛之後,蘇可歆去了位於市中心的圖書館。

程家千金被綁架這樣的重大的消息,在當時肯定是上報了的,圖書館那裡應該有以前的舊報紙,她一定要弄清楚這件事情。

到了圖書館之後,蘇可歆找到了圖書管理員,跟他說自己想要看一下二十多年前的報紙。

已經有些年邁的管理員狐疑的看了蘇可歆一眼,「那可不好找啊,已經有些年頭了,最近也沒有特別整理過,你找以前的報紙做什麼?」

「我們雜誌社要做一個專題,其中要用到以前的一個新聞,所以我就來找一下。」蘇可歆隨便編了一個理由。

管理員瞭然的點了一下頭,也沒有多問,將蘇可歆帶到了一個地下倉庫中,「諾,以前的報紙都在這裡了,上面標的都有年限,你自己慢慢找吧。」

「謝謝您。」蘇可歆笑著道了謝。

「沒事,只是你注意一下,翻的時候不要弄亂了,這些整理起來很麻煩的。」又不放心的叮囑了一句之後,管理員就轉身離開了。

盯著面前一排排的報紙,蘇可歆感到頭很疼,這得找到什麼時候啊?

在圖書館整整找了一個下午,蘇可歆終於找到了有關程若兒當年被綁架的新聞報道。露出了一個笑容,蘇可歆急忙把報紙平攤在地上,認真的閱讀著上面的內容。

原來程若兒剛出生的時候就在產房裡被人綁架走了,程家人甚至都沒有來得及看她一眼。後來綁匪拿到了贖金之後,並沒有把程若兒還給程家,而是丟下孩子逃跑了。後來程若兒被一個好心人撿到了,送回了醫院。

想到程洛之前和自己說的,看來這個好心人就是蘇雅芬了。

但是蘇可歆越看越覺得不對勁。既然程家人當初沒有見過剛出生的程若兒,那麼他們又是怎麼確定蘇雅芬抱回的孩子就是他們程家的孩子呢?難道他們不怕認錯了女兒嗎?

想到這裡,蘇可歆也顧不得想那麼多,直接就給程洛打了電話。現在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當年事情的真相。

「喂,可歆,有什麼事情嗎?」中午才剛見過面,程洛不明白此時蘇可歆給自己打電話幹什麼。

沒有再小心的試探,蘇可歆直接問道:「程洛,我想問一下,當初你們是怎麼確定我媽媽抱回的孩子就是你妹妹的?」

「你問這個幹什麼?」程洛不知道蘇可歆為什麼會對這個問題感興趣。

「你先告訴我,以後我會和你解釋的。」

聽到電話那邊的蘇可歆語氣很是著急,程洛也就沒有多問,「醫院的護士說我妹妹出生的時候腰間有一個蝴蝶胎記,當初蘇姨抱回來的孩子腰間也有這樣一個胎記,所以我們認定這是我的妹妹了。」

聽到程洛的話之後,蘇可歆的臉色變得慘白,握著電話久久的都說不出話來。

因為自己的腰間,也有著一個蝴蝶胎記。 「可歆,你問這些到底想做什麼?」還是沒有忍住自己的好奇心,程洛又問了一遍剛才的問題。

蘇可歆則還處在程洛剛才的話帶給她的震驚之中,整個人無力的癱坐在地上,手機也被扔到了一邊。

事情怎麼會這麼巧,程洛的妹妹怎麼會和自己有著一樣的胎記?

蘇可歆覺得有一個念頭在自己的腦海中呼之欲出,但是她卻拚命的壓制著,不願意讓自己去想它。不會的,事情一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可歆,你還在嗎?喂……」沒有聽到電話那邊的蘇可歆說話,程洛有些擔心的問道,但是仍然沒有聽到蘇可歆的回應。

將手機拿到自己的眼前,程洛看到手機分明顯示是在通話狀態中。

「喂,可歆,你能聽到我說話嗎?喂。」提高了自己的聲音,程洛的語氣里滿是焦急和擔心。

被程洛的聲音拉回了思緒,蘇可歆慌忙撿起地上的手機,「喂,程洛。」蘇可歆的聲音里感情複雜,夾雜著一絲哭音,如果事情真的像自己想的那樣,那她和程洛的關係就是……

「可歆,剛才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

「沒事,我……」蘇可歆哽咽了一聲,將手機拿開一些,蘇可歆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對電話那邊的程洛說道:「程洛,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還有事,就先掛了。」

說完不待程洛有所回應,蘇可歆就掛斷了電話。她能感覺到自己的眼淚都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再和程洛說下去,她怕自己會哭出來。

看到蘇可歆突然掛了電話,程洛感到很是疑惑,他剛才似乎隱約的聽到蘇可歆哭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程洛覺得今天的蘇可歆表現的很奇怪。按照她一貫的作風來說,她應該是不會主動來找自己喝咖啡聊天的,那麼她來程家就是有其他的事情了。

還有,蘇可歆今天在咖啡館的時候,似乎話里話外都在向他打聽蘇雅芬和若兒的事情。當時覺得沒有什麼,但是再聯想到剛才電話里蘇可歆的問題,程洛的腦海里隱隱約約的浮現出了一個念頭。

難道當年蘇雅芬救了若兒的事情有什麼問題嗎?如若不是這樣的話,蘇可歆今天怎會如此?

想到這裡,程洛的神情變的嚴肅起來,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很快電話那邊就有人接通了。

「喂,程總,您有什麼事情吩咐嗎?」此人正是和程洛關係比較好的一位私家偵探,程洛很是信任他,平時有什麼事情想要知道的話,一般都會讓他去調查。

「你幫我查一下一個叫蘇可歆的人,她是遲曜集團的總裁顧遲的夫人。你查一下她最近都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知道。」

「明白了,我現在就去查。」說完那人就掛了電話。

捏著電話,程洛覺得自己的心莫名的跳的很快,他感覺自己好像正在接近一個很危險的真相。

這位私人偵探的辦事效率果然很高,很快就給了程洛回復。

「程總,根據我的調查,最近蘇可歆的母親蘇雅芬女士被醫院確診患有白血病。蘇可歆曾試圖給她捐獻骨髓,但是檢查結果顯示蘇可歆的骨髓和她母親的不匹配,沒有辦法救治她的母親。」

「蘇姨得了白血病?」聽到這個消息,程洛有些心驚,今天上去他問蘇可歆的時候,她不是說蘇雅芬的身體挺好的嗎?看來她果然是有事瞞著自己。

「對的。而且根據醫院的檢查結果顯示,蘇可歆的DNA和她母親的完全不符合,她不是蘇雅芬的女兒。」

「什麼!這個消息可信嗎?」程洛的心裡更加震驚了,如果蘇可歆不是蘇雅芬的女兒的話,那蘇雅芬的女兒到底是誰?蘇可歆又會是什麼身份?

「絕對可信!」

聽到電話那邊的人的保證,再想到今天蘇可歆今天旁敲側擊的問話,程洛的心裡覺得更加的不對勁了。

蘇可歆肯定已經知道了自己不是蘇雅芬的女兒,那她今天打聽當年若兒當年被綁架的事情的目的是什麼呢?是想印證她的什麼猜想嗎?

「程洛,你妹妹的生日快到了吧?」,「我媽媽有說過當初是怎麼救你妹妹的嗎?」

「程洛,我想問一下,當初你們是怎麼確定我媽媽抱回的孩子就是你妹妹的?」

……

蘇可歆的問題一個又一個的在程洛的腦海里閃過,不對,蘇可歆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對這些事情感興趣,當年的事情一定有什麼問題。

「蘇姨和若兒……」程洛低聲喃道,心中暗想:難道當年蘇姨抱回的根本就不是他的親生妹妹?

想到這裡,程洛的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敢置信。

「好,我知道了。若兒剛出生就被綁架過一次的事情你應該知道吧?」程洛語氣認真的問著電話那邊的人。

「是。」

「現在你幫我重新調查一下當年的綁架案,看到底能不能找到的那幾個劫匪。我懷疑當年的事情另有隱情。」

「好的,我明白。」

「還有,重點調查一下蘇雅芬抱回的那個孩子,查清楚到底是從哪裡抱回來的。」

「是。」

掛斷電話之後,程洛暗暗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希望事情的真相不要是自己想的那樣。

這邊蘇可歆也回到了醫院。

在從圖書館回醫院的路上,蘇可歆一路上都在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蘇雅芬對待程若兒的態度;蘇雅芬當年救了程若兒,甚至還為她進程家做了保姆;程洛說她妹妹的腰間有一個蝴蝶印記……

難道程若兒就是蘇雅芬的親生女兒嗎?所以她才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和自己說她親生孩子的下落,是怕當年做的事情被揭露嗎?

蘇可歆不願意相信心中的想法,但是事實卻逼得她不得不往這方面想。

回到醫院的時候,蘇可歆看到蘇雅芬已經回到病房了,此時正坐在床頭獃獃的流著淚,並沒有發現蘇可歆的出現。

今天她去見了程若兒,雖然算是圓了自己的心愿,但是她又何嘗看不出來程若兒對自己的態度和之前千差萬別。 可是她沒有辦法怪罪程若兒,是她一手造成了今天的局面,程若兒對她不親近也是應該的。畢竟對她來說,自己只是程家的一個保姆而已。

想到程若兒一眼都不肯看自己的樣子,蘇雅芬的眼淚落的更凶了。雖說她最後答應了來自己家吃飯,但是也不知道到底回不回來。自己還能在臨終前見到她一面嗎?

她多想看到程若兒結婚,生子,幸福快樂的過著自己的生活,但是這一切顯然是不可能的了。

「媽,你今天去哪裡了?我到處都找不到你。」蘇可歆試探著問著蘇雅芬,面上並沒有焦急的神色。

聽到蘇可歆的聲音,蘇雅芬急忙轉身背著她偷偷擦了一下眼淚,然後回頭對她笑道:「沒去哪兒啊,媽就是覺得有點悶,所以出去轉了一下。」

沒有拆穿蘇雅芬的謊言,蘇可歆看著她的眼睛問道:「媽,你剛才為什麼哭了?」

「啊?沒有,」蘇雅芬慌忙低頭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媽剛才眼睛里進沙子了,沒哭,真是,好好的哭什麼啊?」蘇雅芬扯出了一個笑容。但是看在蘇可歆的眼裡,這個笑容要多牽強就有多牽強。

強忍著自己心中的酸意,蘇可歆走過去拉住了蘇雅芬的手,「媽,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親生女兒到底在什麼地方?你的病情不能再拖了,不然的話會有危險的。」

看到蘇可歆還緊抓著這個問題不放,蘇雅芬不禁有點生氣,扯開了蘇可歆抓著自己的手,提高聲音說道:「我都說過不要再問我這個問題了,我是不會說的,這個病我也不治了,我的身體我說了算,不用你管。」

看著面前的蘇雅芬,蘇可歆的心裡滿是委屈。自己這麼關心蘇雅芬的身體,把她當親生母親一樣對待,可是她現在卻對自己怒氣相向。

而今天在程家的門口,程若兒對她那麼不屑一顧,她卻還是可以端著笑臉溫柔以對。難道是不是親生的,差別就這麼大嗎?

終於忍不住心中翻騰的醋意,蘇可歆哭著對蘇雅芬說道:「媽你今天去了程家對不對,程若兒就是你的親生女兒吧?」

「你胡說什麼!」蘇雅芬聽到蘇可歆的話很是驚慌,沖著她喊道,「我才沒有去什麼程家,若兒怎麼會是我的女兒,你不要瞎猜!」

看到蘇雅芬沖自己喊著,可是眼睛卻始終不敢面對自己,蘇可歆更加確定了,程若兒就是蘇雅芬的親生女兒。

「媽,你就不要瞞著我了,我今天在程家門口都已經看到你和程若兒了。」

「你跟蹤我?」蘇雅芬終於看向了她,可是眼神中卻滿是生氣的意味。

聽到蘇雅芬這麼想自己,蘇可歆的心裡更是傷心了,「我沒有,我只是找不到你太著急了,想到你的手機有定位系統,所以才搜索到了你的位置。到程家之後,正好看到你和程若兒在說話。」

蘇雅芬聽到蘇可歆的解釋,臉色終於緩和了一點,「我去程家沒有什麼別的事情,就是想著自己可能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就想和若兒……」頓了一下,蘇雅芬接著說道,「還有程洛道個別罷了。剛才不告訴你是怕你擔心,你別胡思亂想的。」

看到自己都已經揭穿她的謊言了,蘇雅芬卻還不肯和自己說真話,蘇可歆有些崩潰的哭道:「媽,我下午問過程洛了,他把當年程若兒剛出生就被綁架的事情都已經和我說了。你當年到底是怎麼救的程若兒啊?又為什麼為了她跑去程家做保姆?」

「程洛把這些事情都告訴你了?」蘇雅芬也是淚眼模糊的問道,難道當年的事情真的瞞不住了嗎?

「嗯,」蘇可歆用力的點了點頭,上前再次拉住蘇雅芬,「媽,你就不要騙我了,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程若兒就是你的親生女兒對不對?」

看到眼前淚如雨下的蘇可歆,蘇雅芬覺得自己的心裡難受的厲害。雖然程若兒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但是蘇可歆也是自己親手養大的孩子啊。看到她現如今哭著向自己詢問當年事情的真相,她又怎麼能無動於衷。

「可歆,媽媽,媽媽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啊,媽媽對不起你……」

「媽,你就告訴我當年發生了什麼吧,我到底是誰啊?你難道打算瞞我一輩子嗎?」看到蘇雅芬終於鬆口了,蘇可歆急忙追問道。

是啊,看著眼前的蘇可歆,蘇雅芬心中充滿了愧疚。要不是因為自己,蘇可歆肯定一直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又哪裡會跟著自己受了這麼多年的苦?

都是自己對不起這個孩子啊,難道自己真的要把這件事情一直瞞著她嗎?這對蘇可歆來說也太不公平了。

「可歆,都是媽媽的錯,媽媽瞞了你這麼多年,是媽媽對不起你啊!」畢竟和蘇可歆有著這麼多年的感情,蘇雅芬一把抱住蘇可歆,大聲哭道,「可歆,你可一定要原諒媽媽啊。」

「媽,」蘇可歆回抱著蘇雅芬,「你養育了我這麼多年,我又怎麼會怪你呢?你就把當年的事情告訴我好不好?」

「好,媽不瞞你了,媽把當初的事情都告訴你。」抹了抹自己的眼淚,蘇雅芬眼神滿是愧疚的看著面前的蘇可歆,終於將當年事情的真相娓娓道來了。

原來當初蘇雅芬剛生完孩子,因為沒有錢,所以就在自己租的房子里做的月子修復。

有一天蘇雅芬出門倒垃圾的時候,隱約好像在垃圾桶的旁邊聽到了小孩子的哭聲。順著聲音找去,果然在不遠處看到了一個還在襁褓中的孩子。

「這是誰家的孩子啊,怎麼被扔在外面?」蘇雅芬急忙走過去抱起了那個孩子。

早上有點冷,蘇雅芬看到孩子的手腳都已經被凍的通紅了。剛做了媽媽的蘇雅芬心中很是心疼,暗罵是誰這麼缺德,竟然把孩子扔在路邊!

抱著孩子在樓下站了好一會,蘇雅芬一直沒有等到有人來找孩子。問了一下四周的住戶,也沒有看到有人扔孩子。無奈之下,蘇雅芬只能先把孩子抱回了自己的家裡。 孩子的衣服都已經被晨露給打濕了,怕孩子生病,蘇雅芬就找出了自己孩子的衣服給她換上,所幸都是剛出生的孩子,體型相差不大。

「原來也是一個女娃娃。」揭開包著孩子的小被子之後,蘇雅芬發現和自己剛出生的女兒一樣,這也是一個女孩。

在給孩子穿衣服的時候,蘇雅芬看見這個孩子的腰間有一個胎記,一眼望去,竟然像一個蝴蝶一樣,不禁笑道:「連胎記都長的這麼特別,這個女娃看來不一般啊。」

此時女孩的眼睛也睜開了,正在好奇的看著自己。蘇雅芬用手逗弄了一下她的小手,沒想到她竟然沖自己笑了起來。

看到孩子的四肢是健全的,這反應也不像是腦癱啊,蘇雅芬不禁在心中暗罵著她的父母:這也太不負責任了,怎麼能把這麼可愛的孩子給丟掉呢?

看著正躺在床上的孩子,蘇雅芬的心中很是為難。養一個孩子就已經夠讓自己吃力了,自己是肯定不能把這個孩子留在家裡的,那把她送到哪裡呢?

在腦中思索了好一會,蘇雅芬決定下午把這個孩子送到公安局去。這個時候也只能依靠人民警察了,說不定不是孩子的父母不要她了,而是無意間給弄丟了呢?

打定主意之後,蘇雅芬就先給孩子沖了一杯奶,想必是餓壞了,孩子抱著奶瓶一直不撒手,小嘴使勁的嘬著奶嘴。

被小傢伙的可愛模樣逗笑了,蘇雅芬喂好孩子之後就給自己做了一點吃的,打算吃完之後就抱著孩子去公安局。

做好飯之後,正坐在屋裡小的可憐的沙發上吃飯的蘇雅芬被電視里的一則新聞給吸引住了視線。

「本市程氏集團的千金剛出生就遭遇了綁架,綁匪索要贖金之後卻沒有將孩子歸還,目前孩子的下落不明。據孩子的父母所說,孩子腰間有一個酷似蝴蝶形狀的胎記,希望有市民見到之後,迅速聯繫孩子的父母,聯繫電話是……」

「蝴蝶形狀的胎記。」聽著播音員的介紹,蘇雅芬想到了自己剛撿回來的孩子,這個孩子的腰間不正是有一個蝴蝶形狀的胎記嗎?難道自己撿回的正是程氏集團的千金?

程氏集團蘇雅芬還是聽說過的,那可是本市數一數二的大集團,沒想到自己無意間撿回的女娃娃身世竟然這麼顯赫。

內心的震驚過去之後,蘇雅芬也很是開心,畢竟孩子的父母終於找到了。她打算等下就把這個孩子給送到程氏集團的公司里去。她曾經在那附近的公司里打掃過衛生,所以知道在什麼地方。

迅速吃好了飯,蘇雅芬打算先將自己的孩子交給鄰居照顧一下。可是在抱起自己的孩子的時候,蘇雅芬的心裡忽然起了一個很可怕的念頭。

抬頭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屋子,牆上的白漆有的地方都已經掉落了,被自己用報紙糊著。廚房和衛生間都小的可憐,客廳里放下沙發之後幾乎就沒有多餘的地方了。

可是即使是這樣的地方也不是屬於自己的。想到每個月交房租的時候,房主對自己的橫眉冷對,蘇雅芬心中不禁想到:「自己的孩子跟著自己真的會有好日子過嗎?」

不會的,孩子跟著自己只會受苦罷了,可是要是在程氏集團呢?如果自己的女兒變成了程氏集團的千金,那她就一定會要什麼有什麼,從小過著公主一般的生活。

這個想法一經產生,就在蘇雅芬的心裡瘋狂的生長著。是的,自己不能讓女兒受苦,自己要讓她過上好的生活。

心裡有了這個決定之後,蘇雅芬就比對著撿來的那個女孩腰間的胎記,在自己女兒的腰間燙了一個一樣的形狀。

聽到自己的女兒因為被燙的疼痛而哭的撕心裂肺的聲音,蘇雅芬覺得心疼好像要窒息了一樣,眼淚忍不住就流了下來。

「寶寶乖啊,媽媽是為了你好,媽媽要讓你過上更好的生活,乖,不哭啊。」蘇雅芬哭著哄著自己的女兒……

過了好幾天,等到自己孩子腰間的燙傷結疤脫落了之後,蘇雅芬看著兩個孩子腰間幾乎一樣的印記,決定今天就把自己的女兒送回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