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更了喂,有各種建意和意見的,可以留評,可以入群:573447975,可以關注新浪微博:墨子白子,微博里有追妻番外,沒看過的同學可以去瞧瞧。 被大嫂這抹示意給逗樂了,孟晨熙心裡頭一放鬆說出了顧慮:「如果短時間內任務量太大,目標太大,感覺沒法完成,該怎麼辦?」

「一,當然是合理地縮小目標,縮小任務量。像人吃飯,吃撐了肯定不行。」孟晨浩第一句開口,又暗指自己貪吃的兒子了。

磊磊聽懂爸爸的言外之意,小嘴巴再嘆一口氣:今天小爺快成為所有人的批鬥目標了。回頭他找二叔訴苦訴苦。二叔不在,小爺該怎麼辦。

孟晨浩繼續對老三講:「合理地縮小目標不是等於說放棄任務。合理,是要基於調查研究得出科學結論。」

「如果感覺是連最小的目標都很難達成呢?」孟晨熙繼續請教。那個富二代估計,不說及格線,一分都很難拿到。好像是說很久沒有上學了。

「法子不是沒有。力量要放在最重要的攻堅部位上。一個目標要達成,肯定有各種困難,所以要分析出最重要的困難在哪裡。那個點,攻破了的話,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你們學過哲學,應該知道什麼叫做主要矛盾與次要矛盾。」

孟晨熙彷彿第一次重新認識了自己大哥。原先她只以為家裡二哥讀書最棒,大哥工作好但是在讀書上恐怕是——沒想到大哥連哲學都懂。她慚愧了,居然不知道自己大哥在讀書上也很厲害。

對於老三低頭的表現,寧雲夕可以理解。所有人都會誤讀她丈夫,所有人都說他丈夫念書哪有她這個大學生強。她丈夫看來好像是小學都沒有讀完的人。實際上,她丈夫是比她更厲害的。原因只有一個,她丈夫是在實踐中結合科學理論學習,學習出來的東西都是能應用到實踐上的,那才叫做頂呱呱。

寧雲夕拍拍老三的肩頭:「我也經常需要向你大哥學習的。」

磊磊抬起小腦袋:「向爸爸學習。」

小爺一直向爸爸學習的。

一桌子人被娃子的話逗得哄堂大笑。

孟家門口那一群看熱鬧的,小谷奶奶搖著腦袋錶示出非常大的失望。她本是要來看孟家自己人互相攻擊的,結果卻變成互幫會。小谷媽媽認真學習著孟家的方法,開會討論互相幫助,效果這麼好。

笑笑媽媽聽半天,沒聽見什麼育兒經,同樣很惋惜。

文文媽媽用力記著孟家的會議內容,或許她聽不懂,拿回去給她老公看她老公是高級知識分子肯定能看懂。

散會後,孟晨浩按照約定給老人家換燈泡,整理門鎖和插排。

磊磊想跟在爸爸後面幫忙,當然是被爸爸的虎眼一瞪,立馬逃之夭夭。

孟晨熙要回學校去了。寧雲夕接過李想的書後,讓他們兩人一塊走。李想因此告訴寧老師:「聽說她連尚賢師兄的電話都懶得接了。」

「沒有。」孟晨熙急忙否認。

所有人看著她這個急眼的樣子,不懷好意地笑起來。

寧雲夕拍下李想的肩膀:「別欺負女同學。否則,你師兄先拿你來辦。」

李想縮了縮脖子,后怕了。

聽說,林尚賢後來真打了個電話給這個師弟。 話都說清楚了,白千帆想出去,可墨容澉卻又坐下了,靠在椅子里,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白千帆對他還是有些怕的,他剛才一連對她拍了兩次桌子,實在是嚇人,她覺得王爺其他都好,就是喜怒無常這點不好,凶過了,給顆糖吃,就當作什麼事都沒有。她不知道能不能相信他?她長到這麼大不容易,明傷暗劍不知道遇到過多少,被人傷害,容易會產生戒備,特別是墨容澉,他太諱莫如深,根本看不透。

都不說話,氣氛便有些沉悶,白千帆長吁了一口氣,「王爺不出去嗎?」

墨容澉的眉頭皺起來,「你不願意和我呆在一起?」

白千帆覺得他是小心眼,隨意一句話都能誤解成這樣,囁囁的,「也不是,就是……」就是有點尷尬,獃獃坐著象個傻瓜,時間不是用來這樣打發的。

墨容澉看著她頭上歪歪的髮髻:「你有丫環,為什麼頭髮還梳成這樣?」

「方便啊,她們梳頭慢吞吞的,我坐不住。」

他走過去,把她推到妝台前坐下,「我替你梳頭,坐不住也得坐住。」

有些日子沒梳元寶髻了,但手法並不松疏,聽她說坐不住,動作也加快了些,將前額的流海細細梳好,看著鏡子端詳,覺得很滿意。

白千帆卻道:「王爺,您忘了我上個月已經及笄了嗎?額頭要露出來的。」

「不礙事,反正你看著也不象十四歲。」墨容澉問,「我給你的珠花呢?」

白千帆從首飾盒裡拿出來給他,墨容澉左右各一朵別好,把她轉過來打量一番,嘴角微勾,「真象個年畫娃娃。」

白千帆看到他臉上的笑意,膽子立刻大了起來,「王爺,我能去懷臨閣找綺紅姐姐和綠荷姐姐玩嗎?」

墨容澉臉一沉,為什麼不是去找他?

見他沉了臉,白千帆脖子一縮,「算了,其實我也不是……」

「可以,」他打斷她,臉上是無奈的笑,伸手在她臉上捏了一下,「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白千帆頭一偏,從他手裡溜過去,咦,好象並不疼。

墨容澉哼了一聲,又來捏她另一邊的臉,白千帆這次沒溜,但……疼……

她皺著眉,抬眼委屈的看著他,墨容澉終於大笑起來,用手揉了揉她的臉,「在我面前耍心計是要吃苦頭的,記住了?」

白千帆點點頭,「時間不早了,王爺不回懷臨閣吃飯嗎?」

墨容澉道:「你在懷臨閣蹭吃蹭喝多少回,我今天也在你這裡吃一頓。」

「我這裡是大廚房送來的飯菜,沒有綺紅姐姐做的好吃呢。」

「你能吃,未必我不能?」

白千帆想了一下,「好吧,那王爺就留在這裡吃吧。」

墨容澉對她這種勉強的語氣很不受用,「吃一天不行,我得把你在我那裡吃的都吃回來。你自個算算吧。」

白千帆兩手一攤,「我無所謂啊,反正又不用我花錢。」

墨容澉對她這個完全收不到信息的腦子感到無望,若是換了那兩位,鐵定高興壞了呀。還是不想走,裝作打量屋子,四處看了看,發現她這裡多了一些小擺設小玩藝,便問,「這些哪來的?」

白千帆笑眯眯的說,「兩個姐姐送的。」

「她們對你好嗎?」

「剛開始不熟,現在很好。她們都很喜歡王爺呢。」

墨容澉咳了一聲,裝作不輕易,「那你喜歡嗎?」

「王爺對我好,我就喜歡。」

所以這種喜歡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喜歡,墨容澉咬咬牙,忍著,等她大了,遲早會知道。

墨容澉愣是捱到吃晚飯的時間才開門出去,月香和月桂就侯在外頭,心驚膽顫了許久,門一開,立刻看向白千帆,見她完好無損,又見墨容澉臉上有點笑意,忐忑許久的心總算安定下來了。

再聽說墨容澉要在這裡吃飯,倆人頓時高興起來,熬了這麼些日子,王妃總算守得雲開見日出,終於又盼到王爺的垂青了。

月桂親自去拿的食盒,回來在偏廳擺飯,白千帆見今日菜式要多幾道,有些納悶,月桂便解釋:「廚房那邊聽說王爺在這裡用飯,所以多加了幾道菜。」

白千帆很高興,笑嘻嘻對墨容澉道:「王爺以後常來吧,我也有口福了。」

墨容澉苦笑,她盼著他來的原因不過是為了多吃幾道菜而已。

也怪不得,是他自己沒處理好,讓她傷了心,她本來就不太懂那些事,現在愈發不會往那方面想了。

兩位主子吃著飯,月香月桂在一旁眉開眼笑的侍侯著。

大廚房的菜確實不如綺紅做的好吃,墨容澉在落星閣吃飯,也是隨意吃一點就罷了筷子,晚上若是餓了,再叫綺紅備宵夜吃。

但是看白千帆吃飯,總能讓他食指大動,不知不覺一碗飯就到了底,見她添飯,他也跟著添了一碗,陪著她一道,不說別的,光是這麼看著她,心裡就是滿的。

修元霜在屋子裡一直坐立不安,怕墨容澉對白千帆做什麼,更擔心的還是他們單獨的相處,關在一間屋子裡,什麼事都有可以發生。

等到秋紋來告訴她,說楚王爺留在攬月閣里用飯,她臉色一變,預感不好。扶著桌子坐下來,「王爺神情怎麼樣,還生氣嗎?」

「不生氣了,臉上還有笑呢。」秋紋撇撇嘴,「不是說不待見王妃嘛,怎麼又一起吃上飯了?」

「王爺吃得多嗎?」

「奴婢打聽過了,吃了兩碗呢,平日在咱們這裡,王爺隨意吃點就撂筷子,在那邊倒吃得歡。」

修元霜的眉頭皺起來,「先前綠荷說王爺和王妃吵架了,兩人在冷戰,那麼現在是和好了嗎?王妃在王爺面前確實放肆,今兒王爺怒成那樣,她還敢走,就不怕王爺盛怒之下打她板子么?」

秋紋一臉愁容,「若是這樣,主子您要早想對策才是,要是王妃不出府了,您的側王妃可就沒得變了,一輩子都得在白家小姐之下。」

修元霜沒說話,慢慢的轉動著手上的貓眼戒指,眼神發虛,若有所思。

——————-

下午還有一章 罷了飯,墨容澉還是不走,白千帆吃不准他的意思,以前沒見他這樣過,好象總有些欲言而止,他不說,她便自己問,「王爺是有什麼要對我說么?」

墨容澉也不說話,就這麼上下打量著她,半響才道,「你進府不過三個月,我怎麼瞅著你長高了呢?」

他掰持這些,白千帆便笑,「王爺忘了,我說我在長身體,您還笑話我,這不長了嗎?先前您還說我重了。」

墨容澉把目光移到她胸前,帶著幾分狹弄:「有些地方好象沒見長。」

白千帆順著他的目光望下去,頓時滿臉通紅,一個轉身背過去,氣呼呼道,「王爺您怎麼這樣?」

她背著身子,腰身挺得筆直,窄窄的兩道溜肩小巧精緻,他心裡一動,過去把手放在她肩頭,溫聲道:「你不是把我看作大哥哥嘛,咱們這麼親厚的關係,說這些不礙的。」

他說著,身子靠過去一些,鬆鬆的貼著她,白千帆渾然未覺,歪著頭細想,好象也對,大哥哥在家時對她也不避嫌,替她梳頭,她在花園子里睡著了,他抱她回房,冬天裡見她手冷,還替她捂著,奶娘死的時侯,她一個人呆在冰冷的屋裡,幾乎哭暈過去,夜裡大哥哥過來,把她抱在懷裡好生安慰著,醒來的時侯,大哥哥靠在床頭,懷抱著她,被子好好的掖著,可憐他自己什麼都沒蓋,一身都是冷的。

她釋然了,一轉身撞到他懷裡,撞得她鼻子生疼,忍不住埋怨:「王爺離這麼近幹嘛,嚇著我了。」

墨容澉拉開距離,替她輕輕捏了捏鼻樑,笑道,「自己冒失還怪到我頭上,哎喲,這秀氣的小鼻樑都歪了呀。」

白千帆大驚失色,忙去照鏡子,一看鼻子好好的,知道墨容澉戲弄她,頓時氣極,用手去壓墨容澉的鼻子,「你的鼻子才歪了呢。」

墨容澉抓住她的手,眉頭一皺:「放肆。」

他其實是裝佯,偏偏白千帆沒看出來,一下記起來他的身份,垂著手不敢造次了。墨容澉暗暗後悔,才剛和好,她對他還存有戒心,好不容易在他跟前放開了,沒得又拘著了。

他沖她一笑,「逗你玩呢,」彎下腰,把臉送到她跟前,「你想捏就捏,橫豎也沒多大力。」

白千帆見他這模樣,心一寬,又笑了,抿嘴道:「這可是王爺要我捏的。」

墨容澉著實想討好她,彎著身子沒動,「你捏吧。」

白千帆有心叫他知道厲害,伸著食指和中指,狠狠將他鼻子一夾,她怕弄不痛他,用了十成的力,墨容澉倒抽了一口冷氣,鼻樑骨軟脆,哪裡經得起這樣夾,真叫他疼了一下,眼淚差點都擠出來。

白千帆總以為他是刀槍不入的金剛之身,沒想到他疼成這樣,眼裡都起了水霧,立刻嚇著了,小臉皺起來,幾乎要哭了,「王爺,我不是故意的,很疼嗎?」

墨容澉捂著鼻子,聲音悶悶的,「疼。」

「我替您吹吹,吹吹興許就不疼了。」以往她哪裡傷著了,奶娘總是替她吹吹,溫熱的口氣拂上來,確實就沒那麼疼了。

墨容澉把手拿開,她真的湊上來吹氣,那份小心翼翼的樣子,他瞧了就有趣,偷偷垂眼看她,她卻只專註的吹著氣,小嘴微啟,粉嘟嘟的,口氣兒也好聞,淡淡的果露味道。

他的心突然猛跳起來,那日趁她睡著,輕輕觸碰過,卻如電擊,讓他震驚不已,複雜的情緒讓他即時抽身而走,心裡掀起驚濤駭浪,從未有過的驚駭情緒足以讓他滅頂,所以才有了後頭的破釜沉舟。而現在,所有的決心都在時間的長河裡慢慢消失殆盡,心裡那株愛的小苗以一種強硬之勢快速的拔高拔長,他才有了後來這些看似荒唐的舉動。

他痴迷的看著,喉嚨咽了又咽,終於叫她察覺,狐疑的看著他,「王爺這樣看我做什麼?想罰我么?」

他說:「是,你捏疼了我的鼻子,可不得罰你么?」

她縮了縮,怯生生道:「那您罰吧,只是輕點,太疼了我會哭,哭起來難看,您別怪我。」

他簡直好笑死了,為什麼她說話總這麼有趣,不象那兩位,聽著就讓人乏味。

他說,「你讓我疼成這樣,我得咬你一口。」

她大驚失色,捂住了鼻子,後退一步,「您要把我鼻子咬下來么?」

「當然不會,」見嚇到了她,他又溫和起來,彎久了腰有些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把她拉過來,立在自己兩腿中間。

她一門心思都在自己鼻子上,絲毫沒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怯然的站著,烏沉沉的眼睛怯然的看著他。

「放心好了,我不會咬掉你的鼻子,」他頓了一下,又說,「如果你不讓我咬鼻子,可以換別的,眼睛,嘴唇,耳朵,反正是臉上的,你自個挑吧。」

她一臉茫然皆惶然,摸著自己的臉,一副被唬住的樣,半響才道:「要不您咬我耳朵吧,我耳朵不怕疼。」

墨容澉有些失望,為什麼不是嘴唇呢,他在心裡暗暗唾棄自個,為了一親芳澤,兜了這麼大一個圈子。平素光明正大的人,為了這種事情盤弄著算計,也真是夠不要臉的。

她側著身子偏著頭給他咬,墨容澉怕弄疼她,輕輕觸上去,張開嘴含住,卻是心悸到無法形容,以為撿了個次的,卻原來得了個寶貝,那片小小的耳垂,軟滑細膩,說不出的美妙絕倫,他心中的歡喜滿得要溢出來,手撫在她腰上都有些哆嗦了。怎麼都不夠,身體某處漸漸起了變化……

白千帆突然推開他,轉身警惕的看著他,「王爺咬就咬,這麼的弄得人痒痒。」

他看到了她眼裡的戒備,知道自己這副樣子有些不妥,一低頭,嚇了一跳,趕緊把手交叉擱在腹前遮住,臉上火燒火燎,他一世英名今兒算全毀在這裡了。

好在她沒開竅,雖是起了疑心,還不至於真的知道他的心思。他定了定神,裝作隨意的說:「你那耳垂子太薄,我怕一口下去給咬掉了,隨意摩挲兩下就算,你還不樂意。」

他睜著眼睛說瞎話,她卻沒有察覺出來,反而不好意思,「原來是我誤會您了,給您賠個不是。」

真是個好糊弄的小丫頭,他真不知道她在白相府怎麼長大的,就這心眼子還活著,不能說不是奇迹。

——————-

加更了喂,有各種建意和意見的,可以留評,可以入群:573447975,可以關注新浪微博:墨子白子,微博里有追妻番外,沒看過的同學可以去瞧瞧。 「我送她回學校去,送完我就回自己學校。」李想在電話里老實給師兄交代著,「寧老師叫我送的。幫師兄看著她點。」

「幫我看著她?我什麼時候要你看著她了?」林尚賢表示自己不背這個鍋。

李想立馬否認:「不是,我這麼想的,師兄和寧老師以及師妹的感情那麼好。」

「我和她們感情好,和你有關係嗎?」

「不——沒關係。」李想舉高雙手徹底投降,「師兄,我哪兒做的不對你直說。」

林尚賢打來電話也不是為了說他不是,只想問問情況。

了解他的目的后,李想交代道:「那天寧老師家裡開會。她問了孟大哥幾個問題,孟大哥很認真地回答了她。說什麼突擊攻堅,好像她自己要高考似的。可她不是高考完了嗎?」

林尚賢聽著,明白了她這是接受沈家那份家教的挑戰了,而且看起來任務很艱巨。

沈家那小子,他後來找人打聽過,據說休學都快一年了。落後人家一年,結果這人還不思進取。如果是他林尚賢,別說他是個大夫,大夫見這種想自虐的也沒轍,只能當撒手掌柜。

聽對面沒有聲音,李想知道事兒大了。

掛了電話,林尚賢想著,她這麼傻為了幾個錢。好吧,即使她自己親口否認自己是為了錢,那更是傻。為了鍛煉自己找個這樣的目標來自虐。

一個傻裡傻氣的姑娘,偏偏是他最好朋友的妹妹,叫他心裡頭丟不掉又無奈。

只能是寄望她真的從她大嫂大哥那裡學到了什麼妙方。

林尚賢雙手放進白大褂口袋裡,滿眼憂愁。

孟晨熙拿到了大哥大嫂的工作寶典,攥足了幹勁。第二天下午是周日不用上課,馬上去到沈家裡開始給學生上課。

瀋陽博得知她來時,剛從自己床上爬起來,張口打著大呵欠。他打遊戲不知道時間,累了就睡,睡醒是天黑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