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雨馨早點睡,而我也離開了,晚上我在海邊喝了很多酒,結果晚上漲潮,我差點被淹死了,如果昨晚我沒有出來,而是接受了雨馨,我會軟玉在懷,醉生夢死,而不是差點被淹死。可是我一點都不後悔,哪怕差點被淹死,我甚至在想,把我淹死算了,這樣醒來就不用再思念阮阮,我就可以結束痛苦了!】

【阮阮,你在哪裡?我今天看到了員工名單上面,有阮阮兩個字,我開心得立刻去找人,結果發現她不是你。我大概是瘋了,對方叫張阮阮,可是我卻把她當成了你,哪怕有一線的希望,哪怕不是希望,我都瘋狂的想要抓住。我真的好想你,你在哪裡?回到我身邊好不好?】

【阮阮我愛你,阮阮我愛你,阮阮我愛你,阮阮我愛你,阮阮我愛你,阮阮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我覺得自己真的要瘋了,好希望在睡夢中死去,可是又不甘心,我擔心我死了之後阮阮回來了,我見不到她了,到時該怎麼辦?拖著一條命,只為了等她回來。

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活成這個樣子,我什麼都有了,有錢有勢,我看起來坐擁一切,可是對我而言,我什麼都沒有,因為我沒有阮阮,就算有了全世界,也沒有意義。】

「……」

【好消息,阮阮終於回來了,我終於把她盼回來了,她漂亮了,可是卻變成了唐斯.凱伊,她改名換姓,一直在偽裝她不是阮阮,可是我知道她是誰,她是我的女人,我的妻子,她化成灰我都認識她。

可是,她沒有承認,我也沒有急著戳破她,我剋制著自己興奮的心臟,用盡所有的手段靠近她,我真的好開心,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做什麼,我真的很害怕再傷到她,嚇到她。

我不敢採取行動,只能慢慢的等,可是我又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好想把她抱進懷裡,永永遠遠都不要跟她分開,我無法想象再失去她會是什麼樣子?我肯定會死去。 我要去追她,我要把最好的都給她,我要讓她知道我有多愛他,失去她我有多痛苦多後悔,我要讓她回到我身邊。】

日記上面,有幾個字花掉了,好像沾了水,似乎是寫日記的人流淚了,滴在了字上面,所以字有點花開。

童阮阮舔了舔乾燥的唇瓣,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她抬起顫抖的手,觸上自己的臉。

那麼多的淚水……

她已經很久都沒有流這麼多眼淚了。

「……」

不,這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自己一定是在做夢,這不是慕淵臨留下的,她不知道是誰寫的,總之一定不是慕淵臨。

他才不會寫這些,瘋了的人才會寫這些。

啪的一聲,童阮阮合上了日記。

這,就是他寫的,就算她不承認也沒有用,這是他的筆跡,她認得。

雖然討厭他,可是童阮阮知道他的筆跡,她甚至知道慕淵臨喜歡吃什麼,只是她不想承認。

慕淵臨,你為什麼要寫這些?有些事情做了之後就沒有後悔的餘地了,你又在發什麼瘋?

我不會相信你的鬼話。

童阮阮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他真的愛自己嗎?愛成這個樣,愛的差點死了,拖著一條命只為了見她?

這絕對不是真的。

自己到底幹了些什麼?做出那麼卑鄙的事情傷害他。

為什麼要讓她看到這本日記?

如果沒有看到,或許她不會那麼難過,即便今天跟百里逸做了那樣的交易,她也會理直氣壯。

不,不能心軟,她在心裡告訴自己,曾經慕淵臨對你所做的一切,那是你永恆的痛苦,如果你再心軟,你還會承受千百遍,絕對不能心軟,它是毒藥,不能再給任何機會。

童阮阮深吸了一口氣,拚命的告訴自己要心狠下來,可是那顆心臟卻在隱隱抽痛。

一顆狠的心,又怎麼會痛呢?會痛的心終究是軟的心。

忽然,傳來一陣門把手被轉動的聲音。

童阮阮嚇了一跳,趕緊將日記本放進了抽屜里,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沙發上坐下,擦了擦臉上的眼淚。

慕淵臨進來的時候,剛好看到童阮阮坐在沙發上。

「阮阮,你來了。」聽到秘書說她來了,他還有點不可置信,現在看到活生生的她,他心裡竊喜不已。

忽然,他發現阮阮眼睛紅紅的,似乎哭過了,他趕緊上前坐在她身邊摟住了她,「怎麼了?誰欺負你了?怎麼哭了?」

童阮阮的眼角還有淚痕,「我沒事,今天下午看了一部電影,太虐了,所以就……」

「真是個心軟的小東西。」慕淵臨將她摟在懷裡安慰道,「好了,如果想哭可以在我懷裡哭。」

童阮阮的鼻子又變酸了,她將慕淵臨推開,「我不想哭了。」

「阮阮,是什麼電影讓你哭成那個樣子?我投資讓他們拍第2部,劇情拍得輕鬆一點,再給你看怎麼樣?」

童阮阮忽然笑了,「你有病吧!」

雖然童阮阮在罵他,可是,罵他的時候卻笑了。

慕淵臨很開心,「我就是有病,我特別喜歡你罵我。」

童阮阮深吸了一口氣,「好了,懶得跟你說。」

「阮阮,你怎麼會突然來找我?你不是很討厭我嗎?」

這女人想方設法的讓他給自由,結果他給了自由,她又跑來找他了,雖然他很開心,可是心裡也是疑惑的,甚至是不安。

童阮阮咧了咧嘴角,她說,「我不是來找你的,這是剛好經過你的公司就進來了,我逛累了。」

童阮阮抬起自己的腳輕輕揉了揉。

慕淵臨見狀,立刻將童阮阮的雙腿都抬了起來,放在他的腿上,脫掉她的高跟鞋,「我幫你捏捏,下次不要穿這麼高的高跟鞋了,多累,穿平底鞋很舒服,很好看。」有緣書吧

「哪有?我覺得穿高跟鞋好看,人比較有氣質。」

「胡說,穿高跟鞋多傷腳?而且我家阮阮穿什麼都好看。」

慕淵臨小心翼翼的為她捏著腳,動作溫柔至極。

童阮阮的鼻子又有些酸了。

這個傢伙,腦子的確是有一點問題,他到底知不知道她幹了什麼?如果知道的話,還能對她這麼好嗎?

可是話說回來,她就是不希望這個男人再纏著她,所以才幹出那樣的事情。

童阮阮盯著慕淵臨英俊的側顏,忽然覺得,回到了很多年前,那個時候她還在傻傻的喜歡著他,他是那麼的可望不可及。

然後現在,這個男人就在她眼前,為她捏腳,這是多少人夢裡的場面,也曾是她夢裡的場面,甚至連做夢都不敢有,現在卻時時刻刻都在發生。

然而,已經物是人非,早就已經不是她的美夢了,

「阮阮,晚上回去的時候好好泡個腳,下午累壞了吧?去哪玩兒了?」

「慕淵臨……」童阮阮忽然喚著他的名字,目光怔怔的望著他。

慕淵臨愣住了,僅僅一秒,他轉過頭,「怎麼了?」

他有點不安,阮阮要跟他說什麼?

「你讓他們送一雙平底鞋給我,待會你忙完了,我想和你一起出去走走。」

「……」

一陣詭異的安靜席捲而來,慕淵臨整個人都愣住了,自己確定不是在做夢?

阮阮想跟他出去走走?

「阮阮,你今天下午……」

「我沒有去哪裡,就去看了一場電影,覺得沒什麼意思,還是你陪我到處走走吧,想去哪裡你自己計劃,我不想動腦子。」

童阮阮鬼使神差的說出這些話來,她甚至不知道有沒有經過自己的大腦思考。

慕淵臨忽然笑了,「好,我都聽你的。」

……

夜幕降臨。

慕淵臨和童阮阮手牽著手在逛街。

這是慕淵臨夢裡的場景,今天卻發生了。

經過一家服裝店,童阮阮將慕淵臨拉進去了。

「先生小姐,歡迎光臨。」

「阮阮,你看上哪件衣服了嗎?我給你買。」慕淵臨已經做好了當取款機的準備。

童阮阮拉著慕淵臨的手,來到一個衣架旁,她看到了兩套情侶裝。

店員很聰明的發現了童阮阮的視線,於是立刻上來推薦,「小姐您眼光真好,這是最新款的情侶裝,兩位看起來真是郎才女貌,穿上這樣的情侶裝肯定非常好看。」

童阮阮轉過頭,詢問慕淵臨,「你覺得呢?」

「……」

慕淵臨受寵若驚,不可置信。

阮阮要跟他穿情侶裝?

「好。」慕淵臨高興得嘴都合不攏了。

……

等慕淵臨和童阮阮從服裝店出來的時候,兩個人已經換上了情侶裝。

他們看起來十分登對,就像獅子保護小白兔,讓人羨慕嫉妒恨。

慕淵臨到現在還覺得不太真實,他居然跟阮阮穿上了情侶裝,而且不是他逼迫她穿的,是阮阮想要跟他穿。

今天太陽從哪裡出來了?

「很少看你穿這樣的衣服,」童阮阮上下打量了一眼慕淵臨,「你這樣穿蠻有朝氣的,就像大學生一樣。」

童阮阮伸手為慕淵臨整理一下衣服,點點頭,「嗯,挺好看的。」 「……」

「阮阮,」慕淵臨握住她的雙肩,「你今天是怎麼了?突然對我這麼好,還跟我穿情侶裝。」

「瞧你這話說的,我平時對你很壞嗎?」

慕淵臨笑了,「難道平時你對我很好嗎?」

童阮阮有些囧,「好了,對你好你就受著,幹嘛這麼多疑問?我肚子有點餓了,忽然想吃關東煮,走吧。」

童阮阮牽著慕淵臨的手,帶他離開。

慕淵臨感動得都要哭了。

說是讓慕淵臨安排,可是逛著逛著,童阮阮又將慕淵臨帶到了很平民的地方。

這裡是美食一條街。

童阮阮來到了關東煮的攤販前,買了一盒關東煮,她先是吃了一口丸子,然後將咬了一半的丸子遞到了慕淵臨嘴邊,「你嘗嘗看。」

慕淵臨一點也不嫌棄,張口就將童阮阮吃了一半的丸子吃進了嘴裡。

真好吃。

沾了阮阮口水的丸子,怎麼這麼甜?

慕淵臨只敢在心裡想,這話說出來好像有點變態。

「前面好像有賣棉花糖的,我們去看看。」童阮阮又牽著慕淵臨的手,帶他來到了棉花糖的攤販前。

童阮阮買了一個棉花糖,一勺的糖卻做了一大一個巨大的棉花球。

慕淵臨端著關東煮,童阮阮手裡拿著棉花球吃,像足了一個可愛的孩子。

男人的視線深深的被她吸引了過去,整個過程都在盯著童阮阮皎潔的容顏,這一生,除了童阮阮,不會再有第二個女人能讓他如此心動了。

這樣的心動,沒有期限,從跳動的那一天起就註定了只有死亡才能阻止,或許死亡也無法阻止。

慕淵臨伸手摸了摸童阮阮的腦袋,「看你吃的,滿嘴都是。」

慕淵臨掏出手帕,為她擦拭嘴角的棉花糖。

「你嘗嘗看,挺好吃的。」這棉花糖可真是神奇,如果單純是白糖她不愛吃,但是做成了這樣軟綿綿的棉花糖,就格外好吃。

「……」

哪怕這是夢,慕淵臨也認了,他不要醒來。

童阮阮遞給他的棉花糖,他吃了一口,真好吃,甜甜的,甜到了心間。

「其實我不喜歡那些高檔的夜生活。」童阮阮牽著慕淵臨的手,說道,「我更喜歡這樣普通的環境,吃著這些小吃,享受著風土人情,我覺得這樣能夠使我的心平靜下來。」

「阮阮,你要是喜歡,我可以天天陪你,帶你去想去的地方,做你喜歡做的事情,只要你給我這個機會。」

童阮阮笑了笑,說道,「說不定時間久了你就會煩了,說不定,很快你就不願意陪我了。」

「怎麼會呢?」慕淵臨將她摟在懷裡,「我願意永遠陪著你,只要你需要我。」

「不要再說永遠了,誰會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呢?」童阮阮忽然有些低落。

永遠這兩個字,實在是太奢侈了。

「我們再去別的地方逛逛吧。」童阮阮盡量讓自己忘掉那些不開心的事情。

阮阮這是怎麼了?

慕淵臨心裡很不安,可是卻又享受她這樣甜甜的對待他。

兩個人去了很多地方逛,都是童阮阮帶領著慕淵臨。

童阮阮開心的就像一個孩子似的,彷彿回到了她最快樂的童年。

這一刻,他們兩個就像是普通的情侶,享受著簡單的快樂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