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問自己從出生到現在,沒傷害過任何一個人,哪怕動物也不曾虐待,可為什麼偏偏一個又一個不幸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邊。

之前是如意,現在是裴娜……

她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上天要這麼懲罰她們。

「簡汐,別哭,你要是哭了,裴娜她更沒依靠了。」慕洛琛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說道。

葉簡汐抬手擦趕緊了眼淚,說:「嗯,我不哭,秦紹明那個騙子還沒繩之以法,我不能哭。」

等待的過程變得格外的漫長,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葉簡汐的目光一瞬也不順的望著手術室的門口,眼睛通紅,可一滴眼淚也沒有再落下來。

兩個多小時后,手術室的門從裡面嘭的一聲推開。

護士推著醫用單車走了出來,床上躺著面上毫無血色的裴娜,醫生說,「病人已經脫離了危險,現在需要好好休息。」

裴娜很快被送進了病房,葉簡汐在病房裡陪著裴娜,慕洛琛出去打電話跟陳一峰了解情況。

而陳一峰也告訴了他,案件有了新的進展,不過對裴娜是不利的:他們在裴娜的賬戶上,發現多了兩百萬,而那兩百萬,是從簡汐的賬戶轉入的,而且他們搜查了裴娜的家,發現秦紹明留給她的信息和機票。

這些都指向了一個可能,裴娜是秦紹明的同夥。

如果裴娜沒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那麼她將被作為秦紹明的詐騙同夥被起訴,甚至判刑。

慕洛琛擰了眉頭,讓他們加大力度,搜捕秦紹明。

病房內,裴娜沒多會兒醒來,目光空洞的望著天花板問,「秦紹明抓到了嗎?」

葉簡汐搖了搖頭,「還沒有,不過警方已經在通緝了,現在網路這麼發達,有他的照片,很容易抓到他的……」

裴娜在聽到她說沒有,微微的將臉側了過去,聲音幽幽的說:「我為什麼會那麼相信他,他是騙子的話,會有很多破綻,可我跟他在一起半年多,卻沒有發現,汐汐,我真是笨,從小讀書讀不好,長大了連男人都看不清。」

葉簡汐握住她的手,心酸的說:「裴娜,這不怪你,是他偽裝的太好了,當初你把他介紹給我的時候,我也沒有發現他的不對,這樣的騙子,技術高超,一般人哪裡能看的清楚他?」

想到當初見到秦紹明的時候,那個人連細節都做的那麼到位,葉簡汐就感覺到一陣寒意。

秦紹明已經將自己偽裝到了骨子裡,換做她,她也識不破,更何況是單純的裴娜?

若是這次沒抓住他,不知道下一個受害的人是誰?

葉簡汐安慰裴娜,裴娜的精神一直很恍惚。

下午四點多,溫如意得知裴娜出事,匆匆的趕到了醫院,看到裴娜虛弱的模樣,氣的恨不得立刻把秦紹明抓回來,大卸八塊。

可當著裴娜的面,她也只是說了幾句安慰的話。

晚上,警察局那邊傳來的消息,查到了秦紹明出入境的消息,他已經在三天前,飛往了越南,之後蹤影全消,而他攜帶的那筆巨款,也在轉入瑞士銀行后,再次轉入海外。

涉案資金只有一千萬,人又逃到了海外,抓捕的可能性非常的小,而且就算抓捕倒了,只怕也要過幾年。

沒有他證明裴娜的清白,裴娜這個同犯罪,只怕要落實了。

溫如意和葉簡汐急的上火,裴娜卻越發的平靜,往日里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數她最愛熱鬧。

現在她安靜下來,讓所有人都心慌。

葉簡汐和溫如意害怕她想不開,便輪流照顧她,晚上葉簡汐把文清也叫了過來,讓她二十四小時看著裴娜。

一直到晚上十一點鐘,溫如意對葉簡汐說,「你先回去吧,就算你不想休息,也要照看孩子,這邊有我們就夠了。」

容子澈在一旁附和說,「是啊,嫂子,你還要照顧孩子,我們會好好的看著裴娜的。」

葉簡汐只好跟慕洛琛離開醫院。

回家的路上,葉簡汐疲憊的閉上眼睛,腦子像是要炸開一樣,一件接著一件事情發生,讓人根本沒有喘息的餘地。

父親的事情還沒調查清楚,裴娜又出事……

她到底該怎麼辦?

葉簡汐感覺到迷茫,她一直以為,自己努力工作,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可以讓自己幫到身邊的人,可現在她發現,這些根本沒用,以她現在地位,哪怕努力十年,二十年……也只會是一個公司的經理。

一旦真的出了裴娜這樣的事情,她幫不上任何忙。

「阿琛,我現在做的這些,是不是根本沒用?我幫不了任何人……」葉簡汐把自己心裡的疑惑說出來,聲音里充滿了不自信和不確定。

「簡汐,你做的不是沒用,每個人都是從一點一滴做起來的,我當初也是從最底層了解的。你現在做的看似沒用,但等以後用到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現在積累的所有的經驗,都是你最寶貴的東西。」慕洛琛握住她的手,說:「不要為了一次失敗,就否定了自己,簡汐,你說過,你要強大到和我比肩,我一直在等著你成為這樣的人。」

葉簡汐扭頭望著他,眼底的疑惑的漸漸的散去。

是啊……

一個人若是連自己都不相信,還能做成什麼事?

……

第二天,葉簡汐回到公司,進入公司的時候,所有人都新奇的看著她。

葉簡汐無視那些好奇打量著她的目光,跟唐游銘請了一天的假。

唐游銘黑著臉,說:「葉簡汐,你以為公司是你家?你說請假就請假?昨天你無緣無故的被帶走,我還沒算你曠工半天呢,你今天又請假,你把公司、把我這個上司放在了什麼位置?」

唐游銘還要繼續說,葉簡汐拿出手機,撥通了慕洛琛的電話,電話通了之後,她把手機遞到唐游銘的跟前。

「你幹什麼?」

唐游銘愣了一下,與其惡劣的問。

「你聽聽就知道了。」葉簡汐淡淡地說。

唐游銘疑惑的接過電話,喂了一聲后,電話那邊傳來了慕洛琛的聲音,他臉色一變,差點把手機扔出去。

「唐經理,葉簡汐的假我批了,你沒什麼意見吧?」

「沒意見,沒意見……」

「那就好,請把電話還給葉簡汐。」

唐游銘把手機還給葉簡汐,葉簡汐接過電話,跟那邊說了兩句。

唐游銘看著她,恍惚中想起:慕洛琛的老婆,好像也姓葉……

葉簡汐掛斷了電話,看著唐游銘,說:「唐經理,我先走了。」

她一向不喜歡特權,可這一次為了裴娜,她要行使一次慕太太的特權。 「可以……」唐游銘忙不迭的站起來,態度哪裡還有半點不恭敬?他是真的沒把葉簡汐跟傳說中的慕氏集團的總裁夫人聯繫起來,雖然他隱約中記得,慕洛琛的老婆叫葉什麼。

可慕洛琛怎麼捨得讓他老婆過來慕知寒的手底下工作?

不是說,現在慕知寒和慕洛琛斗的死去活來嗎?

唐游銘心頭太過震驚,以至於一時回不過神來,葉簡汐沒再理會他,而是轉身往外走……

葉簡汐搭車去了醫院,裴娜還在昏睡中,看起來臉色更差了一些,溫如意說,她昨天晚上大半夜起來,發現裴娜一直在無聲的落淚,整個枕頭都被她哭濕了。

葉簡汐嘆了聲氣,連安慰都不知道怎麼安慰裴娜,碰上這種事情,只有當事人知道,經受了怎樣的打擊,外人是無法體會的。

現在她們能做的,只有等。

等著裴娜自己想通。

葉簡汐沒敢給裴娜的父母打電話,裴娜的父母已經年紀大了,身體狀況也不怎麼好,若是聽到了裴娜被遭遇了騙子,怕到時候情況會更糟糕。

「你先回去吧,我在這邊照顧著就成。」葉簡汐對溫如意說。

溫如意猶豫了幾秒,便聽她的話準備離開了,不是她不擔心裴娜的身體,而是這樣看起來,並非一時半會能解決的,在裴娜站起來之前,她不能先倒下去。

容子澈站起來說,「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有車。」溫如意抬眸冷淡的看了眼容子澈。

容子澈看著她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面容,只覺得有冰霜刺入了心臟,又疼又冷,盯著她好半晌,確定她是真的不想讓她送,沉默的坐回了椅子上。

病房裡很安靜,容子澈的心隨著沉默,越發的冰。

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自從前兩天,溫如意就對他不冷不熱的,每次他打電話過去,她會接,但說話都很敷衍,而其他時候,他每次試圖靠近她,她也都是差不多的態度。

敷衍、拒絕……

到底哪裡出了錯?

容子澈抱住腦袋,想了好一會兒,抬眸看著葉簡汐。

葉簡汐坐在裴娜的床邊,安靜的沒說任何話。

「嫂子……」容子澈有些遲疑的開口。

「嗯?」葉簡汐抬眸看了他一眼,「怎麼了?」

容子澈遲疑的說,「我想問一下,如意最近怎麼了?她為什麼對我總是這麼冷漠?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事?」

簡汐和如意是最親近的朋友關係,她應該知道如意為什麼會這麼對他。

葉簡汐聞言,神色微微頓了一下,委婉的說:「……子澈,有些事情沒緣由,如意喜歡一個人便會跟那人親近,而不喜歡則會遠離,你知道嗎?」

所以,如意是不喜歡他,才會遠離他?

容子澈有些接受不了這個說法,雙手撐在膝蓋上交握在一起,上身微微的向前傾,安靜了片刻后,說:「那嫂子,你能告訴我,如意喜、喜歡什麼類型的人嗎?我想跟她好好的做朋友,所以……」

葉簡汐耷下眼帘,說:「子澈,對不起,我不能說。」

這顯然是拒絕了。

容子澈何其聰明,在聽到第一個回答的時候,便隱隱的猜到了,溫如意為什麼有那樣的轉變,這第二個回答,更是確定了他的想法:如意看出來他對她的心思了,所以在躲避他。

而她這麼做,證明,她對他的確沒什麼喜歡。

獵愛灰姑娘:總裁別硬來 容子澈抹了把臉,說:「我知道了,嫂子,我出去一趟。」

話說完,起身離開。

葉簡汐看著他離開,眉心漸漸的積聚在一起,其實,她能看的出來,容子澈是真的喜歡如意,要不然那天他也不會衝上去救如意了,和容子澈相處的這段時間,她也能感覺出,他的人品不錯。

但人親疏有別,每當做出選擇時,總會下意識的為自己最親密的人多考慮一些。

子澈若是和如意在一起,如意承受的傷害,要比子澈多出幾十倍,她不想如意承受那麼多,最後只能放棄容子澈。

雖然這樣很抱歉,但她不得不這麼做……

容子澈出了病房,慕洛琛恰好來醫院,見他一臉沮喪,開口問:「怎麼了?這臉色?」

容子澈抬眸看著他說,「阿琛,我喜歡溫如意。」

這輩子,他第一次喜歡一個女人,卻被拒絕的那麼徹底,心裡難受的緊。

容子澈從沒想過,自己這輩子會因為一個女人的拒絕而傷心。

慕洛琛微訝了片刻,說:「嗯,我知道。」

容子澈嘴角多了一抹苦澀的味道,「你們都知道了?我還以為我掩藏的很好,難怪她最近都躲著我。」

慕洛琛抬手搭在他肩膀上,淡笑著說:「露出這幅神情給誰看?你現在就是難過死,她未必會多在意你幾分,子澈,喜歡就去努力追,一次不行就兩次,等著自己沒任何力氣了,再放棄,也不會留下遺憾。」

容子澈沉默了片刻,微微的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了。」

「嗯,去吧。」

慕洛琛輕輕的拍了拍他,然後往病房裡走……

溫如意回了家,剛換了衣服,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兒,門鈴聲便被按響,她走過去問了聲:「哪位?」

門口有片刻的寂靜,然後響起了那道熟悉的聲音,「是我。」

溫如意抿了唇,看著門說:「有什麼事情?沒事的話,我要休息了,不方便見人。」

說著,已經轉身準備離開了。

「如意,你開開門,我只說幾句話。」

容子澈帶著幾分沙啞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過來。

溫如意站在原地,深吸了幾口氣,轉身打開門。

容子澈倚在門框上,領口的領帶被解開了,凌亂的掛在脖子上,襯衫口被解開了好幾顆,臉上和脖子上,都在流著汗,見到她打開了門,他臉上露出稍微高興的神色。

「說吧,說完了趕緊走,我等著休息。」溫如意冷冷的看著他說。

「如意,我知道,你已經明白我的心思了,也知道這幾天,你都在躲著我,不過沒關係,我不是說放棄就放棄的人,我今天過來是想告訴你,我開始正式追求你了,不論你什麼態度,我都會繼續下去。」容子澈一口氣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目光炯炯的望著她。

溫如意在聽到他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就愣住了,但後面臉色漸漸的沉了下來,抬手搭在門上面,說:「容子澈,既然你說開了,那好,我也不藏著掖著了,你聽好了,這輩子我都不會再跟你們容家的人扯上關係,所以,麻煩你,離我遠點,我不喜歡你,一點都不喜歡你。」

她說完,猛地關上了門。

容子澈一急,抬腳就卡住了門。

腳上傳來劇烈的疼痛,他也顧不上,拚命的從門裡擠出腦袋,看著溫如意說:「你不喜歡我,沒關係,我喜歡你就好,反正你現在也沒喜歡的人,咱們慢慢的來,總有一天你會喜歡我的。」

溫如意猛地鬆開門,看著他,滿臉的怒氣:「容子澈,你知不知道廉恥兩個字怎麼寫的?我已經說清楚了,請你離我遠點!否則我將會報警,告你性騷擾!」

軍長先生我愛你 「我……」

容子澈抬著腳,齜牙咧嘴的剛說了一個子,嘭的一聲,門再次被重重的關上,看著緊閉的門,臉上良久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看來她是真的不喜歡他,都說狠話到性騷擾上去了。

門內。

溫如意煩躁的走回自己的卧室,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為什麼非要逼她?她只想好好的、平靜的過日子,為什麼容子澈連這點安靜都不給她?

腦海里閃過他說的每句話,做過的每件事,溫如意只覺得胸口快要炸開了,站在原地好一會兒,她走到落地櫃前,從桌面上拿起一瓶葯,倒了兩三粒出來,盡數吞進了嘴裡。

沒有喝水,苦澀的味道在舌尖被數十倍的放大,可她一點也沒覺得苦,因為這樣,才能讓她清醒一些……

醫院。

郭嫂送過來了飯菜,葉簡汐一口一口的哄著裴娜吃下去,但半個小時,裴娜也只吃了小半碗飯,再勸她,她是怎麼也不吃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