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翊自己喝了一口水:「胡廣志和王小翠做賊心虛,我只是稍微用了點手段他們就害怕了。」

我看著袁翊臉上那不屬於他這個年紀該有的陰沉和算計,有些無奈。

「所以呢?你想怎麼辦?」我感覺他既然把這些事都告訴我,應該是相信我了。

「你看幫我把房子奪過來,等拿到了錢我分你40萬,怎麼樣?」袁翊老成的說。

我一怔。

看著袁翊。

原來他不是相信我,是要收買我。

「怎麼樣?你賺誰的錢不是賺?」袁翊問,一雙眼睛里透著幾分精明。

我佯裝猶豫了下:「你要我怎麼辦?」

「你就這麼說…」

袁翊的想法很簡單,他要我告訴胡廣志和王小翠,是袁清的鬼魂回來作祟,讓他們放棄這間房子。

我看著小小的袁翊,有些心疼,又有些擔心,如此下去,袁翊會不會走上彎路?

「怎麼樣?」袁翊又問。

「我不同意!」

袁翊眼睛一沉。

「我不幫你,因為我要對得起我的職業!」我說完等待袁翊的反應。

他看了我半晌最後才說:「好,你走!」

我滿意的點點頭,這個孩子還沒有走上歧途。

我這麼想著就沒動。

「你會把我說出去嗎?」袁翊突然問。

「不會!」我搖搖頭,就出了門。

走了幾步,就聽見後面傳來腳步聲,我回頭,手裡多了一把傘。

再看時,袁翊已經跑了。

我嘆了口氣。

走出這一片,我看著孤零零的那棟房子,想著那個略有陰沉的少年,心裡越發不是滋味。

回到念念,我給小鍾打了個電話,小鍾聽我把話說完,很痛快的就答應了。

他也是孤兒,能理解袁翊的那種苦。

於是第二天,我推掉了這樁買賣,畢竟事主的魂不在了,雖然說我可以隨便配一個男人給袁清,可是我不想再打擾袁清了。

王小翠在電話里破口大罵,叫我趕緊把錢退了,我把錢還給他們,就沒管這件事。

隔了幾天,就看到報紙,說城北的釘子戶順利拆遷。

小鍾給我打電話說了事情的經過。

小鍾在我打完電話當天就去找了袁翊,兩個人商量了一個計策,袁翊本來就做好了前期工作,有了小鐘的幫忙,胡廣志和王小翠很容易就上了當。

加上袁清的死被捅了出去,警察找上了胡廣志,之前王小翠的那個遠房親戚對袁清的死造假,讓胡廣志逃脫,也被查了出來。

很快胡廣志被抓走了,王小翠收拾行囊也跑了。

胡廣志沒什麼朋友,自然沒人給他周旋,小鍾又和袁翊花錢打點了一下,使得胡廣志再也沒有出來的可能…最關鍵的是,胡廣志在獄中「偶然」得知了自己居然沒有生育能力,那王小翠那個肚子里的所謂孩子是誰的? 小鍾繪聲繪色的說完了經過。

「你們怎麼知道胡廣志沒有生育能力?」我不解。

小鍾嘆了口氣:「我幫袁翊搬家的時候找到了一張袁清偷偷做的檢查單…」

我以為事情就這麼解決了,直到第二天,我在念念門口看到小鍾,以及…呃…袁翊。

袁翊的小臉上掩飾不住的輕鬆,一雙眼睛也沒有了之前的陰沉,多了幾分孩子該有的純真。

我悄悄問小鍾怎麼回事?

小鍾說:「這孩子現在是我徒弟!」

我一怔:「你…還收徒弟?」

小鐘點頭。

我本想說些什麼,可是想到袁翊孤苦伶仃的,雖然身上有巨款,可是難免不會被人惦記小鍾雖然平時不靠譜不正經,但是人品沒的說,讓他和袁翊暫時做個伴也不錯。

這麼想著,我就釋然了,我走到袁翊跟前,看著這個還沒我高的少年,忍不住雙手一邊一個揪了揪他的臉:「小孩子崩著張臉幹什麼?笑一個!」

袁翊被我揪的一愣,一張略有陰沉的臉上現出一抹錯愕,接著便打開我的手,向後退,臉也紅了…

我和小鍾笑的不行,又藉機開了幾句玩笑。

看到袁翊的臉色輕鬆了不少這才繞過他。

「姐,中午了!」小鍾說。

我知道他的意思,故意想了想問:「麻辣燙?」

小鍾撇撇嘴:「好歹也是見過大世面的,就給我們吃這個?」

我故作為難:「你和袁翊才是腰纏萬貫還要我請?」

「我請!」袁翊蹦出兩個字。

小鍾翻了個白眼。

我在他頭上敲了一下:「小孩子學著點,大人之間偶爾會開開玩笑。」

袁翊別過頭不在看我,臉上有些不自然,什麼也沒說,不過看得出他臉上有了一點點笑意。

我和小鍾交換了個眼神,這小子還得再練練。

最後我們就在念念不遠的地方找了個炒菜館子。

吃飯的時候我和小鍾都驚呆了,都說長身體的孩子能吃吧,可…

我們看著袁翊吃飯的速度和一個個空了的盤子,張大了嘴巴…

這小子是不是太能吃了點?

袁翊很快吃完了,見我們看他,面無表情的解釋:「吃的慢,胡廣志會罵!」

我和小鍾心疼的看了看。

小鍾笑著打了他一下:「在吃這麼快,我都沒吃的了!」

「是啊,吃這麼快,我和小鍾都要餓死了」我誇張的說:「你那些錢遲早都被你吃光了!」

袁翊嘴角彎了一下,不過什麼也沒說,別過頭看窗外的風景去了。

我和小鍾聊完了一頓飯,三個人慢慢悠悠的往回走,小鍾翻著手機忽然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猶猶豫豫的瞞著我,我感覺他有話說。

「什麼事?」我問。

「沒什麼!」

我太了解他了,他這個樣子一定有話要說。

見我盯著他,小鍾把手機拿出來給我。

我狐疑的接過,一看到那個版面,腦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姐?」小鐘有些擔心的看著我。

「我沒事!」

我把手機遞給他,拿出自己的手機,看到那個版面那個熟悉的心裡默念了無數次的名字,我忽然覺得他曾經離我那麼近,可現在為何這麼遠?

見我發愣,袁翊也有些好奇的看著小鍾,小鐘沒理他可能覺得小屁孩什麼都不懂。

袁翊也什麼都沒說。

一路上我們都沒說話,到了念念,我讓小鍾他們先回去,畢竟明天袁翊還要上學。

小鍾擔憂的看著我,始終有些不放心。

我擺擺手,示意他我沒事。

等他們走後,自己把那條勁爆的新聞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看著那些文字,每一行每一句都都像鞭子,鞭笞著我…

商璟煜要訂婚了,對象卻不是我,而是米昔…

我看著封面上那對般配的人,郎才女貌的讓人覺得討厭。

好吧,我承認我嫉妒了。

我死死的捏著手機,雖然之前一直不承認,可是此刻我明白,我喜歡上商璟煜了,無論他是人或者是鬼,無論他鬼品多麼的惡劣。

可是商璟煜呢?

他這算什麼?之前撩撥我,讓我一步步陷進去,他自己玩失蹤,害我牽腸掛肚的擔心他,如今他出現了,就不明不白的給了我這麼一個驚喜么?

我從來沒想過我也有這麼強的佔有慾,我第一次想要讓商璟煜只屬於我一個人,這個想法冒出來后,就壓不滅,我急切的想見到商璟煜,讓他給我一個交待…

我長舒了口氣,像個怨毒的婦人,換好衣服,化了妝,對著鏡子照了半天,這才滿意的出了門。

打車很快到了商璟煜的別墅,劉管家和商璟煜都不在,朱嬸看到我熱切的迎了過來。

「凌小姐,你來了!」朱嬸給我倒了水。

「商璟煜呢?」我端著水杯假裝心不在焉的問。

或許是我表現的太明顯了,朱嬸忍不住笑了:「少爺去公司了,很快回來,你先等一會兒!」

「嗯!」

我點點頭,和朱嬸瞎聊了幾句,可是每句都不在心思上,朱嬸見我走神也不在說什麼,笑笑去了廚房。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商璟煜還沒有回來,朱嬸做了飯菜,我很隨便的吃了點,可惜因為吃飯口紅蹭掉了,眼線也被我蹭花了。

我又去衛生間整理好,然後安安靜靜的等商璟煜。

一個度日如年的下午過去后,終於到了晚上。

我心急的看向窗外,有些後悔這麼急匆匆跑來了,不知道商璟煜會不會笑話我。

終於外面一道光射進來,我看到商璟煜的車開進來,然後一個修長的人影從車裡出來,半個多月不見,他一如既往的清貴俊逸,獨有的冷漠氣質讓他看起來有種生人勿近的既視感。

我看著他一步步走進來,呼吸幾乎都停滯了…

「少爺回來了?凌小姐等你很久了!」朱嬸迎上去,接過商璟煜的外套。

商璟煜朝我這邊看了一眼,一如既往的淡漠。

「上樓等我!」

「嗯!」我乖巧的我自己都鄙視自己。

乖乖的上了樓,坐在他的大床上,我一時間心緒難平,一面猜測商璟煜的態度,一面又在想他和米昔的事情。

商璟煜半個小時后才上來,邁著長腿走到床邊,忽然伸手托起我的下巴親了上來,熟悉的味道充斥著口腔,我心裡的不安也放下了不少。

好一會兒,他才放開我,黑珍珠般的眼睛盯著我:「你打扮成這樣,是為了勾引我?」

我「…」準備了許久的話,在他這一句煞風景的開場白后,被我生生的憋死在肚子里。 「我不是…」我極力掩藏自己的尷尬。

其實我就是!

商璟煜嫌棄的擦了下自己的嘴,然後不滿的從桌上用紙巾把我的嘴擦乾淨:「以後不許抹這些!」

我點頭。

商璟煜補充了句:「和我在一起不許抹!」

我乖巧的點頭。

商璟煜對我的表現很滿意,不過儘管如此,他的表情也只是鬆緩,沒有想笑的意思。

然後我還來不及思考什麼就被商璟煜乾柴烈火的抱上床,節操碎了一地…

終於知道什麼是小別勝新婚,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凌晨了,我睜開眼睛,外面已經微微有了亮光,不過太陽還沒有完全升起來,商璟煜站在窗戶邊看著外面,修長結實的身體擋住了光…

「醒了!」他開口,並沒有看我,依舊看著窗外。

「嗯!」我用被子裹了裹走到他身邊,矜持什麼的都見鬼去吧。

商璟煜伸手把我拉進懷裡,然後看著外面問我:「想問我和米昔的事?」

「這個之前我想問你去了哪裡?」我看著他。

商璟煜也側頭,正好與我對視,我幾乎看到了他眼裡的光…

「為什麼去找我?」商璟煜卻反問。

我低著頭,我能說我喜歡人家么?是不是有點不太矜持?

「回答!」商璟煜不依不饒的樣子真是討厭極了。

「沒什麼!」我才不說是喜歡他。

商璟煜逗我逗的心情不錯。

「還沒說你去了哪裡?那天怎麼回事?」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