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胡夢龍整個人都是直撲而上,抬手就是一個大掌,片刻之間,遮天蔽地。

擂台長老就在剛才的時候,已經把這林霸天送去醫治,所以胡夢龍才敢這樣敢於出手,在他看來,陸方經歷過剛才的一番大戰,現在恐怕早已經筋疲力盡了,現在正好是出手的時候。

即便陸方已經虛弱,但是只要他能夠勝利,那他在比武之上的名詞就可以大幅度提升。

只是他的美夢還沒有繼續發芽生根,他就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無比的力量碰撞在了他的身上。

「這是?」

他感覺自己渾身傳來了一陣刺痛,片刻之間渾身都是飆出了鮮血,可憐無比,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陸方轉身離去,絲毫沒有任何的停留。

在這擂台之下的人,一個個都是愣住了,似乎是沒有想到,陸方居然有如此大的膽子。

胡夢龍是胡長老的弟子,備受胡長老的寵愛,可是卻沒有想到,就在陸方的招式之下,就這樣輕易的就被擊敗了。

不但被擊敗了,更是深受重傷。

陸方出招十分的兇狠,但是卻依舊留手了,那就是並沒有破壞掉他的經絡,也沒有用自己的劍氣侵入他的身體。

「咳咳!」

胡夢龍整張臉都是漲的通紅,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就這樣輕易的就被打敗了。

不少的人都是議論了起來:「陸方好歹也是戰勝了林霸天林師兄的高手,這胡夢龍還想上去撿便宜,真是搞笑。」

「是啊,一點都不自量力,遲早要被碾壓。」周圍的人都在一個個小聲的議論著。

他們看著面前的胡夢龍,話語之中帶著一些鄙夷。

胡夢龍此時臉都變得通紅,不過陸方卻覺得有些疑惑,因為他感受到了一個目光在盯著他。

猛地回過了頭看了過去,陸方就看見了不遠處一個青衣劍客。

這劍客的一雙眼眸彷彿像是星辰一般迷人,看過去的那一瞬間,這一雙眼睛居然散發出了星光。

陸方隱約有一種感覺,自己整個人似乎都被這星光給迷惑住了。

「破!」

陸方腦海中傳來了天老聲音,天老似乎十分的暴怒,又十分生氣,彷彿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種事情出現在陸方的身上。

「發生什麼事了?」陸方連忙問道。

「你剛才被幻術所迷惑了,那是非常精神的幻術,直接在想辦法控制住你,要不是我發現的及時,恐怕你就被控制住了。」天老對著陸方說道。

不遠處的劍客,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詫異。

「哼!」

只見劍客輕哼了一聲,露出了一些忌憚之色,就在剛才的時候,他分明感覺到自己已經把陸方給控制住了,但是就在下一刻,他卻感覺到陸方似乎直接破了他的幻術。

那一股精神是那麼的強大,讓他也感覺到一些心驚肉跳。

「這陸方那精神怎麼可能會這麼強大?就好像是一個怪物一般。」只見面前的劍客說道。

「來而不往非禮也。」下一刻,陸方盯住了面前劍客的眼睛。

劍客就感覺到陸方的眼眸之中,就在這一刻也釋放出來的金色的光芒,落在了他的身上。

「這是怎麼回事?」就在下一刻,這劍客就感覺自己渾身都散發著一股寒氣,頓時一陣顫抖,倒吸了一口涼氣。

周圍瀰漫著黑暗的空間,壓在了這劍客的身上。

錦繡農女田園妃 劍客就在這一瞬間感覺自己彷彿是出現了大問題,渾身上下都有著一股巨大的壓力,沉甸甸的壓在他的心頭。

「啊!」

「怎麼會這樣?」劍客睜大自己的眼睛,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

看著周圍那黑暗的空間,劍客知道自己也中了幻術,連忙咬破了自己的舌頭,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他要利用自己的精血為引,用來突破這周圍的限制。

他感覺到自己的舌頭之上傳來了一陣刺痛,鮮血在這一瞬間噴了出來,引導著變化。

正法就在他的手中得到了引發,精神就在這一瞬間凝聚了。

「可是居然這個時候居然突破不了。」讓他頓時心驚肉跳。 劍客皺起了自己的眉頭,知道這個事情不能夠善了了,心中一動,只好動用那個東西了。

隨著他的呼喚,他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個光圈。

這個光圈出現的那一瞬間,其中就蘊含著龐大的能量,眨眼之間就已經激活了他的狀態。

這個光圈之中帶著一股宏大而又精密的力量,化成了一股獨特的力量波動,瞬間就破開了周圍的幻覺,他猛的睜開了眼眸,帶著一些兇狠的神色,向著陸方狠狠的看的過去。

只見陸方的嘴角帶著一縷笑容:「就這麼一點點的功法,也敢在我的面前囂張,還真是好笑。」

陸方沒有多說其他的話,已經往前面走出了一步。

「你的幻術很不錯,我很期待和你接下來的交手。」只見陸方嘴角勾起,就這樣笑著說道。

看著陸方轉身離去,劍客握住了自己的拳頭。

「我叫破劍仙,記住我的名字,在這比武之上我是不會輕饒你的。」說完之後,破劍仙轉身離去。

「這是怎麼回事?」周圍的人都是議論了起來,這些人眼眸之中都有些驚詫,彷彿是有些不敢置信。

「剛才是發生了什麼?為什麼破劍仙直接離開了?」有人帶著一些嘶啞的聲音問道,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破劍仙那可是非常厲害的高手,難道也不是陸方的對手么?」有人壓低自己的聲音說道,眼眸之中帶著驚詫。

「破劍仙,估計是不想動手吧,不然憑藉陸方挑釁破劍仙的這個事情,恐怕就會有麻煩。」有人小聲翼翼的說道,看著陸方就覺得有些古怪。

「不對,如果破劍仙真的對陸方充滿著憤怒,那根本就不會這樣輕易的解決了,肯定有其他的原因。」有人小聲的說道,眼眸之中帶著一些懷疑。

這些人說出這一番話之後,眼眸之中帶著懷疑之色。

陸方往前面跨出了一步,胡夢龍是不是沒有想到陸方居然就輕易的把破劍仙給逼退了?

剛才的時候,胡夢龍就聽到了破劍仙說出來的話,似乎是對陸方有些不滿。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破劍仙,居然也在路上的目光之下直接離開了,直到他帶著一些不安。

看著面前的陸方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凝重,陸方看著面前的胡夢龍嘴角勾了起來。

「就在剛才的時候,你似乎對我有什麼意見?」陸方盯著面前的胡夢龍說道。

「沒有了,沒有了,沒有了。」,胡夢龍不知道為什麼只感覺到自己身上頓時一寒,連忙搖頭說道。

他十分的害怕,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失去了之前的勇氣。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開口說道:「之前的時候你之所以有膽子來挑釁我,是因為你被破劍仙給控制住了,他給你用幻術迷惑了你的心神,所以你才會突然的想要攻擊我。」

陸方的嘴角浮現出了一些笑容對著面前胡夢龍說道。

胡夢龍渾身就是一顫,眼眸之中露出了震驚:「你說的是真的?剛才的時候破劍仙就想要利用我?」

「你是不是看了一眼破劍仙的眼睛?整個人都是朦朦朧朧的,緊接著就受到了一些影響,直接向著我殺了過來?」

陸方對著面前的胡夢龍說道,這個時候直接揭露了破劍仙的本來面目。

胡夢龍渾身就是顫抖了起來:「你說的沒錯,剛才的時候的確是看到了破劍仙的眼睛,眼睛之中的確是好像是星光一般。」

此時的胡夢龍就開始回憶了起來,把剛才發生的事情都說穿了。

周圍的人都是發出了一聲驚呼:「不會吧?破劍仙可是一等一的高手真正的高手,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對啊,破劍仙實力超絕,根本就不屑於做這種事情。」有人辯解說道。

只是胡夢龍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一雙眼睛中似乎是回想到了某種可能,然後緊接著捏緊了拳頭。

「我知道了,就在之前的時候,我曾經吐槽過破劍仙長得丑,然後估計可能被他聽見了。」

胡夢龍咬牙切齒的說道,不過想到破劍仙盯上了自己,他又渾身打了一個寒顫。

現在已經得罪了一個陸方,要是再得罪一個破劍仙,那他可就完蛋了,只見他想到這裡,轉身就跑。

「哈哈哈。」

周圍的人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只是這些人的議論之聲就多了破劍仙的存在,對破劍仙所做的事情都感覺到了一些懷疑。

「好了,這件事情你大家都不用再討論了,都散了吧。」

突然眾人都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直只見擂台長老就在不遠處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開口說道。

擂台長老的眼眸之中帶著一縷凝重,就在這個時候已經看穿了這些事情。

擂台長老站在那裡,彷彿是看穿了面前這些人的所有的小動作和表情。

「哎!」擂台長老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最後並沒有再說什麼事情,而是直接離去。

陸方轉身離去,前往去取這次賭博的神晶。

陸方來到張長老面前的時候,張長老眼眸中帶著一縷笑意:「沒有想到你現在居然能夠走到這一步,看來這事情的時候我真的是小覷了你,你的實力的確非常的不錯,進步也太快了。」

陸方哈哈大笑:「那是因為在這裡的資源非常的不錯,只要有足夠的資源,自然修為就能夠飛快的提升。」

「在之前的時候我就跟我師傅說過,從他的手中得到了支持,不然的話我又怎麼可能增長的這麼快呢?」

陸方對著面前的張長老笑著說道,之所以會說出這樣的事情,就是因為他有著天老這個外掛。

天老因為修為非常精深的緣故,對於陸方的指導,就能夠讓陸飛的修為增進。

特別是在這種足夠資源的情況之下,不放的修為增長實在是太快了。

張長老聽到這裡,就將一個袋子丟了過去:「這次賭你贏的人也不少,所以能分紅就沒有太多了。」

陸方拿在自己的手中,看了一眼這裡面的神晶,臉上露出了一縷笑容。

「多謝了。」陸方對著面前的張長老說道。

「不用謝,這是你應該得的。」張長老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他看著面前的陸方露出了欣賞的神色:「其實這次你的表現非常的好,不過你要是把趙靈給打爆了,那你估計會有麻煩。」

「沒事,趙靈師姐會理解我的。」陸方的嘴角露出了笑容,對著面前的張長老說道。

「你這小子下次可以再多賭一點,如果你這麼有信心,趙靈絕對不是你的對手。」

張長老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他點了點頭:「那是理所應當的,畢竟我的實力放在這裡的。」

陸方的嘴角勾了起來,臉上浮現出來的笑容。

超級神基因 「你這小子。」張長老點了點面前的陸方,輕輕地搖了搖頭。

「張長老,還有我的呢。」白玲瓏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笑容對著面前的張長老說道。

最近的這段時間裡面,白玲瓏,那可是下了不少賭注,現在可是賺了不少。

她這一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多的神晶,準備多拿一點給自己的師傅。

就在三個人說話的時候,白玲瓏突然聽到了一聲呼喚。

只見不遠處,白玲瓏哥哥就跑了過來:「玲瓏,你在這兒啊,陸師兄好,最近陸師兄的表現實在是太精彩了,簡直就是我輩楷模。」

「哥哥,你怎麼過來了?」白玲瓏看著自己的哥哥跑了過來,臉上露出了一些詫異之色。

「這可是大比武,是入門弟子難得的福利,我當然也要過來參加咯。」只見白玲瓏的哥哥開口說道。

「對了,你最近修行怎麼樣?」白玲瓏哥哥看著白玲瓏問道。

「我最近修行已經抵達了煉神期五重了。」白玲瓏對著面前的哥哥說道。

「什麼?」只見他一下子就是愣住了,一雙眼眸之中似乎是有些不敢置信,要知道在之前的時候,白玲瓏可不是他的對手,沒想到只不過才加入門派之中,短短的時間內,修為居然已經提升到這個程度。

「沒想到你的修為提升的這麼快,看來你跟著走是好事。」

只見他開口說道,臉上滿滿的都是笑容。

「哈哈!白天,你這次應該又賭輸了吧?說了你沒有賭的天分,就不要去賭了。」就在不遠處,幾個勾肩搭背的外門弟子走了過來,對著白玲瓏的哥哥說道,臉上帶著一些嘲諷之色。

在這逍遙峰之上,光是比武擂台就足足有著幾十場,自然也不可能一有人看完。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這些人也沒有認出陸方。

「說了,你就是個廢物,資質太低,你就算是加入門派之中,也只能夠做一個普通的弟子而已。」

只見這些人對著面前的白天嘲諷著,眼眸之中帶著鄙夷之色。

白天的年紀太大,在這干入門的幾個弟子之中,簡直就是年齡最大的,在他們看來,這種年齡這種資質進入門派之中根本就沒有前途。

而且白天根本就沒有得到關照,所以這些人認為白天是沒有背景的,所以一路上都有著一些欺辱。

「哥哥,這是怎麼回事?」白玲瓏做起了自己的眉頭,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憤怒說道。

「哎呦,沒想到你居然還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妹妹。」只見這走過來的幾個外門弟子,臉上露出了一些壞笑。 這幾個男子笑得十分邪惡,同時還帶著一縷貪婪的目光,從面前白玲瓏的身上掃過。

白玲瓏感受到了這些人的目光,猛的回過了頭。

「給我滾。」白玲瓏的眼眸之中帶著一些怒氣,對著面前這幾個男子吼道,這幾個男的都嚇了一大跳。

「哈哈哈。」

這幾個人都是大笑了起來,是那麼的燦爛,只是陸方的眼眸之中卻露出了一些冷意,這些人簡直就是找死,居然敢在這個時候找自己的麻煩。

難道這些人是沒有見到過自己的真實本事嗎?所以這些人才敢如此膽大妄為?

陸方嘴角微微的勾起,眸子中閃過了一縷冰冷:「你們的確很囂張,所以接下來我會叫你們知道厲害。」

陸方的念頭,就這樣的一閃而過。

只見下一刻,異變突起,白玲瓏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這三個外門弟子修為並不強,只不過是仗著白天的修為不夠,所以任意的欺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