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

絕對不行,他不能沒有如意!

容子澈二話不說,走到車子的側面,手扒住車窗,「如意,我之前跟顧明珠走那麼近,是因為……」

話說了一半,車窗忽然搖上。

手指傳來一陣陣的刺痛,容子澈的面部肌肉扭曲,可怎麼也不肯鬆手。

溫如意抬眸盯著容子澈,「你再不放手,你這隻手就廢了!」

「就算是廢了,我也不會放手。如意,你不肯聽我解釋,就開車從我身上碾壓過去吧,這樣我就再也不會煩你了。」

容子澈固執的看著她說。

「容子澈,你還能再不要臉一些嗎?」

溫如意怒極反笑。 第805章瘋了

「如意,我只是想讓你聽我說話,幾句就好……」

容子澈將她的不耐煩盡收眼底,心裡刺痛到了極點,他知道她現在肯定厭惡他厭惡到了骨子裡,可他不敢放她走,越是在這個時候,他越不能放開。

他好不容易才讓她留在自己身邊。

不能讓她就這麼離開自己。

容子澈死死地扣住車窗,等著溫如意下車。

溫如意麵無表情。

兩人僵持了好一會兒,容子澈的手被卡住的部位開始發青發紫的時候,溫如意忽然調低了一些車窗。

容子澈以為她終於肯聽自己解釋了,面露喜色開口準備解釋說話,但就在他拿開手的下一秒,溫如意忽然發動了車子。

嗖——

車子瞬間滑行出很遠的距離,將容子澈遠遠的拋在身後。

容子澈站在原地愣了兩秒,而後發狂一般朝著溫如意的方向,狂奔了起來。

但人的速度哪裡跟得上車的速度。

溫如意的車子最終漸漸的消失在視野里。

容子澈停在路邊,望著溫如意消失的方向,渾身的肌肉噴張,大口的喘息著喊:「如意!溫如意!你給我回來!」

為什麼不肯聽他解釋……

他自始至終,喜歡的只有她一個……

為什麼不相信他……

葉簡汐做完檢查,從羅醫生的診室里出來,腦子依舊嗡嗡的鬧騰個不停,像是有成千上萬隻蜜蜂,在圍著她飛。

心裡頓時煩躁到了極點,一是因為溫如意的事情,二是因為孩子的事情。

剛才檢查后,羅醫生跟她說,孩子的情況跟之前那位醫生說的差不多——母體弱,孩子的情況更弱。

如果不引產的話,那隻會有兩個結果,要麼體弱的孩子胎死腹中,要麼她被兩個孩子拖垮。

後者最好的結果,是在孩子拖垮她的身體之前,她能熬到足夠的月份,提前對兩個孩子進行剖腹產。

那樣孩子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可這麼做,危險度很大。

羅醫生不敢貿貿然答應,就讓她回去先調理身體,等過一段時間再說。

葉簡汐想保住兩個孩子。

無論失去哪一個,都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這兩個孩子里,其中一個或許是上一個失去的孩子再次的到來呢。

如果她這次再失去她。

那個孩子會傷心得,再也不肯來她這裡吧。

葉簡汐輕輕的撫摸著腹部,低聲呢喃:「寶貝,跟媽媽一起加油好不好?我們只要挺到六月份就可以了。」

六個月,是羅醫生給出的孩子最早剖腹產的期限。

她無論如何都會保住這兩個孩子,但她同時也知道,洛琛不會答應。

他不會讓她用生命,來保住這兩個寶寶。

所以,她決定暫時不把孩子的情況,告訴洛琛。

等時機成熟了,再告訴他也不遲。

回到病房,慕洛琛還在睡覺,為了對付柏原崇,他連著幾天沒有好好休息,此刻睡的正熟。

葉簡汐沒有吵醒他,搬了把椅子,坐在病床邊,靜靜的等著他醒過來。

可沒想到,這一等便等到了夕陽西下。

慕洛琛睜開眼睛,看到支撐著下巴,睡在旁邊的葉簡汐,輕手輕腳的從床上下來,想要抱她上床,但他剛站在地上,葉簡汐就醒了過來。

看到他醒了,葉簡汐揉了揉眼睛,說:「阿琛,你餓了嗎?郭嫂準備的有飯,在保溫箱里放著。」

慕洛琛避開她受傷的胳膊,握住她的腰,說:「有些餓,你困了,怎麼沒上床休息?」

「我只是小小的眯一下,沒有困。」

葉簡汐笑著,在他的唇角親了一下,然後站起來,去拿食盒。

慕洛琛先她一步,拿了食盒,打開后,取出飯菜,滿屋飄香。

葉簡汐聞到飯菜的香味,肚子嘰里咕嚕的叫了起來,不好意思的摸著肚子:「好了,寶貝們,媽咪知道你們餓了,這就吃飯啦。」

慕洛琛把筷子遞給她說:「慕太太,趕緊吃吧。」

「嗯。」

葉簡汐眉眼含笑。

兩人坐在靠窗的沙發前,相對著吃飯。

飯吃的差不多的時候,慕洛琛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葉簡汐見他沒接聽的意思,提醒:「阿琛,你的電話。」

「是子澈打過來了,應該是問怎麼處理柏原崇和安亦舒的事情,先不管。」

慕洛琛掛斷了電話。

葉簡汐聽到容子澈的名字,忍不住蹙了眉頭,白天如意跟容子澈兩個人離開后,沒一個人回來,或者跟她聯繫的,她也不知道兩人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葉簡汐咬著筷子說,「阿琛,你有發現,子澈最近有什麼異常嗎?」

洛琛是子澈最親近的好兄弟,有些話不方便告訴父母、妻子,但會告訴自己最親的朋友。

譬如她,有事情一定會告訴如意。

容子澈假如真的隱瞞如意什麼事情,洛琛是最有可能知道實情的。

慕洛琛眸光一閃,「有什麼異常?他不是跟如意好好的嗎?」

他說的自然,葉簡汐的懷疑消除了一些。

靜默了片刻,葉簡汐還是忍不住,說:「阿琛,我知道你跟子澈好,但子澈最近很不對勁,他如果真的做了什麼事情,你一定要告訴我。」

慕洛琛聞言,夾了一些菜,放到她的碗里說,「你放心,真有事情,我會告訴你的。你還在懷孕,多吃點肉,補補身體。等下吃完飯,我們可能要去爸那裡看一下。」

他提到慕江城,葉簡汐的注意力自然而然的被岔開了。

慕江城的身體從上次被章子芩害過後,就一直沒好起來,醫院這邊盡量延長他的壽命。

但他現在活著,不過是活受罪罷了。

醫生說,這幾天慕江城隨時可能走,他們能做的,也只有多陪陪他。

吃過晚餐,郭嫂進來收拾東西。

葉簡汐想帶著天佑跟天寶一起去看慕江城,但被慕洛琛阻止了。

「今晚不行,明天再帶他們過去。」

慕洛琛握住葉簡汐的手,帶著她往病房外面走。

葉簡汐心裡有預感,洛琛不讓孩子去,或許有其他的事情,想問清楚怎麼回事,但看他神情嚴肅不想多說,也就沒問。

兩人從A棟住院部,走到D棟住院部,直達慕江城的病房。

到門口的時候,慕洛琛問守在門口的警衛:「文達多久到?」

「周先生說,兩分鐘後到。」

慕洛琛聞言,微微的點頭,走進了房間。

病房裡,機器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音,病床上慕江城的眼睛微微的闔著,分不清他是睡著了,還是醒了。

慕洛琛和葉簡汐走到病床跟前,慕洛琛彎下身體,握住慕江城的手,「爸,我來了,你醒醒。」

慕江城聽到聲音,動了下,緩慢而艱難的睜開眼睛。

看到是慕洛琛來了,他張了張嘴,嘴裡發出含糊的聲音:「阿琛……阿琛……」

連著叫了他的名字兩遍,淚水順著眼角滾落。

「爸,我在。」

慕洛琛應著,更加用力的握住慕江城的手。

慕江城再沒有說話,但神情激動到了極點。

葉簡汐看著眼前的蒼老的慕江城,心頭酸澀的緊,如果章子芩沒受挑撥,做下那麼多喪心病狂的事,一家人還是好好的。

「爸,有個人我要讓你看一下,你等下見到她,別太激動。」

慕洛琛的低沉的聲音在房間里響起。

與此同時,房間的門從外面打開,然後周文達帶著一個人走了進來,那人頭髮花白,所有的頭髮盤成了一個髮髻,身上穿著的衣服華貴,可神色憔悴不堪到了極點。

葉簡汐看到那人,頓時愣住了。

因為這人不是別人,是之前被安墨卿帶走的章子芩!

「不要過來,江城,我知道錯了。我不該拿花瓶砸你,不該殺了你,江城,我知道錯了,啊啊啊……」

「江城,血!好多血!江城,你不要拉我!」

章子芩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語了一會兒,目光不經意的掃過慕江城,猛地抱住自己的腦袋,激動的尖叫著退到門口最角落的地方,渾身瑟瑟發抖的同時,流著淚哭喊。

「江城,我知道錯了,你別再來找我了,我知道錯了……」

顛倒過來,說過去就只有那幾句話。

葉簡汐終於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章子芩這是……瘋了?

這個念頭在心裡湧現出,葉簡汐吃了一驚。

可再仔細的觀察章子芩,發現更多細節不對勁的地方,比如她衣服還是以前那些,可衣服有些地方卻沾染了髒東西,她的髮髻也不像以前那麼精緻,臉上沒有化妝,彷彿老了不少。

若是章子芩神志正常……

絕對不會允許自己這麼邋遢的出現在人前。

葉簡汐看向慕洛琛。

慕洛琛似是知道她心裡想的,微微的點頭,驗證了她心裡的想法。

葉簡汐盯著章子芩,再說不出一個字。

再壞的人,當她落到這個下場,還能說什麼?

慕江城躺在床上,在看到章子芩的剎那,奮力的支撐起上半身,手指著章子芩的方向,哆嗦了很久,一句話也沒說出來,只剩下了老淚縱橫。

慕洛琛手搭在慕江城的肩上,「爸,媽被抓住的時候,想從三樓上跳下來逃走,結果摔倒了腦袋,現在整個人已經神志不清。你走之後,我會送她去瘋人院,讓她在那裡度過餘生。」 第806章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經歷了種種,這個名義上的母親,他已經沒有任何感情。

沒送她去監獄,而是送到瘋人院,讓她頤養天年,是他能給她的最大仁慈。

慕江城聽到慕洛琛的話,抓著他的手,顫抖的幅度更大,「阿琛,把你媽留下吧,不看其他的面子上,看在她生了你,還有顧及慕家的名聲上,把她關在慕家。我不想她一把年紀,還被困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慕江城費力的把一番話說完,懇求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他恨章子芩,恨她的糊塗,恨她的狠辣。

可再怎麼恨,夫妻三十多年,感情也不是說割捨就能割捨的。

他不像章子芩般心硬如鐵石。

他的心是肉做的,哪怕到這一步,他還是想讓她留在慕家,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慕洛琛沉默不語。

慕江城看向葉簡汐,洛琛想把章子芩送走,也是她過去處處針對簡汐,後來又鑄成大錯,才會狠下心。

若是簡汐能點頭答應她留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