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出那個人。」說著,周丹猛然指著先前對地門聖地一名學員出手的天門聖地學員。

「只要你交出此人,我便說出離開這裡的辦法。」

「你在開玩笑吧?」紅髮少年面露不屑之色,譏諷的笑道:「讓我雙手奉上我的人?你腦子是不是有病?」

「交還是不交?」

「白痴,不可能的事情。」紅髮少年仍舊極為強勢。

然而面對紅髮少年一副強勢的樣子,周丹卻是懶洋洋的說道:「我只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考慮,一分鐘一旦過去,我保證只有我們的人可以離開。」

紅髮少年面色一寒,不過他仍舊沒有發作,因為他覺得離開這裡最重要,至於其他的問題他壓根就沒有想過。

「還有二十秒。」周丹刻意的提醒了一句:「記住,我說你們無法離開就保證你們沒有可能離開這裡,不要懷疑我的話。」

紅髮少年面色已經陰沉到極致了,如今他面臨著兩個選擇,一是聽從周丹的命令交出手下,但是這樣會失去人心。二是直接拒絕,但是他敢拒絕嗎?

眼看兩個世界就要發生更加劇烈的碰撞,以他半步永生境的實力完全沒有半點可能在兩個世界破滅的力量下活過來。

如今紅髮少年已經露出遲疑之色了,他先是看了眼自己的手下,正好這名手下露出一絲哀求,希望紅髮少年可以力保他。

他雖然是天門聖地的最強學員之一,但是和紅髮少年比起來也相差甚遠,而且他只有至尊靈境中期的實力,豈能架得住地門聖地與玄門聖地的聯手?

此時只有天門聖地可以保住他,或者是說紅髮少年才有這份實力。

紅髮少年對其點了點頭,這名天門聖地的學員頓時露出感激的神色。

「時間到了,看來你是執迷不悟啊。」周丹冷冷一笑:「既然如此那你們就等著死吧,我們走。」

周丹的確不會出手,因為這會加快兩個世界的震動,從而促使兩個世界毀滅的速度更加快,到時候就算想要逃離這兩個世界也沒有辦法了。

「哈哈。」突然,紅髮少年大聲一笑,隨之身影便消失在周丹等人的視線中,而下一刻則是出現在那名天門聖地的學員身前,伸手猛然朝其頭顱一抓。

「啊……你為什麼……」

這名天門聖地的學員哪裡會料到自己的老大會突然對他出手,毫無防備下的他直接被擁有半步永生境實力的紅髮少年抓在手中,全身修為被禁錮住了,這就是靈境至尊中期與半步永生境的巨大差距。

眾人莫不心驚,特別是天門聖地的學員,他們怎麼也不願意相信紅髮少年會對自己的人出手,而且手段是那般的殘忍。

「你不知道我們四大聖地都是和睦相處的嗎?你這樣是違背了我們總院的規矩啊。」紅髮少年滿是可惜的說道:「而今為了天門聖地的其他學院,為了黃門聖地的學員,我只好犧牲你了,希望你能理解。」

被紅髮少年抓在手中的男子不斷掙扎,臉上滿是歹毒之色,心說犧牲你妹啊。

但是任由這名男子如何掙扎始終無法逃脫紅髮少年的手心,畢竟修為全部被禁錮了,想要反擊也不可能,這時候紅髮少年卻突然暗中傳音道:「別反抗,你也能看出現在的局勢對我們來說很不利,如果我不來點表示,不要說是你想要活下來就是我都沒有把握。」

男子沉默不語,等待著紅髮少年將話說完,他知道紅髮少年肯定有對策,所以立刻停止了掙扎。

「我現在只是暫時禁錮住你的實力,時間不會超過十秒,你要做的就是到達周丹身邊時果斷出手,趁其不備將他鎮壓,到時候我與你聯手,徹底壓制住其他兩大聖地,到時候我們才是主腦,主宰他們的命運。」

交代完這一切后,男子這才點了點頭,這時候紅髮少年轉過頭來冷冷盯著周丹:「人我給你送過去,要殺要剮你自己決定,但是有一點我必須提醒你。」

「你若敢騙我,休怪我不念及四大聖地的規定了,到時候縱使總院怪罪下來我也要拿你是問。」

周丹眼眸精光閃爍,點頭不語,算是答應了。

隨後紅髮少年便將天門聖地的這名學員給送到周丹的身邊,周丹伸手朝其一抓,極為順利的抓在手中,而後對著昊天笑道:「此人交給昊天兄處置如何?」

昊天感激的看了眼周丹,若換做是他,根本不可能令紅髮少年低頭,哪怕他曾經將其擊敗過,可是自從紅髮少年踏出那一步后他已經不再是其的對手了,更別談讓對方低頭交出手下的這種荒謬事情。

然後就在昊天伸手要接過這名男子時,異變發生了。原本滿是陰沉的男子神色驟然猙獰了起來。

「周兄小心。」昊天大叫一聲,迅速朝那名男子抓去,試圖將其控制。

「死吧。」十秒一過,這名男子實力恢復如初,立刻按照紅髮少年的指示對周丹對手。

周丹神色一冷,只不過這時他嘴角卻微微露出一道弧線來。

男子猛然爆發全力,一拳狠狠的朝周丹的頭顱砸來,若是平時一名靈境至尊中期的強者絕對是極為可怕的,而且如此短的距離,就算反應過來也無法做什麼,就算是靈境至尊後期的強者也要遭受毀滅的一擊。

眾人大驚之色,特別是玄門聖地的一眾人,他們全部亮起兵器,將要與天門聖地對決。

「你太自以為是了,本人利用還不知好歹!」周丹的身子突然消失在原地,那名男子撲了一個空,隨後便出現在男子身後,手持龍劍毫不猶豫的朝錢刺去。

噗嗤~~

龍劍何等的鋒利,如同切紙般極為輕鬆的穿透男子的頭顱,隨之龍劍一轉,男子的頭顱連同其識海瞬間被嚼碎,死的不能再死。

「這……」昊天本以為周丹會遭受重創,哪知道反過來輕易就將對方給斬殺了,這得具備多強大的實力?

即便換做是他也絕對無法做到如此完美,別說將對方擊殺,連避開對方的攻擊都非常的困難。

「你沒事吧?」昊天與月天等人皆都來到周丹身前,臉上除了擔憂更多的是憤怒之色。

「無礙。我們現在也該和對方算算賬了。」周丹罷了罷手,其實他一早就看穿紅髮少年的詭計了,他本就覺得紅髮少年不可能輕易就對他低頭,這就好像一名富二代是不可能對一名屌絲低頭認錯的。

在紅髮少年眼中,周丹就是一個屌絲,而他自己身份顯赫,怎麼可能對其低頭呢?

所以在紅髮少年很乾脆就低頭的時候,周丹便多留了一顆心了。

「你們……」紅髮少年忍不住退了半步,因為這時候玄門聖地與地門聖地的人直接朝他們靠了過來。

天門聖地固然強大,但是僅僅比地門聖地強上一絲罷了,而黃門聖地在四大聖地本就位居末尾,比玄門聖地是要若上一絲的。

如今他們雖然與黃門聖地聯手,但是比起地門聖地和玄門聖地聯手沒有佔到半點優勢。

一旦對決,那絕對是極為嚴重的後果。

「為你的愚蠢付出代價吧。」昊天神色猛然一凝,兩巨錘便出現在他手中,全身皆都附上了一層金色的流光,明顯是一件價值極大的戰甲。 他想幹嘛?

他什麼也沒有想干,只是想要盯緊她而已!

可是她這麼一副,他會欺負她的表情讓顧承翌猛然意識到:他的阿笙已經不小了,再也不是從前那個能和他同榻而眠的小女孩了。

他的阿笙長大了,他該要避嫌的。可是他害怕,害怕他一個轉身,一個沒看住,她就消失不見,然後老天告訴他,他只是做了一個夢。他的阿笙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早死在了山溝溝里,死得透透的了!

所以他不敢隨意離開她。

一個不敢離開,一個覺得彆扭。兩兄妹就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覷了許久。

最後還是顧笙歡身子一側,大掌一拍,十分豪邁的說:「來,坐這來,姐給你分一半的床!」

「你是誰的姐?」顧承翌問她。

顧笙歡呵呵一笑,「是妹,妹。」

顧承翌在床上坐下,想到妹妹已經長大,他還跟她共處一室,不知為什麼竟然有點拘束。顧笙歡一旦放開,那就沒什麼彆扭了。

她見到顧承翌還在擦頭髮,就搶過他手裡的干毛巾,自告奮勇的說:「哥,我幫你。」

顧承翌身高有一米九二,顧笙歡才一六零。即便顧承翌坐著,顧笙歡跪著,他也要比顧笙歡高,所以顧笙歡給他擦頭髮只能伸手了手去夠。

「你低頭啊。」顧笙歡掐他光溜溜的手臂,這一掐覺得手感不錯,就順便吃了頓豆腐。「沒想到皮膚看著挺糙的,摸起來手感卻不錯。」

顧承翌沒哼聲,聽她的話順從的低下他高貴的頭顱來。他頭髮短髮,擦乾很快。把他頭髮擦乾后,顧笙歡將毛巾一扔,扔到床頭壁柜上,她趴在他背後,雙手摟住他脖頸,訴說著自己的不滿。

「我們都是一個媽生的,怎麼身高差距那麼大啊?哥,你說咱媽不會在外面做了什麼對不起咱爸的事吧?」

顧承翌斥道:「胡說,咱媽不是那樣的人。」

顧笙歡又說:「那難道哥是撿來的。不然為什麼我們全家就你長到了一九二?」

他們父母去世時,顧笙歡七歲。七歲的孩子已經懂事,也能記得很多事了。所以即便父母去世得早,顧笙歡也知道她父母身高不會太高,顧爸爸凈身高也就是一米七五左右,顧媽媽就比較嬌小一些,一六零以下。因此顧笙歡覺得,這種身高的父母生出她一個一米六身高的孩子很正常,但是如果生出一米九二的顧承翌,那基因簡直逆天了!

顧承翌順著她說:「嗯,等回B市,我們就把戶口本遷出來。」

顧笙歡摟他的脖子的姿勢不變,她頭埋在他頸間,不解的說:「幹嘛要遷出來,我和咱爸咱媽又不嫌棄你。」

顧承翌,「我們阿笙真乖。」

這和乖有關係嗎?顧笙歡想反問他,不過還沒有問出口,顧承翌就開口要哄她睡覺。顧笙歡還有別的事要問他呢,哪裡肯依?

她賴在他背上,想到他在外面找女人的事,於是兇巴巴的問:「說,你找過多少妓女。」

她執著於這個問題本來也沒有什麼,可這會顧承翌突然想到了上輩子。上輩子顧笙歡因愛他而倍受倫理折磨,所以她才會遠走他鄉,才會抑鬱而死。顧承翌一直想知道他聰敏善良又豁達的阿笙是什麼時候愛上他的,可他在日記本里尋不到蛛絲馬跡。

直到現在顧笙歡兇巴巴的追問他招過多少妓女,顧承翌忽然一個激靈,腦中閃過一個荒繆的念頭。

上輩子,他的阿笙是不是差不多在這個時候對他有了別樣的情緒。所以到後來她發現他有女朋友時,她反應才那麼大,才會不顧一切的輟學,離家出走!

「哥,哥?」

顧笙歡喊他,見他沒有反應,她跪直身子,兩手捧住他的臉,把他頭扭過來。兩人四目相對,他眼裡的紅分明。顧笙歡心咯噔一下,惶恐的問:「哥,我就是語氣凶了點,你不會真哭吧?」

她哥最近變得越來越奇怪了,不僅把她當眼珠子似的盯著,還變得迷信,心靈還比姑娘家脆弱。

真是詭異。

「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顧承翌一語帶過。

那是什麼樣的往事讓你流露出痛不欲生的表情?顧笙歡很想問,但顧承翌明顯不願多提。他不願,她就沒法逼迫他。

「好啦好啦,你不願意說就不願意說嘛,我也不是真想逼你。」

顧承翌問,「那阿笙為什麼會想要知道這些。」

顧笙歡氣鼓鼓的說:「我就是想知道那些女人,明明有手有腳幹嘛不自己工作養活自己,非得出賣肉體!是不是出賣肉體的錢太多,讓她們迷失自我。」想了想,顧笙歡更生氣了。「還有你們這些男人,難道在結婚之前就不能和自己的右手姑娘或左手姑娘相親相愛嗎?為什麼非得在婚前找女人,找一個不算還找三個四個。幾個人共用一個女人,一個女人經歷那麼男人,難道不嫌臟嗎?」

「哥哥有過那麼女人,難道就不怕染上不好的病!」

顧承翌訕訕的摸了摸鼻子,「有戴套。」

顧笙歡瞪他,「那你不找女人會死啊!戴套得浪費多少錢,要是哪個女人心懷鬼胎戳破了套套,哪天大著肚子找上門來和我爭寵呢?」

顧笙歡越說越氣,越氣越說:「哥還說最疼我呢,結果就是這麼疼的嗎?在我還沒有成年的時候就忙著找各種各樣的女人,想要給我添個小侄子了。要是是個正經的姑娘也就算了,偏偏還不是!」

「是個正經的姑娘就行嗎?」顧承翌突然開口問。

顧笙歡一噎,繼而無理取鬧。「不行,哥只能疼我。」

顧承翌說:「可我總要結婚生孩子,到時候你有了嫂子和侄子,我也要疼她們的。」

聽他那麼一說,顧笙歡不說話了。

她再怎麼無理取鬧,也不能讓人不疼自己老婆孩子。畢竟能陪顧承翌終老的是他妻子,作為妹妹的她,指不定哪天就成為別人家的人了,她有什麼資格?

想到顧承翌不能只疼她一個,以後還會有人和他成為一家人,自己終將變成『外人』,顧笙歡心裡就不舒服。但是即便這樣,她也不能指摘什麼。

憤憤的捶了捶枕頭,顧笙歡悶悶的說:「不理你了,我要睡覺。」

她仰躺在床上,枕頭蒙著臉,她嚷嚷。「我不想長大,不想長大,就是不想長大。啊,煩!」 如今紅髮少年極為惱火,那手下竟然失敗了,如此短的距離竟然偷襲失敗。

而今他面臨的兩大問題,因為偷襲失敗,產生了連鎖反應。

他將與周丹等人不死不休,但這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本來在他眼裡玄門聖地和地門聖地的人都不配與他說話,因為他是半步永生境強者,擁有柔虐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

只不過而今玄門聖地與地門聖地的學員皆都聯合起來,縱使他為真正的永生境強者都要感到頭疼,畢竟這些人都是妖孽中的妖孽,並非尋常角色。

不過饒是如此也無法將紅髮少年逼入絕路,因為他還有天門聖地和黃門聖地的一眾學員支持。

可是因為偷襲失敗,卻是已經讓天門聖地與黃門聖地的兩大聖地的學員對他心寒,試問連自己手下都可以拱讓出去的頭頭還能得人心嗎?

答案非常明顯,如今天門聖地與黃門聖地看似以他為主,實則當他親手將自己的手下送給周丹處置的時候,已經讓他們心寒了。

如今只不過是不敢體現出來罷了,但是紅髮少年豈會不知道自己所作所為已然讓他們心寒了?

「我今天也領教領教半步永生強者的厲害。」這時候吳斌也站了出來,地門聖地最強三人組也表態了。

此時兩方陣營氣氛極為緊張,皆都將目光移到周丹的身上,因為他們都知道,只要周丹一開口,這一戰在所難免。

其實周丹並不打算現在就與紅髮少年交手,不是害怕而是此時危機四伏,隨時有可能發生不測,就算是他都無法保證能夠在兩大世界的碰撞下安然無恙。

轟隆。

果不其然,這時候整個水晶世界開始瓦解,在與岩漿世界的碰撞下明顯落入下方,已經瀕臨毀滅了,但是岩漿世界明顯也不能保得住,至此兩大世界隨時有可能覆滅。

而他們身處其中,根本不可能有生還的可能。

「你們老大的所作所為想必你們都看出清楚了,至於一些話我不說你們也能明白。」周丹卻是沒有打算開戰,因為此時他的時間不多了,若是再耽擱了,恐怕難以離開這兩個世界。

「想活命的話暫時聽我命令,當然你們也可以拒絕,不過我必須提前和你們說,你們一旦不合作,離開這裡的將只有我們玄門聖地和地門聖地的人而已。」

天門聖地與黃門聖地的學員彼此相視了一眼,隨後陸陸續續有人站了出來,表示願意暫時與周丹合作,僅僅片刻就超過一半的人加入了地門聖地與玄門聖地陣營之中。

昊天與吳斌等人感到莫大的震驚,他們素來就與天門聖地不和,沒想到僅僅一句話就讓他們加入自己的陣營,可真是出乎意料啊。

周丹倒是沒有感到多大的意外,因為他知道,能夠進入神秘之地的學員絕非尋常人,都是一些擁有主見,並且資質極為強大的人,他們之所以願意臣服就是因為紅髮少年的實力要強過他們,周丹可以肯定,這群人之中若是有人實力與紅髮少年相當,立刻會自立門戶。

試想既然是天才,其願意寄人籬下,對別人俯首稱臣?

當然了,周丹也知道這群人加入他的陣營也僅僅只是臨時的,畢竟本身就不是一個派系的,難以融合。

紅髮少年臉色愈發的陰沉,周丹此舉無疑讓他成為了光棍司令,這可比打上一架還要讓他難受啊。

此時他不僅不可以反對,更不能出手制止。

若是他出手阻止幾乎讓一些已經對他有些動搖的手下徹底對他失望了,到時候只怕真的會成為光棍司令。

加入周丹陣營的人越來越多,短短的片刻幾乎已經超過了一半了。

「我也加入吧,我們的仇恨就暫且放下。」紅髮少年這時卻突然開口,當他說出決定時,還有一半猶豫不決的學員頓時露出激動的神色,因為有一個難題困擾著他們,這時候加入周丹的陣營無疑是已經表明了不可能再像從前那樣聽從紅髮少年的命令了。

雖說只是臨時加入周丹的陣營,但是若是三個月過後回到天門聖地后,他們也不可能在得到紅髮少年的照顧,甚至處處被壓制,這可不是他們想要的。

如今紅髮少年決定要化干戈為玉帛,不僅僅對這些已經有些動搖的人極好,更是對已經加入周丹陣營的天門聖地與黃門聖地學員的一次機會。

「行。」周丹倒也沒有拒絕,因為他知道就算他要拒絕也不可能,而且紅髮少年此舉更讓他上心了,能夠當上天門聖地的領頭人果然也不是頭腦簡單的。

別看紅髮少年暫時低頭,可以說他所做的決定是最好的,一來可以將臨時加入他陣營的人從新拉回來,二來能讓一些對紅髮少年已經失望的學員再次對其生出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