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李陽在什麼地方,無法將這些資料交給他。但是如果公布出去,全城都知道了,李陽沒有理由會不知道。而且,憑李陽的見識和頭腦。

想要從這些資料中分辨出,那些是真的,那些是被人誇大亂傳的,還是很輕鬆的。就看李陽這次到底能夠做到什麼程度了。

沒過多久,整個城市變得更加混亂。由原本全城戒嚴,變成了藍家和劉家在打架。後來,連李家和鐵劍盟也牽扯了進來。再也沒有繼續搜查下去的辦法了。

劉家和李家的談判,也就此不了了之。反而因為這樣的事情,兩家已經惡化到不能再惡化的關係,變得更加惡劣了起來。

幾天的爭鬥,最後變成了流血衝突。劉家已經沒有心思搜查李陽,而是全力指揮自己家族的軍隊,和李家的軍隊在城市中戰鬥。因為戰鬥,天藍城的人口正在大量流失。「星煉之路」 深夜,整個天藍城一片靜寂。但這只是表面的情況,暗處,無數視線來回掃視著。明顯增加了好幾倍的巡邏隊,在街道上到處穿梭。

天黑以前,所有的人都被趕回了自己的住處。整個城市不管是表面上,還是暗地裡。到處都是機關陷阱。即使巡邏隊也只能清楚自己負責的這一片區域明面上的陷阱。

暗地裡面的,顯然是為了對付像李陽這樣的暗殺者而準備的。雖然李陽早就有所準備,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原本幾分鐘的路程,直到一個多小時以後才感到。

鐵劍盟的外面,幾個守夜大漢無聊的聊著天。看他們那懶散的樣子,明顯就是心不在焉。一直以來,受到襲擊的都不是他們,導致了他們的警惕性非常低。

鐵劍盟的總部,裡面一個人都沒有。這個地方,只不過是幾個聯盟首腦用來開會的地方。而鐵劍盟五個最強大勢力的首腦,有兩個就住在這附近。

李陽這次的目標,就是他們。雖然這些人也都擁有凝核期的實力,但是本身警惕性不高。而且並沒有呆在一起,所以得手的機會很高。

經過藍家秘密發布的資料顯示,這兩個傢伙,實力都緊緊是凝核期二級而已。本身的修為比李陽還要低了一級。如果不是不想損失,鐵劍盟早就被其他家族給拆了。

掏出資料,李陽看了一眼。兩個副盟主分別是黑劍和青劍,當然,這是他們的代號。因為他們身後背著的,就是一把黑色的大劍和青色的大劍。

黑劍為人陰沉,警惕性要比其他人高一些。即使修鍊的時候,外面也一定會有人保護著。這個目標,李陽打算作為今晚的第二個目標。

而青劍則不同,這個人為人貪婪狡詐。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晚上,將所有的人都趕出去。然後在自己的寶庫當中,看著自己的寶物。

這個消息,是李陽經過多方查證之後,才確定的。不過到底是不是這樣,還要今晚才能真正確定。李陽選他為首選目標的原因就是。

據說,每天晚上,進入寶庫的時候,他都會將所有的人都趕走。目的就是,防止別人對自己的寶物產生窺視。

身形閃動之間,李陽快速進入了鐵劍盟旁邊的一個房屋,房屋無比奢華。但顯然房屋的主人沒有品位,讓李陽暗中鄙視。

靜靜的觀察感應之後,李陽發現,其中一個方位,果然沒有任何人存在。小心的來到這個地方,李陽靜靜的等待著,沒有發出任何動靜。

就在這個時候,一絲輕微的波動被李陽感應到了。不知道為什麼,李陽居然感應到,這股波動來自地下。而且波動的強度,絕對有凝核期高手的程度。

李陽眼睛一亮,雖然不知道鐵劍盟有沒有其他凝核期高手。但是出現在這個地方的凝核期高手,就只有青劍自己本人了。

仔細觀察一下,李陽終於發現了一個小小的密門。如果不是這裡附近全部都是塵土,只有這裡沒有塵土,李陽還真沒有辦法發現。

心中冷笑。「哼哼,沒有任何人敢進入這個地方。那唯一的一個有人經過的地方,不就是藏寶室的位置了嗎。真是個白痴。」李陽眼中閃爍著白光,僅僅盯著唯一可疑之處。

觀察了一下周圍,再次感到那股波動沉寂下去之後。李陽悄悄來到了密門前,旁邊,還有一把大鎖,放在這個地方。

伸手推了推門,李陽發現,這個們居然是從內部被反鎖的。沒有學過開鎖的李陽也不在意,手中瞬間出現了一把長劍。這個門再怎麼堅固,難道還能比得上三星巔峰的星器。

緩緩將長劍從門縫中深入,下滑一段距離,李陽感到自己碰到了什麼。星力涌動,按照天晶劍氣的運轉方法。一道蒙蒙的光芒,依附在長劍上面。

快速下滑,一聲「卡啦」的聲音過後,李陽聽到了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沒有立刻進入,李陽收回長劍,靜靜的聽著。良久之後,才悄然進入。

順著通道,李陽小心翼翼的前進著,生怕其中有什麼機關陷阱。良久之後,一道微弱的亮光從李陽也眼前亮起。

李陽悄悄的前進,漸漸聽到了一個說話的聲音。「呵呵,呵呵,這些都是我的,明天還會更多。這麼多的東西,用不出去真是讓人難受。但是如果用出去,我又捨不得……」

李陽透過拐角,用餘光看到了這個傢伙。青色的大劍沒有背在身上,但卻放在旁邊。這個就足以說明,這個人身為青劍的身份。

現在離得近了,李陽才隱隱約約感受到青劍的氣息。剛才那一陣,應該是因為青劍心情激動,所以才會暴露出來的吧。

李陽眼中精光一閃,不管怎麼說,自己是絕對不會放過他了。退後幾步,拿出了自己的長弓。接著,搭上一支箭矢。不過這支箭矢不是平時使用的螺旋箭頭,而是菱形箭頭。

說實話,螺旋箭頭結構太過複雜。如果不是煉器師,平常的鐵匠,雖然也能打造,但卻不是那麼容易。天藍城中這些鐵匠,大概要好幾天,才能完成這樣一個箭頭。

拐角處,一絲寒光閃過。正是李陽的箭頭,雖然凝核期對危險的感知非常強大。但此時已經完全陷入幻想中的青劍,已經沒有什麼感覺了。

李陽小心的觀察著,就在青劍俯身撫摸一個箱子的時候,李陽悄無聲息的滑出拐角。手中劍氣涌動,完全附著在箭矢上面。

瞬間完成瞄準射擊的動作,顯然對這個動作已經熟練到不能再熟練了。手指鬆開,一聲輕微的聲響。 農家童養媳 箭頭在空中開始了劇烈的旋轉,菱形箭頭也有這樣的功能。

這個時候,青劍突然感到一陣心悸。不過正迷失在寶物中的他,反應慢了一拍。等清醒過來的時候,箭矢已經穿透了自己的心臟。

艱難的轉過頭來,青劍終於看到偷襲自己的是誰了。不過他怎麼也沒有想明白,自己這個隱秘的密室,對方到底是怎麼發現的,又是怎麼進來的。

「你,沒,沒想到居然是……」青劍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他當然沒有認出李陽,但是這樣的老人形象,的確出乎他的預料,也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李陽沒有理會死去的青劍,上前打開青劍藏寶庫中的箱子。幾個箱子,裡面整整齊齊擺滿了金幣,還有一些珠寶等物品。

其中還有一箱,居然是二級星獸的晶核。這些晶核,不僅是煉藥和煉器的重要材料,也是某些特殊星技和功法修鍊時需要的重要物資。

李陽心中冷笑,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搜集了多長的時間,這下全便宜自己了。一揮手,地上的箱子全部消失在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

突然,李陽神色一動。因為就在自己將所有箱子都收起來的時候,發現地面,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居然有細微的突起。

這個突起原本是被壓在一個箱子下面的,如果沒有人將箱子移走,絕對不會發現。而這個地方,青劍也煩了和外面同樣的錯誤。

因為經常移動,所以有著明顯不同於其他地方的痕迹,不然李陽也不會這麼容易就發現了。李陽停下腳步,小心的蹲了下來。

輕輕敲動了一下,下面果然是一個空的。用手中的長劍小心的撬開之後,裡面露出一個小盒子。「藏得這麼隱秘,到底是什麼呢。」

心中想著,李陽小心的打開盒子,露出裡面的東西。沒想到居然是一張普通的首批,李陽心中更加古怪了。難道是什麼絕世功法,這個青劍不適合修鍊所以才放在這裡。

一瞬間,李陽心中閃過了無數的念頭。當打開獸皮的時候,發現裡面居然是一張地圖。仔細觀察一下,地圖上面有無數的箭頭,原來是傳說中的藏寶圖。

不過這種藏寶圖,李陽還是第一次見到。星辰大陸上的人,可不會隨便製作一些古怪的藏寶圖。而且,上面的繪製方法,也不是尋常的手法。

「古風沙海,這是什麼地方。哦對了,好像當初聽趙旋兒說起,晨光帝國南面,就是古風沙海了。上面也沒有記載哪裡到底有什麼,算了,有機會的話就去看一下好了。」

想到這裡,李陽揮手將地圖放回了盒子,然後收回了自己的空間戒指。接著,李陽拿走了青劍的標誌,青色的大劍,然後轉身就走。

想要發現青劍已經死亡,短時間之內是沒有可能了。估計得道明天早上才可以,聽說這個傢伙經常在藏寶室一呆就是整整一個晚上。

悄然離開了青劍的府邸,闖過幾條街,李陽小心的進入了另外一個院落。這個院落雖然沒有青劍家裡那樣奢華,但也氣勢非凡。根據消息,這裡就是黑劍的住處。

看了一下天色,力天亮還有很長一段時間的距離。小心的翻過圍牆,李陽靜靜的感受周圍的氣氛。不久之後,便已經確定了目標的所在位置。 李陽悄悄的前進,遠處,一個房間中星光閃爍。沒想到多年都無法寸進的黑劍,一直都在堅持修鍊。這種毅力,和比起以前的李陽,要強大的多。

這個時候,李陽心中反而升起一種敬佩的心情。搖了搖頭,可惜這個傢伙和自己站在對立面上,自己今天晚上是絕對不會放過他了。

小心的前進了一段路,李陽皺起了眉頭。沒想到,短短的一段距離中,居然遇到了好幾個陷阱。如果不是自己小心,外加運氣好,恐怕早就被發現了。

這個傢伙真是夠小心的,居然小心城這個模樣,是不是太過火了一點。李陽心中暗暗想到,不過再多的陷阱,別人在自己家中安裝,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

瞧瞧靠近了一個小屋,星力的波動就是從這裡面傳出來的。小屋的外面,兩個神情警惕的引星期七級高手,警惕的注意著周圍的一切。

這種警惕,遠遠不是鐵劍盟總部門口那些人能夠比擬的。這個時候,李陽格外頭疼,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幾乎出了強殺,就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了。

眼珠一轉,李陽小心的繞開了守衛的視線。朝著房屋旁邊跑去,一圈之後,李陽有些泄氣,這個地方居然連一個窗口都沒有。

小心的飛身上了屋頂,還是沒有一個洞口。如果不是一個正在修鍊中,另外兩個實力遠遠不如自己。李陽這樣的動作,恐怕早就被別人發現了。

半天之後,李陽再次回到了唯一的門口。也不知道這個傢伙是怎麼回事,居然弄出了這樣一個古怪的修鍊密室。還不如直接弄個地窖來修鍊就好了。

突然,一陣火光閃過。一直善於觀察的李陽,心中一動,注意到了這個位置。悄然轉過幾步,閃開了幾個陷阱。終於,在側對著房屋門口的地方。

一縷輕微的火光,出現在李陽的面前。這個地方觀察,前面只有一道縫隙大小。火光是房屋內的油燈發出的,油燈的對面,有一個人影,想來,應該是黑劍無疑了。

黑劍的身上,點點星光來回閃耀著。但黑劍應該是潛力耗盡了,即使修鍊,星光閃爍也是十分的微弱。更不用說吸收天空的星力了。

看不清楚黑劍的具體輪廓,但李陽也不想就這樣放棄。對著油燈,從這個方位,如果能夠擊中黑劍的話,也有很大的可能幹掉對方。

不過眼前只有一道細細的縫隙,這個角度,想要真正擊中,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如果還用那種瞬間瞄準的方法,李陽可沒有信心能夠擊中。

再說,這個地方離房間還是有些遠。但如果繼續靠近的話,兩個警惕性絲毫不比自己差的高手,恐怕就會發現自己了。至少李陽有這種感覺。

無奈之下,觀察了一下周圍,選擇好退路之後。李陽悄然拿出弓箭,搭弓瞄準。整個動作無聲無息,沒有任何引起其他人注意的響動。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房屋內的人影突然動了一下。身上的星力快速回收。李陽眼瞳收縮,這種行為自己很熟悉。每次自己修鍊時遇到危險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反應。

沒想到,這個傢伙的警惕性和對危險的感知能力,居然強大到了這個地步。李陽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手指一松,箭矢化為一道黑線,順著詭異的角度,射入了房間。

接著,一聲慘叫響起。「啊……是誰幹的,給我抓起來。」聲音略微有些微弱,聽聲音,李陽便知道。黑劍受傷不輕,不然早就追出來了。

沒有任何猶豫,李陽轉身離開。雖然逃離的時候發出了一點響動,但是先前的箭矢早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所以李陽也不會在意這一點。

兩個事物拔出手中的劍,擋在了門口,並沒有追擊。其中一個立刻敲響了警鐘,顯然這種行為是他們早就準備好的。就是為了預防今天這樣的事情。

不過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自家大人已經如此小心了,居然還會被人襲擊。想來,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後,家裡的安全措施就要再次更換了。

聽到警鐘的聲音后,繼續出來追捕李陽的人,反應自然比李陽要慢了一些。而且唯一的凝核期高手已經受傷,沒有人能夠追的上李陽。

就在這個時候,跑路中的李陽,突然神色一動。轉過身來,抽出菱形箭矢。快速射出幾箭,前面追的最緊的幾個引星期高手,應聲倒下。

後面的人注意到這樣的情況,頓時停住了身形。用越來越慢的速度追捕著,唯恐自己跑的太快,被對方給惦記上。

就這樣,僅僅是幾分鐘的時間,李陽的身影便消失在眾人的眼中。失去了目標的眾人,心中嘆息的同時,也鬆了一口氣。

剩餘人中最強的那個,觀察了一下便說道:「來人實力太強,速度不是我們能夠比的,我們已經儘力了。把死去的兄弟帶回去,我們這就回去復命。」

新隊長威嚴的看了周圍的人一眼,手下會意,點了點頭。不是自己沒有盡心,而是對手太強。這樣厲害的高手,怎麼可能被自己抓到呢。

至於別人不信的事情,自己死了好幾個兄弟呢,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都這樣了,難道還有什麼值得他們懷疑的。這種情況,也只能怪這幾個傢伙運氣不好了。

院落中,感受到對方已經離開。黑劍在侍衛攙扶的情況之下,緩慢的走了出來。右胸出,一個小洞口正在不斷的流血。箭矢貫穿而過,連後面的牆壁都穿透了。

如此強大的威力,讓黑劍心中一陣陣的震驚。如果不是對方看不清自己的身影,如果不是自己反應快速,讓開了一下。恐怕這一箭,自己已經沒命了。

不過即使這樣,右胸被射穿的黑劍,受傷非常嚴重,恐怕接下來的幾個月內,自己是別想劇烈活動了。而且即使治好了,沒有丹藥使用,也會留下嚴重的後遺症。

緩了一口氣,黑劍艱難的說道:「通知,通知其他副盟主。就,就說明天我有事情和,和大家商量。」說完之後,黑劍不再說話。

他現在需要休息,需要回復傷口。至於卡在牆壁中的箭矢,到時候自然會有人前去取下來。不過明天之前,黑劍是不想將箭矢弄出來了,因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證據。

第二天,天色微微發亮。還沒等黑劍的手下通知其他的分盟主,旁邊一間大院中,一聲凄厲的參加響起。接著,整個院落就是一陣混亂之聲。

原來,早上,青劍的一個侍妾,發現昨晚說要過來的青劍,到現在都沒有來過。心中有所疑問的她,小心的觀察了一下其他房間,也沒有青劍回來的蹤跡。

直到早上,侍妾心中十分不安,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因為青劍只要說要回來,就絕對不可能在藏寶室呆上整整一夜。

這種情況,侍妾只好將其他人都叫過來,將事情說了出來。感到事情不太對勁的眾人,冒著被責罰的後果,小心的來到家中禁地。

沒想到的是,密室的門,居然是開著的。而且內部反鎖的大鎖,居然掉落在地上。而且不是被打開的,而是被什麼利器割斷,斷口平滑。

感到事情不對勁的眾人,不顧家中的規矩,進入了密室。這個時候,大家終於發現了已經死透的青劍。心臟出,一個洞口早已經停止了流血。

滿地凝固的血液,將地面印成暗紅色。青劍的眼睛,睜得老大,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身後的牆壁,一支利箭的箭尾,露在外面,彷彿在嘲笑眾人。

於是,受到驚嚇的侍妾們,發出一陣陣尖銳的叫聲。引起了整個院落所有的人注意。沒過多久,家中主人青劍死去的消息,便已經傳開。

等到他們發現不好,想要制止的時候,這個消息已經無法隱瞞了。因為外面吸引來的巡邏隊和早起的市民,已經得知了這個消息,正準備到處傳播。

青劍死透的身體,以及消失無蹤的藏寶庫寶物,似乎都在說明。這次的事情,是一場謀財害命。但是沒過多久,旁邊的黑劍家中傳來的消息,卻否定了這一說法。

同一晚上,兩個鐵劍盟高層受到襲擊。這件事情明顯就是針對他們鐵劍盟而來。而且同樣的箭矢,同樣強大的穿透力,說明這次的事情不簡單。

最重要的是,鐵劍盟實力為尊,兩個副盟主的實力可都是凝核期二級的實力。在天藍城,能夠傷到他們的人,可不多,即使是偷襲。

這麼大的事情,一瞬間驚動了整個鐵劍盟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這個時候,大家也顧不得什麼禮數的問題了。連忙派人,將其他的副盟主和盟主都請過來。

因為青劍死亡,這件事情比自己還要嚴重。所以,黑劍雖然重傷在身,但還是讓人護送自己,來的了旁邊不遠處青劍的家中。當他緩慢的過來之時,其他幾個人已經等在這裡了。 一間大廳當中,幾個臉色陰沉的人坐在周圍。氣氛有些凝重,有些詭異。如果有人認識這些人的話,一定會驚訝於他們的身份。

這些人,出了受傷很重的黑劍,鐵劍盟的盟主鐵劍之外。還有三個分盟主,分別是赤劍,紫劍,和白劍。都是以自己身上的大劍顏色來區分。

據說,當時為了鐵劍盟這個身份標識的問題,這些人都放棄了自己曾經的武器。特意找人製作了這樣一批顏色鮮明,樣式一樣的大劍。

良久之後,一臉陰沉的鐵劍開口說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青劍到底招惹什麼人了,怎麼會被人殺死在自己的藏寶室里。還有你黑劍,我們當中最小心的就是你了,你怎麼也受傷這麼中,知不知道到底是誰幹的。」

黑劍苦笑,「盟主,我已經很小心了。如果不是這麼小心的話,估計你現在就看不到我了。」經過一夜的回復,黑劍現在說話已經連貫多了,只不過聲音有些虛弱。

一臉粗獷的赤劍大聲吼道:「黑劍,告訴我們,你們兩個混蛋到底招惹誰了,怎麼會有這樣的高手來暗殺你們。如果給鐵劍盟帶來麻煩怎麼辦。」

其他人也點頭,同意赤劍的說法。這件事情已經不光是利益的問題了,如果一個弄不好,甚至會給在座的人帶來生命危險。

在座眾人,出了紫劍有凝核期三級,盟主鐵劍不知道具體實力以外。其他的人,都和死去的青劍,受傷的黑劍一樣,只有凝核期二級的程度。

眾人自認為自己沒有黑劍這樣小心,而且連黑劍也變成了這個樣子。指不定那天,自己就會死在自己家裡。然後被人發現的時候,血液已經凝固。

皺著眉頭想了一會,黑劍有些疑惑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最近一段時間,我都沒有出門。」換了一口氣,黑劍接著說道。

「不過,盟主,最近城市裡面倒是有一個使用弓箭非常厲害的人。」眾人一愣,頓時想到了擊殺李家和劉家重要成員的那個傢伙。

看著桌子上面的箭矢,鐵劍有些皺眉。「真的是他嗎,雖然箭矢的攻擊力都很強大,但箭頭卻不一樣。這個是菱形的。」鐵劍的意思很明顯,武器不同啊。

這個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白劍突然開口。「盟主,是不是這麼回事。你想,那種螺旋箭頭的製造方法相當困難,而他手中的螺旋箭頭數量並不多。」

大家一愣,或許就是這樣啊。螺旋箭頭以天藍城的能力,很難批量生產,更不用說是一個人了。相反,雖然這種菱形箭頭殺傷力要小了很多。

但是製作方面卻容易了很多。沒有特殊複雜的結構,想要大量製作變成了可能。以前自己怎麼就沒有想到,箭頭還可以做成這種樣子啊。

沉默一會,鐵劍再次開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更麻煩了。那個人實力很強,而且神出鬼沒。如果他要來對付我們的話,我們恐怕也只能呆在一起了。」

眾人一想,的確是這麼回事。先前劉家,已經被這個傢伙給逼的整天躲在一起,唯恐落單。而後來,連李家也和他們學習,變成一樣。

是不是那個傢伙沒有能力對劉家下手,所以轉而對劉家的盟友自己下手了呢。想到這裡,鐵劍盟眾人心中就是一陣怒火。

至於是不是李家派來的,誰也不敢肯定,畢竟李家也有一個人死在那人的手中。雖然那個人本身就是出身劉家,但具體是怎麼回事,大家卻不敢胡亂猜測。

就在他們激烈的討論對策的時候,外面突然變得喧嘩了起來。心情不好的赤劍大聲吼道:「外面的人都在幹什麼,如果你們不給我一個理由,就等著死吧。」

聽到赤劍的聲音,外面頓時安靜了下來。良久之後,一個侍衛走了進來,恭敬的說道:「幾位大人,是石鐵那個傢伙。他說有事情,一定要見幾位大人。」

赤劍頓時大怒。「不知道我們正在商量重要的事情嗎。那個小子雖然實力還不錯,但居然這麼不分輕重。給我拉下去,過後我自己處理。」這個石鐵,正是他的手下。

就在這個時候,紫劍突然出聲。「等一下,或許他真的有什麼事情呢。這個時候他敢到這裡來,應該是對這件事情有什麼發現吧。」紫劍一臉沉思。

眾人瞟了他一眼,心中各懷心思。大家都知道,平時說話最少的紫劍,是他們中最有頭腦的一個人。只要一說話,那肯定是有必要的重要事情。

鐵劍緩緩的說道:「讓石鐵進來吧,另外告訴他,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到時候我會親自處罰他。」盟主親自處罰,那即是不死也差不多。

侍衛打了一個哆嗦,連忙說道:「屬下明白了。」然後小心的退了出去。來到外面,和石鐵說了幾句話之後,小聲的吩咐道:「石鐵大哥,你自己小心了。」然後便不說話了。

石鐵摸了摸腦袋,走了進去。剛一進入,幾道強橫的氣息便鎖定了自己。石鐵頓時感到一陣強烈的威壓,張開嘴巴,但卻無法說出話來。

過了以後,威壓消失。鐵劍緩緩問道:「石鐵,你有什麼事情,快點說出來。如果耽誤了正事,你知道後果的。」鐵劍狠狠的盯著這個大漢。

石鐵身體一抖,連忙說道:「盟主啊,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這樣的箭矢,外面昨天見過。」聽到這話,眾人眼神立刻變化。這件事情,似乎有什麼問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