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小時后,林楠身上的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了,氣息也穩固了下來,轉而身形一閃,再度朝那幾頭六階妖獸殺了過去。

兩個小時后,林楠再度歸來,傷勢不值錢還重,渾身破爛。

但此刻身後追殺的六階妖獸只剩下三頭。

另外兩頭不翼而飛。

這些妖獸好似對這錦園極為害怕,哪怕痛恨林楠的要死,但硬是不敢靠近,只能在遠處咆哮,表達它們的怒意,恨意。

最終,它們再度退去。

但是又過了幾個小時,剛剛恢復了一些的林楠再度殺了過去。

這一次,持續的時間更長了。

一直到最後,林楠一條手臂都沒了,胸口更是多出一個巨大的血洞,差點整個人被撕成兩半,若非身上的保甲護身,真要完蛋了。

這次追殺林楠的,沒有了六階妖獸,而是一頭七階妖獸。

好在,林楠逃了回來,靠近錦園,這頭七階妖獸害怕了,最終退去。

但林楠也跟著直接倒下了,大口大口的灌著靈液,外加一些療傷的丹藥。

但傷勢太重了,哪怕是這些東西也難以快速治癒。

錦園閣樓內,勝雪仙子和青鸞都看著這一幕,看向林楠的慘狀,青鸞有些不忍。

「他這是不要命了啊,哪有這種修鍊的。」青鸞開口。

勝雪仙子秀眉微皺,而後開口。

「他這是極限修鍊之法,也是冒險之法,先前他吞噬吸收的大量靈丹和靈液的力量,正在被他用這種辦法打磨為真正的力量。」 看著秦未央這小心翼翼的樣子,沉風有些頭疼:"姐,你現在真的把路彥昭看的太重了,不是我說你,你忘記你這次回來,找路彥昭的主要目的了嗎?難道你真的不想救未銘了嗎?為什麼今天,在路彥昭提出,要去做配型的時候,你要攔著他呢?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沉風的聲音充滿了無奈和不解。

聽到沉風的話,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她的表情有些難過:"沉風,你以為我想這樣嗎?我知道你心裡可能很生氣,也很疑惑,可你不知道,那一刻,我心裡究竟有多為難,我害怕路彥昭這次幫了忙,雖然是他主動,但是,他以後知道實情,也不會原諒我,我更害怕,他對我這麼好,我卻懷著目的靠近他,利用他,我心裡很愧疚,你懂嗎?而且,你怎麼能說我不想救未銘呢,如果我不想救未銘,我用得著這麼掙扎為難嗎?如果我不想救他,我真的不用這樣靠近路彥昭,你懂嗎?"

秦未央心裡難受的要死,說實話,不知道因為路彥昭剛好可以救路彥昭,她真的不會以這樣的方式回來。

在她愛上路彥昭的時候,她曾經就幻想過無數次,她徹底脫離季修,去找路彥昭的場景。

可是,所有的場景,和現在都不一樣。

她背負著的,沒有人知道。

看著秦未央難受的樣子,沉風突然就心疼了:"好了,未央姐,我就是害怕你忘了初衷,到時候,如果未銘出了事,我們真的連後悔葯都沒得吃了,現在還有機會,我們就抓住這個機會,好嗎?路彥昭那邊,如果他以後真的知道了實情,那我們就跟他解釋,好不好?你別再難受了!"

聽到沉風的話,秦未央扯了扯嘴唇,笑了笑:"恩,我明白你的好意,你放心吧,我也不是那麼容易打倒的人,我沒事!"

沉風擔憂的看著秦未央。

這讓秦未央心裡更加難受酸澀,說到底,未銘是自己的親弟弟。

沉風卻比她還關心未銘的病情,說到底,她是真的沒有資格退縮。

想到這裡,她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沉風:"沉風,你真的別擔心我了,我只是有點難受而已,我們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幫未銘把病看好,其他的事情,就先別想了!"

沉風悶悶的點了點頭,這才跟秦未央一起去包廂。

他們到了包廂的時候,路彥昭正在跟秦未銘點菜。

秦未銘的話少,路彥昭坐在他邊上,很耐心的給他介紹這家的菜色,問他喜歡吃什麼,有沒有什麼忌口。

明明是再平常不過的畫面,秦未央卻忍不住紅了眼。

她察覺到沉風側頭看著自己,她立馬調整了一下表情。

路彥昭也發現了她跟沉風,抬頭笑了笑:"先坐下,等未銘點完菜,你跟沉風再點幾道菜!"

秦未央點了點頭,走過去,在路彥昭旁邊坐下來。

一頓午飯,吃的還算是和諧。

飯後,路彥昭就帶著秦未央和沉風,秦未銘,直奔醫院。

路上,秦未央的神色很不自然,她坐在座位上,看起來怎麼都不舒服,動來動去的。

路彥昭在車中間的後視鏡中,看到秦未央的不自在,擔心的問了一句:"未央,你沒事吧?"

秦未央一怔,搖了搖頭,立馬開口:"我沒事!"

路彥昭的心,微微沉了沉,聽她這語氣和聲音,怎麼都不像是沒事。

他的眉頭緊鎖,但是,對於秦未央這樣的態度,他也無可奈何。

他只能無奈的開口道:"未央,你真的沒事嗎?"

秦未央搖了搖頭:"我真的沒事!"

路彥昭嘆了口氣,開口道:"好吧,既然你沒事,那我也不多嘴了,只不過,你要是有什麼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知道嗎?"

秦未央悶悶的點了點頭,再也沒有說話。

路彥昭開著車,直奔醫院。

馬上就要到醫院了,秦未央突然開口道:"阿昭,你真的要去做配型嗎?"

路彥昭對秦未央這話,並沒有太在意。

他點了點頭:"當然是真的,不然我帶著你們來醫院幹嘛,再說了,要是我的骨髓,萬一能跟未銘配型,我們也不用再去找其他人了,這樣更容易方便!"

聽到路彥昭的話,秦未央剛要說什麼,就看見沉風轉頭,皺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她頓時有些心慌,不知道該不該說下面的話。

路彥昭已經將車停下來了,秦未央最終還是沒有忍住:"阿昭,你知道我剛才問你的意思嗎?我只是覺得,一般人就算是骨髓真的能配型,也不願意將骨髓捐獻給別人,當然了,除非是至親的人,而我什麼都不能給你,你卻願意去做配型,不管配型成功與否,我都覺得很感動!"

路彥昭無奈的嘆口氣,解開安全帶,轉身看向秦未央:"未央,我知道你現在只是擔心未銘的情況,只不過,真的沒關係的,我是願意的,不管成功與否,我都自願去做配型,只要成功,我就幫助未銘做手術,好解決你的心頭大患,不成功的話,我也會幫助未銘尋找合適的骨髓配型,不管用什麼辦法,我都會讓對方同意救未銘的,最後,最重要的一點,你也說了,除非是至親的人,否則,一般人是不會把骨髓捐獻給別人的,可是,在我心裡,你不僅是我的愛人,更是我至親的人啊,你的弟弟,當然就是我的弟弟,我有什麼理由不去救他呢,所以,你把所有的擔心都放肚子里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秦未央動容的看著路彥昭,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倒是沉風,終於鬆了口氣。

秦未銘低著頭,坐在一邊,一言不發。

他們下了車,直接去做檢查,進行骨髓匹配。

秦未銘和路彥昭進去做檢查,採集各項數據了,秦未央和沉風就在外面等著。

秦未央本來心裡就很不是滋味,心裡各種忐忑。

結果,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起來。

秦未央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她拿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臉一下子就沉下來。

沉風察覺到她的不對勁,忍不住皺眉:"姐,怎麼了?"

秦未央把手機拿起來,給沉風看了一眼:"季修打過來的電話!"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起,沉風打過來的電話,無異於噩夢,讓秦未央看見,就覺得心臟難受,呼吸都不順暢了。

沉風擔憂的看了一眼秦未央:"那你還要接他的電話嗎?說實話,姐,路彥昭的骨髓,肯定跟未銘是匹配的,我之前做了好幾次檢測了,真的沒問題,而且,剛才路彥昭也說了,無論如何他都會救未銘的,我們再也不用求季修了,你也不用再受制於他了,所以,你如果不想搭理他,就別再接他的電話了!"

秦未央聽到沉風的話,心微微一動。

其實,沉風說的話沒有錯,可是,秦未央卻很了解季修,如果讓季修知道,她因為找到了合適的骨髓配型,就跟他撕破臉的話,他不定採取什麼手段呢!

而且,秦未央現在很害怕路彥昭知道,自己是內奸。

畢竟,關於路彥昭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的原則,她還是深深的刻在了心裡。

手機還在響。

秦未央的小臉緊繃,最終,她還是開口:"沉風,你在這裡看著,如果出現什麼問題,記得出來喊我,我現在就去外面接個電話!"

看著秦未央的神色,沉風知道,自己也無法阻止。

他只能點了點頭:"那好吧,未央姐,你去吧,有什麼消息,我第一時間聯繫你!"

秦未央點了點頭,拿著手機,接通,放在耳邊,一邊向著外面走去。

"未央,怎麼這麼久才接通電話?"季修的聲音,從電話里傳過來。

秦未央覺得,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滲人。

她皺了皺眉,開口道:"我剛才在忙,你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嗎?"

季修的聲音沉了沉:"說有事,其實也不算什麼大事,就是想關心一下你那邊的情況,對了,昨晚的計劃,應該成功了吧!"

秦未央聽到季修的話,她的表情不怎麼好:"什麼叫應該成功了,你那邊不是應該有確切的消息才對嘛,我就不相信,你昨晚在舞會現場,沒有安排其他人!"

聽到秦未央這樣說,季修頓時笑出聲來:"未央啊,還是你聰明,的確,我昨晚在舞會現場,還安排了我的人,只不過,我聽人說,昨晚路彥昭帶著你去他的酒店房間了,是這個樣子嗎?"

秦未央的臉色變了又變。

最終,她深吸了一口氣:"是有如何,不是有如何,季修,我不是你的傀儡,你這樣時時刻刻的派人盯著我,你不累嗎?我昨晚的確跟著路彥昭,去了酒店房間,不僅如此,路彥昭還跟我說,我不用走了,他是打算安排別人去非洲,將我留在暗夜總部的,不知道這個消息,你滿意了沒有!"

聽到秦未央的話,季修輕嗤了一聲:"我滿意是滿意,可是,未央,你自己聽聽,你這個聲音,這算是什麼態度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將你怎麼了呢!" 青鸞也不是普通人,這方法他也懂。

但太殘忍了一些。

「可是……」

「放心吧,他沒那麼容易死的,你仔細看他恢復的速度,雖然有靈丹和靈液輔助,但還是太快了一些,他自身好像恢復的極快。」勝雪仙子說道。

「是嗎?」青鸞仔細打量了一番,頓時也發現了。

「還真是,不過哪怕是再快,就他這樣,也肯定不行的。」

「你去給他一些不錯的寶物,關鍵時刻護住他,丹藥資源什麼的,你看看他需要什麼,儘可能給一些好東西。」勝雪仙子說道。

青鸞點點頭,不過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了一句。

「小姐,你到底想讓他做什麼啊?」

勝雪仙子依舊還是沒有說。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別多問。」

說罷,身形一閃,直接在閣樓中消失,不再理會這件事。

錦園內外,林楠一次次的拚命,整個人真的要發狂了,他沒有別的選擇。

在他的這種影響下,所有人都在拚命的修鍊,都想回家。

林楠一次次吞噬大量靈丹,亦或者吞噬大量的靈液,然後出去找妖獸廝殺打磨,經常一次次的半條命丟了回來,看上去都讓人心疼,若非青鸞真的給予林楠幾件保命之物,關鍵時刻爆發,只怕林楠真要完了。

到最後,連青鸞都怕了,不忍了。

索性一直悄然跟在林楠身後,為他保駕護航,總是關鍵時刻出手救人,驚走那些強大的妖獸。

就在林楠等人瘋狂在仙界拚命修鍊之際,地球上,此刻也出現了大麻煩。

仙界之門的出現,是一場巨大的局,這點所有人都看明白了。

但林楠也真切的進入了,而且一直沒有再出來。

十天了!

而且仙界之門都消失了,即便是他還活著,可是怎麼再回來?

頓時,原本受人皇約束的諸多從秘境小世界走出來的高手心中再度動了起來。

這和之前林楠被古皇朝抓獲不同,這是困入到仙界,根本回不來的那種。

一些人還好,這段時間在地球生活的不錯,人皇對他們也厚道,一些人心存善意,不想惹事。

那些原本和林楠有仇的,就不同了。

他們是被迫發下契約協議的,而今林楠不在了,他們頓時樂了。

雖然無法對普通人出手,不能對林楠家人出手,但華夏其他修鍊者不受限制啊。

頓時,華夏高手的死傷開始了。

有人對華夏修鍊者大打出手,無所顧忌。

江南異境是華夏的戰部的老巢,十幾萬修鍊者高手聚集,更有一座虛空神殿坐鎮。

何宏這位華夏地道的化靈境高手也在這裡。

但是西南異境,南方異境便不同了,雖然也有華夏一些尊者境高手坐鎮,但根本不夠。

一些強大高手動手了,直接搶奪異境的控制權,尤其是最深處的源地控制權,也包括最深處的巍峨巨山。

不,確切的說是寶山!

華夏之人自然不同意,戰鬥瞬間爆發。

華夏修鍊者眾多,但巔峰力量不足,當即南方異境一位尊者境高手被重創,大量的華夏高手被人欺負,被趕了出來。

西南異境,西南武大被人一巴掌將大門都拍碎,副校長張濤不過宗師境,直接被重創。

幾處資源最多的寶地,直接被一些強者佔據。

除此之外,華夏大地內部,一些名山大川也被佔據了下來。

好在,華夏大地還有兩座虛空神殿,還有何宏這位化靈境強者,還有段恆魏慶高宇以及另一位林楠的僕從,總共五位化靈境強者,

這是林楠留下的本錢所在。

其他各方雖然挑釁,但卻還有一定的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