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葯是真真的難吃啊,他差點都想吐了。

如果加雙倍,他怎麼吃得下,這比要他命還要難受呢。

「舅舅,我錯了,我錯了行不行。」

「舅舅對我是最好的了,媽咪,牙牙不想吃藥。」

慕初笛知道陸延只是逗牙牙玩,只笑不語。 霍驍見慕初笛抱著牙牙的手有點發紅,最後以讓牙牙也感受一下父愛為由,直接把人給抱走了。

看著牙牙敢怒不敢言地掛在霍驍身上,慕初笛忍不住就想笑。

這才是一家三口正常的打開方式,滿滿的洋溢著幸福的感覺。

走進屋內,不知何時一瓶藥丸倏然出現在她的跟前。

慕初笛訝異,「這,真的要吃藥?」

她以為陸延只是逗牙牙,沒想到陸延這麼快就把葯拿出來,慕初笛繼續問道,「那真的是要加倍吃嗎?」

慕初笛沒有追問原因,她知道陸延的做法肯定是對牙牙好的,他絕對不會這麼無聊為了鬧脾氣就讓牙牙吃藥。

「這是給你的。每天必須吃。」

慕初笛愕然,她沒有想到這葯竟然是給她吃的,突然間覺得手裡的葯沉甸甸的。

她不比牙牙好得了多少,都是非常討厭吃藥的人。

「哥,能不吃嗎?或者換種方式,比如打針。」

打針總比吃藥好。

只是,陸延並沒有給她選擇的權利。

「除非你不要肚子里的孩子。」

「你以為你現在的身體有多好?」

「只是表面的事就這麼開心?嗯?」

陸延尾音揚起,看似嘲諷的話語卻透著淡淡的關心。

說實話,她的身體,她還沒陸延清楚呢。

「好,我知道啦。」

慕初笛接過瓶子,吐了吐小舌頭,「我會乖乖吃完的。」

很難得,她也展現出這麼調皮的一面。

到衡國之後,慕初笛一直都很冷靜淡定,雖然才二十來歲,狀態卻像三十來歲那樣無欲無求的。

「媽咪,你快點過來。」

像考拉一樣被掛在霍驍身上的牙牙見慕初笛減慢了速度,連忙催促著。

慕初笛這才快步跟上。

走廊里,此時只剩下陸延和秦墨兩人。

「今天,她有給沈京川那邊打過電話。」

陸延眼皮子都沒掀開一下,「然後呢?」

「沈京川早就做好打算,沒讓她發現。」

「不過這樣瞞著,能一輩子?如果以後知道真相,她會更愧疚吧。」

以慕初笛的性格,肯定會懊悔當時沒有給沈京川輸血。

陸延眼底卻沒有一絲波動,「那又如何,我只要她活著。」

慕初笛的特殊血液根本就不適合給任何人捐血,當初給霍驍捐血,已經差點沒了命。

在那種情況下,再跟沈京川輸血的話,她必死無疑。

與慕初笛的命相比,陸延只能選她。

雖然對沈京川來說是不公平,可這也是沈京川的選擇。

哪怕慕初笛肯輸,他都不會肯要的。

不然怎麼會在手術之前就要求陸延給慕初笛喝了那個葯呢。

只要喝了,那就會變成普通血液,哪怕到時候慕初笛想,也不能挽救他的命。,

陸延的衣袖有點皺巴巴的,秦墨給他輕輕地撫平,像是在給他安撫。

陸延雖然看上去冷酷無情,可實際上,在沈京川的事上,他不一定是如表面展現的這樣若無其事。

畢竟,沈京川的自我犧牲,的確值得動容。

「還有一件事,那是關於霍驍的。」 秦墨貼在陸延耳邊,把調查到的事情講了出來。

餘角落在陸延臉上,想要從他的面部表情來判斷他的心情。

然而一切無果。

陸延臉上波瀾不驚。

「只要不影響到她,我可沒這麼多閑工夫。」

他可沒有幫霍驍的義務,這次他只是看在慕初笛的份上而已。

話畢,踏著腳步率先離開。

然而剛走幾步,走廊里響起男人清冷的聲音。

「陸老頭那邊處理完了,不用的武器給我清一清。」

說完,人便消失在走廊里。

看著陸延那挺拔的身影,秦墨忍不住輕笑了幾聲。

還真是陸延的特色呢,死嘴硬。

明明不是表現出來的那樣薄情,至少對霍驍,陸延已經沒有之前的敵視,甚至開始把他當成家人。

不然的話,怎麼會開始對霍驍好呢。

陸家老頭子那邊的事,一旦處理起來,能挖出的利益就不少。

而且陸老頭還是做武器出身的,他那邊怎麼會有沒用的武器呢,這只是陸延的一個借口罷了。

他只是不好意思說出來。

其實他知道霍驍即將可能會做的事,所以才把陸家老頭子那邊的武器給他。

這人,總是口不對心的。

也只有他,才那樣的了解他。

秦墨拿起手機,給手下打了一通電話,交代清楚。

這個晚上,註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對衡國而言,很有可能會改變他們的一切。

衡國上空開始盤旋著各種戰鬥機,聯合國安全部以保護國際安全為由,進駐衡國。

同時偷偷溜進來的,還有各國的人。

幾天里,衡國就從最安全的領域變成最危險的地帶。

一旦混亂,就能挖出很多隱藏在陽光底下的黑暗。

比如,衡國所研究的化學武器,比如,衡國所研究的人體試驗。

一切,都暴露在全球的眼底。

同時引來了全球的恐慌。

化學武器,人體試驗這些涉及到人權還有人類的自身以及未來,都是被禁止的。

沒人知道,一個小小的不被得知的國家裡,竟然一直在研究這個,而且研究結果已經到了中段。

如果一旦研究下去,那後果將是無窮的。

人都是自私的,一旦知道自己身邊存在這樣的危險,一定會想盡辦法來消滅這個危險。

一夜間,全球網路都炸開了,各國的安全部以及國際安全部都收到不少強烈要求禁止衡國一切研究的消息。

網民甚至要求動用武力。

衡國醫院外

女人正看著下屬發過來的資料以及各國發過來的郵件,她便覺得無比的頭疼。

「參事,陸帥現在都還沒醒過來,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呢?」

「聯合國安全部的人都來催過好幾次,要求我們上交所有的研究報告,我看他們接下來就會禁止我們研究一切化學武器和人體試驗。」

「可是這些都是我們的依仗,這麼多年一直都沒事的,而且我們都已經研究出不少成果,就這樣給他們,真的很不甘心。」

「這些人簡直就是強盜。」

「如果不是全球曝光,我們現在也不至於這麼被動。」

是的,也不知道是誰,竟然能夠知道他們那麼多秘密地方。 他們所有的研究都是軍事機密。

知道的人並不多,而且每個人所知道的只有一個小局部,只有陸老爺子和他們幾個重要人員才知道全部軍部研究地方。

可是,那些拍攝出來的視頻,那些放在網上的視頻,把他們所有軍事機密的地方全都找出來了,一個都不漏。

最重要是拍攝了,竟然還不驚動他們的安防,這樣一想,對方就很不簡單了。

衡國研究這些,聯合國那邊不可能是不知道的。

只是他們一直都不敢動,因為他們也害怕衡國的武器。

另一方面,他們知道自己的技術不如衡國,不如讓衡國先行研究。

就因為這樣,這麼多年,衡國都是相安無事的。

可這次,卻……

下屬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這可是這麼多年,他們衡國面臨最大的危機了。

他連忙道,「不如我問問醫生,看看有沒有辦法讓陸帥早點醒過來。」

他們現在很需要陸帥來下命令做指揮呢,底下現在已經一團糟了。

如果陸帥再不醒過來,他們的人肯定撐不了多久,他們的成果就會被聯合國的人徹底的侵蝕。

女人臉色一沉,「說什麼傻話,陸帥現在就需要好好休息。」

「陸帥的身體更重要。」

女人看向一旁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不知怎麼的,她總覺得,現在的陸帥,好像蒼老了很多,不再是當初那個無所不能的戰士了。

這次,陸帥下了錯誤的決定,導致他們衡國陷入了這種境地。

哎。

如果陸帥醒過來知道這些,那可能就不是吐血這麼簡單了。

「醫生交代的話,你這麼快就忘記了?」

女人聲音很沉,帶著一些凌厲。

下屬本來對她就很敬畏,現在聽她這麼一說,更是低頭不敢說話。

陸老爺子的身體不能再受到任何的刺激,也不能操勞,只能慢慢地調理。

這是醫生的話。

下屬不是不記得,只是剛才太急,事情太重要。

在衡國的未來,以及陸老爺子的身體狀況兩者之中,他選擇了後者。

他以為,參事也會跟他一樣的。

卻沒想到,參事對陸帥那樣的關心。

雖然如此,他還是掙扎了一下,「可是參事,我想陸帥也會想要親自處理這些事的。」

女人咬咬牙關,想要說下屬,卻沒有說出來。

的確,下屬說得沒有錯。

陸帥肯定是想要親自處理的,可是,現在無能為力啊。

她的話還沒說出口,下屬卻突然喊道,「陸帥醒來了,陸帥醒過來了。」

陸老爺子醒過來這個消息無疑是最好的。

女人快步走進病房,小聲問道,「陸帥,你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陸老爺子微微睜開眼睛,入眼看到的是白茫茫的一片,他的意識還沒有徹底清醒,出於本能地問道,「國防怎麼樣?」

昏迷了一段時間,他的聲音現在非常沙啞,下屬愣住,並沒聽出陸老爺子在說什麼,可是女人反應很快,她按住陸老爺子想要動的手,「不要擔心!」 「一切都還好。」

下屬聽到參事這麼一說,怔住了,臉色更是頓時煞白,隨後便是一片通紅。

他沒有想到到這個時候,參事既然還想隱瞞。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打算把事情全都告訴陸老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