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支戰隊,全部被葉焱派遣到城外歷練,廝殺!

而今,倌頌又到了。

元嬰期巔峰!

相比之前更強大,而今也更受到瀾嵩郡王的重視。

「郡王大人希望葉氏出兵!」倌頌直接開口,沒什麼隱瞞。

眼下,五大勢力爭分,都在為爭奪國主之位大打出手,禹城葉氏自然逃不掉,瀾嵩郡王對於葉氏的實力多少有著一些了解,故而特別派來倌頌親自下達命令。

原本倌頌還以為葉焱會拒絕。

然而下一刻,葉焱直接點頭應了下來。

「可以!」 兩日後,天瀾國戰事更為激烈之際,禹城這邊終於有了動靜。

葉焱沒有拒絕瀾嵩郡王的要求,調動高手參戰,但卻並不准備直接殺入國度,和五大勢力混戰。

他的目標,放到了禹城周圍的其他幾座城池。

禹城,和瀾鈺郡王府掌控的幾座城池接壤,此刻瀾鈺郡王府大軍也在朝國都進發,造就了內部空虛不少。

葉焱,要進攻這幾座城池。

雖然在倌頌看來此刻最關鍵的還是派兵殺入國都,但葉焱如此選擇,他也不好說什麼。

瀾嵩郡王也同意了下來。

葉氏一經動手,同意可以牽制藍鈺郡王府不少的高手,同意有利於瀾嵩郡王府。

而且,葉焱承諾,每攻下一座城池,城主府的一切所得,全部上繳瀾嵩郡王府。

六支護衛隊,留下一支鎮守,其他五支全部出動。

葉氏明面上的六大元嬰期高手,出動五位,姜家秦家出動五位元嬰期高手,禹城內的其他大小勢力,同樣派出了兩位元嬰期,四十位金丹期高手。

如此陣容,對於一個普通的城池而言,絕對所向睥睨。

無人可擋!

葉焱親自帶隊,元嬰期多達十二位,金丹期上百位,浩浩蕩蕩。

如此陣容,哪怕是出竅期高手,葉焱也絲毫不懼。

恭城,距離禹城不過三千里,之前隨同瀾峰進攻禹城的,也有這城的高手,城主也是一位元嬰期巔峰的高手,不過上次沒有前來,逃過一劫。

而今,瀾鈺郡王府召集大軍,他也以其他辦法逃過一劫,沒有加入。

但是眼下,消息傳來,這位城主著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禹城葉氏大軍要殺到了。

那是連瀾鈺郡王府的神衛都能斬盡的強大隊伍,莫說是眼下高手大量抽調的恭城,即便是在正常而言,恭城也遠不是禹城的對手。

「怎麼辦父親?」一名金丹期年輕男子看向恭城城主烏釗,滿是著急。

烏釗,此刻同樣著急不已,他已經第一時間向瀾鈺郡王府求援。

但眼下,郡王府高手大量調派國都附近,五大勢力相互征伐,都在爭奪最關鍵的王位,根本無暇顧及這裡。

即便是城池都丟了,只要能夠搶奪到國主之位,一切都會回來的。

「能怎麼辦,我們肯定擋不住禹城的攻擊!」烏釗怒罵了一聲。

「快,收拾一下,帶領高手,逃吧!」

年輕男子是烏釗的兒子,聽到父親的話,有些微楞。

逃?

「父親,郡王大人可是讓我們迎敵的?」

這話一出,烏釗一臉訓斥之意,隨即帶著冷笑。

「迎敵?怎麼迎敵?」

「少廢話,不想死就跟我一起走,通知城裡其他人,願意走的可以一起,不願意的,不勉強,死了活該!」烏釗接連開口,他是沒有任何抵禦的念頭。

禹城這次前來,元嬰期便有十幾位,而眼下的恭城,跟隨他能戰的元嬰期,總共也就三位而已。

金丹期,不超過三十位,怎麼戰?

頓時,年輕男子沒了聲音,默不作聲的開始收拾起來,而後消息直接在恭城內蔓延開來。

「城主要拋棄我們所有人逃命了!」

「什麼?」

一些人聽到這個消息后,第一時間都是一怔,並不是很理解。

「據說是禹城葉氏要殺到了,城主一聽,直接嚇的要跑路,一點抵抗的念頭都沒有!」有人不斷傳播著這種消息。

「這……城主大人怎麼能這樣!!」一些人難以理解。

在虛界,一城之人都是以城主府為首,他們都算是城主府的子民,正常而言也是要擁護城主府的。

但是眼下,突然間所有人都有著一種被拋棄的感覺。

他們被城主府拋棄了,成了棄子!

「其實也好,咱們這個城主平常也經常欺凌咱們,聽說隔壁的禹城城主府葉氏,對城內居民極好,城主葉焱,年齡雖然不大,但卻深的城內居民的擁戴,是一個好城主,說不得咱們以後也能成為葉氏的子民也說不定。」有人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拋出了這種想法。

並且這種想法以一種極速傳播開來。

伴隨而出的,還有禹城葉氏在禹城內的一系列的仁政。

愛民如子,雖然有些誇張,但禹城葉氏確實很愛護自己的子民,取消了人頭稅,廢除了不少不適當的稅收,更是不惜為子民得罪萬妖宗,前世斬殺萬妖宗長老等等。

尤其是,葉氏還招收普通人家的子弟進入護衛隊。

提供修真之法,提供靈丹靈器。

甚至,每個月還有真元石可拿。

這對於其他人而言,簡直是難以想象的大好事。

而今,都出現在了葉氏身上。

「這個葉氏確實不錯,我們也有親人在禹城,之前還傳訊讓我們舉家搬遷過去呢。」

消息一經傳開,便一發不可收拾。

城主烏釗在收拾家當,準備帶著城內的幾個大家族逃命,普通人的生死根本不在意,城內一片狼藉。

而這種議論,卻越發的激烈了。

一些人突然間對他們的城主充滿了怨氣,不管任何事情,就怕對比,而今有了對比,他們的城主府就太不是東西了。

為此,還未等禹城大軍殺到,恭城內先亂套了!

路途上,葉焱並不著急,源源不斷的消息從恭城內傳來,這讓葉焱很滿意。

恭城內關於葉氏的各種議論,自然有著幕後推手,而這個幕後推手,便正是之前老村長派出的葉氏子弟搭建的情報組織,而今發揮著重要作用。

「看來這一戰咱們不用繼續了!」葉榮等人輕笑,如此輕而易舉的,反倒是讓他們有些意外了。

太順利了一些。

葉焱也在笑,不過大戰依舊要繼續,否則他的練兵之法就沒法繼續了。

「榮叔,你帶領三支護衛對,和姜家主秦家主一道,去截殺烏釗他們,讓他們逃了,太顯得咱們太無用了,既然要做,就要拿出點成績出來。」葉焱輕笑吩咐道。

葉榮微微點頭,一旁姜維秦政二人也都點頭,對於葉焱的吩咐,他們唯命是從。

除去姜家秦家,其他跟隨而來的大小勢力,也早已認葉焱為主,聽從城主府調令。

當即,三支護衛隊,一群高手繞開一個方向,悄然離去。 晃晃悠悠,足足數個小時的時間,葉焱才終於帶人趕到恭城之下。

城門口位置,葉榮早已帶著姜維秦政等人等候著,身邊還抓著十幾位恭城高手,從金丹期到元嬰期不等。

恭城城主烏釗赫然身在其中。

這些人,敢在禹城大軍到之前,想要逃遁。

然而,依舊被葉榮等人截獲,一番廝殺,死傷無數,連帶著烏釗這位元嬰期巔峰的城主,都被生擒,此刻修為被禁錮,帶到了葉焱身前。

葉焱看著這些人,又看了看城門大開的恭城,輕笑。

攻下一座小城,對於葉氏而言,根本沒有任何難度。

最大的問題是如何佔據,讓這座小城之人歸心。

「一起帶到城裡,讓恭城之人都看看他們的城主。」葉焱淡淡開口說道。

葉榮輕笑,他自然知道葉焱的一些的計劃。

人心!

在葉焱的帶領下,數百人殺氣騰騰進入恭城,大街上此刻破敗不堪,凌亂之極。

連城主都帶頭逃了,其他居民幾乎絕望,一些心懷不軌者肆意在城內動手掠奪起來,造就了恭城內的不少慘劇。

此刻,眼看著禹城大軍進城,幾乎所有人都躲進家中,不敢冒頭。

他們也怕,虛界歷史上並非沒有出現過大肆屠殺的事件。

新城主位了立威,屠戮各方,也是常有出現的。

之前雖然有消息傳出,介紹了禹城葉氏的仁慈,但畢竟是道聽途說,很多人懼怕。

大街上,幾乎不見任何人,數百人直接趕往城主府位置,烏釗十幾人被押解著,就這麼橫空而過。

下方,不少人忍不住悄然抬頭觀看。

「那些人是?」一些人看到了烏釗之人,但卻難以置信。

「他們不是逃了嗎?」

「抓的好,活該!」

一些人大恨,被人拋棄終究是不爽之事。

「好啊,那群人一個都沒落下,就該殺該死!」

很快,葉焱等人出現在城主府正上方,在城主府前的廣場上落了下來。

偌大的廣場,此刻也是空空如也,根本無人敢出現。

就連城主府,也早已人去樓空。

葉焱看向四周,明顯能夠感覺到周圍無數道目光的窺視打量。

「禹城葉氏葉焱,見過恭城各位居民,今日起葉氏主掌恭城,還望各位居民支持,擁戴!」葉焱站在眾人之前,主動開口,抱拳看向四方。

這一刻的葉焱,溫文儒雅,看起來就是一個翩翩少年,沒有任何架子,身上更沒有什麼殺伐之氣。

頗為客氣!

葉焱的聲音,傳出很遠,以城主府為中心,無數人聽的真切。

這一刻,不少人微愣,心中也有著一些疑惑。

「這就是禹城少年城主葉焱?」不少人之前聽過葉焱之名,葉氏情報人員之前在這裡做了不少準備功課,再加上本就相距不遠,禹城內的不少消息都傳了過來。

禹城之人對於這位少年城主,那是極為擁護的,好評如潮。

「這新城主好像還不錯,還能這樣和咱們說話的?」不少人自語。

自古以來,一城之主便是一城之帝王,主掌一城之人生死,大都很霸道的那種。

像今日這一幕,正常而言,新城主剛一進城,會選擇立威。

但眼下發生的一幕,卻是完全不同。

讓人感覺到這位新城主的善意。

「我不知道諸位對城主的定義是什麼,但我知道城主的意義是什麼,我葉焱為恭城城主,你們便是我葉焱的子民,只要你們擁護我,我的職責便是守護你們的安全,讓恭城重新煥發活力,讓我的百姓子民安居樂業!」葉焱的聲音再度傳了出來。

滿是誠懇!

這就是葉焱的態度。

仁心,造就皇者之位,而不是靠霸道,靠強有力的血腥統治之法。

皇者,需要一顆仁心,才能得到子民的真正擁護,而不是懼怕。

聽到這些話,不少人心中意動,但依舊沒有出來。

廣場上,葉焱不著急,身後數百人靜靜站立著。

這一點,和以往也不同。

以前的大城攻閥,攻破的瞬間,燒殺搶掠,也是時有發生。

而在這裡,沒有發生一絲一毫。

井然有序。

若非看到他們,不少人甚至懷疑根本不曾出現過。

靜悄悄的入城,不拿普通人的任何東西。

「恭城上一任城主烏釗,臨陣脫逃,拋棄自己子民,以及其他平日欺壓恭城之民之人全部被抓了起來,現在交給恭城子民自行處置,有願意的,可以現身了,我葉焱以葉氏之名起誓,凡擁護葉氏者,便是我葉氏子民!」葉焱再度開口,將烏釗這些人拿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