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嗚!」蒼穹倒是立刻歡呼了起來,然後極其親昵地蹭了蹭慕傾瓷的小腿。

……

吃完飯以後,在沙發那邊休息了會兒,慕傾瓷便打算上樓去睡午覺了。

夜擎深和夜霆修兩人,都是一覺睡到大中午的,所以他們自然不困,但是慕傾瓷困啊!

所以,她就上樓回她昨晚住的房間里,睡午覺去了。

而夜擎深和夜霆修兩兄弟,就這麼繼續坐在沙發上。

「誒哥,我跟你說個事哈!今晚的話,如果我猜測得不錯,嫂子肯定是要回學校去住的。這樣,今晚你不要阻攔她,讓她回去,然後我再幫你想辦法,讓她直接搬進夜宅來,你看怎麼樣?」夜霆修突然有些神秘兮兮地對夜擎深說道。

尤其說到最後這句話的時候,他還輕輕地挑動了眉梢,一臉得意的樣子。

聽到他這話,夜擎深也不禁有些狐疑地看向了他,俊朗的眉峰微微動了動,這再出聲問了一句,「你真的有辦法?」

「那是!我是誰啊!你就說,你想不想讓嫂子搬進夜宅來住吧!」夜霆修拍了拍胸脯,一副得意而又信誓旦旦的樣子,然後再追問了夜擎深一句。

夜擎深沒有說話,他點了點頭。

「OK!那就行了!那就包在我身上吧!嘖……哥,保證讓你滿意,怎麼樣?」夜霆修拋了拋媚眼兒,然後立刻做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來。

「好。」夜擎深應道。

「嘿嘿嘿嘿,那哥啊……我幫你辦成了這件事以後,你打算……怎麼獎勵我呢?」夜霆修得到夜擎深的同意以後,臉上的表情,就立刻變成了一副諂媚狀。笑眯眯地看著夜擎深,開始索要起報酬來了!

「……」斜睨了夜霆修一眼,夜擎深面色淡淡,「你想要什麼獎勵?」

「你同意我在莊園里舉辦一次party唄!」夜霆修立刻說道。

他的話,讓夜擎深不禁蹙起了眉頭。

而這時,夜霆修又立刻道:「不在別墅里,在頂樓泳池那邊,這總行的吧?你放心,雖然是在泳池那邊,但我保證,絕對不讓他們下泳池,好不好?」

夜霆修知道,他哥是有潔癖的。家裡的泳池,怎麼能讓外人去游?所以,他再趕緊保證道。

聞言,夜擎深的眉頭,這才舒展了幾分。但是他也沒有立刻就同意,只淡淡地回了他一句,「等小瓷同意搬進夜宅來的時候,你再來跟我談獎勵的事吧。」

【更新完畢!求推薦票~求月票~求留言~求打賞~求五星評分啦~~】 「OK!絕對沒有問題。哥,你就瞧好吧!」夜霆修卻是一臉得意地挑了挑眉,然後再輕笑著對夜擎深說道。

看著夜霆修的表情,夜擎深的眸光卻是微微閃了閃。心裡也有些好奇,他到底會用什麼樣的辦法。

下午的時候,秦奕銘抱著一大堆的文件,來了夜宅。

昨天夜擎深沒有去公司,今天上午也沒有去,所以這文件以及公事都堆積到一塊兒去了。

慕傾瓷下午醒來的時候,想著自己反正也沒有什麼事,就帶著蒼穹去了花園裡,陪著它玩鬧嬉戲了。

那些個傭人以及花匠什麼的,在看到慕傾瓷把蒼穹牽過來,大家都很有默契地離他們遠遠兒的,根本不敢靠近。

但是別說,這一人一白虎一起玩鬧的畫面,真的挺和諧,也挺……讓人震撼的。

秦奕銘從夜擎深的辦公室里出來,他便走到了外陽台那裡站著,抽支煙再離開。

而他正好,就看到了花園裡的這一幕。

看清楚那個女人的那張臉時,秦奕銘不禁一臉震驚地瞪大了瞳孔。

他……他沒有看錯吧?

那個女人……那個女人竟是慕傾瓷?!

她和蒼穹一起……竟然玩兒得這麼開心?重點是,蒼穹不是除了他們先生以外,誰都不親近的嗎?

想到這裡,秦奕銘倒是不禁更加佩服慕傾瓷了。簡直就是個牛人啊!

……

玩兒鬧了好一會兒后,慕傾瓷覺得累了,便坐在了鞦韆椅上,然後蒼穹呢,也就乖乖地趴在了她的腳旁邊。

這一坐,就是一下午。

直到吃飯的時候,夜擎深這才親自來這裡,告訴了慕傾瓷。

吃完飯以後,他們三人一虎也依然像昨天那樣,坐在那邊那邊。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慕傾瓷看了看時間,自己的確應該回去了。

她這才側頭看著夜擎深,對他說道:「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聽到慕傾瓷的話,夜擎深下意識地想挽留,但是想到了之前夜霆修跟他說的事,他就頓住了。然後再點了點頭,應道:「好,我送你。」

「嗯。」應了一聲后,慕傾瓷再抱著蒼穹的大腦袋,對它說道:「蒼穹,我要回家了哦!你要乖乖的,一有時間,我就會來看你的。好不好?」

「嗷嗚……」蒼穹滿是不舍地,眼巴巴地看著她,大腦袋耷拉在慕傾瓷的腿上,就是不肯挪開。

「乖一點,一有時間,我就會來看你的呀!乖啊乖啊~」慕傾瓷柔聲地哄著這個大傢伙。

「嗷嗚……」沒辦法,蒼穹只能低低地,很是委屈地嗚咽了一聲后,然後支起了自己的大腦袋,從沙發上跳了下來。

整隻虎,一下子好像就蔫兒了下來。

看得一旁的夜霆修,都忍不住在心裡『嘖嘖』地感嘆著。

不過這樣最好!因為這樣的話,他的計劃,一定能非常順利地進行下去!

夜擎深和慕傾瓷,先是帶著蒼穹,把它給送回了它的籠子里。

蒼穹站在籠子門口,半晌都不肯進去,依然是眼巴巴地看著慕傾瓷。 哎喲!那模樣喲,真是可憐見兒的。

不知道的人,還真的以為這大傢伙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然而事實是,誰敢讓這大傢伙受委屈啊!

「乖,我會來看你的呀!又不是這次離開了,就不會再來了。」知道蒼穹這是不捨得自己,所以慕傾瓷蹲下身,然後抱著蒼穹的大腦袋,撫摸著它那柔順的毛髮,再一邊柔聲地對它說道。

「嗷嗚……」即便是慕傾瓷已經這麼說了,蒼穹依然是低低地嗚咽著,滿是不舍。

其實慕傾瓷心裡也挺捨不得蒼穹的。不知道為什麼,在第一次看到蒼穹,和它接觸的時候,她就總是覺得,蒼穹的身上,有一種她很熟悉,讓她很心安的氣息。

但是,即便是不舍,那也沒有辦法呀!她還有自己的事要做,總不能天天就這麼守著這個大傢伙吧!

而且這個大傢伙實在是太……她又不可能這麼明目張胆地將它帶出去。

所以,即便是再不舍,也只能舍下。只不過既然答應了蒼穹,一有時間就會過來看它的,那麼慕傾瓷來夜宅的時間,肯定也會很頻繁的。

好不容易哄著,將蒼穹給關進了籠子里,慕傾瓷和夜擎深趕緊離開。

然而,看到慕傾瓷和夜擎深離開的背影,蒼穹更是立刻出聲抵低吼了一聲,然後將整個身子都趴在了籠子上,拍打著籠子,低吼著。

但是慕傾瓷卻一個頭都沒有回。

她知道,她要是回了頭啊,蒼穹肯定會鬧騰得更厲害。

出了後院,直到坐上了夜擎深的車以後,慕傾瓷這情緒,都還有些低落。

她輕輕地扁著嘴巴,情緒一點兒都不高漲。

見狀,夜擎深這再出聲勸道:「沒事的,只要你一有時間,就過來多看看蒼穹就行了!」

「嗯,我知道的。」點了點頭,慕傾瓷低低地應道。

因為慕傾瓷情緒的原因,這一路上,他們倆倒也沒有在說什麼了。

好像提起什麼話題,慕傾瓷都是一副精神懨懨,情緒低落的樣子。

T影的老地方到了以後,夜擎深停下了車。

慕傾瓷也就伸手解開了安全帶,準備下車了。

而這時,夜擎深再出聲對她說道:「明天早上我來接你一起吃早餐。」

「嗯。」淡淡地應了一聲后,慕傾瓷準備下車。

但是在下車的時候,她還出聲提醒了夜擎深一句,「照顧好蒼穹啊!可不準餓著它。」

「放心吧!會好好照顧它的。」夜擎深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再對慕傾瓷說道,不讓她擔心。

……

進了寢室以後,慕傾瓷發現,寢室里只有景依然一個人在。

「哎喲!回來啦?這兩條玩兒得夠嗨皮了吧?」景依然從床上支起了身子來,然後看著慕傾瓷,再詢問著她。

「一般嗨皮,一般嗨皮。」撇撇唇,睨了景依然一眼后,慕傾瓷再回答道。

「我還以為你今天都不會回來,打算繼續留宿在夜宅呢!」景依然道。

「怎麼會!我這不是回來了嘛!」努努嘴,慕傾瓷道。

「那夜擎深的身體怎麼樣了啊?」景依然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有我出馬,當然沒問題啦!」慕傾瓷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說道。

「喲喲喲!嘚瑟,嘚瑟!也不知道人家夜擎深是因為誰才會遭這麼一頓罪的。」景依然卻是極為嫌棄地撇了撇唇,再吐槽著她。

慕傾瓷:「……」

作為閨蜜,卻老是戳她的心,這真的好嗎?

「其實吧,我本來對我自己的廚藝,信心滿滿的!但是沒想到,這現實,卻實在太打臉了!真的很惆悵。」一臉哀怨地嘆了口氣,慕傾瓷再這般搖了搖頭,吐槽道。

「所以啊,以後若是沒有廚師來教你做飯啊,你還是真的告別廚壇吧!」景依然點了點頭,再『嘖嘖』地出聲感嘆道。

「……」翻了景依然一記白眼,慕傾瓷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誒,這瑜雪和安雅呢?」慕傾瓷出聲問道。

「出去玩兒啦!紀安雅帶著瑜雪那丫頭出去嗨皮去了!我不想去,就待在宿舍里了。」景依然解釋道。

「哦。」應了一聲后,慕傾瓷就沒有再說話了。

而這時,景依然卻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出聲問了慕傾瓷一句,「誒,荔兒,你說啊,這紀安雅突然搬回來住,而且好像和我們的關係,又恢復到了以前的樣子。你說這時為什麼?難道和男朋友吵架了?所以就想著回來找我們了?」

聽到景依然的話,慕傾瓷的眸光輕輕閃了閃,再道:「她和秦宇華吵架……這個可能性倒不是很大。因為看她的情緒,一點兒都不像是跟男朋友吵架了的樣子,而且在劇組的時候,他們倆不也經常打電話嘛。安雅接電話時那一臉甜蜜幸福的表情,哪裡像是吵架了的樣子?」

「那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呢?她怎麼就突然想著,要搬回來住了呢?要知道,當初她可是剛剛和秦宇華在一起,就立刻搬出了我們寢室啊!而且和我們的關係,也漸漸疏遠了。但是現在卻又突然靠近我們,還搬回了寢室住。這……怎麼都覺得,有些奇怪的樣子。

反正我覺得吧,紀黯啞搬回來住的原因,一定不是她口中說的那個『想我們了』,絕對是因為其他原因。而且……」

說到這裡,景依然頓了頓,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這再繼續出聲對慕傾瓷說道:「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我覺得記安雅的重心,好像更偏向於你,對你的事,她總是很好奇,很想知道的樣子。

就昨天,你不是告訴我你不回來了嘛,那去鎖門的時候,我就跟她們說了一下,結果紀安雅就一直問我,你去哪裡住了,你的朋友又是誰誰誰的。」

聞言,慕傾瓷低垂下了眼帘,想了想,倒也真的覺得,景依然的分析,是很有依據的。

「管她呢!好奇就好奇唄!反正我身上有什麼秘密,又不會告訴她。」慕傾瓷想了會兒后,再極其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唇,說道。

「我擔心瑜雪把夜擎深的事,透露給紀安雅了,那可怎麼辦?」景依然突然想到了這個事,然後再出聲問道。 聽到這裡,慕傾瓷再說了一句,「這個不用擔心,在聽安雅說她要搬回來住的時候,我就已經跟瑜雪說過這個事兒了,她也說了,會幫我保密的。」

「嗯,那就行!不然以瑜雪這如此簡單的腦子,萬一被紀安雅再套一套話,就把事情給說出來了,那不就不好了嘛!那丫頭主要就是腦子太簡單了。」景依然便立刻點了點頭,然後出聲感嘆道。

「反正不管安雅這次搬回來,有什麼目的,只要不會對我們造成傷害,那問題都不大!而且其實我想吧,她想知道的……應該是我的背後,是不是有人這個事。畢竟最近發生的這幾件和我有關的事,我都解決得非常漂亮!所以紀安雅肯定會覺得好奇,我這沒有後台的人,是怎麼能如此順利解決掉這些事的呢?

尤其是柳韻玲的那件事。畢竟,這圈子裡誰不知道柳韻玲是柳月晗的侄女啊!

面對這麼一個……背景還算強大的人,我都絲毫不怵,反而還反擊得這麼漂亮,根本就不怕得罪她的樣子。所以紀安雅肯定就在心裡猜測,我是不是也找到什麼了不起的男朋友,或者是找了個人包養我之類的。」

慕傾瓷想了想,再這般分析道。

因為如若不然,她實在是想不出,紀安雅若是真的想要接近她,在她身上打探消息什麼的,除了這件事,她身上還有什麼消息是值得別人打探的了。

「嗯……聽你這麼一說,倒也真的非常有可能!不過管她呢!反正只要她不傷害到我們,那如果只是想知道這件事的話,那也沒什麼。」景依然點點頭,應了一聲后,再極為隨意地說了這麼一句。

「嗯!」點點頭,慕傾瓷也沒有再說話了。

這就拿著自己的睡衣,進了洗手間洗澡。

等她從洗手間里出來的時候,紀安雅和童瑜雪兩人,已經回來了。

「咦,傾瓷,你回來了啊?方導說你今天請假,說什麼不太舒服,我還嚇了一跳呢!你身體怎麼了?沒事吧?」紀安雅很是關切地詢問著慕傾瓷。

搖搖頭,她再道:「沒事,只是小問題而已,已經好了。」

既然方導都是這麼說的,那她自然也就順著方導的話說下去了。

「那就好。」聞言,紀安雅也點了點頭,一副鬆了口氣的樣子。

「傾瓷傾瓷,我問你啊!這個人,是不是你?」而這時,童瑜雪卻是抱著她的iPad就朝著慕傾瓷小跑了過來,然後再指著iPad上微博的頭條新聞,詢問著慕傾瓷。

上面赫然是,#最神奇女英雄#的那條熱門新聞。

慕傾瓷:「……」

真的很明顯嗎?

慕傾瓷還沒說話呢,童瑜雪就立刻道:「我告訴你啊,你可別想否定啊!這身穿著,正是你昨天出去時的打扮,而且你的身材,我難道還會不清楚嗎?一眼我就看出是你了!」

「好吧!是我!不過這事兒要保密啊,知道么?」聽聞,慕傾瓷也沒有想要否認了,直接點頭就承認了。

【希爸病情加重,臨希昨天在醫院守了一天,所以就木有更新,抱歉啊!新的一個月啦!祝大家兒童節快樂嗷!】 因為說實話的就是,她的這個事吧,只要是跟她比較熟悉的人,都能猜出是她來!所以,面對朋友,慕傾瓷自然也沒有再隱瞞的必要了。

然而,在聽到慕傾瓷的話時候,童瑜雪卻是相當驚訝,而又高興地驚呼道:「天吶!我的小傾瓷,你可真是太棒了啊!怎麼都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牛逼!我簡直是膜拜你啊!」

別說童瑜雪了,就是一旁的紀安雅,在聽到童瑜雪和慕傾瓷的對話以後,她都一臉震驚地看著慕傾瓷。

因為當時的那個視頻,她也是看過的,知道慕傾瓷在視頻里,究竟有多威武。

徒手馴服猛虎,讓老虎乖乖聽她的話!這對於普通人來說,真的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啊。

但是慕傾瓷做到了!她不僅做到了,而且還做得非常漂亮!

當時,在看到視頻里的那個女人時,紀安雅也一度猜測過,那人是慕傾瓷。但是她心裡覺得,這個事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一些,所以才沒往她身上想。

而現在聽慕傾瓷這麼跟童瑜雪一承認,紀安雅只覺得滿滿的不可置信,以及心裡還隱藏著的羨慕和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