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寧真的要崩潰了!

從他坐上統帥的位置,一切就都是讓他不順心的事情。

統帥……

他不是心甘情願去做的!

是耶魯用他的女兒想要挾,無奈之下,他只能硬著頭皮坐在這個位置上。

好在耶魯沒有對他進行過多的干涉,將軍權全部都放到他的手中,這點是讓他比較滿意的做法。

為何……

耶魯要放這麼一群白痴給他當屬下。

幾個月之前,他便提過要注重域外神族的內部防禦問題。

儘管在耶魯上位之上,域外神族一直在向外侵略進攻,而且百戰百勝。

無數位面對域外神族的力量聞風喪膽,更是有不少位面還沒開打就繳械投降,成了域外神族的殖民俘虜地。

依附!

歸順!

看似風光無限,殊不知,域外神族只是外強中乾。

為了侵略……

域外神族利用了他多的兵力在外,致使神族內部的防禦脆弱的就猶如一層紙。

若是有誰直接進攻神族,神族將處在絕對的被動。

故而,白寧提到了此事!

結果……

根本沒有人去聽。

勝仗可能真讓域外神族士氣高漲卻也讓他們變得驕傲。

沒人認為哪個位面會傻到主動找他們開戰!

神族,沒人執行他的命令。

最終是白寧採取強硬措施,才在神族的邊境立下邊境守衛軍,讓神族內的兵將們稍微緊張了幾分。

白寧卻知道,這根本不夠。

他上報耶魯……

耶魯貌似很同意他的做法,但他也沒有去對其他主帥說什麼,而是在域外神族的外圍布下結界。

從那之後,他就跟消失了一般。

嫡女重生之不爭不羨 一切重擔都壓在了白寧的身上,而白寧也又提議了神族內部防禦。

依舊沒有人認同!

依舊是曾經的說辭,只不過這回他們又多了一句……

你是懷疑耶魯大人的力量么?

緋色纏綿:億萬總裁請走開 懷疑?

白寧怎麼會懷疑!

拍著良心說,白寧承認耶魯的力量。此時坐在神皇之位上的他,可能比上任神皇要強大的多,神族第一人。

但……

他的強大不代表他是無敵的!

白寧一直相信一句話。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只不過是一層結界,能夠庇護神族到何種地步。就由於一層結界,就能夠讓域外神族高枕無憂了么?

沒人聽他話。

之後……

紀元打進來了。

打進來之後他們都慌了,手忙腳亂的開始整理手下的兵力準備迎敵。

當時他們那麼信賴信任的結界,此時,他們又不再相信它。

憑著自己的想法,不遵從他這個統帥的話,自顧自的用著自以為是的腦袋,打開結界主動迎敵。

為紀元提供大量戰備,更是讓域外神族元氣大傷。

耶魯找不到!

堅守域外神族的重任就完全交給了白寧。

他硬著頭皮撿著這爛攤子,絞盡腦汁想到可能讓域外神族鬆一口氣甚至是絕地反擊的可能性。

結果……

沒了!

被那個自以為是的老油條親手葬送。

叛徒?

雙重卧底!

坐在營帳地面的白寧被氣的發瘋,忍不住的笑。

難道是白痴么?

這麼明顯的險境,為什麼他都想不到。退一萬步講,就算夜輝是卧底,輪的到老油條去處理么?

將他抓回來再做審訊不好么?

況且……

夜輝都說了,他套到了有用的情報。

管他說的真偽,至少讓他把情報說出來好不好?

沒有!

都沒有!

直接就給殺了!

老油條可是記住白寧的話了,慈不掌兵,為人處世就是不能猶豫不決!

可……

也太果決一些了吧!

至於那些主帥,怕他,也只是怕他。在某些事情上,他們依舊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白寧寧願他們是那種在商議時,跟他持相悖意見,在處理事情上卻依舊聽從他的命令的人。也不願意,他們是那種表現答

應,背地裡我行我素的白痴。

癱坐在地的白寧雙手托著頭,就這短短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他彷彿蒼老了幾千歲都不止。

滿面愁容和疲態……

他真的感覺自己太累了!

這根本不是他和紀元的博弈。

是他跟整個世界的博弈。

他的手下根本就不是他的手下,全他娘的是對面派過來的卧底。

「是我錯了。」

許久,坐在地上的白寧自顧自的說了一句。

他的錯……

就錯在不該相信那個老油條,讓他去處理這麼至關重要的任務。

當年白寧跟著黑暗神王時,老油條在軍中的資歷就很老了。結果白寧做到主帥,老油條依舊是個副將。

這不是沒有理由的!

他是真的蠢!

「來人。」

有氣無力的朝著營帳外叫了一句,白寧拍了拍身上的灰站起。

這時候就算他再惱怒也無濟於事,紀元還沒有撤軍,一切都需要他去處理。

不為別的……

他作為域外神族的統帥,只要他還活著就要為神族勞心傷神。

只不過剛剛白寧一直發怒,營帳外的神人早就退開。他那句不算特別高的呼聲,並沒有得到其他人的答覆。

「來人!都他娘的聾了么!」白寧怒喝。

「屬下在。」

幾位主帥從外面跑了進來,白寧目光不善的看著他們,尤其是看到那個站在最邊上,將頭深深埋下的老油條更是恨的牙直痒痒。

「能夠參戰的兵和奴隸還有多少?」

「神族內現有的人不足三百萬,奴隸還有兩千萬左右。咱們神族大部分的兵力都派遣出去侵略其他位面,留在這裡的其實也都是些普通上位神人。」

「紀元呢?」

「精銳軍千萬左右,還有他們的大炮,保守估計咱們跟他們之間若是決戰的話,勝率不足兩成。」

主帥深深的埋著頭。

能說出這種話來,對他們這些主帥而言都是恥辱。

域外神族戰無不勝!

偏偏此時面對個小小紀元,勝算不足兩成。「呵,不足兩成?」白寧聞言也是搖頭一笑,「既然如此,我們投降了好不好?」 不足兩成?

也有臉說?

堂堂域外神族,曾經跟惡魔族并行的最高等級族群。

面對紀元……

不足兩成?

白寧也是被那個主帥氣的不清,直接說出了投降的話語。

此言一出……

「哈?」

幾位主帥都愣住了。

他們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剛剛白寧跟他們說的是投降?

「統帥,這萬萬不可。」

砰……

白寧直接一巴掌甩在了出言的主帥臉上,力道之大讓那位主帥直接飛出去幾米遠。

噤若寒蟬。

周圍的主帥都吞著吐沫,心中對那個被打的主帥感覺可憐,更是小心自己的言行。

白寧貌似是瘋了!

之前就在營帳里發脾氣,這時候絕對還在氣頭上,誰要是再惹到他,怕是得比剛才得主帥還要慘。

抽了那主帥一耳光,白寧也沒講話。

在這沉默之下,其他的主帥必然是要揣摩白寧的意思。

白寧說投降!

那個主帥說不可,之後就被打了一巴掌。

難道說……

「其實屬下認為投降也不失為一種辦法,咱們現在的情況本來就很糟糕,耶魯大人又一直不出現,投降其實……」

砰……

剎那間,開口的主帥直接從營帳內飛了出去。

「屬下認為,假意投降……」

砰……

又飛出去一個。

留在營帳內的主帥們都瑟瑟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