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廣!先借我十萬塊錢!回去就還你!」金清石向著老廣點了點道。

「什麼借不借的!這塊石頭本來就是我要買的!」老廣說完馬上寫下一張十萬的現金支票遞給了那個中年男人。

那個中年男人拿著支票,立即向著設在批發市場里的銀行走去。

那個年輕人看到金清石把石頭買了下來,先是一愣,然後微笑著道:「這位先生!我能冒昧的問一下,你為什麼要買下這塊石頭嗎?」

「我有一塊石頭正等著解開,我不想因為這塊石頭耽誤我太多的時間!」金清石微笑著道。

「先生你可真幽默!為了解自已的石頭,竟然拿出十萬買下這幾分鐘的時間,這個理由可不是很充分啊!」那個年輕人微笑著道。

「金錢可買不到時間!而且這塊石頭我也準備買回去當裝飾品!」金清石微笑著道。

「哦?我也想買回去當裝飾品,而且我也非常喜歡這大片綠色,我出十五萬,你能把它賣給我嗎?」那個年輕人認真的道。

「真的對不起!這塊石頭我真的不想賣!」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二十萬!」那個年輕人開口道。 「不賣!」金清石立即搖了頭道。

「三十萬!」那個年輕人微笑著道。

「你如果直接給個一百萬,我馬上把這塊石頭讓給你!」金清石笑著道。

「呵!呵!一百萬那就算了吧!我只是因為好奇,所以才想買下這塊石頭,這個好奇心可不值一百萬啊!」那個年輕人一邊輕輕的搖著頭一邊笑著道。

「石頭!我們一轉手就可以掙二十萬啊!怎麼不賣給他啊?」老廣急著的道。

「這石頭裡有驚喜!我想切開它看一看!」金清石小聲的回答道。

「那趕緊切啊!這要是來個大漲,我們可是開門大吉啊!好意頭啊!」老廣急著道。

「嗯!我也想知道切出來能賣多少錢!」

「這石頭可是我出的錢!跟你可沒有半毛錢的關係!你可別想見縫插針、見利忘義、見風使舵!」老廣嚴肅的道。

「你丫的!我都說是向你借的了!你這是橫刀奪愛、橫行霸道、橫蠻無理啊!」金清石鬱悶的道。

「你既然見利忘義,那就別怪我無情無義!那我們就算一算那十萬塊錢利息!哥哥我放的可是高高高利貸!而且還是以秒來記算的!現在你連本帶利你還我三十萬就好了!」老廣瞪著眼睛道。

「三十萬就是三十萬!等解了石頭,我馬上還給你!」金清石咬牙切齒的道。

「現在是三十萬!等你解開石頭后,那可是另外一個價了!」老廣奸笑著道。

「滾犢子!回去我就跟咋爸投訴你!然後再把你所有的酒全部偷光!破壞你的婚姻!」金清石冷冷的道。

「你這是赤裸的威脅啊!不過卻很有效!我們一人一半怎麼樣?」老廣微笑著道。

「殺你!我要親自已解石!你去把那塊石頭也搬過來!」金清石馬上回答道。

老廣立即興奮的向著裝石頭的小推車跑去。

金清石打開電鋸,右手穩穩抓著*縱桿,調整好刀的角度,一刀切了下去。

「吱…吱….」刀片從切口八厘米的地方切了下去。

那個年輕看到金清石線也不畫,直接開始動刀,他馬上皺起了眉頭,這個年輕人如果不是一個菜鳥,就是一個斷玉和切玉的高手,要不然不會這樣下刀。

一分鐘后,那片薄薄的綠石頭被這個整個切了下來,水流將白色的漿液沖洗乾淨后,立即一片柔潤艷麗的淡綠色顯現出來!

「啊?大漲啊!」看熱鬧的人群中立即有人大叫起來!

「很難說!恐怕還是一片空!」立即有人反駁道。

「別切了!五十萬!我買了!萬一再切垮了,你可虧大了!」有人立即大叫起來。

「再虧也才十萬塊!而且我只是練練手!里有多少翡翠並不重要!」金清石一邊調整著石頭的角度一邊笑著道。

這塊玉石翡翠的厚度大約有五厘米,看樣子能切出四、五斤翡翠的樣子,金清石想把這塊水種翡翠全部切出來,然後看一看大家都能出多少錢!

刀片再一次次「吱吱」的想了起來,一刀一刀切下去后,一塊厚五厘米、寬二十厘米的水種翡翠慢慢露了出來,大家現在已經不在喊價了,因為金清石用行動來告訴他們,這個人不玩半賭了,直接把翡翠全部出來,這樣的價格可是明碼實價了!

那個年輕人皺著眉頭,看著金清石生硬的將翡翠從玉石里拔出來,然後笨拙的*控著切刀,一點一點將翡翠上面的白霧擦了下來,心中暗暗好奇的道:「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人?技術雖然很笨拙,可是眼力卻非常不一般!每一刀下去都是緊貼著翡翠切下來,就是幾十年的老師傅,也不敢這麼干啊!」

金清石用水慢慢的將這塊翡翠清洗乾淨,一大塊柔潤艷麗的淡綠色的水種翡翠展現在了大家的面前。

「這可是水頭很足的水種翡翠啊!看樣子至少有五斤多!」人群中立即感嘆著道。

「這麼大一塊至少也能扣出二十多個手鐲和幾十個掛件!」

金清石雙手捧著翡翠,微笑著向著道:「我準備把這塊翡翠賣了!這是我第一次解石,也不知道這塊翡翠的價格,大家看著給吧!不過可是價高者得啊!」、「這位朋友一看就是一個實在人!這塊水種翡翠我出一百萬!」一個四十多歲,脖子上帶一串綠油油翡翠項鏈的男人大聲的喊道。

「一百一十萬!我們不能讓實在人吃虧啊!」一個梳著大背頭的中年人笑著道。

「一百二十萬!」

「一百五十萬!」項鏈男直接加了三十萬。

「一百八十萬!」梳著大背頭的中年人馬上跟著加了三十萬。

「二百萬!」

「二百二十萬!」項鏈男喊出這個價格后,所有人都搖了搖頭,水種翡翠並不少見,這個價格已經到頭了,再加上去就沒有什麼錢賺了。

金清石看到大家靜了下來,他微笑著道:「既然沒有人再出高價了,那這塊翡翠就歸這位先生了!」

項鏈男馬上寫下一張二百二十萬的支票遞給了金清石,金清石剛剛接過支票,在切石場門口突然傳來了「噼里啪啦」的鞭炮聲!

思文馬上向著金清石解釋著道:「這是切石場的老闆放的!只要是賭漲了,都會放鞭炮來慶祝一下!讓大家知道在這裡解石是有好運氣的!」

「靠!我還以為有人開槍來搶玉石呢!放鞭炮怎麼也不提前跟我們打聲招呼!我們也算是當事人吧?」老廣鬱悶的道。

「老闆!現在還要解這塊石頭嗎?」思文笑著道。

「解啊!總不能抱著這麼一大塊石頭滿地跑啊!而且我還想用掙來的錢再去賭石呢!」金清石高興的道。

「好嘞!我們爭取來一個連漲!已經有兩年沒有出現過兩連漲了!」思文高興的道。

「朋友!你這塊門子料,是用少錢買來的?」那個年輕人看著這塊石頭皺著眉頭道。

「三百萬!這石頭不錯吧?」金清石得意的道。

「我看這塊石頭最多值三十萬!」那個年輕人搖了搖頭道。

「你也很幽默!這塊石頭還沒全開,就給我整個三十萬!萬一裡面全是綠呢?」金清石笑著道。 「呵!呵!我說的就是全是綠的價格!如果不是,可能還不值這麼多呢!」那個年輕人笑著道。

「你怎麼知道它不值錢呢?」金清石不服氣的道。

「好翡翠的表皮上呈線狀或團狀,特別是當表皮上露出的綠色線呈對稱分佈時,其綠色會向內部延伸,甚至貫穿整個礫石,這樣的石頭出上品翡翠的機會比較大!而這塊門子,從表皮到開門很有可能是花青翡翠!而且還不是老坑貨!」 旺夫福妻有空間 那個年輕人微笑著道。

「花青翡翠不值錢嗎?」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顏色是評價翡翠的第一因素,好的顏色要達到的標準是:正、濃、陽、均!正就是指色調的範圍,根據主色與次色的比例而定,就是說要純正的綠色,不要混有其他的顏色。濃是指顏色的深淺,就翡翠綠色來講濃度最好在70%、80%之間,90%已經為過濃了。陽是指翡翠顏色的鮮陽明亮程度,翡翠的明亮程度主要是由於翡翠含綠色和黑色或灰色的比例來決定的。越鮮陽的翡翠,自然價值越高。均:是指翡翠的顏色分佈的均勻度。翡翠的顏色一般分佈都是不均勻的,如能得到顏色分佈均勻的翡翠實在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花青翡翠屬於中低檔翡翠,如果是黑綠色那可就是低檔貨了!」那個年輕人詳細的講解著道。

金清石聽完他說的話,馬上想到了這塊石頭裡那濃得發黑的綠色,他心裡頓時一驚,這次可虧大了!就是減去剛剛掙來的220萬,自已還虧了80萬!一來一去那不是虧了500多萬啊!那個姓霍真他媽的心黑,還騙我是老坑貨!他才是一個真正的老坑貨!

「朋友!你可真是博學多才啊!你也是來賭石的嗎?」金清石佩服的道。

「四會號稱全國最大玉器交易市場,我有時間這過來轉一轉,看看能不能撿撿漏!」那個年輕人微笑著道。

「你貴姓?聽口音像是雲南人吧?」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哦?你能聽得出來我是那裡人?你不會在雲南呆過吧?」那個年輕人吃驚的道。

「呵!呵!我一個兄弟就是雲南人,你跟他說話的音調很相似!」金清石笑著道。

「原來是這樣啊!我叫魏運強!是雲南崑山人!你也不廣南省的人吧?」魏運強微笑著道。

「我叫金清石!出生在東北,戶籍卻在北京,具體算是那裡人我現在也搞不清楚!」金清石一邊說著一邊將一張金色的名片拿了出來,名片只有一個人名和一個手機號碼,這是趙影給他印的,上面本來印著總參情報部的副部長、少將軍銜,後來被金清石給否定了,自已的這個身份雖然是公開的,可是這個頭銜也有點太張揚了,所以就改成了這樣的名片。

魏運強接過名片看到上面的只有一個人名和一個手機號碼,他心裡頓時一楞!因為這樣的名片,一般都是官二代才印這樣的名片!難道這個年輕人是個官二代?

金清石看著魏運強疑惑的表情,他連忙解釋著道:「我是一個軍人!因為身份有點特殊,所以不方便寫在上面!」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遇到了官二代呢!部隊的特殊性我能理解!這是我的名片!大家互相騙一騙!呵!呵!」魏運強笑著道。

金清石雙手接過綠色的名片,看到上面寫著翡翠天堂集團總經理,地址在雲南省崑山市,這個魏運強不簡單啊!這麼年輕就是集團的總經理了,難道他和老廣一樣,都是家族企業?名片背景是一隻用帝王綠雕刻的玉龍,這個翡翠天堂集團應該是做玉的吧?

「我們家幾代人都是經營玉器的,從小耳濡目染,所以對玉器稍微的了解一些!這石頭你還切嗎?」魏運強微笑著道。

「切啊!我就是想長長見識!看看裡面是不是你說的花青翡翠!」金清石笑著道。

這個時候站在金清石身邊的老廣拉了拉金清石衣服小聲的道:「這塊石頭如果真的像這個小白臉所說的,那我們還是別切了!直接賣出去就算了!那怕虧點也沒關係!」

「切吧!我不在意切垮和切漲!我想知道那個姓霍的和這個思文是不是在坑我們!」金清石小聲的道。

「那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吧?這可是三百萬啊!」老廣急著道。

「就當花錢買個教訓吧!這錢我一個人出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開什麼玩笑?說好的一人一半!就是賭垮了我們才賠了50萬!這點錢哥哥還輸得起!」老廣瞪了一眼金清石道。

「你不會是放長線釣大魚吧?」金清石疑惑的道。

「靠!你就是大魚也是一條不值錢的草魚!離水魚級別還遠著呢!趕緊切!然後我們從那裡跌倒了再從那裡爬出來!」老廣笑著道。

「好!」金清石走到切石機前,右手抓著*控柄開始切割起來。

金清石依然沒有在石頭上劃線,每一刀下去都是緊貼著翡翠的方向切了下去,十多分鐘后,一塊八斤重,綠色不均,有的較密集,有的較為疏落,綠色也是有深也有淺,金清石匆匆看到的那一面,就是綠色秘集的一面。

鞭炮聲吸引了很多玉商和採購商、遊客過來看熱鬧,切石檔口的外面,已經圍了近一百多人,站在前面的人看到切出來的是花青翡翠的時候,都搖了搖頭,誰出沒有出價!

這個時候魏運強突然開口道:「把這個花青翡翠賣給我吧!我沒事的時候可以拿著練練刀功!至於多少錢你說多少就多少吧!」

「魏總!如果你喜歡,這塊翡翠就送給你了!我這是花錢買個知識!」金清石說完直接將玉石往魏運強手裡一放,拉著老廣向著外面走去。

思文猶豫了一下還是向著兩個人追了過去。

魏運強抱著那塊花青翡翠向著身邊的那個中年人苦笑著道:「高老!你看這事搞的!我本想幫他們一把,沒想到,我倒欠了他們一個人情!」

「呵!呵!這個年輕人有意思!雖然不是行家,可是他眼准、手穩!機器在他的手中紋絲不動,這個人的臂力很強大!」高老笑著道。 「這個年輕人可是一個軍人!身手怎麼可能會差呢?」魏運強微笑著道。

「能花三百萬買玉石的軍人,身份恐怕不簡單啊!」高老提醒著道。

「他是什麼身份不重要!對我來說,只要是真心對我的,都是朋友!」魏運強笑著道。

金清石拉著老廣走出人群,老廣心疼的道:「那塊石頭可是值三十萬啊!平白無故的送給一個陌生人,你也太大方了吧?」

「我丟不起這個人!你沒看到這塊石頭沒人買嗎?他就是想買也只是想幫助我們!能用錢搞定的事情就不要欠人情,人情債最難還!」金清石黑著臉道。

「那也是!我們是吃一塹長一智!下次應該不會再掉坑裡了吧?」老廣點了點頭道。

「我們現在就去姓霍的那個老坑貨那裡!我就不信找不出大漲的石頭!」金清石咬著牙道。

「不要再衝動了!我們還是點便宜的石頭好好學習一下,如果你當初聽我的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老廣拉著金清石道。

「你放心!我現在已經明白了一些翡翠的知識,這次只挑那些鮮陽的,比如:黃楊綠、鸚鵡綠、蔥心綠、辣椒綠都是鮮陽的顏色!」金清石信心實足的道。

「別在選綠了! 諸天大圣人 這個綠帽子還是給別人戴吧!我們選一些紅的、藍的、紫的、粉的不是挺好的嗎?」老廣苦笑著道。

「值錢的都是綠色的!這次不但要買,而且還要多買一些!我還是一個雕刻的高手,正好拿這些石頭練練手藝!」金清石堅定的道。

「練手的石頭我可不出一分錢!」老廣連忙回答道。

「好啊!以後我切出了帝王綠,你就準備拿錢來買吧!」

「你現在很符合白日做夢的條件!」老廣撇著嘴道。

金清石剛想說話,突然身後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金清石一轉身,就看到思文向著他們跑了過來。

思文跑到金清石的身前,微笑著道:「老闆!你們這是要去那裡啊?」

「我們去霍老闆那裡啊!霍老闆說過,我們要是再去買石頭,可是給我們打八折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在那裡賭垮了石頭,再去那裡不太好吧?」思文苦笑著道。

「這有什麼關係?石頭裡是有綠色啊!雖然不值錢,可也是低頭見綠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我們是在那裡跌倒了就在那裡站起來!錢是王八蛋,沒有了再去賺!」老廣笑著道。

思文的心裡又開始活動起來,自已從這單生意中得二十萬的好處費,霍老闆的石頭雖然不怎麼樣,可是給的回扣卻是很吸引人!既然這兩個菜鳥還往坑裡跳,自已當然不能攔著他們,搞不好還能大撈一筆!

「兩位老闆果然霸氣!那我們就去再拼一次!如果不行我再換其它地方!」思文高興的道。

「唉!霍老闆那裡大部份是開門的,價格還是太貴了,如果有全賭料倒是可是搏一下!」金清石談了口氣道。

「我知道霍老闆還有一個倉庫,那裡放的都是全賭料,都是他精挑細選出來的好料,想等著升值再出手呢!一會我跟他好好談一談,看看能不能進去挑幾塊好的料子!」思文馬上小聲的道。

「哦?如果霍老闆真的有好料,我們一定會多買點!」金清石激動的道。

「那些都是霍老闆從緬甸走私來的老坑貨!個頭雖然都不大,可是大部份都有顢和松花,而且一部份還是緬甸十大名坑龍坑的料,龍坑以黃砂皮或灰白魚皮為主,皮殼較粗,大部分水與底均好,綠色很正,常出高翠料!說不定會真的能找到帝王綠呢!」思文笑著道。

「坑貨!坑貨!不要坑人就好!」老廣笑眯眯的道。

「賭石不是坑人!靠得是經驗和運氣!這裡經常有遊客過來花幾百塊錢買塊石頭,切開后馬上賣出了二、三十萬!所以我覺得運氣要比經驗更重要!」思文看一眼老廣,然後微微笑了一下道。

「快走吧!我想看一看霍老闆到底有什麼好坑貨!我們的運氣也不會太差吧?」金清石向著老廣笑著道。

「我們今天可是紅光滿面、鴻運當頭!運氣就像洪水一樣!擋也不擋不住!」老廣認真的點了點頭道。

思文看著兩個在這裡自吹自擂,他心中暗暗冷笑著道:「玉行里的水深著呢!你們這兩隻旱鴨子跳進去只有死路一條!」

三個人再一次來到了霍老闆的庫房前,正坐在門口抽著煙喝著功夫茶的霍老闆,看到思文帶著兩個大老闆又走了回來,他連忙站起身來,微笑著道:「兩位老闆!石頭切了嗎?是不是大漲啊?」

「漲什麼啊!裡面倒是有很多綠,可卻是不值錢的花青翡翠!我把那塊石頭送人了!回來想再挑幾塊!不過這次想挑全賭料,這樣我可以多買一些!」金清石鬱悶的道。

「啊?裡面是花青翡翠?這不可能啊?這塊料子可是難得的緬甸老坑料,應該會出水種以上的好翡翠啊!」 億萬妻約,總裁慢點追! 霍老闆吃驚的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可是現實就是如此!我不怪霍老闆的貨不好,只能怪自已沒挑好!不過我聽說霍老闆還有一些私貨!不知道能不能讓我們挑幾塊呢?」金清石微笑著道。

「這個….」霍老闆猶豫著道。

「霍大哥!兩位老闆可是回頭客!你就把私貨拿出來,讓他們選幾塊吧!如果換了別人,賭垮了誰還會回來啊?」思文在一旁急著道。

「那..那好吧!兩位大老闆既然能再次回來,那就是我霍嘯林的朋友!那裡面的石頭都是按公斤賣的,從幾百元到幾萬元的都有,你們就看著挑吧!我給你們打8折!」霍嘯林咬著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