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龍:「還有一些,怎麼了?」

玉影:「恩…想你陪我出去玩啊,今晚有夜市的。」

玉龍:「好,王兄忙完就陪你去逛。」

玉影(開心)「謝謝王兄,那我就不打擾你處理奏摺了。」

玉龍:「快回寢宮吧,別曬著了。」

玉影:「知道了」(蹦蹦跳跳的跑走)

玉龍(無奈的搖頭)

王大人:「啟稟國主,五日後和十日後,是吉日,再有就是半個月後。」

玉龍:「好,本王知道了,下去吧」

王大人:「是,國主。」 又有幾個漢堡取了過來,齊格又是三下五去二把它們吞進了肚子裏去,一邊吞一邊進行修煉,快速把它們全都轉化成了能量。

雞翅根則直接往嘴巴里擼,擼光了上面的肉只剩下骨頭扔回盤子裏,薯條則一整盒直接往嘴巴里倒,連番茄醬都來不及抹。

時間就是金錢,時間就是生命,時間就是能量。

“先生!別想不開!您會把自己撐死的!”麥大佬的員工們嚇壞了。

正在點餐進餐的顧客們也圍攏了過來,一起圍觀齊格一個人狂吃海喝。有兩個無聊的小年輕還打了賭,賭齊格幾分鐘內把自己的胃撐爆。

“快快!我快餓死了!”齊格站在收銀臺前,見上餐的速度跟不上他吃的速度,不由得着急起來。

“先生,不能這樣吃……”

“我吃死我自己負責!和麥大佬沒關係!快拿我吃!餓死我我會發律師函,追究你們的法律責任!”齊格向員工們大吼了起來。

“給他!”麥大佬的女經理剛纔正偷偷拿着手機拍攝齊格,準備發朋友圈炫耀史上最象宋中基的土包子在她店裏吃東西,正好把齊格說的話錄了下來。

有了錄音做證,麥大佬就不用負法律責任了,只管提供食物就行。這家店平時生意不怎麼好,今晚有大量的食物積壓,齊格這樣幫他們一清理,店裏賺大錢高興還來不及呢!

一刻鐘的時間裏,齊格狂吞下去近百個漢堡包、五十個雞翅根、五十盒雞塊、五十盒薯條、五十杯可樂,還有其他一些食物,風捲殘雲一般,但他的胃卻一直沒有被撐爆,甚至都沒有鼓起來。

“不好玩,我以爲今晚會目睹人體爆炸呢!結果什麼也沒發生。”

“對啊!他吃的東西都去哪兒了?難道是個魔術師?”

“這不科學啊!”

圍觀的人羣一邊拍手機發着朋友圈,一邊竊竊私語着,對於齊格沒有當場撐爆肚子,都顯得有些失望。

“叔叔,這些東西這麼好吃嗎?你這麼喜歡吃?”一名五、六歲的小女孩走過來,很好奇地拉了拉齊格的衣角。

“不,這些東西象豬食一樣,全都是垃圾,小朋友千萬別吃,我只是爲了填飽肚子才湊合着吃下去的。”齊格搖了搖頭,灌下最後一杯可樂,捏癟了紙杯揚長而去。

“豬食?豬食你還吃這麼多?”餐廳的女經理聽到齊格最後說的話不由得很是抓狂。

得到足夠的能量補充之後,齊格成功地穿越了好幾個路口監控,都沒有被任何設備抓拍到,在被機器人拒絕了再次加餐的要求之後,齊格來到了本次任務的目的地,世紀家園小區附近。

系統發佈了下一步的任務,要求齊格潛入世紀家園小區指定地點。

在系統綠色光標的指引下,齊格去到了一個偏僻處,把用於行動的衣物帽子、口罩穿戴齊整了,才繼續了下一步的任務。不過齊格覺得這麼做有些多餘,現在這樣子真被人看到了、拍到了,難不成警察跑去泡菜國抓那位歐什麼巴?

順着系統綠色光標的指示,齊格很輕鬆地避開了保安的巡視和小區的監拍系統,從一處矮牆翻進了小區內,並順着小區的道路潛到了一棟別墅外。

這裏是黃銘的老巢,他存放一千多萬現金、金條、珠寶玉石保險櫃所在的地方。

別墅裏有人,而且不只一個人,但在系統的指引下,齊格恰到好處地避開了他們的注意,從樓頂潛入了別墅內部。然後一路走走停停,沒讓別墅裏任何人發現他,成功地從別墅一樓廚房的櫥櫃祕道進入了別墅的地下室。

地下室燈打開後,可以看到牆邊懸掛着幾幅鏡框畫作,取下其中一副鏡框之後,露出了嵌在牆壁裏的保險櫃,一個很大的金屬保險櫃。

“怎麼破解密碼?”齊格看着按鍵向機器人問了一聲。

“這個簡單,把你的手放在保險櫃上。”機器人給出了齊格進一步的指示。

“好吧。”齊格把手放在了保險櫃的外壁上。

下一刻的時候,‘砰!’地一聲輕響,牆壁裏的保險櫃突然化成了一團黑霧向四周飄散開了。

“此次公益任務已完成,兩百萬元悔吧信用額度資金、一套裝逼服裝的獎勵已發放。”系統提示音也在這一刻響了起來。

“這就完成了?”齊格看着面前空出來的牆洞有些目瞪口呆,還想着機器人如何破解保險櫃呢!這直接把保險櫃給搬走了!要不要這麼猛?

“麻煩你再把手放在剛纔摸着保險櫃的地方。”機器人向齊格說了一聲。

“還有什麼事?”齊格把手伸了過去。

‘砰!’一聲輕響,一團黑霧散盡,保險櫃又出現在了原本所在的地方,看起來和先前一模一樣,根本沒有被動過的樣子。

“吃了花生米,把花生殼又合上了?”齊格推測了一番。

“答對了,一千多萬贓款已經分發給了所有受害者,齊大俠你剛纔完成了替天行道的壯舉。”機器人回答了齊格。

“哈哈,這傻叉回來打開保險箱的時候,一定要高興死了。”齊格主持了世間的公道正義,不由得很有成就感。

“他很快要回來了,趕緊撤吧。”機器人催了齊格一句。

在系統綠色光標的指引下,齊格原路返回了地面,避開別墅裏幾個人的注意回到別墅樓頂,原路離開了世紀家園小區,騎着寶馬自行車返回了北郊公園,找了個無人處傳送回了額外空間裏。

“又獎勵了兩百萬,現在有兩百零八萬悔唄資金了,太誇張了吧?可惜不是我的錢。”齊格查看着自己悔唄賬戶的七位數餘額,很有種無語的感覺。

“別不知足了!總比裸貸強吧?又不需要你提供裸身照片和自擼視頻。”機器人亮屏回了齊格幾句。

“你真是與時俱進,連裸貸都知道。”齊格對機器人的博學多識深表佩服。

“一個人不想落後於時代,就要活到老學到老。”機器人很哲學家的樣子。 【忠義侯府】

趙羽(寫好聘禮單子,仔細的查看了一番)「應該差不多了」(站起身,拿著聘禮單子,親自帶人準備聘禮。)

【皇宮,柔影宮】

玉影(身上只穿著薄薄的裡衣,外面罩著一件紗衣,拿著團扇扇著)「最討厭夏天,真夠熱的。」

宮女(敲門)「公主,您要的冰過的水果好了」

玉影:「快拿進來。」

宮女(推開門走進去,把果盤放在桌上)

玉影(拿過櫻桃咬了一口)「對了,水果還有嗎?」

宮女:「還有的,奴婢知道公主喜歡所以特意多冰了一些。」

玉影:「那就拿些水果,派人送去御書房,王兄還在御書房處理奏摺呢,還有鳳寰宮和我母后那裡都送些。」

宮女:「是,公主,奴婢這就去準備。」(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玉影(吃完手中的櫻桃)「還是在辰國好,寢宮有冰盆沒這麼熱」(拿了水果吃)

【五日後】

湯丞相:「趙侯爺,聘禮單可準備好了。」

趙羽:「準備好了,勞煩湯丞相了。」

湯丞相:「不麻煩,不麻煩,那咱們就進宮吧。」

趙羽:「好」(吩咐下人把府里的都安頓好和湯丞相一起進宮。)

【皇宮,壽康宮】

玉龍(早早的處理好奏摺到了壽康宮)「兒臣給母后請安。」

太后:「龍兒你來了,快免了,一家人不需要這些繁文縟節,快坐吧。」(看著和浩天相似的兒子)

玉龍(站起身)「謝母后」(坐在一旁)

太后:「來人,上茶。」(吩咐宮女)

宮女:「是,太后」

玉龍:「母后,小羽說今日就前來下聘。」

太后(點頭)「看著你們兄妹三個都成親,母后我也就放心了。」

玉龍:「母后,您不止會看到兒臣和妹妹成親,還會看到您的皇孫和外孫呢。」

太后:「是啊,這樣母后百年之後見到你父王也好有交代了。」

玉龍:「母後會長命百歲的。」

太后:「你妹妹,你可通知了。」

玉龍:「還不曾。」

宮女(端來茶水,放在太后旁邊的桌上,走到國主旁邊的桌前放下茶杯退了出去)

太后:「王嬤嬤,你去柔影宮,請公主前來。」

王嬤嬤:「是,太后」(福身退了出去)

【皇宮門口】

趙羽:「丞相,您請。」

湯丞相(點頭,走進宮門)

趙羽(緊隨其後,心想:也不知道影兒會不會喜歡這些聘禮。)

【柔影宮】

玉影(坐在桌邊吃著冰過的水果)

宮女:「公主,您已經吃了不少冰水果了,少吃些對身子不好。」

玉影:「我也不想吃啊,夏天太熱了,我受不了。」(繼續吃)

宮女:「國主讓奴婢告訴您讓您少吃些冰過的水果。」

玉影:「反正王兄再忙,他又不知道,你不要告訴我王兄就是。」

宮女:「公主,求您少吃些吧,冰水果吃多了不好的。」

玉影(拿了水果吃)「行了行了,我就吃最後一個」

宮女(趕緊上前端走剩下的水果)

玉影:「冰過的水果都不許吃」(嘟囔)

王嬤嬤:「公主呢?」

宮女:「回嬤嬤的話,公主在寢宮,奴婢幫您通報一聲。」(敲門)

玉影:「進來」(斜斜的靠在椅子上)

宮女:「公主,太後身邊的王嬤嬤要見您。」

玉影:「讓王嬤嬤進來吧」

宮女:「是,王嬤嬤,公主請您進去。」(恭敬的開口)

王嬤嬤(走了進去)「老奴給玉影公主請安。」(福身行禮)

玉影(坐直身子)「嬤嬤快免了,不知嬤嬤前來,是母後有事找我嗎?」

王嬤嬤(直起身)「太后請您前去壽康宮。」

玉影:「嬤嬤稍等,我梳妝更衣了就去。」

王嬤嬤:「是」

玉影:「來人」(走進內室去挑選衣服)

宮女(走進柔影宮)「公主」

玉影:「伺候本公主更衣梳妝。」

宮女:「是,公主。」

玉影(挑了一件白色的宮裝換好,走到梳妝台前坐下,讓宮女幫自己綰髮。)

宮女(給公主綰好發,簪上公主喜歡的蝴蝶雙飛金步搖)「公主好了。」

玉影:「這個步搖不錯(畫好淡妝,拿了手帕站起身離開內室)王嬤嬤,我們可以走了

王嬤嬤:「是,公主。」

玉影(直接往外走)

王嬤嬤(跟在身後)

【御書房外】

李公公:「老奴見過丞相大人,趙侯爺。」

湯丞相:「李公公,國主可在?」

李公公:「回丞相的話,國主在太後宮里,吩咐老奴告知二位。」

趙羽:「多謝李公公告知。」

李公公:「這是應該的,二位還是趕快前去吧,別讓國主久等。」

丞相:「我們這就去」

【壽康宮】

趙羽:「國主可在。」